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家丁举着手帕对土司老爷说,只要能给乡亲们带来水

话说很久很久以前,水神河伯和火神祝融为了争夺地位、霸权,打得天昏地暗。河伯调运了他的全部水族军队——虾兵蟹将,浩浩荡荡地要和祝融决一死战,祝融也不示弱,将他的火龙火马全部投入了决斗。
他们这一打不要紧,可就苦了黎民百姓,今天河水淹没了田地,明天又烈火冲天烧毁了房屋,人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这场战争虽然双方都损兵折将,但还是祝融打了胜仗。但祝融性情残暴,统治期间大施淫威,只准太阳值日,不准雨师出门,他要让水族永世不得翻身。这一下,大地被烤得裂了缝,人们没有水,无法耕田种地。农夫们望着天盼啊盼……
再说人间有一户人家,只有姊妹两人——姐姐彩霞和妹妹彩虹。她俩从小就失去了双亲,是乡亲们把她们扶养成人的。她们看到由于干旱而无法耕种,决心去找水,让大家能种田活命。姐妹俩想到了善良而又乐于助人的彩云姑姑,决心请她指点找水之路。乡亲们听说彩霞和彩虹要为大家找水,都十分感动,特地为她们赶缝了百家衣,含着热泪送她俩上路。
姐妹俩翻过了九十九座山,趟过了九十九条河,到了三百三十三里外的彩云山,见到了彩云姑姑,姐妹俩说明来意,请她帮忙找水,彩云姑姑对她俩说:要解除人间疾苦找到水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光有一颗善良的心和美好的愿望是不够的,还必须机智勇敢,不怕吃苦。彩霞和彩虹含着泪,斩钉截铁地对姑姑说:只要能给乡亲们带来水,再苦再累我们也不怕。彩云姑姑,人间到底为什么会没有水呢,这水又到哪里去了呢?
是这样的彩云姑姑说:这事说来话长。天上有一条天河,河边有一架水车,人间的水就是从那里来的。那架水车由一个水车神掌管着,但火神和水神的战争要了他的命。由于祝融怕水族的势力增大,便不准水族成员担任此职。但那些火龙火马又不能管理水,所以到现在水车还是停在那里不转,人间也就始终没有水。你们凡人想得到水,却连天河也难接近,因为火龙火马怕人间有水后,水族会发展壮大而极力阻止,虾兵蟹将则为了尽力使本族成员担任此职,也要袭击你们。
如果你们在经过火阵冰河时感到了害怕,那就会被烧死在火海里,冻死在冰河中。而且你们一旦接触到天车,那就永远也不能离开一步,也就再也见不到养育你们的大地和众乡亲,你们将永远失去欢乐、抚爱。因此,我劝你们还是放弃这个念头,留在我这儿吧。你们看,这里的景色是多么迷人啊!况且吃的、穿的都不用你们担忧,你们还可以常回去看望父老乡亲,并带点吃的、穿的回去,接济接济他们。
彩霞和彩虹姐妹俩流着泪,异口同声地说:谢谢彩云姑姑的好意,但是我们不想坐享安逸而看着乡亲们流离失所。如果你真心为了我们好的话,就请给我们指点一下求水之路,我们只要水,为了水,我们什么样的困难也不怕。难道你们真的不怕?过冰河和火阵可不是闹着玩的。姐妹俩擦干了眼泪坚定地说:姑姑,我们是穿了百家衣出来的,带着乡亲们的殷切期望,绝不能辜负了乡亲们的重托,只有做到无愧于生我们养我们的土地,才可以报答乡亲们的养育之恩。因此,我们一定要找到水。那怕是上刀山下火海也绝不后悔。彩云姑姑被她们这种精神感动了。她拉着两姐妹的手,激动地说:好姑娘,我来告诉你们找水的路,沿着这条路一直向前走就可看见祝融的宫殿,再里面是水族的乐园,最里面才是天河,天车就在天河边!
