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以这头牝牛供应出来的各种东西款待毗舒巴密特王,墨勒阿革洛斯看到野猪受了伤

卡吕冬的国王俄纽斯虔诚地以丰收季节的新鲜果物献祭神衹:谷物献
给墨忒耳,葡萄献给巴克科斯,油料献给雅典娜,每位神衹都有相应的祭品。
可是他却忘掉了给狩猎女神阿耳忒弥斯献祭。她的祭坛前没有供品,也没有
缭绕的烟火。女神十分生气,她决定对冷漠她的人报复。女神朝卡吕冬的原
野上放出一头巨大的野猪。它血红的眼睛里喷射出熊熊的火焰,它宽阔的背
上竖着坚硬的鬃毛,粗大锐利的獠牙如同象牙一般。这野猪在庄稼地肆意践
踏,连枝带叶地把葡萄和橄榄吞吃掉。牧人和牧羊狗看到它都赶紧躲开,根
本无法保护他们的羊群。 野猪成了可怕的妖怪。
国王的儿子墨勒阿革洛斯挺身而出,召集一批猎人和猎犬来捕杀这头
凶恶的野猪。他邀请全希腊最勇敢的人前来围猎。其中有亚加狄亚的女英雄
阿塔兰忒,她是伊阿李斯的女儿,幼年时被遗弃在树林里,由一头母熊哺乳。
后来,她被猎人发现带回,将她抚养成人。从此她就以树林为家,靠狩猎为
生,出落成一位漂亮的女子,但对男人却十分厌恶。她拒绝一切靠近她的男
人。有两个半人半马的妖怪企图在荒野之中追求她,也被她用弓箭射杀。因
为她喜欢狩猎,所以现在只好不避男女之嫌了。她把头发挽成发髻,肩上挂
着象牙色的箭袋,右手执弓,脸色红润,在男人眼里像美女,在女郎眼里像
美男子。墨勒阿革洛斯看到她人品出众,心里想:“能够娶她为妻的男人该
是多么幸福啊!”但他没有时间再想下去,因为危险的狩猎已迫在眉睫,再
也不能拖延了。
猎人们来到一座沿山坡逶迤而上的古老的森林里,有的布罗网设陷阱,
有的放开猎犬,有的寻觅野猪的踪迹。现在,他们来到一座峻峭的山谷,山
谷里长满了浓密的芦苇和水杨,野猪就躲在这里。它被猎犬的狂吠声惊起,
窜了出来,冲断了数不清的树木。猎人们齐声呼喊,紧紧抓住长矛,但野猪
看到前面人多,便避开他们,朝斜里冲刺过去,猎人们赶紧追过去,朝它投
掷矛枪和飞镖,可是这一切只能擦破它的硬皮,使它激怒,野性大发。它瞪
着冒火的眼睛重新转过头来,扑向猎人,顿时冲倒了三个猎人,他们当场被
踩死。阿塔兰忒及时赶到,弯弓搭箭,朝着野猪射去一箭,射中它的耳根。
猪鬃上第一次染上了血迹。墨勒阿革洛斯看到野猪受了伤,立即把这消息告
诉了猎人们。男人们见一个女人竟抢在他们前面立了功,感到很羞愧,他们
立刻跳起身子,把长矛和飞镖朝野猪掷去。可是这一阵雨点似的乱发竟没有
一支击中野猪。现在一位亚加狄亚人双手举着一柄利斧,愤怒地扑上去,可
是还没砍到野猪,就被野猪的獠牙拱翻在地,送了性命。这时,伊阿宋也投
去一矛,没有击中野猪,却打中了一条猎狗。墨勒阿革洛斯连投两矛,第一
矛落在地上,第二矛正好击中猪背。野猪兽性大发,在原地暴躁地打转,口
中喷吐着鲜血和白沫。墨勒阿革洛斯赶上去,举起长矛,刺进野猪的脖子。
猎人们纷纷举矛刺杀,野猪身上被戳成蜂窝似的,它挣扎了一下,倒在血泊
之中。墨勒阿革洛斯一只脚踩着它的头,用剑连毛带肉地剥下了猪皮。他把
猪皮连同猪头一起送给勇敢的阿塔兰忒,对她说:“收下战利品吧!按理说
它应该归我,可是更大的一份荣誉应该归于你!”
猎人们却愤愤不平,认为她不该享受这份荣誉。墨勒阿革洛斯的几个
舅舅更是不服,他们站到阿塔兰忒的面前,挥舞着拳头,说:“放下手中的
战利品,你别想得到这份猎物,它是属于我们的!”说着他们一把抢过猎物
扬长而去。墨勒阿革洛斯受不了这样的侮辱,咆哮道:“你们这些强盗!”他
挺起长矛就朝他的一个舅舅刺了过去,第二个舅舅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时,
墨勒阿革洛斯的长矛也刺进了他的胸膛。
墨勒阿革洛斯的母亲阿尔泰亚听说儿子围猎得胜非常高兴。她立即前
往神庙给神衹献祭表示感谢。途中,她看到抬来的却是两个兄弟的尸体。阿
尔泰亚匆忙赶回宫殿,穿上丧服。
当她听说凶手是自己的儿子墨勒阿革洛斯时,她才强忍着泪水,将悲
哀变成了仇恨,思量着要替兄弟们报仇,她想起墨勒阿革洛斯生下没几天,
命运三女神曾来到她的床前。“你的儿子将成为一个勇敢的英雄,”第一位女
神预言说。“你的儿子寿命像……”第二位女神还没有说完,第三位女神就
接过了话头:“像炉子上的木柴一样,直到被火烧完。”三位命运女神刚刚离
开,阿尔泰亚连忙把木柴从火中取出来,用水浇灭,然后藏在密室里。现在
她在复仇的愤怒中,又想起这木柴,于是立即走进密室,她吩咐仆人架起木
柴生好炉子,火焰熊熊燃起。阿尔泰亚的内心里母子之爱和手足之情在激烈
地冲突着。她四次伸手,要将木柴扔进火中,却又四次把手缩了回来。终于,
兄弟的情谊战胜了母爱。她呼喊了一声:“啊,复仇女神哟,请你们望着火
中献给你们的祭品吧!还有你们,我的兄弟们,你们的亡灵哟,也看看我在
为你们在干什么事吧!一颗母亲的心已经破碎。不久,我也跟你们而去。”
说着,她闭上眼睛,用一只颤抖的手将木柴投进熊熊的烈火中。
墨勒阿革洛斯这时正在回城的途上。突然他感到内心有如火烧般的灼
痛。刚到宫殿,他痛得难以忍受,一头倒在床上。他竭力地挣扎着,心里十
分羡慕那些凯旋的猎人们。他们一个个兴高采烈,庆祝狩猎的胜利。墨勒阿
革洛斯在痛苦中呼叫他的兄弟,他的妹妹,他的年迈的父亲和母亲,而他的
母亲还呆呆地站在火堆旁,一双迟钝的眼睛看着烈火在焚烧木片。
儿子的痛苦随着木片的燃烧而剧烈。最后,当木柴烧成灰烬时,他的
痛苦消失了,他的生命也结束了。父亲、姐妹和全卡吕冬的人都为失掉了这位英雄而悲哀。只有母亲不在那里,她已经死在火堆旁了。

