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拉与阿图姆是同一个神,奥西利斯遂成了幽冥界之王

在青铜人类的时代,世界的主宰宙斯不断地听到这代人的恶行,他决
定扮作凡人降临到人间去查看。他来到地上后,发现情况比传说中的还要严
重得多。一天,快要深夜时,他走进阿耳卡狄亚国王吕卡翁的大厅里,吕卡
翁不仅待客冷淡,而且残暴成性。宙斯以神奇的先兆,表明自己是个神。人
们都跪下来向他顶礼膜拜。但吕卡翁却不以为然,嘲笑他们虔诚的祈祷。“让
我们考证一下,”他说,“看看他到底是凡人还是神衹!”于是,他暗自决定
趁着来客半夜熟睡的时候将他杀害。在这之前他首先悄悄地杀了一名人质,
这是摩罗西亚人送来的可怜人。吕卡翁让人剁下他的四肢,然后扔在滚开的
水里煮,其余部分放在火上烤,以此作为晚餐献给陌生的客人。宙斯把这一
切都看在眼里,他被激怒了,从餐桌上跳起来,唤来一团复仇的怒火,投放
在这个不仁不义的国王的宫院里。国王惊恐万分,想逃到宫外去。
可是,他发出的第一声呼喊就变成了凄厉的嚎叫;他身上的皮肤变成
粗糙多毛的皮;双臂支到地上,变成了两条前腿。从此吕卡翁成了一只嗜血
成性的恶狼。
宙斯回到奥林匹斯圣出。他与诸神商量,决定根除这一代可耻的人。
他正想用闪电惩罚整个大地,但又担心天国会被殃及,宇宙之轴会被烧毁。
于是,他放弃了这种粗暴报复的念头,放下独眼神给他炼铸的雷电锤,决定
向地下降下暴雨,用洪水灭绝人类。这时,除了南风,所有的风都被锁在埃
俄罗斯的岩洞里。南风接受了命令,扇动着湿漉漉的翅膀直扑地面。南风可
怕的脸黑得犹如锅底,胡须沉甸甸的,好像满天乌云。洪涛流自他的白发,
雾霭遮盖着前额,大水从他的胸脯涌出。南风升在空中,用手紧紧地抓住浓
云,狠狠地挤压。顿时,雷声隆隆,大雨如注。暴风雨摧残了地里的庄稼。
农民的希望破灭了,整整一年的辛劳都白费了。
宙斯的弟弟,海神波塞冬也不甘寂寞,急忙赶来帮着破坏,他把所有
的河流都召集起来,说:“你们应该掀起狂澜,吞没房屋,冲垮堤坝!”他们
都听从他的命令。波塞冬亲自上阵,手执三叉神戟,撞击大地,为洪水开路。
河水汹涌澎河,势不可挡。泛滥的洪水涌上田野,犹如狂暴的野兽,冲倒大
衬、庙宇和房屋。水势不断上涨,不久便淹没了宫殿,连教堂的塔尖也卷入
湍急的漩涡中。顷刻间,水陆莫辨,整个大地一片汪洋,无边无际。
人类面对滔滔的洪水,绝望地寻找救命的办法。有的爬上山顶,有的
驾起木船,航行在淹没的房顶上。大水一直漫过了葡萄园,船底扫过了葡萄
架。鱼儿在枝蔓间挣扎,满山遍野逃遁的野猪被浪涛吞没,淹死。一群群人
都被洪水冲走,幸免于难的人后来也饿死在光秃秃的山顶上。在福喀斯,有
一座高山的两个山峰露出水面,这就是帕耳那索斯山。普罗米修斯的儿子丢
卡利翁事先得到父亲的警告,造了一条大船。当洪水到来时,他和妻子皮拉
驾船驶往帕耳那索斯。被创造的男人和女人再也没有比他们更善良,更虔诚
的了。宙斯召唤大水淹没大地,报复了人类。他从天上俯视人间,看到千千
万万的人中只剩下一对可怜的人,漂在水面上,这对夫妇善良而信仰神衹。
宙斯平熄了怒火。他唤来北风,北风驱散了团团乌云和浓浓的雾霭,让天空
重见光明。掌管海洋的波塞冬见状也放下三叉戟,使滚滚的海涛退去,海水
驯服地退到高高的堤岸下,河水也回到了河床。树梢从深水中露了出来,树
叶上沾满污泥。群山重现,平原伸展,大地复原。
丢卡利翁看看周围,大地荒芜,一片泥泞,如同坟墓一样死寂。看着
这一切,他禁不住淌下了眼泪,对妻子皮拉说:“亲爱的,我朝远处眺望,
后不到一个活人。我们两个人是大地上仅存的人类,其他人都被洪水吞没了,
可是,我们也很难生存下去。我看到的每一朵云彩都使我惊恐。即使一切危
险都过去了,我们两个孤单的人在这荒凉的世界上,又能做什么呢?唉,要
是我的父亲普罗米修斯教会我创造人类的本领,教会我把灵魂给予泥人的技
术,那该多么好啊!”妻子听他说完,也很悲伤,两个人不禁痛哭起来。他
们没有了主意,只好来到半荒废的圣坛前跪下,向女神忒弥斯恳求说:“女
神啊,请告诉我们,该如何创造已经灭亡了的一代人类。啊,帮助沉沦的世
界再生吧!”
“离开我的圣坛,”女神的声音回答说,“戴上面纱,解开腰带,然后把
你们母亲的骸骨仍到你们的身后去!”
两个人听了这神秘的言语,十分惊讶,莫明其妙。皮拉首先打破了沉
默,说:“高贵的女神,宽恕我吧。我不得不违背你的意愿,因为我不能扔
掉母亲的遗骸,不想冒犯她的阴魂!”
但丢卡利翁的心里却豁然明朗,他顿时领悟了,于是好言抚慰妻子说:
“如果我的理解没有错,那么女神的命令并没有叫我们干不敬的事。大地是
我们仁慈的母亲,石块一定是她的骸骨。皮拉,我们应该把石块扔到身后去!”
话虽这么说,但两个人还是将信将疑,他们想不妨尝试一下。于是,
他们转过身子,蒙住头,再松开衣带,然后按照女神的命令,把石块朝身后
扔去。一种奇迹出现了:石头突然不再坚硬、松脆,而是变得柔软,巨大,
逐渐成形。人的模样开始显现出来,可是还没有完全成型,好像艺术家刚从
大理石雕凿出来的粗略的轮廓。石头上湿润的泥土变成了一块块肌肉,结实
坚硬的石头变成了骨头,石块间的纹路变成了人的脉络。奇怪的是,丢卡利
翁往后扔的石块都变成男人,而妻子皮拉扔的石头全变成了女人。直到今天,
人类并不否认他们的起源和来历。这是坚强、刻苦、勤劳的一代。
人类永远记住了他们是由什么物质造成的。

