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涅罗珀悲愁地对儿子说,孤老奉旨来找萧显补写

如果你到过长城,登上山海关,就一定回看见一块横额巨匾,上书“天下第一关”五个大字。这五个大字笔法苍劲有力,既庄重又洒脱,这是谁写的呢?

当天晚上,牧猪人回到了草屋。这时,奥德修斯和他的儿子忒勒玛科
斯正忙着宰杀一只小猪,准备晚餐。因为奥德修斯又被雅典娜的金杖点过,
重新变成了衣衫褴褛的乞丐,所以牧猪人认不出他来。“你从伊塔刻带来什
么消息?”忒勒玛科斯大声问道,“求婚人还埋伏在那里准备袭击我吗?”
欧迈俄斯告诉他,求婚人的船已回来了。忒勒玛科斯偷偷地朝父亲笑了笑。
于是,他们三人一起用餐,餐后便躺下安睡。
第二天早晨,忒勒玛科斯准备进城去,他对欧迈俄斯说:“老人家,我现在要去看望我的母亲。你把这位可怜的外乡人带到城里去,让他可以在城里求乞,我无法接济每一个穷人,我自己的事已经够我烦恼的了。”
奥德修斯对儿子装假的本领感到惊奇而且满意,他说:“亲爱的小伙子,一个乞丐在城里求乞,总会比在乡下要有收获。你先走吧,让我先在火炉边暖一暖身子,然后由你的仆人领我进城去。”
忒勒玛科斯急忙走了。他来到宫门口,这时天色还早,求婚人还没有起床呢。他把长矛靠在门柱上,自己走进大厅。女仆欧律克勒阿正忙着给王座铺上漂亮的坐垫。她一看见主人走进门,便含着高兴的泪花朝他走去,欢迎他平安归来。其他的女仆们也围着他,连连地吻他的双手。他的母亲珀涅罗珀也从内廷赶忙出来,苗条的身材就像阿耳忒弥斯,漂亮的面容就像阿佛洛狄忒。她哭泣着拥抱儿子,吻着他的面颊。“亲爱的儿子,你终于回来了,”珀涅罗珀呜咽着说,“我真担心再也见不到你了,你为什么瞒着我,偷偷地到皮洛斯去了?你打听到什么有关父亲的消息呢?”
“啊,我的母亲,”忒勒玛科斯竭力忍住他的真实感情,悲愁地说,“别提起父亲了,免得我烦恼。你去沐浴更衣吧,然后向神衹祈祷。如果他们答应保佑我们复仇,我们就向他们举行隆重的祭礼。我现在到市场去接一位同我一起回来的外乡人,他正在一位朋友那儿等我。”
珀涅罗珀照他说的那样做了。忒勒玛科斯手执长矛,向市场走去,后面跟着几只猛犬。
雅典娜使他神采奕奕,市民见了都惊羡不已。求婚人也迎上来,对他说了许多恭维话,但心里却在暗暗地策划谋害他的计划。忒勒玛科斯不理睬他们,只是同他父亲的三位老朋友门托尔、安提福斯和哈利忒耳塞斯在一起,对他们讲了一些可以说的事情。现在,庇埃俄斯带着他的朋友忒俄克吕摩诺斯走过来。忒勒玛科斯对两人表示欢迎。庇埃俄斯对他说:“亲爱的忒勒玛科斯,请你派女仆到我家去取墨涅拉俄斯送给你的礼物吧。”
“好朋友,”忒勒玛科斯回答说,“那些礼物暂时放在你家吧,这样更安全,因为我还不知道事情将会怎样。如果求婚人把我杀死,他们会瓜分我的财产的。我与其把这些珍贵的礼物送给他们,还不如送给你呢。如果我战胜了他们,你再把那些宝物还给我吧!”
说完,忒勒玛科斯牵着预言家忒俄克吕摩诺斯的手,领他来到宫殿。珀涅罗珀悲愁地对儿子说:“忒勒玛科斯,我还是回内廷去,一个人呆着,偷偷地流泪为好,因为你看来不会把听到的关于父亲的消息告诉我,是吗?”
“亲爱的母亲,”忒勒玛科斯回答说,“只要有一点能使你宽慰的消息,我一定会乐意告诉你的。年老的涅斯托耳在皮洛斯热情地接待了我,可是他对父亲的消息却一无所知。他派儿子和我一起去斯巴达。我在那里受到大英雄墨涅拉俄斯的盛情款待,还见到了海伦。特洛伊人和希腊人为了她作出多大牺牲呵!我在那里才听到一点消息。墨涅拉俄斯在埃及时听海神普洛托斯说,我的父亲在俄奇吉亚岛被仙女卡吕普索强行留下了,他没有水手,也没有船,只好无可奈何地待在那里。”
王后听到这消息,很激动,这时预言家忒俄克吕摩诺斯打断了年轻主人的话,说道:“王后,你的儿子并不知道全部情况,请听我的预言吧:奥德修斯已经回到了家乡,他在等待机会,报复求婚人。那是一只飞鸟给我的预兆,当时我就把这个吉兆告诉了你的儿子。”
“但愿你的预言能够应验,”珀涅罗珀叹息着说,“到时我不会忘记酬谢你的。”
这时,欧迈俄斯和他的客人也出发到城里来。奥德修斯背着破口袋,手里拿着牧猪人给他的讨饭棍。他们来到城里的一口水井边,突然遇到羊倌墨兰透斯和他的两个助手,他们正赶着几只肥羊,给求婚人送去,让他们享用。羊倌看到牧猪人和衣衫褴褛的乞丐,便辱骂他们:“你们也在这里啊!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无赖领着无赖。该死的牧猪人,你领着一个乞丐到哪里去呀?他想在城里沿门求乞吗?把他交给我吧,我可以让他打扫羊圈,给羊喂草。这样,他还能派点用场!但是,他也许什么也不会,那只好讨饭了!”他一面说,一面朝奥德修斯的屁股上踢了一脚。奥德修斯突然挨了一脚,但没有栽倒。他心里思量,是否要把对方打翻在地,但他还是忍住了。
牧猪人欧迈俄斯却怒不可遏,严厉地斥责这个牧羊人,然后他转过脸去,对着水井说:“神圣的水泉女仙哟,如果我的主人以前向你们献祭过许多宝贵的礼物,请容许我祈求你们,保佑我的主人平安地回来吧!他一定会惩罚这个无赖。他是世界上最恶劣的牧人,只知道整日在城里鬼混,是个游手好闲的家伙!”

