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人又请穆王另到一处,太阳就会在它的催促之下准时登上扶桑树

我国周朝时有个天子叫周穆王,下面是学习啦小编为大家精心整理推荐的周穆王西游的传说故事,希望各位看官能感兴趣哦。

檀君,名王俭,是檀君朝鲜的开国国君。下面是学习啦小编为大家精心整理推荐的关于檀君的神话故事,希望各位看官能感兴趣哦。

帝俊,又作”帝夋”,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上古帝王,下面是学习啦小编为大家精心整理推荐的中国太阳神帝俊的传说,希望各位看官能感兴趣哦。

周穆王西游的传说故事:

关于檀君的神话故事:

中国太阳神帝俊的传说:

我国古代周朝的时候,有个天子叫周穆王,他特别喜欢玩耍作乐和到处巡游。

相传天神桓因的儿子桓雄想下凡帮助人类,向他的父亲要求将韩半岛作为他的领地。桓因允准了他的要求,并派3000名随从同他一道来到人间。

遥远的东方大洋浩瀚、汹涌的海水中,生长着一棵极为高大而繁茂的扶桑树。它是一株同根偶生、两干互相依倚交叉在一起的巨树。它扎根于海水之下的岩礁上,伸出海面达百里之高。扶桑树的顶端立有一只神奇的玉鸡,它腹部红色,头颈处却像美玉一样是纯白的,并发出宝石般的光泽。每天夜里它都会准时鸣叫,呼唤、提醒着太阳要准时出发,把光明送给人间。当它啼叫过五次之后,太阳就会在它的催促之下准时登上扶桑树,准备自己的行程。

那时,从西方一个很远的国度,来了一个很会变戏法的人,人称化人。这化人本事很高。他跳进火里却不伤毛发,他会跃上高空站立云端,能将一座城市从东方搬到西方,还会轻松自如地穿墙进壁等等。穆王简直将他看做是天神下凡,对他是言听计从,照顾得很是周到。

桓雄降临在太白山山坡上的一棵神圣的檀香树附近。他自号天王,建立了神城。他任命了3位大臣分别掌管风、雨、云,并教臣民学习耕作、医药、木工、编织和打鱼在内的360种技艺。他还教臣民辨善恶,并制作了一部法典。

太阳神帝俊与月神嫦羲每天和晚上都是从扶桑升起,驾着自己金银的车辆,经过一天的驱驰,最后在西方的大海中缓缓下降,结束他们一天的工作。在西方大洋——大西洋中同样也有一棵像扶桑一样的高大的巨树,它的名字叫若木,开满了大如车轮的五彩的若花。每当太阳到达若木之时,若花的色彩变得那么鲜红娇艳,以致于把整个天空都映得红彤彤的;而当月亮到达若木时,若花的色彩则洁白如银,并散发出浓烈的馨香。在这里,他们通常都会受到海洋之神禺京与专司黄昏与黎明之神的热情欢迎。帝俊与嫦羲稍事休息之后,再继续他们的行程,经过大地的另一面,重新回到东方的扶桑之地。

有一天,化人邀请穆王到他那里去玩玩,穆王便拉着他的衣袖,腾空上升,到了半天云里,进到了化人住居的宫殿。这一下,穆王真是大开眼界了。这里的宫殿金碧辉煌,庄严灿烂,到处镶嵌着珍珠和美玉。穆王在这里所受的款待,无论是眼睛里看的、耳中听的,嘴里尝的,绝非人间所有。后来,化人又请穆王另到一处,只见各种各样美丽的光影和绚丽夺目的色彩,把眼睛都炫耀花了;又听见各种各样悦耳动听的音乐,把心里都震荡得迷乱,陶醉了。穆王被所见所闻弄得心神不定,便不敢久留,请求化人带他回去。化人用手将穆王轻轻一推,穆王便从半空中坠落下来,猛地醒了。噢,原来穆王还好端端地坐在殿上,左右一切如故。穆王心中奇怪,便问左右的人:刚才自己到哪里去了?左右的人回说:并没到哪里去,只不过打了一个迷糊。这时,旁边坐着的化人开口了:我和王上只是去神游了一番。根本无需身体动弹哪!这一下,穆王尝到了神游的甜头,不由游兴大发,心想神游都如此有趣,那真正的游玩更不知有趣多少倍呢!于是,穆王心中也没国事了,也不惦记百姓了,他一心要驾着他那八匹骏马拉的车子,去周游天下。

