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汉家中只有一个相依为命的独生女阿青,奥德修斯很快找了遗弃菲罗克忒忒斯的

在云南省大理的洱海边,有座美丽的山,名叫点苍山。在这深山之中,生长着一种世界着名的金黄牡丹,不仅色如黄金,而且形似元宝,非常惹人喜欢。据当地的白族兄弟讲,它是由金子变成的。

欧律克勒阿急忙来到女主人的内室,走到珀涅罗珀的床前,欣喜地唤醒正在熟睡的珀涅罗珀,并对她说:“可爱的女儿,快快醒来。你日夜盼望的人已经回来了!奥德修斯已经回来了!他已将那些让你担惊受怕的求婚人全都杀死了!”珀涅罗珀睡眼惺忪地说:“欧律克勒阿,你在说胡话吧?你为什么用这种话把我惊醒呢?”
“王后,请你别生气,”欧律克勒阿说,“他们在大厅里所嘲弄的那个外乡人,那个乞丐就是奥德修斯,其实,你的儿子忒勒玛科斯早就知道了,可是,在完成对求婚人的复仇之前,他必须保守秘密。”
这时,王后一骨碌从床上跳起来,抱住了老人,眼泪扑簌簌地滚落下来。“这是真的吗?如果奥德修斯真的在宫里,他一个人怎能对付得了那么多的求婚人?”
“这我既没有看到,也没有听到,”欧律克勒阿回答说,“我们女仆都被关在内廷。后来,你的儿子来叫我时,我看到你的丈夫正站在一堆尸体中间。现在尸体已拖出去了。我把整个房子用硫磺熏了一遍。你不用怕,可以去了。”
“那么,让我们去吧!”珀涅罗珀说,她因满怀着恐惧和希望而颤抖。她们走出大厅。
珀涅罗珀默默地站在奥德修斯的面前,炉火在熊熊燃烧。奥德修斯垂着头,看着地上,等待她先说话。王后又惊又疑,仍然没有开口。过了一会儿,她好像觉得那是她的丈夫,但又感到他仍是一个外乡人,一个衣服破烂的乞丐。忒勒玛科斯忍不住了,几乎是恼怒地,但仍然带着微笑地说:“母亲,你为什么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坐到父亲身边去,仔细看看他,并且问他呀!哪有一个女人跟丈夫分别二十年后,看到丈夫回来,还像你这样无动于衷的?难道你的心硬似石头,没有感情吗?”
“呵,亲爱的儿子,”珀涅罗珀回答说,“我已经惊讶得呆住了。我不能说话,不能问他,甚至也不能看他!可是,如果这真的是他,是我的奥德修斯回来了,我们自会互相认识的,因为我们都有别人不知道的秘密标记。”奥德修斯听到这里,朝儿子转过身子,温和地微笑着说:“让你的母亲来试探我吧!她之所以不敢认我,是因为我穿了这身讨厌的破衣服。但我相信她会认出我的。现在,我们首先得考虑一下其他的事情。如果一个人在国内杀死了一个同族的人,那他就得弃家逃走,即使他的权势大,不怕有人来替死者复仇。现在,我们杀死了国内和附近海岛的许多年轻的贵族,那可不是一件小事。我们该怎么办呢?”
“父亲,”忒勒玛科斯说,“你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这得由你作出决定。”
“我愿意告诉你们,”奥德修斯回答说,“最明智的办法应该是这样的:你,还有两个牧人,以及屋里所有的人,都应该先去沐浴更衣,而且要穿上最华丽的衣服。女仆们也该穿上最漂亮的衣服。然后,歌手弹琴奏乐。这时从门外走过的人一定以为我们这里还在举行庆宴。求婚人被杀的消息便不会传出去。同时我们准备到乡下的田庄去,以后的事,神衹一定会告诉我们该怎么做。”
不一会,宫里传出一片琴声和歌舞声,门外的大街上挤满了人,他们猜测说:“一定是珀涅罗珀选定了她的丈夫,宫里正在举行婚礼呢!”直到傍晚时,人群才渐渐散去。
奥德修斯在这段时间里沐浴更衣,并抹上香膏。雅典娜使他神采奕奕,矫健俊美,头上鬈发乌黑,看上去像神衹一样。他回到大厅,坐在妻子对面。
“真是奇怪的女人哟,”他说,“一定是神衹给了你一副铁石心肠。其他的女人,当她看到丈夫受尽折磨重回故乡时,肯定不会这样固执地不认她的丈夫。”
“不理解女人的男人哪,”珀涅罗珀回答说,“我不敢认你,既不是因为骄傲,也不是因为轻视。我清楚地记得,二十年前奥德修斯离开伊塔刻时的样子。好吧,欧律克勒阿,从卧室搬张床出来,铺上毛皮,让他就寝。”
珀涅罗珀这么说,想试探一下她的丈夫。但奥德修斯却皱起了眉头,看着她说:“你在侮辱我。我的床没有一个人能搬得动。它是我自己建造的,这里有一个秘密。在我们建造宫殿时,这地方中间有一棵橄榄树,粗大得像根柱子。我没有砍掉它,使这棵树正好在我卧室里。等墙砌好后,我削去枝叶,留下树干,上面盖上天花板。后来,我把树干磨得光洁,用它做了床的
一根支柱,又安上雕着花纹、镶着金银和象牙的床架,再用牛皮绳做成绷子。这就是我的床,珀涅罗珀!我不知道它是否还在那里。可是我知道,如果有人想搬动它,就得把橄榄树齐根锯断。”
珀涅罗珀听到他说出了只有他们两人才知道的秘密,激动得双腿发抖。她哭泣着从椅子上站起来,朝丈夫奔去,一把抱住他的脖子,连连吻着他,说:“奥德修斯哟,你永远是个最聪明的人。请别生我的气!不朽的神衹使我们遭受了多少苦难和厄运,因为我们年轻时生活欢乐,过分幸福,使他妒嫉了,请你不要怪我,没有立即温柔地投入你的怀抱,没有立即欢迎你。我的一颗可怜的心始终怀着戒备,担心有一个假冒的人来骗我。现在,我完全相信了,因为你说出了只有你和我才知道的秘密!”奥德修斯高兴得心都在发颤,他也泪流满面,紧紧抱住可爱而忠贞的妻子。
这天晚上,夫妻两人互诉衷肠,各自谈起别后二十年的苦难。珀涅罗珀直到她的丈夫把他的漂流故事说完,她才平静下来。两人上床就寝,屋里笼罩着一片甜蜜温馨的气息。