王后向外乡人道了晚安,便离开了。奥德修斯在女仆欧律克勒阿给他铺的床褥上躺下。
她用厚厚的羊皮铺在生牛皮上,又在奥德修斯躺下后在他身上盖了一件长袍作被子。他在床上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轻浮的女仆们跟求婚人在嬉闹,还不时从他的床前走过。奥德修斯强忍住怒火,自我安慰说:“我的心啊,忍着吧,你已经忍住许多苦难了!”可是他仍然不能入睡,因为他在考虑复仇的计划,他担心他们人多势众,制服不了他们。
这时,雅典娜变成一个美丽的姑娘,来到他的床前,俯下身子,对他说:“你为什么这样沮丧而怯懦呢?一个人可以依赖一个人间的朋友,何况我是一个女神呢。我曾经答应过保护你,现在即使有天大的危险和艰难,我也会一如既往地保护你。你可以放心地睡了。”说着,她轻轻地触了一下奥德修斯的眼皮,使他安静地睡着了。
清晨,宫殿里又喧闹起来。女仆们过来生了火。忒勒玛科斯穿好衣服,赶赴市场召集国民大会。一群家犬跟在他的身后,欧律克勒阿吩咐女仆们准备献祭和宴会。求婚人带来的男仆在院子里赶劈木柴。牧猪人送来了肥猪,并向他招待过的老朋友亲切问好。牧羊人墨兰透斯也送来了肥羊,将它们拴在圆柱上。他经过奥德修斯的面前时,嘲弄地说:“老乞丐,你还赖着没有走?我想,你大概要尝到我的拳头才走吧!”奥德修斯只是摇摇头,一声未吭。名言网:www.mrmy.org
现在,一个诚实的人走进宫殿,他就是牧牛人菲罗提俄斯。他为求人送来一头牛和几只肥山羊。见了牧猪人,便问他:“欧迈俄斯,那个外乡人是谁啊?他很像我们的国王奥德修斯。”说完,他又朝奥德修斯走去,向他问候,说:“外乡人,你好像很不幸,但愿你将来会幸福!我刚看到你,就不由得流下了眼泪,因为你使我想起了奥德修斯,他现在也许衣衫褴褛,在各地流浪,像个乞丐一样。我在年轻时就为他放牛。可是,现在虽然牛羊成群,我却不得不把肥牛一头头地送给求婚人享用。我希望奥德修斯有一天会回来,收拾这些无赖。不然的话,我也许早就离开伊塔刻到别处去了。”
“牧牛人,”奥德修斯说,“看来你不是一个卑贱的人。我敢指着宙斯发誓,奥德修斯今天就会回来。你将亲眼看到他是怎样惩罚这些求婚人的!”
“但愿宙斯保佑,使你的话能实现。”牧牛人说,“到时候,我决不会袖手旁观的!”

传说明朝时候,有个叫萧显的举人,非常擅长书法,远近闻名。但是他家境贫穷,连进京赶考的钱都没有。这时,有一位孤老太太很同情他,她自己并不富裕,却把一块祖传的古砚拿出来卖了十两银子送给萧显,还特意做了白豆干饭、萝卜粉条汤给他吃。萧显感激得热泪盈眶,转身挥毫,在宣纸上写下了:“天下第
关”四个大字,双手托住恭恭敬敬地捧给孤老:“听说皇上要给山海关东门的箭楼挂块’天下第一关’的横匾,我现在先写出这四个字,您到时候献上去,皇上一定会找人补写’一’字,到时您再来找我。”

果然,不久,孤老奉旨来找萧显补写“一”字。萧显这时已经考中做了大官了,但他仍恭恭敬敬地对孤老说:“请您老给我磨满满一缸墨,再做一顿当年那样的白豆干饭、萝卜粉条汤吧。”孤老照他的话去做了。吃饱了饭,萧显把头发扎成一根“绳刷子”,伸进墨汁缸,用力一搅,饱蘸浓墨,在宣纸上一甩、一挫、一拖、一顿,一个笔法如神的“一”字就写出来了。

孤老将“一”字献上去,皇上重赏了她,使她得以安享晚年。而从那以后,“天下第一关”这五个遒劲有力的大字就高高地挂在山海关东门的箭楼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