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密科斯一拳朝对方脑袋击去,神衹们集合在奥林匹斯圣山上

五百四十道大门, 建在辉煌的瓦尔哈尔宫; 八百个盔甲武士同步跨出一道门,
投入和芬里斯狼的战争。 —《格里姆尼之歌》
在整个亚萨园中,最宏伟也是最庞大的建筑,无疑是用无数箭簇和盾牌构成巨大屋顶的瓦尔哈尔宫了。那个时候,华尔哈尔宫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建筑物。
瓦尔哈尔宫一共有五百四十道大门,每一道大门都无比宽阔,可以由八百个盔甲武士同时进出。
住在瓦尔哈尔宫里的,是所有在人间的战争中牺牲了的英勇战士—只有在战争中牺牲的精壮战士才有资格被选来住在这宏伟的宫殿里,而其他在人间因为疾病和衰老而死亡的人们则只能被送到由死亡之主海儿所掌管的死亡之国。
在战争中牺牲了的国王、酋长和战士们在瓦尔哈尔宫又再次复活了。他们穿上亚萨神们赐给他们的盔甲,操持着锋利的武器,又一次过起了战士的生活。
因为奥丁是一个喜欢战争的神,他让人间不断地发生战争,因此,到瓦尔哈尔宫来的死亡战士也越来越多,最后他们竟有了五千万名之多。然而,宏大的华尔哈尔宫仍然有足够的地方供他们居住。
这许许多多的死亡战士每天清晨就开始在瓦尔哈尔宫中的广场上进行训练。他们的训练就是互相之间的生死搏斗,有很多战士会在激烈的战斗中牺牲。但是,黄昏降临时那些死去的战士会再次复活。第二天,他们又将投入激烈的战斗。
傍晚的时候,所有这些死亡战士,经历一天的艰苦鏖战甚至死亡以后,坐在巨大的宴会厅里一起享受一顿丰盛的晚宴。
奥丁神的美丽侍女们,手持着用兽角做成的巨觥,为死亡战士们进侍最甜美的蜜酒。这些被称为华尔克莱的女侍们就是当人间发生战争时,由奥丁派去在牺牲者中选择死亡战士的女神。有时候,当她们赶到人间的战场时,如果战争还没有分出胜负,她们也会根据她们的喜好来决定战争的进程。
华尔克莱们侍奉上的蜜酒,死亡战士们永远可以开怀畅饮,因为它们是直接从母山羊海德伦的乳房上挤出来的。海德伦是瓦尔哈尔宫中唯一的山羊,但是它却以宇宙树尤加特拉希的树叶为食,因此,她的乳房里永远涨满了香醇的蜜酒。
为了让战斗了一天,饥饿异常的死亡战士们吃饱,瓦尔哈尔宫中专门有一个技艺高超的厨师为他们烹调食物。每天清晨,这个名为安德里门尔的厨师从猪圈里拖出野猪山里姆尔,把它杀掉,烹调成美味的猪肉。野猪山里姆尔体形极为庞大,它的肉足以让所有的死亡战士都吃得心满意足。但是,山里姆尔是不死的,厨师安德里门尔每天早上都能从猪圈里拖出一头复活成原来样子的野猪来。
众神之主奥丁也经常到瓦尔哈尔宫的宴会厅里和他的这些身经百战的死亡战士共进晚宴。但是,奥丁在宴会上只是喝一些从山羊海德伦身上挤出来的蜜酒而已,却从来也不吃用野猪山里姆尔的肉烹调出来的美味——伟大的奥丁神已经用不着再吃普通的食物了。但是奥丁会经常把桌上的野猪肉赐给围绕在他脚下的两头狼吃,如果他高兴的话。
