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忒修斯到了雅典,首先火焰焚烧了所有被阿喀琉斯杀死的士兵的尸体

忒修斯到了雅典,可是并没有得所期望的平静和快乐。市民互不信任,
城市一片混乱。
他父亲埃勾斯的王宫也笼罩在魔影里。自从美狄亚离开了科任托斯,
和绝望了的伊阿宋分手后,也来到了雅典,并且骗取了国王埃勾斯的宠爱。
美狄亚答应用魔药让国王恢复青春,所以两人同居度日。美狄亚精通魔法,
知道忒修斯到了雅典。她生怕被忒修斯赶出王宫,便劝说埃勾斯,把进宫的
那位外乡人在进餐时用毒药把他毒死,她说他是个危险的奸细。埃勾斯根本
不认识自己的儿子。他看到城市市民相互争斗,以为是外乡人在捣鬼,因此
猜疑一切新来的人。
忒修斯进宫来用早餐,他非常高兴能让父亲辨认一下面前的人到底是
谁。装有毒药的酒杯已经端到面前了,美狄亚焦急地等待着年轻人喝酒。但
忒修斯却把酒杯推到一旁,他渴望在父亲面前显示一下当年的信物。他装作
要切肉,抽出从前父亲压在岩石下的宝剑,想引起父亲的注意。埃勾斯一看
到这熟悉的宝剑,立即扔掉忒修斯面前的酒杯。他对忒修斯询问了几句,确
信面前的青年就是他从命运女神那里祈求得来的儿子。他张开双臂,拥抱儿
子,并把他向周围的人作了介绍。忒修斯也把旅途上的险遇说给他们听。雅
典人热烈地欢迎这位年轻的英雄,诡计多端的美狄亚被国王驱逐出境,她逃
到故乡科尔喀斯。那时候他父亲埃厄忒斯的王位已被他的弟弟篡夺,美狄亚
跟父亲取得了谅解,用魔法帮助父亲重新登上了王位。

