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长终于收留了恒景,彩珠公主在珠楼的阳台上赏月

从前,东海渔岛上有个姑娘名叫巧妹。她从小爱绣花,天天绣,年年绣,越绣越爱绣,见啥绣啥。绣出红虾蹦蹦跳,带出青蟹横着爬,绣出鱼儿摇尾巴,真是绣活啦!
有一年,海岛大旱,五月不下雨,六月不刮风,七月不见一丝云。火辣辣的太阳,晒得泥土龟裂,石头冒烟,水井乾了,禾苗枯了,巧妹绣的牡丹花也枯谢了。
巧妹十分忧忠,饭吃不香,觉睡不安,人也消瘦了。母亲心疼地问她:
“女儿呀!你有啥心事,快对我说吧!” 巧妹抹着眼泪说:
“你看,河水乾了,庄稼枯了;大人叹苦,小孩哭渴,谁不忧愁呢!”
母亲叹了口气说:
“老天降旱灾,凡人活受罚。这个月来,大家都到白龙溪去求雨,可是越求越旱,有啥办法呵!”
巧妹说: “我想绣条龙,要是绣活了,让绣龙喷水化雨,那有多好呀!”
母亲为了宽慰巧妹,顺口附和说: “巧妹呀!你就绣吧!” 巧妹为难地说:
“唉!可惜我从来没有看见过龙,怎么绣呵?”
是呀!这龙是什么样于的呢?巧妹想呀想呀,就是想像不出。突然地想到白龙溪,既然大家都到那里去求雨,说不定那里真有龙哩!
第二天,巧妹辞别爹娘,背起乾粮,到白龙溪寻龙去了。翻过一道岭,转过三个弯,看见一条又深又长的山溪坑。可惜啊!这白龙溪的水乾了,溪边的草枯了。巧妹沿着白龙溪爬上山顶,坐在一块岩石上,望着溪底发呆。
“巧妹呀!大热天你到深山里来做什么呢?”
巧妹抬头一看是位老爷爷笑谜谜站在自己面前。巧妹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回答道:“我来找白老龙哩!”
老爷爷摇了摇头说: “山溪的水早已乾了,哪会有白老龙呢?快回去吧!”
巧妹望着老爷爷崛强地说:
“不!我不回去,我要找白老龙。找到了白老龙就有水了。”
老爷爷听了叹口气,悄悄地走了。一天、两天、三天,巧妹还是找不到白老龙。巧妹找累了,寻乏了,又回到岩石边坐下,望着白龙溪发呆。
那位老爷爷又来了,看巧妹嘴唇乾裂,精神疲乏,慈祥地劝道:
“巧妹呀!白老龙来无影去无踪,你找不着他,还是回家去吧!”
巧妹抹一把汗珠说:
“今天找不着,明天找;明天找不着,后天找,总有一天会找着白老龙的!”
老爷爷听了叹口气,又悄悄地走了。
一天、两天、三天,巧妹找遍了山里山,寻遍了弯里弯,还是不见白老龙的影子。她淌着汗,喘着气,再也走不动了,终于昏倒在岩石旁。
老爷爷又悄悄地来了,他疼爱地用手指按摩着巧妹的眉心,巧妹醒过来了,一见这位老爷爷又坐在身旁,哇地一声哭了。老爷爷难过地劝慰巧妹:
“莫哭,莫哭!不是白老龙不肯见你,实在是玉帝旨意、龙王法令管得严呀!来,我送你下山去吧!”
巧妹说:“不!不!找不到白老龙,我死也不回家!”
老爷爷听了,一阵心酸,感动得落下两滴眼泪。一滴眼泪一阵雨呵,泪雨??在巧妹嘴里,乃妹不乾渴了;泪雨??在山陌里,禾苗转青了;泪雨??在枯井里,井里有水了。
老爷爷一看,神色惊慌地向巧妹说:“我该走了,你快回家吧!”说罢不见了。眼泪化雨,虽未解除旱害,人们都感激不尽。可是,东海龙王知道了,气得龙眼突出,龙须直翘,大骂白老龙私降泪雨,触犯天规。
龙太子见龙王气疯了,连忙讨好地说:“父王息怒,我去把白老龙抓来,挖它的鳞,抽它的筋,让父王解恨!”
龙王忙说:“不!你去把白老龙叫到龙宫来,我自有道理!”
龙太子离开龙宫,打了个滚,冲出海面,直朝白龙溪飞去。白老龙听到风声呼呼,张开龙眼一看,只见一朵乌云从海面飘来。他知道来者不善,便把头一抬,尾一摇,忽喇喇一声飞了起来。
龙太子喊道:“白老龙!你胆子真不小呀!竟敢私降泪雨,你可知罪呀?”
白老龙施礼说:“太子息怒,老龙并未降雨,只掉了两滴眼泪!”
龙太子怒道:“哼!掉两滴眼泪也是违反天规!”
白老龙道:“太子呀!百姓无水,日子怎么过呵!你就没有一点点怜悯之心吗?”
龙太子听了,大发雷霆:“胡说!你触犯天规,还敢强辩,快跟我去见龙王!”
白老龙知道再说也无益,于是恳求道:“请太子先回去,我随后就到。”
“谅你也逃不到什么地方去!”龙太子冷笑了一声,回龙宫去了。
再说巧妹,见下起雨来,心里一高兴,也不再找白老龙了,便兴冲冲地跑回家来。谁知道刚到家门口,雨停天睛,火辣辣的太阳烤得人直冒汗。巧妹正要转身再去找白老龙,却见老爷爷急匆匆朝她走来。巧妹连忙让进屋里,端把椅子请老爷爷坐。
老爷爷说:“巧妹呀!我有急事哩!”
巧妹说:“老爷爷,什么事要我帮忙,尽管说吧!”
“巧妹呀!我就是白龙溪的白老龙,只因那天掉了两滴眼泪,下了一阵小雨,触犯了天