当时有一熊一虎住在檀香树附近的一个大山洞中,每日来到檀香树前向桓雄祈祷。天王最后被它们的祈祷所感动。

每天早晨太阳神回到扶桑,他都会停下车儿,在扶桑下面的海水中尽情畅游、沐浴,洗掉一天的风尘与劳累。由于太阳神常常在这里洗浴,这里的海水比其他地方都要温暖许多,水汽升腾,云蒸霞蔚,使这儿远望过去犹如一只热汤之锅,所以这里既叫扶桑之国,也叫汤谷;由于这里正是太阳升起的地方,它又被命名为日本,流经这儿沐浴过太阳的温暖海流也被人们称为日本暖流。

说起穆王这八匹骏马,可真是来历不凡。它们是有名的御者造父从夸父山上得来的野马经过驯养以后献给穆王的。这些野马,原是穆王的祖父定了天下后散放在夸父山的战马的后代子孙,在野性中还保留着祖先的英武气概。而且,造父不仅善于驾马,还善于养马,这八匹骏马都是他一手调养出来的。它们有的奔跑起来都足不践土,有的比飞鸟还快,有的能夜行千里,有的背上生有翅膀神奇非凡。造父把这八匹骏马献给穆王之后,穆王就叫人把这些马养在东海岛的龙川附近。那里有一种草,名叫龙刍,人们都说:一株龙刍化为龙驹。那些骏马吃过之后,更是神奇无比,天下无双了。

他将它们叫到跟前,给了它们20瓣大蒜和一小支神圣的艾蒿。他说:吃下这些东西,百日之内不要见日光,如能做到,便可变成人类。

帝俊与嫦羲常常沿着同一条线路绕着高远的天空驱驰着他们的车马,日久天长,他们就渐生情愫,爱情的种子在他们的心中萌芽与生长。爱神云若则用自己的金炬极力促成着这对光明之神的结合。他们在南方衡山之中一座名为卫丘的小山上建造了一座宏大美丽的琼楼作为他们温馨的家,生下了十二位如同花朵般美丽的女儿。这十二位女儿正好是在十二个月份里分别出生的,于是他们就决定分别用十二种花朵的名字作为女儿们的爱称。她们的芳名分别是:兰花、杏花、桃花、牡丹、石榴、小荷、栀子、丹桂、金菊、芙蓉、山茶、腊梅。

周穆王动身去巡游天下了。他叫造父替他驾了八匹骏马拉的车子,带了大帮随从,选定了好日子,出发了。他从北方转到西方,在阳纡山见了水神河伯;在休与山见过性情平和温良的帝台;在昆仑山游览过黄帝的宫殿;在赤乌族接受了赤乌人奉献的美女;在黑水封赏了殷勤接待他的长臂国人最后,到了大地的西极——崦嵫山,见到了他平日思慕已久的西王母。

熊和虎将蒜和艾蒿吃下,回到洞中,虎耐不住煎熬,不久便出了山洞。熊则安心等待,才过了21天,便变成了一个美貌的女人,后人称之为熊女。

他们本来一直过着其乐融融、非常平静而幸福的生活,可是,正像一句俗话所说,祸从口出;还有一句话说的也很好,美好的总是难以久长的。有一天,帝俊碰到了多情的女神瑶姬,他和月神的美好生活终于开始像暮春的花朵一样枯萎凋落了。

甲子这天,是个好日子,周穆王便拿了白色的圭、黑色的璧,还有一些彩色的丝带去献给西王母。第二天是乙丑,也是黄道吉日。穆王就借西王母的瑶池设下筵宴,款待这位西方至高无上的女王。西王母心中高兴,在酒席筵前,唱了一支不用乐器伴奏的歌,那歌道:

