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答应将腰带送给赫拉克勒斯,然后又来到安提戈涅被关押的山洞

赫拉克勒斯跟随伊阿宋在海上冒险,后来又到欧律斯透斯那儿,接受
了第九项任务。欧律斯透斯有一个女儿,名叫阿特梅塔。欧律斯透斯命令赫
拉克勒斯夺取亚马孙女王希波吕忒的腰带,把它献给阿特梅塔。亚马孙人居
住在本都的特耳莫冬河两岸,这是一个妇人国,她们买卖男人生育,把生下
的女孩留下,并养育她们长大。自古以来,这个民族就尚武好战。
她们的女王希波吕忒佩带一根战神亲自赠给她的腰带。这是女王权力 的标志。
赫拉克勒斯召集了一批志愿参战的男子汉,乘船去冒险。经过许多周
折后,他们进入黑海,最后来到特耳莫冬河口,又顺流而上,驶入亚马孙人
的港口特弥斯奇拉。他们在这里遇到了亚马孙人的女王。她看到赫拉克勒斯
相貌堂堂,身材魁梧,对他非常喜欢和敬重。她听说英雄远道而来的目的后,
一口答应将腰带送给赫拉克勒斯。
可是天后赫拉憎恨赫拉克勒斯。她扮成一个亚马孙女子,混杂在人群
中散布谣言,说一个外乡人想要劫持她们的女王。亚马孙人一听大怒,即刻
骑上马背,袭击住在城外帐篷里的赫拉克勒斯。于是,发生了一场恶战;勇
敢的亚马孙女人与赫拉克勒斯的随从作战,另有一批久经沙场的女子冲过
来,与赫拉克勒斯对阵。与赫拉克勒斯交手的第一个女子阿埃拉因为奔跑如
风,人称旋风姑娘。可是赫拉克勒斯比她跑得更快。她败下阵来逃跑时,被
赫拉克勒斯追上杀死。第二个女子刚一交手,就被打倒。这时上来了第三个
女子,名叫珀洛特埃,她在个人对阵中七次获胜,可是这次也被打死。在她
以后又上来八个女子,其中有三个是在阿耳忒弥斯狩猎中被选中的勇士,投
枪是百发百中。可是在这场战斗中她们却大失威风,射不准目标,都给赫拉
克勒斯击中。立誓终身不嫁的阿尔奇泼也倒在战场上。最后,连亚马孙女人
的首领,英勇善战的麦拉尼泼也被赫拉克勒斯活捉。亚马孙女人顿时如鸟兽
散,纷纷溃逃。
女王希波吕忒献出了腰带,那是在作战前她已答应献出的。赫拉克勒
斯收下腰带,同时放回麦拉尼泼。
赫拉克勒斯在回迈肯尼的途中,在特洛伊海岸上又经历了一场新的冒
险。因为在这里他发现特洛伊国王拉俄墨冬的女儿赫西俄涅被捆绑在一块岩
石旁,在恐怖中等待来吞食她的妖怪。海神波塞冬曾经给拉俄墨冬建造了特
洛伊城墙,但国王却吝惜钱财,没有付给报酬。为了报复,海神派海怪践踏
土地,危害人畜,直到国王拉俄墨冬在绝望中被迫交出自己的女儿,以求得
自身和地方的太平。赫拉克勒斯经过那里的时候,国王连忙请求他援助,并
一口答应,只要他救出自己的女儿,就送给他一群漂亮的骏马。这些马还是
宙斯送给拉俄墨冬的父亲的礼物。
赫拉克勒斯埋伏在海怪出没的地方,等待着。妖怪终于来了,它张开
血盆大口来吞食姑娘。这时,赫拉克勒斯猛地冲上去,跳进它的喉咙,进入
它的腹腔,用刀割碎它的内脏,然后从它的身上挖了一个洞,爬了出来。可
是拉俄墨冬这次又不遵守诺言,没有送上马匹。赫拉克勒斯说了一些恐吓的
话,愤恨地离开了。

特洛伊人一直逃到他们的战车附近才停下来。这时,躺在爱达山顶上