东海渔民很喜爱打扮自己的渔船,船舷两侧都画着漂亮的图案,唯独在船屁股上面的是条海泥鳅,这是啥道理呢?这里还有一个故事。
从前,东海龙宫有条敲更鱼,生得相貌丑陋,黑不溜丢。他经年累月在龙宫里敲更报时。眼看龙子龙孙成双配对,生儿育女,他却是年过三十,光棍一条。一年到头,抱着个冷锣,在龙宫里敲呀敲呀……三更半夜,在深宫大院间走着走着……想起自己心酸的身世,不禁热泪盈眶,他一边敲更,一边唱起悲凉的五更调。他唱的是自己凄惨的心情,言词真实,曲调哀伤,催人泪下。有一天晚上,皎洁的月亮像龙女手上的玉镯悬挂高空,照得宫院里似同白昼。这时,悲凉的敲更声从远处传来,惊动了深居高楼的彩珠公主。彩珠公主虽有沉鱼落雁之貌,闭月羞花之容,但是其母已失宠于龙王,连累她也受到冷遇。眼看年龄已到婚配之期,还未受聘。平常,她叉寸步不离珠楼,从不与外界接触。寂寞、孤独、悲凉,一齐充塞着她的心胸。每当她听到那冷落的更声、凄凉的曲调,心里常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似乎敲更鱼叹咏的五更调,正是自己心头想要吐出来的苦水。久而久之,就有一种好奇心、同情心,想看看唱曲的究竟生得如何模样。刚巧,这一个月夜,彩珠公主在珠楼的阳台上赏月,同敲更鱼打了个照面。彩珠公主害羞的看了敲更鱼一眼,就躲进珠楼去了,敲更鱼却像抛了锚的船,老是傻乎乎地呆在那里。敲更鱼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一阵风把月亮里的嫦娥吹下海来了?还是天上的仙女到龙宫里采珠来了?他也偷看过一些美丽的龙女公主,却没有一个能与她比美。www.shenhuagushi.net
他想,这龙女也许还会在珠楼上再次出现,就一直呆呆地抬着头,朝阳台望着。望呀望呀,一更过去了,龙女还是没有出来。难道真的是天上妇娥回到月宫里去了?眼看五更将近,他只得抱着更锣,快快地离开了珠楼,到大潮元帅府去报潮。
从此,敲更鱼像中了邪,天天晚上到珠楼下面来探望。地想,总有一天龙女会再次露面。三个月过去了,龙女还没有露面。这是什么缘故呢?敲更鱼神思昏昏,百思不解。还是弹涂鱼消息灵通,跑来告诉他,说是龙女赏月,被人知道了,报告龙王,龙颜大怒,呵责龙母,并将彩珠公主软禁起来。敲更鱼这才死了心。然而,他已相思成疾,瘦得像根灯芯草,不久就郁郁闷闷地死了。临终,他向好朋友弹涂鱼倾诉了心事。他说:“生不能再见公主一面,死了也得陪伴在她的身旁。”他要求弹涂鱼把它的??体偷偷埋葬在彩珠公主的珠楼下,弹涂鱼依照他的心愿做了。
说也怪,过了不久,葬敲更鱼的地方居然长出一棵大海树来。树干的颜色好像铁树,枝干挺拔犹如翠竹,这树一个劲儿往上长,不到半个月,枝头碰着了珠楼的窗口。一天晚上,海树突然开花了。树顶的那一朵特别大,花瓣似黑玉,香气袭人,十里外都闻得到。一阵阵沁人心脾的花香,把彩珠公主醉倒了!她再也按耐不住荡漾的春心,伸手在窗口采摘此花,用嘴细细的嚼着。花叶似仙霞般甜蜜。嚼着嚼着,不知不觉把整个花朵吃到肚里去了。
不久,彩珠公主怀孕了!肚子一天大似一天,这件事被龙宫听闻,一阵风似地传扬开来,传到了龙王爷的耳朵里。龙王爷是个暴君,当然不能容忍这种丑事。他气势汹汹地提着鱼肠剑来到珠楼,彩珠公主吓得嘴唇发白,抱着大肚子直发抖。龙王爷越看越气,举剑欲刺,这时,彩珠公主的肚皮里突然传出声音:“别杀!别杀!我自己出来!”
说着,从公主口里飞出一朵青云,青云里翻腾着一条似龙非龙、似鱼非鱼的小东西,这就是海泥鳅。海泥鳅皮肤黑似漆,全身光溜溜。一张嘴,喷出满嘴污泥,把个好端端的珠楼弄得一塌糊涂。龙王爷急忙命令各路兵将捉拿,可是海泥鳅光滑似油,谁也捉不住他。正当蟹将军举着双战前来敲打时,他却啪答一声跳进了龙王爷的耳朵里,从耳朵里又窜到了龙王爷的肚子里,在那龙王爷肚里乱咬乱扯起来,咬得龙王哇哇直叫。龙王乃是金枝玉叶,怎经得起这番折腾。没奈何,只得向他讨饶:
“我的外孙儿呀!你别在我肚里斗了,请你快快出来,本王封你当油袍将军,管辖东海鱼草的鱼皇帝!”
海泥鳅这才从龙王鼻孔里钻出来。从此以后,在东海里不论是穿鳞袍的有鳞鱼,还是穿油袍的无鳞鱼,都要让他三分。哪怕是最凶恶的大鱼,见到他也要急忙回避,不敢扰乱,都怕他钻到自己的肚子里去作怪。大概就是这个缘故,东海渔民都喜欢在自己的船屁股上画一条海泥鳅,以求大吉大利,出海平安。