这位女人十分高兴。但是由于找不到娶她为妻的人,于是她又到檀香树前祈祷,希望能有一个孩子。桓雄很怜悯她,便将自己暂时变成了人形。这位女人后来怀了孕,不就便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叫檀君。

多情女神瑶姬看到天空中光芒四射的太阳神帝俊,被他的魅力所折服,立刻就爱上了他。她将母亲交给她的司掌爱情的火炬悄悄吹熄,却装成是被风吹熄的样子,飞到太阳神的金车那里要借助他的火光来点燃这只金炬。但帝俊却嘲笑她手持的火炬,说它发出的光还不如一只萤火虫所发出的光,就连一颗冬夜的寒星所发的光也要比它强十倍。瑶姬受到嘲弄,心中充满了一种幽怨与愤怒之情,她决意报复这位目空一切、骄傲自大的光辉之王。多情的瑶姬便使帝俊的心里狂热地爱上了驾着三匹金翼飞马的时光女神羲和——她长长的秀发犹如黑色的锦缎一般飘散在身后,她的笑声如同悦耳的银铃,她像春天一样的清新、活泼、开朗、热情,使帝俊深深的迷恋上了她。

白云高高悬在天上,

全国的臣民对檀君的出生都十分喜悦,后来檀君成了半岛上的君王。他定平壤为都城,称他的王国为朝鲜。此后,他将都城迁至太白山上的阿斯达。檀君统治了1500年才退位,成了山神。

渐渐的,他很少回到卫丘的家中,只在每月的十五、十六才回来小住两天,然后就对月神嫦羲编造一个借口,说与其他神祗要游玩、饮酒、集议或狩猎等,须在下个月才能回来,然后就驱车而去。他总是月半才回,稍住两三天就要离开。月神的柔情与十二个女儿的小手都留不住他匆匆离去的脚步,美丽的琼楼因为缺少了他而显得是那么冰冷而凄凉。月神思念的泪水涔涔而下,夜夜打湿了沿途经过的原野和山岗。她的痴情的泪水滴到石头上,石头为之软化;滴到草木上,草木也因为痛苦而颤抖;滴到泥土中,地母让它深入地下化为黄金;流到河水中,河神们把它化为珍珠;洒到森林里,山神们将它化为美丽的琥珀。——只有人类才把它当成自然而又平常的夜露。明亮的月亮渐渐变得消瘦无比——人们发现她总是由圆而缺,渐渐如弓如眉。只有在他回来的那两天,她才恢复原来那样的美丽与明亮。等到过了那几日,一切又是周而复始。月月如斯,年年如是,以致人们只要看到月圆,就知道已是月半帝俊回来的日子了。

山陵的面影自然显现出来。

图片 1

而潮汐之神禺国,他常常在夜色中头戴绿色水草编成的冠冕,伫立在海水中,深情的凝望着高空中皎洁的明月。由于他对月神的痴情迷恋,这位原本英俊的海神不知伤透了多少美丽女神的芳心,也使他的慈爱的父母看着他渐近中年仍孤独一人而泪眼婆娑。但他却痴情不改,每当月亮靠近时,仍然鼓动波浪来迎接她。但月神却总是小心地驾驭着自己的银车追寻着帝俊,远离着这汹涌如山的海面,不使它沾染上大海中冰凉的水滴。

你我相去,道里悠远,

关于檀君的相关历史:

月神想知道丈夫对自己厌倦的原因,她哀求在夜间手持爱之火炬飞过车旁的女神云若。云若让她在光明的白天出现,把自己隐藏在层层的白云之后,去观察自己丈夫的秘密。嫦羲看到了什么呢?她看到帝俊驱车经过空中,身旁相伴并甜蜜说笑的是秀发披肩的时光女神羲和。车上还有十个面庞灼灼、浑身如火的儿子,在车上挥舞着小手,甜蜜的喊着爸爸、妈妈。她当场心碎而昏厥过去,以致于月亮后来再也不像原来那样浑然一体,冰清玉洁,而变得阴影重重了。她被同来的夜空女神望舒救醒之后,决心惩罚这位虚伪、负心的丈夫。她从云中驾车冲出,用身背的银弓银箭狠狠向他们射去。银箭洞穿了金色的太阳车,从此,太阳上就留下了这几个抹不去的黑点,也给众神留下了嗤笑他的话柄。帝俊见到秘密戳穿,就驾车狂奔。人们见到这一天太阳还没到中午就匆匆西坠,快如流火,很奇怪这一天为什么那样短暂,竟然只有每日的四分之一长短。

更阻隔着重重的河山。

今人所知檀君故事源自成书于13世纪的朝鲜古籍《三国遗事》。以该书现存世最早版本”正德本”为据直录檀君记事如下:

帝俊乞求诸神之父、伟大的创造之神盘古去劝解愤怒的嫦羲,并为他们居中调停。盘古起初很是为难于这样的工作,但后来他发现羲和的生日是3月22日,嫦羲的生日是9月22日,正好相隔半年。于是他就想出一个折衷的好办法,也就是根据她们两人的生日,将这一年的时间均分为两半,帝俊要不偏不倚地分别陪伴她们两人各自6个月的时光。盘古便把他们三人和其他所有的众神都召集在一起,宣布了他的不可更改的规定。从羲和生日开始,在其后的6个月里,帝俊要到北方与羲和生活在一起;从9月22日也就是月神的生日起,往后的6个月中,帝俊要回到南方卫丘山上的琼楼里,与月神嫦羲老老实实地生活在一块,不能再与羲和有任何的交往与幽会。

愿你身体健康,长生不死,

《魏书》云:乃往二千载有坛君王俭。立都阿斯达(经云无叶山。亦云白岳。在白州地。或云在开城东。今白岳宫是)开国号朝鲜。与高同时。古记云。昔有桓因庶子桓雄。数意天下。贪求人世。父知子意。下视三危太伯可以弘益人间。乃授天符印三个。遣往理之。雄率徒三千。降於太伯山顶神坛树下。谓之神市。是谓桓雄天王也。将风伯雨师云师。而主谷主命主病主刑主善恶。凡主人间三百六十余事。在世理化。时有一熊一虎。同穴而居。常祈于神雄。愿化为人。时神遗灵艾一炷。蒜二十枚曰。尔辈食之。不见日光百日。便得人形。熊虎得而食之。忌三七日。熊得女身。虎不能忌。而不得人身。熊女者无与为婚。故每於坛树下咒愿有孕。雄乃假化而婚之。孕生子。号曰坛君王俭。以唐高即位五十年庚寅(唐尧即位元年戊辰。则五十年丁巳。非庚寅也。疑其未实)都平壤城始称朝鲜。又移都於白岳山阿斯达。又名弓忽山。又今弥达。御国一千五百年。周虎王即位己卯封箕子於朝鲜。坛君乃移於藏唐京。后还隐於阿斯达为山神。寿一千九百八岁。

时光女神羲和想到要与帝俊分离6个月之久,心里就涌上一阵阵痛苦与悲伤,但想到自己毕竟有6个月之久可以名正言顺的与帝俊生活在一起,再也不用担心有人打扰他们甜蜜而平静的生活,甚至有使他们家庭拆散的危险了,就低头含泪表示同意。月神虽然也不满足于这种规定——因为自己的丈夫属于她只有短短6个月的时间——但她知道如果不同意的话,就很有可能永远失去自己的丈夫,可爱的女儿们也将永远失去他们的父亲,而她的情敌将独享她的丈夫——这是她决不愿看到的。于是她也收敛自己的怨岔之情,点头表示同意。

