阿耳戈的英雄们就会一直留恋热情而又温顺的女人乐而忘,这八个神创造了世界

在雷姆诺斯岛上,一年前发生了一件怪事,妇女们几乎都杀死了岛上
的男人,即他们的丈夫,因为她们的丈夫从色雷斯带回了许多外乡女子,爱
神阿弗洛狄忒激起了她们的妒火。
妇女中只有许珀茜柏勒原谅了她的父亲托阿斯国王,将他藏在木箱里,
抛在大海里,任其漂流。
从此以后,妇女们总是担心色雷斯人会来袭击雷姆诺斯,她们常常怀
着戒心站在岸边眺望海上,提防有船只突然驶来。现在,当她们看到阿耳戈
船快速靠近海岸,不由得惊恐起来。她们全副武装,纷纷冲出城门,像亚马
孙女人国的士兵一样,在海岸上严阵以待。阿耳戈的英雄们看到海岸上麇集
着一群武装的妇人,却没有一个男人,感到非常惊异。他们派出一位使者,
手持和平节杖,乘一只小船靠岸,来到这支奇怪的队伍前。她们簇拥着他,
带他去见女王许珀茜柏勒。使者彬彬有礼地传达了阿耳戈英雄们的请求,让
他们进港休息。女王立刻把她的部下召集在城中的市场上,自己端坐在从前
父亲坐过的大理石王座上,向众人报告阿耳戈英雄们的和平要求。她站起身
来,说:“亲爱的姐妹们,我们已经犯下极大罪孽,愚蠢地消灭了全部男人。
现在,他们央求我们,我们不能摒弃朋友。但是,我们也要提防,别让他们
知道我们的蠢事。因此,我建议把食物、美酒和其他的必需品送上船去,以
这种友好的姿态来保障我们的安全,让这批异乡人远远地待在城外。”
女王说完又坐了下去。这时一个老得连说话都十分费劲的妇人说:“给
外乡人送礼,这做得很对,但也应该想到,如果色雷斯人冲过来,那时该怎
么办?要是有一位仁慈的神保佑,那我们就可以安心地睡觉,不必担心有危
险。当然,像我这样的老太婆,根本用不着害怕,反正危险还没有来临,一
切还没有完蛋的时候,我们就会死了。你们年轻人可不同,你们以后怎么生
活呢?难道耕牛会自己套上牛轭,自己在田里耕地吗?它们会替你们去收割
庄稼吗?你们是不愿意干这种苦活的。我劝你们别错过送上门的机会,赶快
把一切财产交给异乡人,让他们来治理你们的城市吧!”
老人的建议赢得了妇女们的赞同。女王派出一名年轻的女子随使者一
起回到船上,向阿耳戈的英雄们表达了她们的愿望。英雄们听了都很高兴,
他们毫不怀疑,还以为许珀茜柏勒是在父亲死后和平地继承王位的。伊阿宋
披上雅典娜赠送的紫色斗篷,动身进城了。当他穿过城门的时候,女人们涌
出门来欢迎他,对这位客人感到很满意。伊阿宋按照礼仪,双目注视地上,
急步朝女王的宫殿走去。侍女们打开宫门,热情地欢迎贵客。年轻的女使者
把他一直领进女君主的内室。他在女王面前的一把华丽的椅子上坐下。许珀
茜柏勒低垂着头,脸颊上泛起一阵红晕。她以温柔而羞涩的声音说:“异乡
人,你们为什么缩在城外呢?雷姆诺斯城里没有男人,你们一点也不用害怕。
我们的丈夫不讲信义,背弃了我们。他们把战争中抢来的色雷斯女人纳为小
妾,并且移居到她们的故乡去了,还带走了儿子和男佣,而我们却孤孤单单
地被抛在这里。所以,我希望你们留在这里。假如你愿意,你可以代替我坐
我父亲的王位,做我们的头头。我们的王国是大海中最富饶的岛屿,这地方
你们一定会喜欢。希望你回去以后把我的建议告诉你的伙伴们,你们别再停