众神之主奥丁把人类中死亡的战士收集在瓦尔哈尔宫中,并且不断加以训练,和神国亚萨园的一个巨大秘密有关。
宏伟壮丽的神国,在它博大的气概后面有一个悲剧的阴影。那是一个必然验证的预言,一个正在慢慢来临的结局,一个众神和全部世界的最后命运。这个命运称为雷加鲁克,代表着众神和一切生灵的末日。
在亚萨园中,只有全能的智者奥丁和他能预卜未来的妻子芙莉格知道悲剧性的雷加鲁克的存在和来临。除了他们之外,智慧巨人密密尔因为长年喝着知识和智慧的泉水而得以洞悉。
但是,不管是神祗还是巨人,预言从来都是受到禁忌的。在那个时候,奥丁、芙莉格和密密尔都不能告诉众神或其他生灵任何有关雷加鲁克的事情。同时,他们也为雷加鲁克的存在和逐步降临,感到无比的忧虑。
芙莉格于是变得非常沉默寡言,镇日坐在纺车前纺织神秘的金线。
众神之主奥丁也时刻担忧着雷加鲁克的降临,因为他知道以他的天庭之威,再加上众神的力量,也不足以和这样的一种命运进行抵抗;他仅仅能做的,只是尽一切力量推迟它的最终到来。
为了世界上所有善良的生灵,奥丁付出了最大的努力和牺牲,以求达到这一目的。奥丁不遗余力地致力于增强自身的力量,尤其是自己的智慧和洞察力。在老巨人看守的密密尔泉边,奥丁牺牲了自己的右眼以期增加知识和智慧;同时,他又修造了宏伟壮丽的瓦尔哈尔宫,让他的侍女华尔克莱们去人间战场选择来最勇敢的死亡战士,日日进行艰苦的训练。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有朝一日当雷加鲁克最后到来时,他们可以帮助众神同众神和人类的敌人、毁灭世界的恶魔们进行殊死的决战。
在追求知识、智慧和洞察力的过程中,奥丁不断地牺牲自己;因为真正有力量的知识,通常都是要以牺牲去换取的。
有一次,通过一个神秘的预示,奥丁用长矛把自己刺伤,然后又倒挂在一棵树上。他在树上这样一直吊了九天九夜,没有喝上一口蜜酒,也没有吃到一片面包。
第九天,奥丁向下一看,惊喜地高叫起来。他在树下发现了神奇的卢尼文字。但这一声高叫,使他从树上重重地摔了下来。
奥丁在树上倒悬九昼夜的牺牲赢得了威力强大的卢尼文字。此后,他的外祖父、女巨人培丝特拉的父亲又教给了他九首富有神力的歌曲,并同时赐给他喝一种有魔力的蜜酒。这样,奥丁就能够用卢尼文字的歌曲唱出咒语,而这种咒语,则几乎是无所不能的。后来,奥丁又把这种法术教给了亚萨神们和人类中的英雄。
奥丁说:

第二天清晨,太阳升起时,他们来到一个伸入大海的半岛附近,抛了
锚,准备休息。这里是珀布律喀亚王国,野蛮的国王阿密科斯在海岬旁有许
多畜栏和房屋。阿密科斯生性好斗,他规定外乡人必须和他进行拳击比赛,
并要取胜,否则不许离开他的王国。为此,许多人的性命断送在他的手里。
阿耳戈英雄刚上岸,他就朝他们走去,用挑衅的口吻嚷道:“听着,你们这
群海上的流浪者:外乡人如果不和我赛拳并战胜我,就不许离开我的王国。
你们赶快挑选一个最有本事的人前来跟我比赛,否则我就要叫你们完蛋!”
