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公主扶起二郎说,钟欣桐(Gillian Chung卡塔尔(英语:State of Qatar)陪伴在禹的身旁

舟山六横岛有个田坳村,村后傍青山,村前临海滩。村里有一对兄弟,老大叫大郎,老二叫二郎。
一个月夜,兄弟俩到海边去捉沙蟹埋蕃薯。哟!海滩上密密麻麻的爬满了沙蟹、红钳蟹,兄弟俩可高兴啦!大郎拿起扁担在前面打,二郎在后面拾,一些些功夫装满了两箩筐。大郎叫二郎先挑回去,腾出箩筐再来挑。
二郎把沙蟹挑到蕃薯地里一倒,赶紧又回到海滩来。咦!大郎怎么不见?到哪里去了呢?海边喊喊没人应,山上找找没人影,回家看看冷清清。二郎急得哭了,跑去问村里的老公公。老公公告诉他:
“海里有一条千年黑鲨鱼,残暴凶恶,经常到海边来张着大嘴吃人。
你的爷爷和爹爹,就是被黑鲨鱼吃去了,说不定大郎也被黑鲨鱼吞到肚子里去了。”
二郎谢了老公公,又伤心又痛恨,发誓要找黑鲨鱼报仇。老公公想了想说:“你要报仇,到龙山湾去求龙公主帮忙吧!”
二郎谢了老公公,辞别了众多乡亲,翻过一个坳过一道湾,来到龙山湾。龙山湾有个龙潭,黑沉沉的深不见底,阴森森的寒气逼人。二郎围着龙潭。蹲了一圈又一圈,不知怎样才能找到龙公主,急得坐在潭边直掉泪。眼泪掉到龙潭里,突然一片亮光,现出一座银闪闪的大宫殿。二郎破涕而笑,一骨碌跳了起来,憨头憨脑的向宫殿走去。
这是龙公主住的地方。真大呀!一幢幢都是水晶砌成的,五颜六色,绚丽多彩,好看极啦!大宫殿接小宫殿,龙公主住在哪一幢?二郎朝东厢寻。寻呀寻,忽见一间屋里闪着红光。他进去一看,屋里有个大蒸笼,热气腾腾,蒸笼外面绣着一条红通通的火龙。火龙看见有人进来,呼的一声,喷出一团白雾。哟!好烫人呀!二郎连忙擎过一桶水,猛地泼了出去。火龙怕冰,逃走了!
二郎打开蒸笼一看,满笼是龟瞥鱼虾。他正饿着哩!不管三七二十一,拿来就吃。吃一口身子长一长,吃一口,力气大一大。一下子长成了高高大大、壮壮实实的俊小子。
小宫殿通大宫殿,龙公主住在哪一殿?二郎朝西厢寻。寻呀寻,忽然传来笙歌乐曲声。他顺着歌声,寻到一宫殿,探头一看,只见一群姑娘穿红戴绿,边歌边舞。哟!歌声是多么动听呵!舞姿是多么优美呵!可是,二郎心里正烦哩!不想听不想看,粗着喉咙喊道:
“别跳了,你们可知能公主住在什么地方?”
姑娘们吃了一惊一齐朝门口望去。哟!是个又俊又憨的小子嘻嘻的笑啦,齐声说:“龙公主不在,快来跳舞吧!”
二郎急了,转身欲走,忽听得清脆脆一声叫:“二郎慢走!”
只见两个宫女拥着一位天仙般的少女飘然而来。
姑娘们悄悄地说:“龙公主来了。”
二郎听说是龙公主,急忙上前叩见。龙公主扶起二郎说:
“你的来意我知道了。可是,那黑鲨鱼十分凶恶,你不害怕吗?”
“为父兄报仇,为渔乡除害,死也不怕!”
龙公主微微一笑,随即从头上拔下一支黄灿灿的龙头金钗交给二郎说:
“你拿去吧!到时候用得着哩!” 二郎谢了龙公主,接过龙头金钗走啦!
二郎走出龙宫,只见眼前蓝澄澄的大海,到哪里去找黑鲨鱼呢?要是有条路该多好呀!真怪,他心里这么想,龙头金钗便一闪一闪的射出金光,海水向两边排开,中间让出一条又平又宽的大路。二郎又惊奇又高兴,顺着大路奔跑起来。跑呀跑,不知跑了多少时候,二郎跑累了,便在一个沙丘上坐下来。奇怪,沙丘怎么抖动起来了?他低头一看,啊呀呀!原来是黑鲨鱼躲在沙丘里睡觉哩!还没等二郎反应过来,黑鲨鱼一张嘴,就把他吃进肚里去了。
黑鲨鱼肚里黑沉沉的,什么也看不清。二郎拿出龙头金钗一照,发现大郎昏沉沉地躺着哩!他急忙用龙头金钗的金光在大郎心窝上一照,大郎轻轻地舒了口气,活啦!
二郎说:“哥呀!你莫慌,等我杀死黑鲨鱼,就回家去!”
二郎说罢,轨举起龙头金钗朝黑鲨鱼的心肺上猛刺猛剜,黑鲨鱼痛得乱蹦乱窜,一头钻进沙丘里,死了。
二郎用龙头金钗剖开黑鲨鱼的肚皮,拉着大郎跳了出来,大郎高兴地说:“兄弟,我们快回家吧I”二郎说:
“慢着,慢着,把黑鲨鱼拖回去,让乡亲们剥它的皮,吃它的肉,解解心头之恨呵!”
大郎说:“这么大的鲨鱼,怎么拉呀?”
是呀!这样大的鲨鱼怎么拖得动呢?对了还是问问龙头金钗吧!龙头金钗一闪一闪的射出金光,召来了十八条大鲸鱼,拖起黑鲨鱼就往田坳跑。二郎和大郎骑在鲨鱼背上,比乘船还稳当呢!