留在城外了。”
伊阿宋回答说:“啊,女王,我们怀着感激的心情接受你的帮助。我会
把你的建议告诉我的同伴,我也愿意重新回到城里来。但我们都不能接受王
杖和岛屿,还是请你自己执掌吧!并不是我看不起它们,而是在遥远的地方
激烈的战争还在等待着我。”他说完,伸出双手向女王告别,然后急忙回到 海边。
妇女们即刻驾着快车,载着许多礼物,跟着伊阿宋赶来了。船上的英
雄们已经听到伊阿宋的解释,因此女人们很容易地说服他们进城并住进她们
的家里。伊阿宋直接住在宫里,其他人分住在这里那里,大家都很高兴。只
有赫拉克勒斯生来厌恶女色,仍然坚持跟少数几个伙伴留在船上。现在城内
家家欢宴,美酒飘香,欢歌笑语,舞影婆娑。献祭的烟火缭绕,袅袅地飘上
云霄。女人和客人都虔诚地膜拜岛屿的保护神赫斯托斯和他的妻子阿佛洛狄
忒。出航的日期一天天地拖延。要不是赫拉克勒斯忍不住从船上下来,催促
他的伙伴们动身,阿耳戈的英雄们就会一直留恋热情而又温顺的女人乐而忘
返了!“你们这些傻瓜,”他鄙视地说,“难道你们国家的女人还不够你们享
受吗?难道你们是为妻室才到这里的?难道你们想要留在雷姆诺斯像农人一
样地过日子吗?你们以为天上的神衹会取来金羊毛,放在我们脚下吗?我们
干脆回去算了。按照我的意思,让伊阿宋留在这里娶许珀茜柏勒为妻,生一
大堆儿子,从此听凭别的英雄创立丰功伟绩罢了!”
赫拉克勒斯生性倔强,没有人敢违抗他。众人收拾停当,准备出航。
城里的妇人们猜到了他们的意图,像群蜂一样涌来缠住他们,又是抱怨,又
是请求,哭哭啼啼,闹成一片。最后,她们不得不屈服于命运的安排。许珀
茜柏勒含泪走上前来,握住伊阿宋的手说:“去吧,愿神衹保佑你和你的伙
伴,让你们如愿以偿,取得金羊毛!等将来凯旋时你还愿意回来,这岛和我
父亲的王杖仍然等着你。我知道,你也许是不准备回来的,至少在远方想念
我吧!” 伊阿宋第一个回到船上,其他人也跟着他上了船。英雄们解下缆绳,
摇动船桨。不久,就把赫勒斯蓬托抛在了后面。

俄狄浦斯虽在穷困和放逐中仍然保持着国王的风度,科罗诺斯的人民都十分尊敬这盲目的老人,并劝他举行灌礼救赎污渎圣林的罪过。直到此时村中的长老们才知道这国王的名字和他的无心的罪恶。假使忒修斯没有在这时得到消息从城里赶来,由于老人的行为所引起的畏惧,很难说会不会使他们再硬着心肠来驱逐他。忒修斯有礼貌而严肃地走到这盲目的外乡人面前,同情地对他说话。“不幸的俄狄浦斯哟,我知道你的遭遇。你的刺瞎的眼睛已充分向我说明你是什么人。你的不幸使我感动,现在请你告诉我,你怎样找到了我的城,你召我来有什么事。无论你要求什么,我是不会拒绝你的。我并未忘记,我和你一样,是在异地生长并历尽了艰难和危险的。”
“由你的简单的几句话,”俄狄浦斯说,“我已看出了一个高贵的灵魂。我到这里来向你作一个请求,这请求同时也正是一个赠礼。我将自己的疲倦的身子交付给你,这是一种微不足道的可是宝贵的财产。请你埋葬我,你的仁爱和公正将得到丰裕的酬报。”
“你所要求的好意是极轻微的,”忒修斯惊奇地说。“提出更多更大的要求吧,我会遵命的。”
