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个小伙子继续说到他们的船怎样遭,就是受命去向抱夏王的王后要耳环

奥丁,你赐给我手镯和项链, 教导给我学识,使我精于法术,
我看到的世界,越来越宽阔。 —《西比尔预言书》
在亚萨和华纳两大神族的众神们举行会议缔结和平的时候,众神们的意见互不相同,各种各样的主意层出不穷,会议陷入了长久而混乱的争执之中。为了中止这种无休无止的争论,尽快缔结和平,众神最后一致同意不再胡乱发表意见,代之以每位神祗都在一个陶罐里吐上一口唾液,以示信守诺言和不再浪费口舌了。关于和平的协定,即互相派人质去对方的办法很快就决定下来了,神族之间的和平会议因而也取得了圆满的成功。
神总是能够创造奇迹的。当两大神族每一位神的唾液混合在陶罐里,带着各种不同力量和智慧的神物互相作用后,一个生命竟然从这罐唾液中诞生出来了。从众神的唾液中诞生出来是一个叫做卡瓦西的男人,个子矮小,却异常聪明。或许是他身上汇集了众神的各种智慧的缘故,卡瓦西能够随时随地地解答各种困难的问题,从来也不曾被难倒过。聪明的卡瓦西尤其喜爱旅行,浪迹于天地之间的每一个地方,并在所到之处教给人们各种各样的智慧和学识。
有一天,卡瓦西来到了侏儒国,遇上了两个狡猾而好妒忌的侏儒,法牙拉和戈拉。这两个侏儒因为妒忌卡瓦西的学识和智慧,遂起了不良之心。他们对卡瓦西谎称有要事和他密谈,把他骗到了侏儒的住处、一个阴森幽静的岩石洞穴里。在那里,两个侏儒狠心地谋杀了聪明的卡瓦西,并让他的鲜血全部流在了两个陶罐里。接着,两个侏儒又用一罐蜂蜜和卡瓦西的两罐鲜血混合在一起,在一个大锅中酿出了一种蜜酒。从众神的唾液中诞生的卡瓦西,他的鲜血也充满了神奇的力量。两个侏儒酿造的这种蜜酒,是一种神奇的灵物,任何人只要喝上一口,不仅能变得聪明,而且马上就能成为一个吟唱诗人,出口成章。
侏儒们在造出这种灵酒后,把它分别装在三个罐子里,珍藏起来。同时他们又四出造谣,声称卡瓦西是一种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典型人物,肯定会在什么地方自取灭亡的,等等,以混淆视听。
此后不久,这两个侏儒欲出海办事,邀请一个名叫吉灵的的巨人为他们摇船。巨人吉灵把妻子留在岸上,就同两个侏儒一起出发了。在出海途中,也许是这个巨人于无意中得罪了侏儒,回程的时候侏儒们竟有意地把小船撞向一堆礁石,弄翻了小船。这样,不识水性的巨人就被不明不白地淹死在大海里了。
凶恶的侏儒却装得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的样子,翻过小船,大模大样地回到了岸上。但是,当吉灵的妻子知道她的丈夫已被淹死在大海里的噩耗时,却不禁放声大哭。她的悲伤绵延不绝,她的哭声也悲天凄地,一发而不可收拾。法牙拉和戈拉两个侏儒听着这种大声的哭泣感到非常的不耐烦,于是他们哄骗巨人的妻子到海边去祭奠她的丈夫,在她经过一座大拱门的时候,其中的一个侏儒狠毒地从拱门上推下一块巨石,把她砸死了。