在阿耳戈的英雄中,有一个希腊最杰出的拳击手,名叫波吕丢刻斯,
他是勒达的儿子。
一听国王的挑战,他被激怒了,跳上前去叫道:“你别吓唬人,碰上我
算你找对了人,”珀布律喀亚国王上下打量着这个勇士,眼珠子骨碌碌地转
动着。可波吕丢刻斯微微一笑,显得十分镇静。他伸出双手,试着挥动了一
阵,看看它们是否因为长久掌舵而变得不灵活了。当英雄们离开大船时,双
方早已面对面地站好位置。国王的一个奴仆朝他们丢下两副赛拳的皮套。
“随你挑吧,看哪一双适合你的手。”阿密科斯说,“我用不了多久就能
结果你!你马上就会亲身体验到我是一个最好的鞣革匠。”
波吕丢刻斯仍然默默地微笑着,拿起就近的一副手套,转过身来,让
朋友们套紧在双手上。珀布律喀亚国王也同样这样做了。拳击开始了。国王
朝希腊人奋力冲过来,连连出击,使波吕丢刻斯没有喘息和还手的机会。波
吕丢刻斯总是巧妙地躲过他的攻击,不让他的重拳落到身上。不一会,他就
发现了对手的弱点,于是伺机给他挥去重重的几拳。国王这才领略到对方的
厉害。双方你一拳,我一拳,咬牙切齿地格斗起来,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
才站开来休息一下,深深吸口气,擦去满头大汗。当他们重新交手的时候,
阿密科斯一拳朝对方脑袋击去,不料打空,只打中对方的肩膀。波吕丢刻斯
却乘机挥拳击中国王的耳根,国王痛得跪倒在地上。
阿耳戈英雄们齐声欢呼。可是珀布律喀亚人急忙过来帮助国王。他们
挥舞棒棍和长矛,朝波吕丢刻斯冲了过来。阿耳戈英雄们也拔刀迎战,护住
了自己的朋友。一场血战后,珀布律喀亚人抵挡不住,被迫逃走,躲进城中,
不敢出来。英雄们涌入畜栏,抓到许多牲口,得到了丰富的战利品。夜晚,
他们就留在岸上,包扎伤口,向神衹献祭,通宵欢乐地畅饮美酒。他们还从
桂树上折下树枝,编成花冠戴在头上。俄耳甫斯弹着琴,大家唱着赞美歌。
当他们一起歌颂波吕丢刻斯,宙斯的儿子,取得的胜利时,静静的海岸似乎
也在高兴地侧耳倾听。

赫拉克勒斯受到诸神的珍贵馈赠,心中感激不尽。不久,他找到报答
机会。原来大地女神该亚为天神乌拉诺斯生下一群巨人,这些怪物面目狰狞,
杂乱的长须,长发,身后拖着一条带鳞的龙尾巴,这就成了他们的脚。母亲
唆使他们反对宙斯,因为宙斯成了世界的新主宰,把该亚从前生下的一群儿
子,即提坦巨人们全都打入了地狱塔耳塔洛斯。几年后,他们冲破了地狱,
在帖撒利的田野上冒出来。一看到他们,星星变色,连阿波罗都掉转了太阳
车的方向。
“去吧,孩子们,为我,为往昔的神衹之子去报仇。”大地之母对他们说,
“秃鹰在啄食普罗米修斯的肝脏;提堤俄斯也受到惩罚,宙斯用闪电击中了
他,他躺在地上,两只大雕在啄他的肝脏!阿特拉斯被判处肩扛苍天;提坦
巨人被铁链锁住受尽折磨,去吧,去报仇,去拯救他们!你们应该用我的肢
体——高高的山峰作为阶梯和武器!登上星光照耀的城堡!
阿耳克尤纳宇斯,你去夺下暴君手中的权杖和闪电!恩刻拉多斯,你
去征服海洋,将波塞冬赶走!律杜斯去夺下太阳神手里的缰绳,珀耳菲里翁
去占领特尔斐的神殿!”巨人们听到命令,大声欢呼,好像已经取得了胜利
似的。他们纷纷登上了帖撒利山,准备从那里向天空发起冲击。
同时,神衹的使者彩虹女神伊里斯,连忙召集诸位天神、水神以及地
府里的命运女神,让他们一起前来,共同商量对付的办法。冥后珀耳塞福涅
离开了她的冥府;她的丈夫,即沉默的死者的国王也骑着畏光的骏马爬上金
光闪闪的奥林匹斯圣山。如同一座被包围的城市的居民们从四面八方涌来卫
城一样,神衹们集合在奥林匹斯圣山上。
“诸位神衹,”宙斯对他们说,“你们看看,大地之母如何起劲并又恶毒
地反对我们。
大家起来进行战斗吧!她给我们派来多少个儿子,我们就要给她送回
多少具尸体!”
