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至于王公贵族和贵妇们从希腊各地来看她织布,俄耳甫斯眼看自己妻子又死了

金羊毛的来历是这样的:佛里克索斯是玻俄提亚国王阿塔玛斯的儿子,
他受尽了父亲的宠妾伊诺的虐待。他的生母涅斐勒为了搭救儿子,在他的姐
姐赫勒的帮助下,把儿子从宫中悄悄地抱了出来。涅斐勒是一位云神,她让
儿子和女儿骑在有双翼的公羊背上。这公羊的毛是纯金的。那是她从众神的
使者、亡灵接引神赫耳墨斯那儿得到的礼物。姐弟俩骑着这头神奇的羊凌空
飞翔,飞过了陆地和海洋。在途中,姐姐赫勒一阵头晕,从羊背上坠落下去,
掉在海里淹死了。那海从此就称为赫勒海,又称赫勒斯蓬托。佛里克索斯则
平安地到达黑海沿岸的科尔喀斯,受到国王埃厄忒斯的热情接待,并把女儿
卡尔契俄柏许配给他。佛里克索斯宰杀金羊祭献宙斯,感谢他保佑他逃脱。
他把金羊毛作为礼物献给国王埃厄忒斯。国王又将它转献给战神阿瑞斯,他
吩咐人把它钉在纪念阿瑞斯的圣林里,并派一条火龙看守着,因为神谕告诉
他,他的生命跟金羊毛紧紧地联系在一起,金羊毛存则他存,金羊毛亡则他 亡。
金羊毛被看作稀世珍宝,很久以来,希腊人对它传说纷纷。许多英雄
和君王都想得到它。所以,珀利阿斯国王理所当然地认为,应该鼓励伊阿宋
去取回这件宝物。伊阿宋真的同意了,他没有看出叔父的真正用意是要他冒
险身亡,却欣然答应完成这次冒险事业。
希腊着名的英雄们都被邀请参加这一英勇的盛举。聪明绝顶的希腊建
筑师阿耳戈在佩利翁山脚下,在雅典娜的指导下,用在海水里不会腐烂的坚
木造了一条华丽的大船,船上共有五十支船桨。大船以造船者的名字命名为
“阿耳戈”,阿耳戈是阿利斯多的儿子。这艘船是希腊人在海上航行的最大
的一艘船。帆具用多多那神殿前的一棵会说话的栎树上的木料制成,这木板
可用来占卜,这是女神雅典娜的赠物。华丽的大船两侧装饰着富丽的花纹板,
但船体很轻,所以英雄们可以把它扛在肩上运走。
当大船造好并装备停当后,阿耳戈船上的水手抽签决定自己在船上的
位置。伊阿宋担任船上的指挥,提费斯掌舵,眼力敏锐的林扣斯为领港员,
着名的英雄赫拉克勒斯掌管前舱,阿喀琉斯的父亲珀琉斯和埃阿斯的父亲忒
拉蒙负责后舱。其余的水手还有宙斯的儿子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皮罗斯
国王涅斯托耳的父亲涅琉斯,忠贞的妻子阿尔刻提斯的丈夫阿德墨托斯,杀
死卡吕冬野猪的墨勒阿革洛斯,天才的歌手俄耳甫斯,帕特洛克罗斯的父亲
墨诺提俄斯,后来当了雅典国王的忒修斯和他的朋友庇里托俄斯,赫拉克勒
斯的年轻朋友许拉斯,海神波塞冬的儿子奥宇弗莫斯和小埃阿斯的父亲俄琉
斯。伊阿宋把他的船祭献给海神波塞冬。起航前,所有的英雄都给波塞冬和
其余海神献祭供品,并虔诚地祈祷。
当所有的英雄在船中就位后,伊阿宋一声令下,他们就拔锚启航,五
十支船桨一起划动,大船乘风破浪地前进,不久爱俄尔卡斯港就远远地被抛
在后面。英雄们意气风发,驶过了海岛和山峦。第二天,海上起了一阵大风,
汹涌的波浪把他们一直送到雷姆诺斯岛的港口。