奥西利斯是地神凯布和天之女神奴特所生的长子,他成为国王之后,教会埃及人耕种土地,使他们懂得文明的好处。泽被埃及全土使得国境之内风调雨顺,岁岁平安,把人们从茹毛饮血的时代导向文明之路。奥西利斯的弟弟黑暗和沙漠之神塞特非常忌妒他,遂用计将他装入一个盒子中,流放到尼罗河中。这盒子流到了菲尼基的比布罗斯港,然后奥西利斯的妻子伊西斯带回埃及,就在看顾这盒子的期间她生下了儿子霍尔斯。
塞特发现了装有奥西利斯的盒子之后,遂将盒子碎成片片,肢解了奥西利斯的尸体,而且把尸体的碎块散到尼罗河各处。伊西斯非常的悲伤,她沿着尼罗河跑遍了全国,终于将散布在各处的肉体碎块全部收集在一起,要求葬仪之神亚奴比斯用带子将碎块包扎起来,将之做成了第一具木乃伊。伊西斯用自己的翅膀来搧尸体,和她的妹妹妮芙蒂斯合力运用法术,又让奥西利斯复活了,奥西利斯遂成了幽冥界之王。霍尔斯和叔父塞特争夺地上的王位,最后经由诸神的仲裁,霍尔斯继承了他父亲在埃及国土上的职权,而奥西利斯则成为尼罗河之神,统治阴间。
宛如这传说所叙述的一般,大家信仰的地上之王就是霍尔斯,支配着地上的一切,奥西利斯则掌管幽冥世界。
中王国时期,奥西利斯的信仰越发普遍而且势力越来越强大。这时前往埋葬着奥西利斯的圣亚比杜斯朝拜的人非常之多,为了祈求家族能在阴间获得幸福,纷纷建造了神碑或神像。
奥西利斯的故事通常在坟墓中都有所描写,奥西利斯引导着死后的王,女王或贵族的画面,或是死者捧东西送给奥西利斯的画面非常多。图里面,奥西利斯带着白冠,白冠两旁饰着两根羽毛,手里持着名叫喀喀的拂尘和笏。这些东西乃是支配者的象征,表现了幽冥界的王者尊严。
伊西斯的造型通常是头上顶着双角和太阳盘,上面还顶着伊西斯的象形文字,手上拿着象征生命的安克。有时也经常以抱着她的孩子霍尔斯的姿态出现。