被侏儒谋害的巨人夫妻生有一个名为苏特顿的儿子,是在约顿海姆很有力量和威望的巨人。当两个侏儒无故谋害他父母的消息传到巨人国以后,苏特顿异常愤怒地来到了侏儒国,从岩石洞穴里生擒了这两个心狠手辣的东西,然后把他们带到了大海上。苏特顿把这两个侏儒绑在了一个恶浪涛天的礁石岛上,意欲让这两个杀害其父母的凶手受尽恶浪冲击的折磨而死去。这时候,两个侏儒惊恐万状地恳求苏特顿饶过他们性命,他们愿意将酿造出来的三罐灵酒全部送给苏特顿。巨人早已隐约有所耳闻这种神奇的灵酒,因而也就同意了侏儒的换命条件。
巨人苏特顿把三罐灵酒带回家后,视为无上之宝,专门在一个叫做尼特堡的山崖里造了一个石窟,将灵酒藏在其中。由于外面关于灵酒一事已有传闻,为防不测,苏特顿又派他的女儿庚莱特住在山崖的石窟里,日夜守护着灵酒。巨人尤其生性吝啬,无论是神祗、精灵、巨人还是侏儒,谁都无缘沾上过一滴灵酒。
关于灵酒的事情,自然早已被神通广大的亚萨神们得知了。一直都在热切地追求知识和智慧的众神之主奥丁自然也不会坐视神奇的灵酒就这样被封闭在尼特堡的石窟之中。有一天,奥丁从百忙之中腾出空闲,起身往巨人国尼特堡的方向出发了。
当奥丁来到约顿海姆,距尼特堡不远的一个庄园里的时候,他看到有九个仆役正在用大弯镰刀割草,因为镰刀很钝,所以仆役们割得非常吃力。奥丁见状上前说,他有一块非常有用的磨石,可以帮他们把镰刀磨得风快,这样他们割草就不会如此吃力了。然后奥丁从腰带上解下一块磨石来,把九把镰刀都磨得非常锋利。
九个仆役看到这块磨石果真非常有用,遂人人都想把它据为己有。他们争先恐后地要向奥丁买下这块磨石,并且互相之间立刻争吵起来。奥丁装作胆小的样子,扬手把磨石抛到空中,声言谁抢到就归谁。愚蠢的仆役们为了得到这块磨石,打斗成了一团,一场混乱的战斗后,他们互相之间用刚刚磨快的镰刀割断了头颈。当然这也说不定奥丁在暗中使用了什么法道,使他们正好互相之间割断了头颈,而且死得一个也不剩。
傍晚的时候,奥丁来到了这个庄园的主人家中,以求借宿。这家庄园的主人是一个叫做保吉的巨人,正是巨人苏特顿的兄弟,在这一带是个小地主的角色。他此刻愁眉苦脸地对前来投宿的客人说,他的九个糊涂的仆役今天莫名其妙地互相割断了脖子,而现在正好是割草的季节,一下子又找不到其他的仆役,他为此感到非常焦急。
奥丁顶着一个假名假姓,向庄园主建议说,他倒是干活的一个好手,可以一个人干完九个人的活,但是干活的酬劳却必须是要保吉从他兄弟苏特顿那里要一口灵酒喝。保吉有点为难地说,灵酒是苏特顿的命根子,他也不能肯定到时候能否要到。不过他承诺说,如果奥丁真的能够帮他做完九个人的活的话,他到时候一定想尽一切办法让奥丁喝上一口灵酒。
整个夏天,奥丁成了一个最能干的农夫,他非常卖力地做着原来需要九个人才能做成的农活,巨人保吉对他所干的农活也非常满意。冬天到来的时候,保吉带着奥丁来到了苏特顿的住处,百般恳求他兄弟给这个勤劳能干的农夫一口灵酒喝。但是,吝啬的苏特顿断然拒绝了保吉的请求,连半滴灵酒也不肯拿出来。
退出苏特顿的住处后,保吉为了酬谢奥丁,决定帮助他盗取灵酒。于是,两人带着钻子,由保吉带路,来到了藏着灵酒的尼特堡的山崖旁。在奥丁的鼓动下,保吉用钻子在山崖上钻了一个深洞,一直通往藏灵酒的石窟。当保吉钻通石壁后,奥丁变成了一条蛇,钻了进去。在山崖旁的保吉在钻通石壁后虽然开始后悔,但也无可奈何,一声不吭地回家去了。