的宙斯也醒了过来,他从赫拉的怀里抬起头来。突然,他一跃而起,立即看
到了下面战场上的景象:特洛伊人在逃跑,希腊人在追击。他在希腊人的队
伍中认出了自己的兄弟波塞冬。他又看到赫克托耳的战车正在走回去,他受
了重伤,大口地吐着鲜血,呼吸非常困难。这人类和神衹之父满怀同情地看
着赫克托耳,然后回过头来看着赫拉,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奸诈的女骗子,”
宙斯威胁地说,“你干了什么事呀?你难道不害怕吗?你难道忘了当年唆使
风神反对我的儿子赫拉克勒斯受到的惩罚吗?你的双脚缚在铁砧上,双手用
金链捆绑着,被吊在半空中示众,奥林匹斯圣山上所有的神衹都不敢走近你。
难道你忘掉了这些惩罚,再也想不起来了吗?难道你还想第二次受到这番惩
罚吗?” 赫拉默不作声,过了一会儿,她才开口说:“天和地,斯提克斯的河水
都可以为我作证,波塞冬并不是因为我的命令才反对特洛伊人的。他如果真
的来征求我的意见,我一定会劝他服从你的命令的。”
宙斯听了她的话,脸色又变得和悦了,因为赫拉藏在身上的阿佛洛狄
忒的爱情宝带正在起作用。过了一会,宙斯温和地说:“如果你和我的意见
一致,那么波塞冬很快就会同意并支持我们的立场。如果你真心诚意的话,
那就去叫伊里斯给波塞冬捎信,请他离开战场回宫殿去。叫福玻斯;
阿波罗快去治愈赫克托耳的伤,给他增添新的力量!”
赫拉惊得脸色都变了,不得不离开了爱达山峰,来到奥林匹斯圣山,
走进诸神正在用餐的大厅。神衹们恭敬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向她举杯进酒。
她接过女神忒弥斯的酒杯,美美地喝了一口酒,然后告诉他们宙斯的命令。
阿波罗和伊里斯急忙遵命离去。伊里斯飞到混乱的战场上。波塞冬听到他哥
哥的命令,心中很不高兴。“这是没有道理的,因为我跟他平起平坐,不相
上下。当年抽签划分权力,我抽中的一份是掌管蓝色的海洋,哈得斯主管黑
暗的地狱,宙斯主管辉煌的天空。但大地则为我们共同管理!”
“我能把你这些话如实转告万神之父吗?”伊里斯迟疑地问他。
海神波塞冬思考了一会,大声抱怨说:“好吧,我走!但是,宙斯必须
明白:他如果反对我,反对保护希腊人的奥林匹斯的神衹,并拒绝作出毁灭
特洛伊的决定,那么在我们之间一定会燃起不可和解的怒火!”说着他转身
离去,很快便沉入了海底。
宙斯派他的儿子福玻斯;阿波罗来到赫克托耳身边。阿波罗看
到赫克托耳已不再躺在地上,而是坐了起来,原来宙斯已经给了他力量,使
他苏醒过来。赫克托耳感到身上不再冒冷汗,呼吸也顺畅多了,四肢也可以
活动了。当阿波罗满怀同情地走到他的面前时,他悲伤地抬起头说:“仁慈
的神衹啊,你对我这么关心,来看望我,你究竟是谁呀?你是否听说,英勇
的埃阿斯用一块巨石击中我的胸部,阻止我取得战争的胜利?我原以为逃不
过厄运,今天就会去地府见冥王哈得斯了!”“请放心吧!”阿波罗回答说,“我
是宙斯的儿子福玻斯,是他派我来保护你,就像我从前帮助你一样。我要挥
舞手上的宝剑,为你开路。你登上自己的战车吧,我帮你把希腊人赶入大海!”