从前在希腊的一个古城里,住着一位名叫阿拉齐妮的年轻姑娘,她出生在一个贫苦而卑贱的家庭里。阿拉齐妮擅长纺织和刺绣。由于她工作勤恳,家境逐步改善。

从这里,许门飞过无边的天空,他穿着橘红色的外衣,飞到喀孔涅斯人当中,听见俄耳甫斯的声音在召唤他。但是俄耳甫斯召唤又有什么用处?不错,婚姻之神许门在俄耳甫斯结婚时确是在场,但是他既未给新婚夫妇祝福,也没有显露笑容,也没有显示吉兆。他所举的火炬不住劈拍作响,浓烟熏眼,随你怎样扇,也点它不着。婚礼的结束比开始还糟,新娘和陪伴她的一群女仙在草地漫步,被一条蛇在脚踝上咬了一口,倒地死了。这位洛多珀的歌者在阳世恸哭尽哀已毕,想到阴间去试试,于是就壮着胆子走进泰那洛斯的大门,下到地府。他走过成群的有形无体的死人的鬼魂,他见到了统治这些鬼魂和这片阴森的国土的阴府王和他的王后珀耳塞福涅。他弹起竖琴,一面唱,一面说道:“神啊,你们统治着地下的世界,我们凡人迟早都会来到这里。请你允许我说实话,把花言巧语放在一边,我来此并非寻找塔耳塔洛斯,也不是来降伏三头蛇发的怪物墨杜萨。我到此的原因是寻找我的妻子,她误踏了一条蛇,蛇咬了她,把她毒死,夺去了她的青春妙龄。我不否认我也曾试图努力忍受过,但是爱神把我征服了。在人间,爱神是尽人皆知的,但是他是否在这里也很有名,那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猜想他在这里恐怕也不是默默无闻的。旧日传说你的王后就是被你抢来的,如果此话不虚,那么你也和爱神有过瓜葛。我请这阴森的地界,无边的混沌,广大而死寂的国土帮助我、我请求你告诉我,我的短命的欧律狄刻的命运究竟如何了。我们的一切都是你的恩赐,我们虽然在人间有片刻的停留,但迟早只有一个归宿,我们都要到这里来的,这里是我们最后的家。你对人类的统治最为长久。我的妻子,等她尽了天年,也终究会归你管辖的。我求你开恩,把她赏还给我。但是如果命运拒绝我的权利,不还我妻子,那我就决定不回去了。我们两个都死了,你可以更高兴些。”

她织布时的姿态非常优美,她的名气传遍了希腊各地,以至于王公贵族和贵妇们从希腊各地来看她织布,许多王子和商人都愿意出高价买她的刺绣品。

他一面弹着竖琴,一面说了这番话,旁边那些无血无肉的鬼魂听了也都黯然泪下。坦塔罗斯也不追波逐浪了;伊克西翁也惊讶不已,连轮子都不转动了;秃鹰也不去啄提堤俄斯的肝脏了;柏洛斯的孙女们也不装水入瓮了;西绪福斯,连你也坐在石头上不动了。据传说,复仇女神也被他的音乐感动,第一次脸上流下湿泪。统治下界的王和王后也不忍拒绝他的请求了。他们把欧律狄刻传来。她是新鬼,由于脚上受伤,走路还是一翘一翘的。俄耳甫斯接过妻子,要把她领回去,不过有个条件,就是,不出阿维尔努斯山谷不准回头看她,否则就要收回原命。他们沿着一条上坡小路走着,走过的地方一片死寂,毫无声响。路很陡,看不清楚,淹没在一片漆黑之中。走着走着,眼看快到人间的边界了,这时他忽然怕她没有跟着他,很想看看他,就忍不住回头看了一下,立刻她就滑下黑暗的深渊中去了。他连忙伸出手去,想把她揪住,想要拉住她的手,但是,倒楣的人,他扑了一个空。她虽然第二次又死去,但是她并没有埋怨丈夫,她埋怨什么呢?丈夫爱她啊!她最后只说了一声“再见”,她丈夫恐怕并没有听见,她便又落回原来出发的地方去了。

因此,阿拉齐妮的家庭从贫困逐渐变得富有了,他们的生活舒适起来了。父母为他们有一个这样出色的女儿而深感自豪。他们这种愉快的生活本来是可以长期过下去的,可是当阿拉齐妮被鲜花和掌声包围的时候,她开始骄傲了。她对自己的能力看得过高,总是想到自己的工作做得有多么好。有一天,她竟忘乎所以地夸口说,她虽然只是一个世间的平凡女子,她的纺织和刺绣的本领,可要比女神弥涅耳瓦好得多。

俄耳甫斯眼看自己妻子又死了,站着发呆,就像一个人看见了脖上拴着铁链的三头狗一样,吓得麻木了,直到本性变了,自己化为顽石才不感觉害怕;又像自愿担承别人的罪名的俄勒诺斯,和自诩美貌的不幸的勒泰亚,(两人原是同心相爱,如今却变成流水潺潺的伊得山上的顽石。俄耳甫斯请求允许他再渡迷津,但是地府的守卫把他赶回。他穿着肮脏褴褛的衣服在岸边痴坐了七天,水米不沾,每日以忧思、悲伤和眼泪充饥。他一面埋怨地府之神太残忍,一面他便回到洛多珀和北风呼啸的海摩斯山去了。