创建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朝代的启

古时候有一个男子忽然从天上降落下来,落在蜀国东南的朱提,他的名字叫杜宇。恰巧在这个时候,有个名叫利的女子,也正从江源的井水里涌现出来。这天造地设的两个奇人两情相悦,便结为夫妻。杜宇自立为蜀王,号称望帝,把郫地定为他的国都。

禹三十岁生日,是在搬石挑土、修坝浚河中度过的。那一年,他在涂山结识了阿娇姑娘,彼此情投意合。南方告急,禹火速驰援,甚至来不及与阿娇告别。从那一日起,阿娇天天打发丫环到涂山南面的山脚下等侯禹回来。禹去而不返,阿娇等得烦闷极了,她信口长吟:“等侯人呵,是多么的漫长哟!”据说这就是南方最初的乐歌。

望帝当权的时候,很关心人民的生活,教导人民如何种植庄稼,时常叮嘱大家要抓紧天时季节,不要耽误了田里的生产。那时,蜀国的水灾时有发生,望帝虽然忧念人民身遭祸难,但一时也想不出有什么好的办法把水患根除。

终于有一天,阿娇等到了心上人,他们在台桑举行了简朴的婚礼。新婚第四天,忽报汛情紧急,禹不得不辞别新娘,踏上征程。阿娇被送到禹的封国安邑,禹的家臣在安邑城南替她筑了一座高台,让她寂寞时能登上高台遥望远隔千里的家乡,聊慰乡愁。

有一年,忽然从江水里浮上来一具男尸。令大家惊奇的是,这具男尸竟然逆流朝上浮,而不是顺流往下淌,于是人们便把他打捞上来。更奇怪的是,刚刚打捞起来,尸首一碰到江岸的土地就复活了,他自说是楚国人,名叫鳖灵,不知怎么,一不小心失足落入水中,便从楚国一直他到了这里。

阿娇不愿意既离开熟悉的故乡,又离开亲爱的丈夫,她通过鱼雁传书说服了禹,加入到抗洪大军的行列里。阿娇陪伴在禹的身旁,每天为辛勤劳作的禹端水送饭,她感到很满足,很幸福。巨熊开山

望帝听说江水送来一个怪人,也暗暗称奇,于是便命人把他带来相见。两人一见如故,谈得情投意合。望帝觉得鳖灵不但智慧聪明,并且水性很好,在这个水灾为患的地区,是用得着这个人才的,便任命他为蜀国的宰相。