菲纽斯充满感激之情,依依不舍地同他们告别。阿耳戈的英雄们又踏
上了新的冒险旅途。起初,因海上刮起了西北风,接连十天他们无法航行,
直到向所有的十二名神衹祭献和虔诚地祈祷后,才得到保佑,重新加速航行。
不一会,他们听到远方传来雷鸣般的巨响,这是附近海面上浮动的两座巨大
的撞岩互相撞击发出的轰响,伴和着海岸上的巨大的回音和海浪的呼啸声。
提费斯在舵旁细心观察,把稳船舵。年轻的奥宇弗莫斯从船舱里站起来,手
上托着一只鸽子。菲纽斯曾经预言,如果鸽子能够无所畏惧地从两座撞岩间
飞过,那么他们就可以放心地前进。两座巨岩刚刚分开的时候,奥宇弗莫斯
急忙放出鸽子。大家满怀期待地注视着。鸽子正飞过去,两座巨岩又开始互
相靠近。海水在海峡中掀起巨浪,海空都在咆哮,两座漂浮的巨岩快要靠在
一起了,只给鸽子留下一线飞越的空间。鸽子扇动翅膀,终于安全地飞了过
去,撞合的岩石夹掉了鸽子的尾羽。于是,提费斯高声地鼓励划桨的英雄乘
巨岩分开之机奋勇划去。海水把船一下吸了进去,船随着水流向前。灾难威
胁着他们。一阵巨浪排山倒海似的席卷而来,英雄们不禁倒抽一口气,急忙
埋下头来。提费斯镇定自如,下令停止摇桨。巨浪翻滚着冲入船底,把船高
高托起,高过了正在合拢的巨岩。现在,他们齐心协力,拚命划桨,船桨都
弯似弓了。突然,漩涡又把船扯进悬岩中间,岩石差点擦到船身。要不是雅
典娜暗中悄悄地推了一把,他们的船就会被撞得粉碎。不过,撞合的岩石还
是夹住了船尾的几块木板。木板被压成碎片掉进海里,瞬间就被冲走了,消
失得无影无踪。
当他们重新见到蓝天和空旷的大海时,才轻松地舒了一口气。他们真
觉得自己像是从地狱里逃出来似的。
“这不是由于我们的力量才取得成功的!”提费斯大声说,“是雅典娜助
了我们一臂之力。现在我们再也用不着害怕了,因为根据菲纽斯的预言,我
们以后碰到的其他险阻都能轻松地闯过!”但伊阿宋却悲伤地摇了摇头说:
“善良的提费斯啊,当珀利阿斯说服我担负此任时,这倒使神衹们为难了。
其实我倒愿意当时被他剁成碎块!现在我日日夜夜为你们的生命担忧。我能
够使你们免除危险,带领你们平安地回到家乡吗?”
伊阿宋说这话,只是试试他的同伴们的心。但他们都热烈地向他欢呼,
要求继续前进。
他们又精神饱满地继续航行,终于来到忒耳莫冬河的入海口。这条河
同世界上其他河流都不同,它发源于深山之中的一处泉水,流了一段后分成
九十六条支流,奔流入海。亚马孙人就住在一条最宽的河流入海处。这个民
族全是妇女,是战神阿瑞斯的后裔,生性好战。阿耳戈英雄们如果从这里登
陆,那么毫无疑问跟亚马孙妇女们会有一场血战,因为她们能与善战的英雄
们匹敌。她们不是住在城里,而是分成许多部落,散居在乡村。
一阵西风吹来,使船改变了航向,阿耳戈英雄们避开了好战的亚马孙
女人。经过一天一夜的航行,如同菲纽斯预言的那样,他们到达卡律贝尔王
国。这儿的人既不务农,也不放牧,整天在荒凉的土地里采掘铁矿,以此与
邻国的人交换食品。他们在阴暗的地窖和浓密的烟雾中艰苦地劳动,过着没
有欢乐的日子。
阿耳戈英雄们到达阿瑞蒂亚,或称阿瑞岛的时候,一只鸟儿扇动翅膀
飞临大船上空,射出一根尖尖的羽毛箭,击中英雄俄琉斯的肩头。俄琉斯痛
得倒在船舱里,不能继续划桨。他的同伴们给他拔出羽毛,包扎伤口。他们
看到这样的飞箭十分奇怪。不一会儿又飞来第二只鸟。克吕蒂沃斯弯弓搭箭,
一箭射去,飞鸟应声落下,掉在船上。“看来岛屿近在眼前了!”富有航海经
验的安菲达姆斯说,“别理这些鸟儿。它们一定很多,假如我们登陆,可没
有这么多箭去射杀它们。让我们想个办法,驱逐这些好斗的飞鸟。我建议你
们都戴上插有高高羽饰的头盔,再用闪亮的长矛和盾牌装点在船上,然后大
声吼叫。鸟儿听到叫声,看到头盔上的羽毛,尖锐的长矛,闪光的盾牌,一
定会吓得飞走的。”
英雄们称赞这是一个好主意,他们全都照他的建议做了。他们再没有
看到一只鸟。当他们临近海岛,并撞击矛和盾发出一阵阵轰轰的声响时,无
数受了惊吓的鸟儿从岸上飞起,掠过船的上方,像乌云一样。阿耳戈的英雄
们用盾牌护住自己,鸟儿尖锐的羽翎飞蝗似地落下来,却无法伤害他们。这
些惊恐的可怕的鸟儿穿过大海,远远飞到对面的海岸上。阿耳戈的英雄们登
上了海岛。 在这里,他们意外地遇到了朋友和伙伴。他们上岸走了没几步,遇到
了迎面走来的四位衣衫褴褛的年轻人。其中一个匆匆向他们走来,打着招呼
说:“好心的人啊,不论你们是谁,请帮帮我们这些可怜的落难人吧,给我
们一点衣服穿,再给我们一点食物充饥!”
伊阿宋友好地答应给他们帮助,并问起他们的姓名和身世。“你们一定
听到过关于佛里克索斯的故事,他是阿塔玛斯和涅斐勒的儿子。”这个年轻
人回答说,“你们知道,他把金羊毛带到了科尔喀斯,是吗?国王埃厄忒斯
把大女儿卡尔契俄珀许配给他,我们就是他的儿子。我的名字叫阿耳戈斯,
我们的父亲佛里克索斯不久前去世了。我们根据他的遗嘱,航海去取他留在
俄耳科墨诺斯城的宝物。”
听了这话,英雄们非常高兴。伊阿宋立即认他们为堂兄弟,因为他的
祖父阿塔玛斯和克瑞透斯是亲兄弟。这几个小伙子继续说到他们的船怎样遭
到风浪而沉没,他们怎样抱着一块船板,漂流到这无人救助的岛屿。阿耳戈
英雄们把他们出海的意图告诉他们,希望他们加入他们的队伍,一起去冒险。