当万神之父刚把话讲完,天空中就响起阵阵雷鸣。地下的该亚在下面
掀起猛烈的地震,作为回报。大自然又像造物时一样陷于一片混乱。巨人们
拔掉一座又一座高山,使帖撒利的俄萨山、佩利翁山、俄塔山、阿托斯山全
部堆砌起来,然后,用赫贝罗斯的一半源泉冲走罗杜泼山。巨人们以山作梯
一步步地朝着神衹的住地爬上去,手里拿着燃烧的栎木大棒和巨大的石块,
像风暴一样向奥林匹斯冲击。神衹们得到一则神谕,如果没有一名凡人参与
战斗,那么神衹们就杀不死前来侵犯的巨人。该亚听到这消息,急忙寻找一
种方法,以保证自己的儿子们不受凡人的伤害。这需要一种药草。然而,宙
斯却抢先一步,他不让朝霞、月亮和太阳露出光芒。当该亚在黑暗中到处寻
找药草时,宙斯却把药草收割起来。他请雅典娜将药草交给自己的儿子赫拉
克勒斯,并要求他前来参战。
奥林匹林斯圣山上燃起熊熊的战火。战神阿瑞斯端端正正地坐在战车
上,车前的骏马高声嘶鸣。他驾着马车朝着密集的敌人冲了过去。阿瑞斯手
执闪闪发光的金盾,照耀得比火焰还要明亮。他的战盔上的羽毛在风中呼呼
作响。他一枪刺穿了蛇足巨人珀洛罗斯,又驾着战车碾过他的肢体。但直到
这巨人看到凡人赫拉克勒斯爬到奥林匹斯山顶时,他才灵魂出窍而死。赫拉
克勒斯环顾战场,为自己的弓箭找到了目标:他一箭射中阿耳克尤纳宇斯,
巨人滚落下去,可是接触到大地,他又复活了。按照雅典娜的主意,赫拉克
勒斯也追了下去。他把阿耳克尤纳宇斯从地上举起。可怜的阿耳克尤纳宇斯
一离开大地就死去了。
这时,巨人珀耳菲里翁气势汹汹地朝赫拉克勒斯和赫拉猛扑过来,要
跟他们决一死战。
宙斯看着这一切,马上让巨人产生要看一看神后的念头,他刚掀开赫
拉的面纱,宙斯用炸雷击中了他。赫拉克勒斯射出一箭,使他当场毙命。巨
人的战斗行列里已奔出了眼中直喷火花的埃菲阿耳斯。
“来得正是时候,他已经成为我们射箭的靶子。”赫拉克勒斯大笑着对身
旁的阿波罗说。于是,阿波罗和这位半神一起动手,射出两箭,射中了埃菲
阿耳斯的双眼。酒神狄俄尼索斯举起酒神杖,将律杜斯打倒在地。赫淮斯托
斯单手扔出一把烧得通红的铁弹。灼热的铁弹像暴雨似的浇下,巨人刻吕提
俄斯当场倒地身亡。雅典娜则举起西西里岛,猛地朝正在逃跑的恩刻拉杜斯
砸去,把他压住了。巨人波吕波特斯被波塞冬在大海上追击,一直逃到爱琴
海的可斯岛。波塞冬即刻劈裂海岛的一角,将他埋在里面。赫耳墨斯头上戴
着地狱神普路同的战盔,杀死了希波吕托斯。另外两位巨人也被命运女神的
铁棒砸死。 其余的巨人被用雷电击毙,或被赫拉克勒斯用弓箭射死。
战斗结束,诸神称赞赫拉克勒斯的赫赫战绩。宙斯把参战的神衹称作
奥林匹斯人,这是勇敢者的称号。凡间女子为宙斯所生的两个儿子,即狄俄
尼索斯和赫拉克勒斯,也获得了这光荣的称号。

“学着去唱它们吧,儿子们, 尽管学习将会历时漫长;
而当你理解了它们的神奇, 你用它们的时候它们有用,
你需要它们的时候它们必需。”
在悲剧命运到来之前,奥丁让众神学习用卢尼字母写下的诗歌,期盼他们能从中获得智慧和力量,并且可以在最后的决战中保护自己。
而奥丁,因为知识丰富和智慧出众,因而也是人类崇拜的知识和智慧之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