将来还有再来的一天。

《三国遗事》是记述新罗、百济、高句丽三国遗闻逸事的书。作者一然,高丽中期僧人,生于1206年,卒于1289年。该书卷五卷首记有”国尊曹溪宗迦智山麟角寺住持圆镜冲熙大禅师一然撰”。查一然年表,知他在1259年被尊为大禅师,1283年晋为国尊,1284年至1289年任麟角寺住持,故可断定这部书是他在79岁至84岁间撰写的。有资料说他”言无戏谑,性无缘饰,以真性遇物”,又说他”年及耄期,聪明不少衰”。因此,一般认为他的写作态度是严肃的,坛君故事不似杜撰。

在帝俊即将回到琼楼来的那一个月里,月神嫦羲发出的光彩是这一年12个月中最为皎洁、明亮的;在这个月的月半之日,她见了任何人都含着笑意,她看起来是那么美丽动人,人们就把这一天称为中秋节。她对帝俊是多么痴情啊!可是从这一天起,时光女神却无心于她的工作,她分配给北方的光明白昼的时间越来越短,而冷清的黑夜在这儿盘桓的时间却越来越长。帝俊离去的这半年,伤心的羲和给北方大地带来冷清的秋季与严寒的冬季。直到来年的3月,羲和才能安心于自己的工作,使光明的白昼长于幽暗的黑夜。她苦盼着与丈夫的团聚,对她来说,2月是那么的漫长,于是她便利用自己的职权,偷偷地从2月里减去两天,使每年的2月变成只有28天。那难捱的时光终于度过,时序的金针指向了他们即将相会的3月,她才催促着东风女神赶快温暖冰冻的大地,催促着春天诸神让五色的花朵与绿色的小草覆盖整个大地,她好迎接自己日夜思盼的夫君。帝俊与羲和的团聚,不但给她带来了甜蜜的爱情,也给北方的大地带来了温暖的春天与火热的夏天。人们便把每年帝俊回来的日子称为春分,把他离开这儿奔向南方的日子称为秋分。

穆王出于恭敬和喜悦,也唱歌附答道:

檀君故事另一出处是《帝王韵记》。该书存世最古版本是公元1360年庆州刻本(此前有1295-1296年晋州初刻本,失传),关于檀君记事引文于次:

虽然有半年之久的时间太阳神必须呆在月神身边,但他也常乘月神不在身边的昼中与别的女神谈情说爱、卿卿我我。他曾在烟波浩渺的洞庭湖边与常在此泛舟游玩的洞庭女神芳彦相恋。他们常在美丽的湖边相会。在如银的月光下,他们以桂枝作船桨,一人划船,一人唱歌。有时候,帝俊用悠扬动听的笛声和着她清丽的歌声;有时候,他又弹着一把金琴来为她伴奏。帝俊吹奏过的竹笛后来被他插在湖边,形成了洞庭与鄱阳两湖周围葱郁茂密的竹林。有的竹子长得非常高大,甚至可以剖开做成一只小船。

我回到东方的国土,

初谁开国风云,释帝之孙名檀君。(本纪曰上帝桓因有庶子曰雄云云,谓曰下至三危太白,弘益人间欤,故雄受天符印三个,率鬼三千而降太白山顶神檀树下,是谓檀雄天王也云云。令孙女饮药成人身,与檀树神婚而生男,名檀君,据朝鲜之域为王。故尸罗、高礼、南北沃沮、东北扶余、与皆檀君之寿也。理一千三十八年入阿斯达山为神,不死故也)。并与帝高兴戍辰,经虞历夏居中宸。于殷帝丁八乙未,入阿斯达山为神(今九月山也。一名弓忽,又名三危,祠堂犹在)。
享国一千三十八,无奈变化传桓因。却后一百六十四,仁人聊复开君臣(一作:尔后一百六十四,虽有父子无君臣)。

他与芳彦生下了三身、黑齿、中容、奢比、季厘、晏龙等儿子。

定把诸夏好好地治理。

《帝王韵记》是用白话诗形式写成的一本简明通史,上卷写中国史,下卷写朝鲜史。作者李承休,高丽文臣,生于1234年,逝于1300年。该书前附有”进呈引表”,记载缮进日期为”至元二十四年三月”,即公元1287年,可见成书几与《三国遗事》同时。