有一次,年轻的婆罗门乌坦卡因为从艺的师父要出门旅行去,被吩咐留守家中,在留守期间,师父的妻子叫他为她做贴身的服务,他以
“师父没有吩咐我做这样的事” 为理由,而拒绝了她。

师父的妻子为此事而怀恨在心,当乌坦卡修行期满后,恭问师父要奉上什么谢礼时,他得到一个难题,就是受命去向抱夏王的王后要耳环。乌坦卡听命去到王宫,倾其全力向王后献上许多礼物,然后极诚恳地向王后提出请求,王后倒也不留难他,很快地取下耳环来给他,并向他说:

“蛇王达克夏卡,从前也很想要这个耳环,你要小心喔!”

乌坦卡将耳环要到手后,在返回师父家的途中,因为又热又累,他跳入一个小池塘里洗个清凉澡,谁知道被一个一路跟在后头,衣衫褴褛的行乞僧人,将耳环一把抢去而逃逸无踪。乌坦卡被抢,大吃一惊,立刻在后面穷追,谁知一眨眼之间,行乞僧人变回蛇王的模样,钻入地洞里去了。这时他想起王后的叮咛,不禁垂头丧气,自怨自艾起来。因陀罗神见他如此,很同情他,就命令手中所持的武器金刚杵说:

“去帮乌坦卡的忙!”

金刚杵向地下一捣,敲出一条通往地下界的隧道,乌坦卡顺着这条隧道来到地下的巴达拉界,找到了蛇王的宫殿。

乌坦卡对蛇族大肆奉承,说尽了好话;然而就是见不着蛇王达克夏卡的踪影。正当无计可施之际,有一名男子牵着一匹马走向前来,对乌坦卡说:

“你从这匹马的屁股眼吹一口气看看!”

乌坦卡照这话去做,吹了一口气,突然从马口喷出火焰来,蛇世界立刻陷入一片火海之民,这时蛇王出现在熊熊大火之中,将抢来的耳环还给乌坦卡,这名男子将马给乌坦卡,叫他早点赶回师父家去。
就这样,乌坦卡平安地照约定的时间回到师父家,将耳环交给师父的妻子。师父很高兴地说:
“你在巴达拉界遇到的那名男子,其实是因陀罗神,马是火神亚克尼,因陀罗神有感于你为人的正直不阿,才对你施加恩惠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