当逃亡的特洛伊人在敌人的追击下来到斯卡曼德洛斯河时,他们分成
两部分。一部分人朝着特洛伊城的方向逃去,这里是赫克托耳昨天取得胜利
的地方。赫拉降下一片浓雾,阻止他们继续逃跑。另一部分人跃入湍急的河
水。他们犹如飞蝗一般在河里挣扎,整条河流拥挤着战马和士兵。这时阿喀
琉斯把长矛靠在岸旁的一棵柽柳树旁,只是挥舞着宝剑,追杀特洛伊人。一
会儿,河水被鲜血染红了。他像一头巨大的海豚一样,在河湾里横冲直撞,
吞食所有被它遇上的小鱼。他的双手因砍杀过多而麻木时,还活抓了十二个
没有淹死的年轻的士兵。这些人将被用来献祭给他的朋友帕特洛克罗斯。
阿喀琉斯又一次冲到河里去的时候,普里阿摩斯的儿子吕卡翁正好从
水里浮上来。阿喀琉斯看到他,不由得愣了一下。从前在一次夜袭普里阿摩
斯的果林时,吕卡翁被阿喀琉斯捉住。他被送到雷姆诺斯岛,卖给国王奥宇
纳奥斯为奴。后来,他又被卖给印布洛斯岛的国王厄厄提翁。厄厄提翁把他
带回阿里斯柏城。吕卡翁在这里生活了一段时间,后来乘人不备逃走了,只
身回到特洛伊城。他摆脱奴役生活才十二天,现在又第二次落在阿喀琉斯的
手里。 阿喀琉斯看到他时,疑虑地自言自语:“真是奇迹呀!我把他卖身为奴,
他又在这里出现了。那些被我杀死的特洛伊人一定也会从黑暗的地府里爬回
来的。好吧,让他尝尝我的滋味!”阿喀琉斯还没有动手的时候,吕卡翁爬
过来抱住他的双膝,说:“阿喀琉斯,请可怜可怜我吧!我曾经得到过你的
保护!那时我使你得到一百头公牛,现在我愿给你三倍的赎金!我回到家乡
才十二天,受尽了长期的奴役之苦。想必宙斯仇恨我,又使我落在你的手里。
可是,请你别杀死我。我是普里阿摩斯和拉俄托厄所生的儿子,不是赫克托
耳的母亲赫卡柏所生的儿子,杀死你的朋友的人是赫克托耳。”
阿喀琉斯皱了皱眉头,用无情的口吻回答说:“你这个蠢才,别跟我提
及赎金!帕特洛克罗斯没有死之前,我愿意饶恕任何人。但现在任何人我都
不放过!这回你也得死。帕特洛克罗斯比你勇敢得多,他不是也被杀死了吗?
看着我的眼睛,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也会死在敌人的手里!”吕卡翁听到他
的话,就伸开双臂,静静地让他刺死。阿喀琉斯拖着死者的脚,把尸体扔进
湍急的水里,并且嘲笑般地叫道:“我想要看看,你们常常献祭的河流会不
会把你救活!”
他的话激怒了暴躁的河神斯卡曼德洛斯,他本是站在特洛伊人一边的。
他变成人的模样从河里冒出来,朝着阿喀琉斯大喝一声:“珀琉斯的儿子,
你丧心病狂,行为残暴,有悖人性!河里填满了死人,湍急的河水几乎不能
顺畅地流入大海了,你快点滚开!”
“你是一位神衹,我听从你的话,”阿喀琉斯回答说,“可是,只要特洛
伊人没有被赶回城里,只要我还没有跟赫克托耳较量一番,我是不会停止屠
杀特洛伊人的。”说着他朝逃跑的特洛伊人追去,把他们赶进河里。当特洛
伊人纷纷跳进河里逃命时,阿喀琉斯忘记了河神的命令,也跟着跳了下去。
河流突然愤怒地暴涨起来,河水上涌,翻起混浊的波浪,将死尸全都推上河
岸。急流猛烈地冲击着阿喀琉斯的盾牌。他摇晃着身体,紧紧地拉住河岸上
的一棵榆树,竟把树连根拔起,他攀援着树枝才回到了河岸上,然后在原野
上飞奔。河神咆哮着从后面追上来,并赶上了他。他试图抗抗巨浪的袭击,
可是河水铺天盖地涌来,把他冲倒在地上。最后这英雄只好向上天哀诉。“万
神之父宙斯呀,难道就没有一个神衹可怜我,并救我逃出凶暴的河流吗?我
的母亲骗了我,她曾经预言,我是被阿波罗的神箭射死的。但愿赫克托耳把
我杀死了,但愿强者死在强者的手上!可惜我现在却要在波涛中丧命!”
他正在悲号的时候,波塞冬和雅典娜化身为凡人来到他的身旁,握住
他的手,安慰他,因为命中注定他不会在河水中淹死。两位神衹在离开之前
救助他,雅典娜赋予他神力。他纵身一跳,跳出了波涛,又落在平地上。可
是,河神斯卡曼德洛斯仍不罢休,他卷起巨浪,并大声召唤他的兄弟西莫伊
斯。“快来,兄弟,让我们合力制服这个强人。否则,他在今天就会摧毁普
里阿摩斯的城池!来吧!帮我一把,召来山中的泉水,鼓动一切湍急的溪流,
掀起你的狂涛,将巨石冲到这里!让他的力量和铠甲不起作用!”他说完,
就咆哮着向阿喀琉斯涌来,水花、鲜血和尸体搅和在一起扑向阿喀琉斯。不
久,西莫伊斯的河流也奔涌过来,声援河神,汹涌的波涛淹没了阿喀琉斯的
头顶。 赫拉看到她的宠儿受难,惊吓得叫喊起来。她立即喊来赫淮斯托斯,
对他说:“亲爱的儿子,只有你的火焰才能与河流对抗。快去援救珀琉斯的
儿子;我自己也从海上吹来西南风,煽起熊熊的火焰,焚烧特洛伊人。同时,
你要放火燃烧河边的树木,把河水烧干!希望你不要在威吓和利诱面前后退。
只有大火才能避免这次毁灭!”赫淮斯托斯听从她的话,煽起了火焰,整个
战场燃烧起来。首先火焰焚烧了所有被阿喀琉斯杀死的士兵的尸体;然后,
火焰烘焦了原野,止住了汹涌的急流。河岸的榆树、柳树、柽柳和草丛都燃
烧起来。河中的鳗鱼和别的鱼类惊恐地翕动着鳃帮,喘息着寻求清泉。最后,
河流也成了一片火海。河神斯卡曼德洛斯呻吟着从河底钻出来说:“火神呀,
我不想和你作战,让我们休战吧!特洛伊人和阿喀琉斯的纷争跟我有什么关
系呢?”他呜呜咽咽地祈求着,而他的河水已在沸腾,如同热锅上的油一样
吱吱作响。最后,他又转身向万神之母哀求:“赫拉,你的儿子赫淮斯托斯

希腊人当天就扬帆启航,一阵顺风使他们飞快地航行在辽阔的大海上。
不久,他们来到卡律塞岛,补充生活用水。菲罗克忒忒斯在岛上发现一座倒
塌的祭坛,这是阿耳戈英雄伊阿宋在航行途中为女神帕拉斯·雅典娜
建立的。菲罗克忒忒斯是墨里波阿国王珀阿斯的儿子,也是赫拉克勒斯的战
友,他继承了赫拉克勒斯百发百中的箭术。这位虔城的英雄发现了这座祭坛
感到很高兴,他想给希腊人的保护女神献祭。正在这时,一条看守圣坛的大
蛇在英雄的脚跟上咬了一口。他受了重伤,被抬上战船,船又启航了。可是
菲罗克忒忒斯的伤口却肿了起来,疼痛难忍。同船的士兵也无法忍受化脓伤
口的恶臭,他大声叫痛的呼喊声也扰得人不得安宁。
最后,阿特柔斯的儿子们与狡黠的奥德修斯秘密商议处置的办法。因
为病人周围的士兵们的怨言传到全军,引起了全军士兵的不安。大家担心受
伤的菲罗克忒忒斯会在他们到达特洛伊前传播瘟疫,而他疼痛的叫喊声会影
响希腊人的斗志。所以他们决定把可怜的英雄遗弃在雷姆诺斯岛的荒无人烟
的海滩上。可是他们没有想到他们失掉了他就等于失掉了战无不胜的弓箭 手。
狡猾的奥德修斯被选定来执行这个任务。他把睡着的菲罗克忒忒斯装
上一条小船,划到海滩边,把他放在一座岩洞里,给他留下足够的衣服和食
物。小船只停留了片刻。等到不幸的菲罗克忒忒斯被遗弃在荒岛后,奥德修
斯驾着小船回来了。他们又继续航行,很快便追上了前面的大队战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