彩霞和彩虹在彩云姑姑的指点下,凭着坚强的毅力,机智勇敢地闯过了火王宫,游过了水族府。她们都被烧得皮开肉绽,冻得浑身发紫。但是,当他们一看到身上的百家衣,一想到乡亲们的期望,就觉得浑身都是力量。最后,她们来到了天河边,看到高大的天车果然静静地躺在天河边,而人间却是天干地旱,大地被烤得发白,乡亲们都眼巴巴地看着天。
她们一想到乡亲们就忍不住流下了热泪,心中暗想:乡亲们,你们没有白养大我们,今天报答你们恩情的机会终于到了。想到这里,她们再也顾不得许多了,便一起跨上天车,踩动起来,于是清凉的水便从天上源源不断地流向人间大地,流向每—条大河小溪。乡亲们欢呼着,跳跃着,人们又能耕种田地,收获粮食,而不再挨饿了。
再说祝融在获胜之后,天天摆宴庆贺胜利。但是这天,火龙前来向他报告了人间有水的消息,他大发雷霆,便命令太阳加倍地放射出光和热,把大地上的水重新收回到天河中,不让人间有水。所以每到夏天,太阳就特别毒辣,虽然彩霞和彩虹姐妹俩拼命踩车,但还是入不抵出,所以夏天的河水特别浅,但这些水是从天河里来的,所以又特别清凉。
彩霞和彩虹姐俩为了使乡亲们过上幸福的日子,自己却变成了两颗美丽的星星,这就是天河南端的踏车星。她们总是兢兢业业地踏着车,踩一脚就闪一下,一闪又一闪,从不停息。一直从远古到今天,人间也就从未断过水。

那家丁举着手帕对土司老爷说,只要能给乡亲们带来水。从前,在壮乡有个聪明美丽的姑娘,名叫达汪。她心灵手巧,绣出的花、鸟都像真的一样。
有一次她绣麻雀,还有一只眼睛没有绣好,一不小心绣花针扎破了小手指头,一滴血恰好滴在了要绣眼睛的地方。突然,奇怪的现象出现了,那麻雀的眼珠骨碌碌地转了起来。
开始,她还以为是自己的眼睛花了,用袖子擦了擦再看,那圆眼睛带着血丝,眼皮还在一张一合呢!不一会儿,那麻雀竟在绣花巾上扑打着翅膀,飞走了。
看到这些,达汪姑娘不禁懊恼起来,心想:刚才应该把那只麻雀留住,养起来也是个伴,一个人在家织呀绣呀的,太孤单了。
从此以后,达汪姑娘每天绣花时,总觉得那红眼睛的麻雀在窗外啾啾地叫,但她一走到窗口,又不见了。有一次,她正在绣一朵大红花,那麻雀又在窗口啾啾鸣叫,她赶忙出去抓,那麻雀和她捉起迷藏来。你用手抓它,它跳上树;你用石子打它,它又钻进树丛。达汪就这样又抓又撵,不知不觉来到一座大院子的旁边,只见那麻雀扑打一下翅膀,飞到高墙里去了。
达汪姑娘觉得可惜极了,正想转身往回走,忽听见高墙里弓弦一响,传出了啾啾,吱吱的哀鸣声。接着,有个东西掉到了她的跟前,哧扑哧扑直跳,那正是她刚才要抓的那只麻雀。她忙用手捧起来一看,哎,脖颈受了箭伤。达汪马上掏出白手帕为麻雀包扎伤口。
这时,那大院的后门开了,有人?a
href=”
target=’_blank’>汉鹊溃?ldquo;那是什么人?敢拾我家老爷射下的麻雀!说着有两个人跑了过来。
达汪一看,原来是土司老爷家的两个家丁,她赶紧用白手帕把麻雀包了起来。那两个家丁来到她跟前问:你手帕里包的是什么东西?是不是麻雀?姑娘急了,吞吞吐吐地说:没……没什么……东西。边说边把白手帕藏到了身后。这只麻雀可能是太疼了,便在手帕中挣扎了起来。这一动,被那个眼尖的家丁看到了,他说:没有东西为什么手帕会动?说着,就把手帕抢了过去。