拉(Ra,有时拼作Re或Rah,也称作Atum阿托姆)是古埃及赫里奥波里斯的太阳神.从第五王朝开始,他被与底比斯神阿蒙结合在一起,成为埃及神系中最重要的神.十多个世纪以来,拉一直是埃及的最高神,直到阿肯阿顿(Akhenaten,即阿蒙霍特普Amenhotep四世)的宗教改革,阿顿神以外的崇拜都受到禁止.后来,对他的崇拜与赫里沙夫结合在一起.
拉是一位自我创生的神,他由元初之水(Mehturt,八位Ogdoad所创造的土丘)或一朵荷花中诞生.他用自己的精液或分泌物创造了休,用阳器的血液创造了胡,并用泪水创造了人类。
太阳就是拉的整个身体,或者仅仅是他的眼睛.在赫里奥波里斯,他还被作为朝日神阿顿来崇拜.拉在清晨的时候叫做阿顿,而在黄昏的时候叫做阿图姆.后来他又与荷鲁斯相融合.
尽管拉与阿图姆是同一个神,阿图姆仅用于一些特殊场合.他主要是落日的象征,拉在作为休和泰夫努特的创造者时的替代体.在有些神话中,阿图姆仅指由布塔神创造的阿图姆.阿图姆是亥克的父亲.
阿图姆是九柱神之首,常被表现为黑公牛莫努尔的形象.他具有蛇,蜥蜴,甲虫,狮子,公牛和姬蜂的外形.
拉神每晚在赛特的护卫下乘船游历阴间.在这段旅程中,他以奥夫·拉或埃弗·拉的形象出现.
一次,哈托尔与拉发生争执,她一气之下离开了埃及.拉很快开始想念哈托尔,然而哈托尔把自己变成了一只猫,并攻击所有靠近她的神和人.最终,在图特神的说服下,哈托尔才回到埃及.
埃蒙-拉的身份,同宙斯和朱庇特一起受到希腊人和罗马人的认同.希腊人甚至赋予了底比斯”帝奥斯波里斯”–“宙斯之城”的名字.埃蒙-拉有时具有凤凰的形象.

拉的象征是一轮金色的圆盘,或是一个中间带有一个点的圆圈的符号.