月神听到许多关于她丈夫的风流趣事,就经常在白天也出现在天空,监视着他的丈夫,防止自己多情的丈夫再做出对她不忠的事情。即使是晴朗的白天,人们有时也可以看到淡白的月亮高高地挂在空中,与太阳拉开一段距离,跟它一起穿行在茫茫云海中。

等到万民都平均了,

据文献记载,朝鲜历史曾有《檀君古记》一书(《李朝实录世宗实录地理志》录有其名),疑即为上二书提及的《古记》、《本记》,但此书早已亡佚,内容和成书年代不得而知。

图片 2

我又可以再来见你。

此外,朝鲜朝以后关于檀君记述渐多,但皆为上述二书演绎,不录。

神话中的帝俊:

要不了三年的时光,

勘校《三国遗事》与《帝王韵记》檀君记事,可知其故事大致相同,但在细处亦多有歧异。如关于传主称谓,《遗事》记为”坛君”,《韵记》记为”檀君”(有人认为此非手误。因为坛君”反映的是古代自然宗教中”积土为坛”进行祭天活动的痕迹,而”檀君”反映的是树木崇拜,它们各代表着一种古代文化,故二者有着实质性差别);关于传主诞生,前者记为桓雄假化与熊女婚而生之,后者记为孙女饮药得人身,与檀树神交媾而生之。这说明:1檀君故事在被记录下来之前曾在民间广泛流传,并基本定型。它是世界各个民族普遍存在的建国神话之一种。2在上述两书成书之前至少已有两种书记录了檀君故事。二书所本不同,故有不同记述。

天帝——帝俊因为他长得英俊,所以人们叫他俊,难道他就没有名字吗?研究下来帝俊与帝喾也有惊人的叠合关系。这些叠合是后儒们在改造与分化帝俊神话时所遗留下来的消化不掉的痕迹,足以证明帝喾的真实身份,且能让我们有足够的证据恢复帝喾的本来面目。下面给大家介绍神话中的帝俊。

又将回到你的郊野。

帝俊神系:

图片 3

《海内经》帝俊生禺号,禺号生淫梁,淫梁生番禺,是始为舟。番禺生奚仲,奚仲生吉光,吉光是始以木为车。帝俊生晏龙,晏龙是为琴瑟。帝俊有子八人,是始为歌舞。这些已经足够了,舟、车、歌舞、琴瑟、百巧、种植,从食到行,从劳作到歌舞,无不闪烁着智慧之光。由此可见帝俊部族的发达及文明之先进。帝俊并非如传说的那样只是东方部族远古始祖,其后代子孙却在东、南、西、北各方建立起了各自的国家,他的真实身份就是天帝。

宴罢,穆王驾着车子,登上崦嵫山的山顶,叫人在山上树立了一块大石碑,石碑上简单刻写了他见西王母的事迹;题额上还刻了几个大字,叫做西王母之山。石碑的两旁又种了几棵槐树,穆王也亲自执锸壅上,种了一棵,作为和西王母友谊的纪念。临到分别之际,西王母也忧伤地赋了一首诗,以表示她对周穆王的惜别之情和期望之意。诗云:

在这些国度中间,可以暂定为帝俊神系的有10个:

自从我来到西方,

有中容之国,帝俊生中容,中容人食兽、木实,使四鸟:豹、虎、熊、罴。

就住在西方的旷野;

有黑齿之国,帝俊生黑齿,姜姓,黍食,使四鸟。

老虎豹子和我同群,

有儋耳之国,任姓,禺号虎子,食谷。有牛黎之国,有人无骨,儋耳之子。

乌鸦喜鹊与我共处。

《山海经大荒东经》有:东海之外,大壑,少昊之国。少昊孺帝颛顼于此,弃其琴瑟。

我守着这一方土地而不迁移,

《山海经西山经》云:长流之山,其神白帝,少昊居之。当少昊西迁之后,氏族将原来东方的地名也带到

因为我是华夏古帝的女儿;