很久以前,在古埃及南方河谷,在神圣尼罗河水灌溉而成的肥田沃土地段,有一座底比斯城。时至而今,它的遗址仍然是来访者们指路的明灯。它向人们诉说着这座城市古老而神秘、光荣而伟大的过去。早在几千年前,底比斯城就早已闻名世界了。

印度社会中自古就有所谓种姓
的阶级制度。古来印度人被分为四个阶级,即婆罗门 、刹帝利、吠舍、首陀
等。不同阶级的人不得通婚,职业世袭,更严禁改变阶级,非严格遵守各自的身份不可。今日印度仍存在着这种阶级制度,只是内容变得更为复杂。

那时候,人们心目中的神灵不过是些雕塑石像。他们认为太阳是神圣的
太阳是生命的起源 他们信奉滋润养育自己的伟大河流 尼罗河。

在本故事中,所显示的是最高阶级的婆罗门,及次阶级的刹帝利之间的关系,以及一位刹帝利跻上婆罗门之列的着名故事。

后来,人们为太阳神
拉神建造了一座庙宇。那是一个圣洁的地方,与神圣的尼罗河濒临,四周环绕着浓荫蔽日的丛林
一口井渗出清澈的甜水,闪闪发亮。人们喜爱这清凉甘甜的井水和纷纷洒落的洁白水花。虔诚的人们常常到神庙里来,敬拜万能的神灵,拜神完毕,大家就手捧井水解渴。

有一天,卡尼维克布伽的毗舒巴密特拉王在狩猎途中来到圣者婆西舒达修士的草庵。圣者有一头能如愿供给任何东西的牝

于是,人们都相信这口井就是万能的拉神恩赐给他们的。

牛。他以这头牝牛供应出来的各种东西款待毗舒巴密特王,王受款待在心满意足之余,又心生贪念想将这头牛占为己有。

初夏的一个早晨,一个挑水人步行来到庙宇附近的那眼井的旁边。他的腰间挂着一只羊皮的水囊。虽然这个水夫还很年轻,但是,由于常年累月地背水,他的腰已经被压弯了。水夫背着这只羊皮水囊从老远的地方来到井边,每次他都想多装点水,由于水装得过满,走起路来颤巍巍的。

王建议以一万头牛来交换这头牝牛,圣者以向众神贡献的供牧都要由这头牝牛供给,不能和他交换为理由而拒绝了他。

这时,他遇到了他的一位同乡,只见这位同乡肩背一只空水囊,转身离开井边,准备回村庄。于是,年轻的水夫奇怪地问:“都到这时候了,你怎么还没干活。”