他们登上荒凉的雷姆诺斯岛。奥德修斯很快找了遗弃菲罗克忒忒斯的
地方,看到一切还跟从前一样。然而山洞里却没有人,只有一堆树叶压得平
平的,像是有人在上面睡过似的,另有一只用木头粗粗刻制的杯子和一堆柴
禾。这些表明这里仍有人居住。门外的太阳下晾着许多沾有浓血的破布。毫
无疑问,菲罗克忒忒斯仍然住在这里。
“乘他不在这里,让我们想一个好办法,争取说动他。”奥德修斯对阿喀
琉斯的小儿子说,“我想,我最好避开,你先和他见面,因为他有足够的理
由恨死我了!他如果问你是谁,问你从哪里来,你可以据实回答,告诉他,
你是阿喀琉斯的儿子。然后你对他说假话,就说你愤怒地离开了希腊人,准
备返回家乡,因为杀腊人再三请求,把你从斯库洛斯岛请来帮他们攻城。可
是,他们却拒绝把你父亲的武器还给你,相反却给了我,给了奥德修斯。这
时,你可以把我大骂一通,想怎么骂都行,反正这对我是无害的。如果我们
不用这个计谋,我们就不能争取这个人,就不能得到他的神箭。因此,你得
考虑,怎样才能说动他,并拿到他百发百中的弓箭。”
涅俄普托勒摩斯打断他的话,说:“拉厄耳忒斯的儿子哟,听你讲这种
话,我就感到厌烦,我实在不愿意这样做。我和我的父亲都不喜欢玩诡计。
我宁愿用武力战胜他,也不愿意用欺骗的方法争取他。此外,他孤身一人,
而且只有一条腿是健全的,他怎么能够胜过我们呢?”
“因为他有百发百中的弓箭呀!”奥德修斯平静地回答说,“我知道,孩
子,你天生就不会搞欺骗。我在年轻时也是手脚灵活,说话笨拙,可是后来
经验告诉我,说话比行动更有效。你只要想一想,要征服特洛伊城,只有靠
赫拉克勒斯的硬弓才行,这时你就不会拒绝说几句骗人的假话了!
”涅俄普托勒摩斯终于被他年长的朋友说服了,奥德修斯躲了起来。不
一会儿,远处传来呻吟声,这说明备受折磨的菲罗克忒忒斯回来了。他远远
地看到停泊在海边的船只,就朝涅俄普托勒摩斯和他的随从走来。“你们是
什么人,”他大声地问道,“到这荒岛来干什么?我虽然看到你们穿着希腊人
的衣服,但我仍然想听到你们说话的声音。我穿得破破烂烂的,像个野人,
但愿这副样子不会把你们吓跑。我被朋友遗弃在这里,并为疾病所苦恼,是
个不幸的人。如果你不是带着恶意到这儿的,就请说话吧。”
涅俄普托勒摩斯把奥德修斯教他的话学说了一遍。菲罗克忒忒斯听后
高兴得叫了起来。
“啊,我听到了家乡话!啊,高贵的阿喀琉斯的儿子!亲爱的吕科墨得
斯!而你,他抚养长大的孩子,你刚才说什么呢?丹内阿人对待你也像当年
对待我一样!当时他们乘我躺在高山下的海滩上熟睡时,把我遗弃在这里,
只给我留下几件可怜的破衣衫和少许的食品,如同对待叫化子一样。我的这
把硬弓帮助我射到必需的猎物,可是打来这些猎物多不容易啊!我还得跛着
腿去泉边取水,到林中砍伐木材。这里没有火,过了很长时间我才找到一块
燧石。这座海岛是世界上最贫瘠的地方,没有一条船愿意靠上岸来,上这座
岛的人,总是迫不得已,一定是遇到了海难。过去有过少数这样的人,他们
同情我,给了我一点食品和衣服,但没有人愿意带我回去。我在这里忍饥挨