恰巧这时土司老爷也跨出了后门,他说:找到我射下的麻雀了吗?抢白手帕的家丁马上跑过去跪下,双手把白手帕献了上去,对土司说:是这位姑娘拾到了。
土司老爷打量一下姑娘,只见姑娘的脸色由红变白,直冒虚汗,好像还在微微发抖。便打开了白手帕。可是哪里有什么麻雀,只见白手帕上绣着一只麻雀。土司老爷大怒,把手帕向家丁的脸上扔去,大骂道:蠢笨的奴才,竟敢跟老爷开玩笑!我要的是真麻雀,谁要这绣的麻雀。
那家丁急忙拾起白手帕一看,可不,手帕上真是绣的麻雀。
那家丁举着手帕对土司老爷说:老爷请仔细看,这手帕上的血迹还没干呢,一定是这姑娘把麻雀放跑了。
达汪姑娘刚松过一口气来,听家丁这么一说,把手帕拿过来一看,真奇怪,她什么时候绣下了这只麻雀呢?忽然她记起以前绣了那只麻雀,染上自己的血飞走了的事,便接着说:老爷,这是我的手刚才在这里被芭芒刺伤出的血,我拿手帕来包扎,不想这手帕被这位大爷抢去了。
土司老爷为了讨好姑娘,便瞪了家丁一眼,又不怀好意地对姑娘一笑。达汪姑娘一看不好,就低着头跑回家去了。
达汪跑到家,关上门掏出手帕,那上面绣着的麻雀突然又活了起来,扑扑地展开翅膀飞了起来。飞到屋檐上,它回头对达汪不住地点头。姑娘把手一招,麻雀又飞回到达汪姑娘的面前。姑娘把衣兜一张开,麻雀飞进了她的兜里。姑娘疼爱地抚摸着小麻雀,生怕它再飞走。
那土司自从见了达汪姑娘,心中就起了邪念,要讨她做姨太太,但达汪誓死不从。土司贼心不死,继续纠缠。这年正赶上大旱,土司便对她说:要么你就做我的姨太太,要么就去做童女去求雨。这童女可是不好当的,在祭神前要斋戒,祭神期间不许吃饭,不准喝水。但达汪情愿受罪,也不做土司的姨太太。
旱天的太阳像一团火笼罩着大地,童男童女跪在祭坛前,不一会儿,那童男就渴得昏死了过去。但达汪一心想着求雨,给禾苗解渴,使老百姓有好收成,心中便涌出一丝丝甜蜜蜜的水来润湿喉咙。所以她一直能坚持下去。
夜晚,祭坛点着的香火引来了鸟群,它们是来吃供品的,达汪看到鸟们都快饿死了,就让它们去吃供品。众鸟刚吃完,群兽又来了。达汪又把剩下的供品都给了野兽们。
第二天,人们发现供品没有了,便禀报了土司,土司老爷说:这一定是让陪祭的人偷吃了。达汪不承认自己偷吃了供品,土司就说:那就剖开肚皮看看嘛。不过,要是你答应做我的姨太太,剖肚皮的事就可以免了。
但达汪宁可被剖开肚皮,也不愿做土司老爷的姨太太。人们都跪下来为达汪求请,但残忍的土司老爷根本不理。
达汪的肚皮被刀子剖开了,看看肚子,肚子是干瘪的,看看胃,胃里什么也没有。这时,达汪睁着眼睛说:我达汪清清白白,你诬陷好人不会有好下场。
突然,老天爷发起了脾气。霎时飞沙走石,狂风暴雨,等风定雨收之后,达汪的尸体不见了。原来鸟儿们看达汪的心像泉水般清,如鲜花般美,这肮脏的大地不配埋葬她,便把她葬到月亮上去了。

图片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