休是埃及神话中的风神,九柱神之一。他是阿图姆创造出来的。他与自己的姐妹泰芙努特结婚生努特和盖布。他站在自己的儿子–大地之神盖布身上,双手举着女儿努特–天空之神,将他们分开。
在艺术作品中,休通常被描绘为一位头顶插着鸵鸟毛的男性。 ————
泰芙努特是埃及神话中的雨水之神,生育之神,九柱神之一.她是拉用自己的精液或分泌物创造出来的.她与自己的兄弟休结婚,生盖布和努特.

有一次,泰芙努特与休发生了争执,她一气之下离开了埃及.休很快开始想念泰芙努特,但是她变成了一只猫,攻击一切靠近她的男人和男神.最后,图特神在乔装之下终于说服了她返回埃及.

盖布是古埃及的大地之神与生育之神,休与泰芙努特的儿子,九柱神之一。古埃及的这一信仰与世界的其他地区有所不同。在其他的神话中,大地之神往往表现为女神。盖布的形象为鹅头人身,身体呈绿色或黑色。盖布关押着邪恶的人的灵魂,使他们无法进入天堂。
盖布与努特结婚生了欧西里斯、艾西斯、赛特和奈芙蒂斯。 ————
努特是埃及神话中的天空之神.向较于其他神话中常以男性形象出现的天神,努特是一位女神.努特是休与泰芙努特的女儿,九柱神之一.
太阳神拉每晚日落后进入她的口中,第二天早晨又从她的阴门中重生.她同时也如此吞咽和再生着
星辰.
努特同时也是死亡女神,大多数石棺的内壁上都绘有她的形象.法老死后会进入她的身体,不久后便会重生.
在艺术作品中,努特的形象是一位被休支撑着,以星辰遮身的裸体女性;在她.
努特与盖布结婚,生欧西里斯,艾西斯,赛特和奈芙蒂斯. ————
欧西里斯是埃及神话中的冥王,九柱神之一,是古埃及最重要的神祗之一.他是一位反复重生的神.他最终被埋在阿比多斯城,是那里的守护神.

欧西里斯是大地之神盖布与天神努特的儿子.在埃及,欧西里斯是掌管阴间的神,同时也是生育之神和农业之神.他与妻子艾西斯生了荷鲁斯.根据死亡之书,他的长子叫做贝卜.后来,他被同赛克和布塔联合起来成为[[布塔-赛克-欧西里斯],也被等同为赫里沙夫.

艾西斯(Isis,希腊语;在埃及语中叫做阿赛特Aset)是古埃及的母性与生育之神,九柱神之一.她是一位反复重生的神.
最初,艾西斯是一位掌管皇权的女神(在象形文字中,她的名字里包括”王座”一词).后来,在希腊人统治时期,她又成为水手的守护神.
艾西斯是大地之神盖布与天神努特的女儿,她与自己的兄弟欧西里斯结婚生了荷鲁斯.欧西里斯被他的兄弟赛特所谋杀并肢解,后来艾西斯将欧西里斯的尸体拼接起来并将他复活,与他在凯姆尼斯湿地生下荷鲁斯.除了荷鲁斯,她还是敏.

艾西斯与她的姐妹奈芙蒂斯同为死者的守护神,她们常在棺材的两端以人形现身,伸开翅膀保护死者.这对姐妹都拥有魔法力量.

赛特,在埃及神话中最初是力量之神,战神,风暴之神,沙漠之神以及外陆之神。他保护沙漠中的商队,但同时又发起沙暴袭击他们。他是盖布与努特的儿子,奈芙蒂斯的丈夫,是九柱神之一。他的形象与亚什神紧密结合。
按照希腊历史学家赫罗多特斯的说法,赛特最早是巴巴里人所崇拜的神祗。而有些学者认为,赛特就是巴巴里人的海神波塞冬。
赛特的一个更常见的绰号是“力量之主”。在一部金字塔文本中阐述到了国王的力量就是赛特的力量。
当太阳神拉在夜间游历阴间时,赛特就在他身旁护卫。最值得一提的是,他曾与每晚攻击拉神的邪恶的黑暗之蛇阿匹卜战斗,并杀死了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