东汉时期,汝河有个瘟魔,只要它一出现,家家就有人病倒,天天有人丧命,这一带的百姓受尽了瘟的蹂躏。

一场瘟疫夺走了恒景的父母,他自己也差点儿丧了命。恒景病愈后辞别了妻子和乡亲,决心访仙学艺,为民除掉瘟魔。恒景访遍名山高川,终于打听到东方一座最古老的山上有一个法力无边的仙长,在仙鹤指引下,仙长终于收留了恒景,仙长教他降妖剑术外,又赠他一把降妖剑。

恒景废寝忘食苦练,终于练出了一身武艺。
这一天仙长把恒景叫到跟前说:“明天九月初九,瘟魔又要出来作恶,你本领已经学成该回去为民除害了。”仙长送了恒景一包茱萸叶,一盅菊茯酒,并且密授避邪用法,让恒景骑着仙鹤赶回家。

恒景回到家乡,到了初九的早晨,他按仙长的叮嘱把乡亲们领到了附近的一座山上,然后发给每人一片茱萸叶,一盅菊花酒。中午时分,随着几声怪叫瘟魔冲出汝河,瘟魔刚扑到山下,突然吹来阵阵茱萸奇香和菊花酒气。瘟魔戛然止步,脸色突变,恒景手持降妖剑追下山来,几回合就把瘟魔刺死剑下。

从此九月初九登高避疫的风俗年复一年地传下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