然而,昆舒巴密特拉王非要这头牝牛不可,他依照
“武士的惯例”,要凭武力来夺取。但是婆西舒达修士却遵从
“婆罗门的律法”,不能使用武力,尽量自制,就在这时,牝牛哀声向他说道:

“你应该说,你怎么没丢掉这活。”同乡没好气地回答。

“你真的要舍弃我吗?要是你不舍弃我,谁也不能将我横加掠夺的。 ”

“朋友,你说得也许对背水这活太累了,我也不想永远就这样累死累活地干下去。但是,我们这也是环境所迫,逼不得已呀。现在不多背点水,到了盛夏,那日子可怎么过呀,炎热的天气甚至连沙子都能熔化!现在多流点汗,到了盛夏,我们就可以舒舒服服地在茅屋中生活。”

婆西舒达答道:“我不会舍弃你的,只要你愿意,尽可以留下来。”

“我可不这么看,趁着天气不是很炎热,多休息休息才是明智之举!”
同乡不等年轻水夫说完就插话说道,“更何况,我一人无牵无挂!” “是呀”
,年轻水夫叹了口气,失望地摇着头,“我家中还有几口人需要我去养活,我父亲是个多病的老人,我需要精心地照料他”

牝牛一听圣者 “留下来”
这句话,忽地猛然站起来,大声吼叫,同时举起蹄来把毗舒巴密特拉的兵士踢得四散开去。接着牝牛又从尾巴、尿口、嘴等处冒出的泡泡中,生出无数的蛮族来,把毗舒巴密特拉的军队彻底击溃。
毗舒巴密特拉王亲眼目睹由婆罗门之力所产生的奇迹,才彻悟到婆罗门的力量是强于刹帝利的。为了要成为一名婆罗门,他弃王国如敝屣,奉行严格的苦行,最后终于升达婆罗门的地位。
毗舒巴密特拉在达到婆罗门的地位后,仍继续奉行严厉的苦行,众神为了要打扰他的苦行,就派遣天女目奈卡与他生下了夏庚达拉,且又派天女兰巴来诱惑圣者,由此而留下许多的插曲。

“那好吧,同乡不耐烦地打断了年轻水夫的话,至于我,我可不当那种傻瓜!夜幕降临前我是不会去干活的,等到天变凉快以后再说吧。”

于是,水夫的同乡回茅屋休息去了。

年轻的水夫巴米里斯孤零零地一人在路上徘徊起来。虽然他用自己的观点反驳了同乡,但是,他内心里却在隐隐作痛,不幸的命运令他有些不堪忍受了,有谁能把他从痛苦中解救出来呢

巴米里斯忽然想到年迈的父亲、饥饿的妻子还在茅屋中等着他回去。于是,巴米里斯朝井边快步走去,很快,他又拼命向返回的路上跑去。

幻觉中,他记起,当他的皮囊装满井水的时候,他听见有人呼唤他的名字。于是,他向四周环视,却看不到一个人。

——米里斯

阵阵呼唤声传到巴米里斯的耳中,声音是那样的清晰,不容他有丝毫的怀疑。

巴米里斯盯着前方,他把盛满水的皮囊放到压弯了的背上,他面前不远处就是通往神庙的石砌台阶。

呼唤声第三次响起来,可怜的水夫巴米里斯不知所措,
慌乱中,装满水的皮囊摔到了地上,清凉的井水洒了一地,在他脚下成了一汪小水潭。

一个异常柔和的声音又传来了:“不要害怕巴米里斯。”

听了这句话,巴米里斯才惊奇地注意到声音是竖立在庙宇前的雕像发出的。

“别害怕!巴米里斯,快点回家去吧,乡亲们正为大地的主宰俄赛里斯的诞生而欢欣鼓舞呢,这个好消息将会传到世界各地去的。”

周围是一片静寂,好像什么也没发生。高大的庙宇、竖立的雕像、石砌的庙宇台阶、渗着水的那眼并、水夫巴米里斯和他脚下的空皮囊、一汪井水景象依旧。

可是,巴米里斯却像疯了一样拼命跑了起来,恐惧使他忘记了珍贵的羊皮水囊。他一口气就跑回到岸边芦苇搭成的茅屋中。

年轻的巴米里斯把他经历的新鲜事儿讲给妻子听。妻子听着,吃惊地望着丈夫,她猜想八成是酷热使丈夫的大脑受到了刺激。于是,妻子低声细语地劝慰丈夫,让他按原路返回到井边,快把那遗弃的羊皮水囊捡回来。不然,水囊会被过路人拾走的。
巴米里斯的父亲谢赫老人躺在茅屋的一角,他两眼昏花、双眼紧闭,隐约听到了儿子和儿媳的谈话。他唤过儿子,叫他把事情讲给自己听。

当巴米里斯一五一十给父亲讲完后,谢赫老人用颤抖的声音说:“啊
!孩子,这是上苍的声音去吧,快点去宣布这个好消息吧,快点照神的吩咐去办吧!至于我,你不必挂念,我为自己活着的时候能听到这个喜讯感到幸福无比。快去吧,孩子,拉神会保佑你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