饿,足足过了十年。这一切都是奥德修斯和阿特柔斯的儿子们的罪过,但愿
神衹惩罚他们!”
听到这里,涅俄普托勒摩斯十分感动,可是他想起了奥德修斯对他的
警告,于是又强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他告诉这位患病的英雄说,自己的父
亲死了,还告诉他许多有关家乡和朋友的轶事。在谈话中他编入了奥德修斯
告诉他的那些谎话。菲罗克忒忒斯听了十分动情,抓住涅俄普托勒摩斯的手
说:“现在,我请求你,亲爱的孩子,看在你的父母亲的份上,带我走吧,
别让我再受折磨了。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受欢迎的旅客,但仍请你带我走,别
让我再呆在这座可怕的荒岛上。带我回到你的家乡去。从那里到俄塔,到我
的父亲居住的地方并不远。”
涅俄普托勒摩斯怀着沉重的心情,假意地答应了他的请求只要你愿意,
我们可以立即上船动身。但愿神衹赐给我们顺风,让我们离开这座荒岛,平
安地到达目的地!”菲罗克忒忒斯跛着他的伤腿,霍地跳了起来,高兴地握
住年轻人的手。这时候,他们派出去探听消息的那个仆人突然出现,他化装
成希腊水手的模样,同来的还有另外一个水手。他们告诉涅俄普托勒摩斯一
个消息,当然这也是奥德修斯想出来的花招。他们说狄俄墨得斯和奥德修斯
正在途中,要去寻找一个名叫菲罗克忒忒斯的人,因为预言家卡尔卡斯说,
没有菲罗克忒忒斯,特洛伊城就不能攻破。菲罗克忒忒斯听到这个消息后,
非常担心,马上拿出赫拉克勒斯的神箭,交给他完全相信的年轻的英雄涅俄
普托勒摩斯,请他代为保管,并和他一起走出洞口。
涅俄普托勒摩斯再也忍不住了,说真话的天性战胜了说谎的恶行。他
们刚走到海岸边,他就说出了真情。“菲罗克忒忒斯,我不能瞒你了,你现
在必须和我一起到特洛伊去,希腊人和阿特柔斯的儿子们正在那里等你!”
菲罗克忒忒斯惊得回头就跑,他一边诅咒,一边祈祷。
年轻的英雄还没有来得及对他表示同情,奥德修斯就从隐蔽的树丛中
跳出来。他命令仆人们把这个不幸的老英雄抓起来。菲罗克忒忒斯立即认出
了他。“呵,天哪!”他大喊一声,“我被出卖了。现在抓我的人正是从前遗
弃我的人,现在他已骗走了我的弓箭!”然后他又回头对涅俄普托勒摩斯说:

这里有一段动人的故事。

元朝末年,山中常闹土匪。一位当地的白族老汉以卖柴为生,一天进山砍柴遭土匪绑架,并放出风来,限其家人三日之内,带上黄金百两,进山来赎,期限一过性命难保。

老汉家中只有一个相依为命的独生女阿青,她闻讯后十分伤心。家中贫寒如洗,哪有金银?异常聪颖的她转念一想,有了主意。第三天,她只身带了一袋染了金色的石块和一把利剑上山。土匪们见是一年青貌美的的柔弱女子,眼都看直了,哪曾防备?她把金色的石块抛在地上,地匪们蜂拥来抢,她乘机一剑杀了土匪头目,其余人顿作鸟兽散。阿青救出了父亲,两人下山不题。后来,就在她抛“金”之地,长出了金黄牡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