赫克托耳听完阿波罗的话,马上跳起来,跃上战车。希腊人看到赫克
托耳飞一般扑了过来,顿时吓得呆住了。最先看到赫克托耳的是埃托利亚人
托阿斯,他即刻将他看到的告诉那些王子。“天哪,真是出了奇迹。”他大声
叫道,“我们都亲眼看到赫克托耳被忒拉蒙的儿子用巨石击倒,但他现在又
站了起来,驾着战车冲了过来。这一定是宙斯在援助他!你们快听我的劝告,
命令部队都退回战船,让最勇敢的人跟我们在这里抵挡他的进攻。”
英雄们听从他明智的劝告。他们召唤最勇敢的战士们,迅速聚集在两
位埃阿斯、伊多墨纽斯、迈里俄纳斯和透克洛斯的周围。其余的士兵们则在
他们的掩护下撤退到战船上。同时特洛伊人以密集的队伍冲了过来。赫克托
耳高高地站在战车上,率领士兵们前进。阿波罗隐身在云雾中,手持可怕的
盾牌,指引赫克托耳勇往直前。希腊英雄们严阵以待,双方高声呐喊。不一
会儿,投枪纷飞,弓弦作响,在短兵相接中,特洛伊人箭不虚发,因为福玻
斯;阿波罗始终跟他们在一起。只要他挥舞金盾,在云中咆啸,希腊
人就吓得心惊胆战,束手无策,不知如何防卫。
赫克托耳大显身手,首先打死了俾俄喜阿人的国王斯提希俄斯,然后
又刺死梅纳斯透斯的忠实朋友阿尔刻西拉俄斯;埃涅阿斯杀死雅典人伊阿索
斯和洛克里斯人埃阿斯的异母兄弟墨冬,缴下他们的武器和铠甲。墨喀斯透
斯在波吕达玛斯的手下丧命。波吕忒斯杀死厄喀俄斯,克洛尼俄斯被阿革诺
耳刺死。得伊俄科斯正从阵地上逃跑,被帕里斯用枪投中,枪从后背直透前
胸。正当特洛伊人忙于剥取阵亡将士的铠甲时,希腊人乱作一团,向壕沟和
寨栅溃逃,有些已经退到了围墙后面。这时,赫克托耳大声鼓励特洛伊人:
“放下那些穿着铠甲的尸体,快去抢占战船!”他叫喊着,驾着战车朝壕沟
奔去,特洛伊的英雄们都驾着战车跟了上来。
阿波罗站在壕沟的中间,抬起充满神力的脚,猛踩战壕边上松动的地
方,沟土哗的一声塌了下去,铺成一条通道。太阳神首先从通道上跨过壕沟,
用金盾推倒希腊人的围墙。希腊人逃入战船之间的巷道中,高举双手向神衹
祈祷。当涅斯托耳祈祷时,宙斯深表同情,用慈悲的雷声回答他。特洛伊人

国王目送着盛怒的预言家提瑞西阿斯走了出去,突然他感到一阵难以
名状的恐惧。他召集城里的长老们来商议现在该怎么办。
“从石洞里释放安提戈涅,埋葬波吕尼刻斯的尸体!”他们众口一辞地说。
顽固的国王本不愿意作出让步。可是现在他不敢固执己见了,只得同
意大家的意见,因为这是使他全家免于毁灭的唯一做法,提瑞西阿斯的预言
已经说得明明白白了。于是,他率领着仆人、随从和士兵来到波吕尼刻斯暴
尸的地方,然后又来到安提戈涅被关押的山洞。他的妻子欧律狄刻独自留在
宫中。不久,她听到大街上传来的悲鸣声。她急忙离开内室,来到前厅,碰
上迎面过来的使者。
“我们向地府的神衹作了祈祷,”使者说,“然后给死者洗了圣浴,火化
了他的遗骸,用故乡的泥土给他立了一个坟墓。后来,我们就去那个关着安
提戈涅、并准备让她在里面饿死的山洞。一个走在前面的仆人远远就听到了
悲痛的哭声。国王也隐隐约约听见了,他听出那是他儿子的哭声,马上吩咐
仆人们赶快过去。他们从石缝里窥视。我们看到在石洞的后面,安提戈涅用
面纱缠成绳索,上吊死了。你的儿子海蒙跪在她面前,抱住她的尸体在哭泣,
哀悼他未婚妻的惨死,并诅咒残酷无情的父亲。这时候,国王克瑞翁打开洞
门,走了进去。他大声呼喊着:‘我的孩子,快到父亲的身边来吧!我跪下
来求你了!’儿子在绝望中呆呆地看着他,一声不响地从剑鞘里拔出锋利的
宝剑。他父亲急忙退出石洞,躲避他的刺杀。这时,海蒙突然伏剑自杀了。”
欧律狄刻听到这消息呆住了。最后,她匆忙离开了宫殿。这时国王克
瑞翁绝望地回到宫殿,仆人们抬着他唯一的儿子的尸体跟着他。不一会儿,
他得到报告,王后已在内室自杀,躺倒在血泊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