河渠修至堰师,被形势险峻、路径盘曲的缳辕山挡住去路。禹见此山岩石峥嵘,极难开凿,就吩咐阿娇:“我在山崖边挂一面鼓,你切记,听见鼓声方可送饭。”他目送阿娇远去,摇身一变,化作一头力大无穷的巨熊,嘴拱爪扒,硬是在坚固的岩石上挖出一条深沟。禹正忙得不亦乐乎,一不小心,后腿踩落一块碎石,不偏不倚,咚的一声,砸在崖边挂着的鼓面上。

鳖灵做宰相没有多久,一场洪水忽然暴发
巫山的峡谷过于狭窄,把长江的水流壅塞住了。望帝就叫宰相鳖灵去治理洪水。鳖灵在治水这件事上,果然表现出非凡的才能。他带领人民凿开了巫山,使壅塞的水流通过巫峡,奔流到夔门以外的大江里去,将洪水的灾患平息了。

阿娇听到鼓声,兴冲冲地提着饭篮来找丈夫,她转过山崖,猛然看见一头熊在拼命地拱呀扒呀,吓得大声尖叫。禹被妻子的尖叫声惊醒,换回人形,刚想解释,阿娇早扭头拔足狂奔而去。

望帝因为鳖灵治水有功,自愿将王位禅让给他,鳖灵接受了王位,号称开明帝,又号丛帝。望帝本人却跑到西山隐居了。

阿娇涕泪滂沱,羞愤交加,她想不到,至善至美的丈夫原来是一头熊变的,她的心因病苦的极致、失望的极致而麻木,而僵硬,她的身躯也随之化成一座冰冷的石像。
禹尾随赶来,追至嵩山,见妻子已成石像,不禁又急又气,他冲着石像大喊:“还我儿子!”石像颤动,裂开一道口子,从里面滑出一个婴孩,那就是启。

望帝在西山隐居没有多久,隐约听到一些谣传,对他的名誉有很大的伤害。谣传说,当鳖灵到外面去治水的时候,望帝却在家里和鳖灵的妻子私通。鳖灵治水回来,望帝自己感到羞惭,才把王位禅让给鳖灵,自己跑去隐居起来。

启好享乐,嗜歌舞,与崇尚俭朴的父亲大不相同。他乘坐双龙,穿越重重云雾,先后三次到天帝那里去作客,学会了《九辩》、《九歌》,并将所学的天乐改制成《九韶》,在人间传播。他喜欢戴青蛇耳环,佩白色玉璜,左手执羽伞,右手持玉环,合着《九韶》的节拍翩翩起舞。

一番光明磊落的心意反而被当做是卑鄙龌龊的念头,这使得隐居在山林中的望帝,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他百口莫辩,暗自也有些懊悔先前的禅位未免是多事了。就这样他郁悒愁闷地死在了深山穷谷里。

禹归天后,生前选定的接班人伯益继承帝位。益懂得鸟兽语言,曾经在舜帝朝中担任管理山泽的虞官,他发明了捕兽的陷阱,连带发明了水井。禹治洪水,他始终追随左右,是最得力的助手。

他死了以后,他的魂灵化做了一只鸟,就是杜鹃,也叫杜宇。整天一声声悲哀地啼叫: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直到它的口里流出鲜血。

心高气傲的启不甘心王权旁落,他利用父亲的崇高威望,凭借家族的雄厚势力,驱逐伯益,夺回帝位,将公天下一变而为家天下。有扈氏不服,不顾势单力薄,起兵抗争。启在镇压前的誓师大会上训诫士众:“兵车左边的武士如果不能用箭射杀敌人,兵车右边的武士如果不能用矛刺杀敌人,驾驶兵车的武士如果不能使战马左右进退自如,那都是不尽心尽力执行命令所致。执行命令的予以奖赏,违背命令的予以惩罚。我要把那些不听命令的人或者贬为奴隶,或者杀死。”实力悬殊的战争惨烈而短暂,不识时务的有扈氏付出了首领被斩、族入沦为牧奴的代价,只落得个“为义而亡”的安慰。
启用武力废除尧传下来的近似民主选举的禅让制,实行以父子相传为特征的世袭制,创建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朝代--夏朝,促成了原始公有社会向阶级社会的进化。启,名副其实,开创了一个新时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