弥涅耳瓦是智慧和战争的女神,她在空闲的时候,也常以刺绣和织壁帷作为消遣。

倏忽三年过去,太阳已三度到了宝鱼宫,俄耳甫斯一直不和女性谈爱情,也许因为他上次遭到了不幸的结局,也许因为他立誓不再娶妻。虽然如此,许多女子却都热恋着这位诗人,许多人因为遭到他的拒绝而悲伤。他把爱情转移到少年童子身上,爱着他们短促的青春和如花的妙年,在特刺刻各邦树立了风气。特刺刻有一座山,山上有一大片平原,长满了茂盛的绿草,只是并无树荫。这位天神下凡的乐师就在这里坐着,弹着竖琴,就在他坐着的地方,长起了一片绿荫。

神最不喜欢那些自以为是的人,弥涅耳瓦听到了阿拉齐妮的夸口,觉得非常的惊异,一个人间的平凡女子竟然如此狂妄自大,连神也不放在眼里。她想去访问一下阿拉齐妮,看看她说这句话有什么根据。

于是弥涅耳瓦变成一个头发灰白的老太婆模样,拄着拐杖,弓着背,走到阿拉齐妮坐着织布的小房间里。她混在围着看阿拉齐妮织布的人中间,听到阿拉齐妮正在夸夸其谈地说她的纺织技术要胜过弥涅耳瓦多少倍。

于是这个弥涅耳瓦变成的老太婆开口道 姑娘啊,
她用一只手按在阿拉齐妮的肩头上,
听一个生活经验比较丰富的老太婆的话吧。满足于在女人当中当一个纺织术的皇后吧,千万不要和天上的神比较,不要抬高自己,贬低天上的神。为了你刚才所说的愚蠢的话,请求神的原谅吧。我要提醒你,你这种对神不敬的言辞,可能会令女神不高兴的,只要你肯于对神表示你诚挚的歉意,我相信拥有智慧和神通的女神弥涅耳瓦是会原谅你的。
可是年轻气盛的阿拉齐妮却用粗鲁的口气说
你这个老太婆,不要和我说这些没用的废话。你瞧不起我是吗?那就叫弥涅耳瓦来和我比比本领吧,我一定可以证明我的话是正确的。她是不敢来的,不然的话,她为什么不来和我比试高低呢。

弥涅耳瓦丢下她的拐杖,喊道 喏!她来了呢!
她恢复了神的形貌,顿时容光四射,别具神的端庄与威仪。旁观的人立刻跪下向她膜拜。可是骄傲的阿拉齐妮实在有些不知天高地厚,她在女神面前高昂着头,不但不表示任何礼节,反而再度要弥涅耳瓦和她较量到底谁纺织本领更高强。

大家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看着女神和织布姑娘的纺织比赛,没有一个人说话。在弥涅耳瓦的织布机上,很快出现了一幅图画,上面的内容是一些人向另一些人讲述着人与神参加的竞赛,画面的四个角上,织着四个像,注明胆敢违抗神命的人是不会有好命运的。这无疑是在警告阿拉齐妮。

阿拉齐妮仍埋头在她的织机上紧张地工作着,脸涨得通红,呼吸十分急促。她灵的手织出了一幅美妙的图画,其中有鸟儿翩翩欲飞;波浪拍岸,似乎能够听到隐隐的涛声
云彩宛若真的在天空飘着。她织出来的故事是说,即使是神,有时候也会错的。她的这幅织物的确很漂亮,就连弥涅耳瓦也不得不承认阿拉齐妮的心灵手巧。

当阿拉齐妮再次目视女神弥涅耳瓦时,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愚笨和错误了。可是现在懊悔已经来不及了。弥涅耳瓦把那幅美丽的纺织品,拿到自己手里,瞬间便成了碎片。然后她拿起梭子,在阿拉齐妮的头上敲了三下。

阿拉齐妮真是一个傲慢的人,她认为女神这样做是对她的侮辱,于是从地上拾起一根绳子,宁可死,也不接受这种耻辱。可是弥涅耳瓦阻止了她:不,你该活下去呢,坏姑娘。不过从今以后,你将挂在一根线上,你的后代也将永远接受同样的惩罚。

眨眼之间,阿拉齐妮的头发全部脱落了,她的脸儿缩得非常小,身体也缩小了,可是和头比起来,却显得非常大,很不协调。她的手指变成丑恶的蜘蛛脚,她挂在一根线上
永远在纺织着,结蜘蛛网。

这就是那个贪慕虚荣的姑娘自高自大的结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