“这要求并不如你所想的那么轻微,”俄狄浦斯继续说。“为了我的苦命老朽的骸骨,你将不得不进行一场战争。”于是他将自己遭到放逐的原委以及他的亲属为着自私的理由企图找到他的情况告诉他。然后他要求忒修斯给他慷慨的援助。
忒修斯用心倾听着。“单从我的厅堂要迎接每一个客人来说,”他严肃地说,“我就不能将你除外。何况你是神祇引到我的炉边并愿意祝福我和我的国家的宾客,我又怎能不接待呢?”因此他请求俄狄浦斯自己选择或者随他到雅典去,或者就留在科罗诺斯做他的上宾。俄狄浦斯选择后者。因为命运女神规定他要在那里克服他的仇敌,并度过他的高贵而荣耀的晚年。忒修斯答应充分保护他,说完就回到城里去了。

埃及历史之初,埃及人崇拜他们国家的动物:鳄鱼,公牛,猫,狒狒,蛇,甲虫等等。后来他们将他们的神创造为人形,但其中仍保留了动物的头像,下面连接人的身躯,譬如埃及的主神阿蒙·拉,有时用牡羊头作为象征;养育女神哈特霍顶着牛的脑袋;凶狠的战争女神雪克美特长着狮子的头;科学之神托特则是白鹤头。
据古埃及人说,天地之初,创世之神布达在他的陶车上制造了一个原始之卵,从中孵出了宇宙。天穹之神努特和大地之神凯布结合生育了奥西利斯和伊西斯,然后奥西利斯和伊西斯也结为夫妻。努特和凯布还生育了塞特和妮芙蒂斯,他们也同样结为夫妇。

由于埃及人对神只的信仰,对长生不死的信仰以及对葬礼的重视史埃及留下了许多神殿和墓造艺术。自古以来,埃及人就认为许多东西都具有神性,不但分别给以神名,而且信仰他们。例如信仰动物形象的神只就是个特征。有的神只是原封不动的动物形象,有的神只则是在人体上安放了一个动物的头,有的则是头上安置神之象征的神像,有的则全是人的模样,而手上拿着神的象征。
从第一王朝到第四王朝,都非常信仰霍尔斯神,大家都认为法老是霍尔斯神的后裔,是霍尔斯神在地上的代表者。霍尔斯神是光明之神,以鹰的型态出现,而霍尔斯的圣兽也是鹰。法老的名字上面通常就画着一只鹰。
第五,六王朝以后,埃及所崇拜的神,逐渐转变为太阳神“拉”。到了新帝国时代,信仰便转移到亚蒙神,亚蒙神成为埃及的民族神。
在埃及的每个神明都有他的力量范围,每个不同的地方对不同的神会有相同的要求,而不同的地方对不同的神会有相同的要求,而不同的神也可能会有相同的功能,至于每个神明的性格,则比较难以掌握。
大致上,埃及的神明可分成三种型态:抽象型态 另外依区域还分三个系统:
的工匠之神,也是世界的创造神-布达。他是在世界还没发生之前就已经存在了,他创造世界的方式是经由他的思想和言语来创造的,他心里想的、嘴巴说的,世间的一切包括其它的神明都是由他所创造出来的。
在古王国时就已经发展出来,以哈里奥波里斯城为中心的系统认为,在世界未创造之前,有一大神亚图姆,亚图姆自我受精而生出了空气;空气和水气结合,生了天;天地结合又生了奥西利斯、伊西斯、塞特、妮芙蒂斯等四名子女,这四者即为世间一切的创造者。
来自上埃及南方的赫尔莫普利斯城,其有关创世的过程也相当抽象,在世界浑沌不明时,出现四对神祉,分别属于“黑暗、深邃、不可见、无边”等四种性质,这八个神创造了世界,他们分别代表不可知的时代,或不可知的地方特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