对帝俊的改头换面对帝俊的改头换面,主要是通过创造五帝之一的帝喾来完成的,以帝喾取代帝俊,将其更名改姓,这一手段可谓釜底抽薪。

只可怜我的那些善良的人民呀,

《帝王世纪》云:帝喾高辛氏,姬姓也,其母不见。生而神异,自言其名曰俊。这种野史虽然已将帝喾取代了帝俊,但却仍然保留了自言其名曰俊的改造痕迹,但没来得及编制帝喾的谱系家世,后来经过各种正史与稗闻的附会、添加,确立了帝喾高辛者,黄帝之曾孙的地位。

他们又将和你分别,不能跟着你去。

《史记五帝本纪》只言高辛生而神灵,自言其名。但省略了俊字,这一细微的变化,却将帝喾从帝俊的阴影中完全解脱出来,达到了脱胎换骨的效果。在将帝俊脱胎之时,将其后代子孙如季厘、少昊等,也在稍加改变之后转移到帝喾名下,从此以后,帝俊便消失了,帝喾则异军突起,成为五帝之一。对帝俊神话的枝叶嫁接由于帝俊神系庞大家族及帝俊的巨大影响,晚出的帝喾身上无法全部体现关于帝俊的事迹与传说,而这些传说与神话事迹又充满生命活力,代代流传,于是后儒们便将这些有活力的神话分化开来,分别嫁接到黄帝、颛顼、尧、舜等身上,使得他们的身上都有着帝俊的影子。

乐师吹奏起笙簧,

帝俊之妻羲和与帝羲分别生十日或十二月,此为帝俊神话之精髓,人们便将这则神话重新改造之后移植到黄帝头上,变成了黄帝使羲和作占日,常仪作占月。于是帝俊的二妻变成了黄帝手下掌管历法的二大臣了。

心魂在音乐翱翔;

后羿为民除害是受帝俊派遣的,安民之功本应归于帝俊。但到《淮南子》那里,则变成了尧之时,十日并出,尧命羿去除害射日,将爱民之德转给了尧,同时也将后羿神话从帝俊神话体系中切割出来。

万民的君主呀,

于是帝俊的诸子孙们纷纷被改名换姓,忘记了炎帝就是后稷,西王母就是帝俊的女儿。帝鸿成了黄帝或者黄帝的儿子,少昊说成是黄帝的孙子,帝喾说成了黄帝的曾孙子,中容成了颛顼之子,契成了帝喾之子,后稷也被喾占有。俊妻常羲改嫁了帝喾,娥皇走进了后羿舜的宫中。

只有你是上天的瞩望。

相关学说

这之后,大家才互道珍重,依依不舍地分了手。周穆王便从崦嵫山直接打道返回了中国。

信阳师范学院金荣权教授在帝俊及其神系考略一文中指出:帝俊在中国古代神话中是一个谜一般的神性人物,他的事迹既不为正史所载,也不为诸子所传,只见于《山海经》之中,尤其集中反映在大荒、
海内两经之中。究其神系渊源与脉略,显不属于炎帝世系,也不隶属于黄帝世系,是与炎、黄两大神系并存的第三神系。关于帝俊在中国古代诸神中的地位,今天众说纷纭,然一般认为帝俊当是上古时代东方民族的祖先神,这种看法是一致的,因为《山海经》记载的帝俊活动地及其子孙之国大多在东方。帝俊部族与少昊部族均是我国东部以鸟为图腾的远古同一部族。帝俊之俊又可写为夋,这字在甲骨文中实为一个鸟的形象。帝俊也是商代殷民族所奉祀的天帝,甲骨文称为高祖夋(与莒国犁比公祭祖碑文一致)。他本是殷民族的祖宗神。他的形状甲骨文作
或 ,画的是鸟的头,猕猴的身子,一只足,手里似乎还拄着一根拐杖。

周穆王遨游天下,眼界开阔,心胸舒畅,再加上各国进贡给他的营养宝物,使得他虽然荒唐一生,却也活了一百零五岁,才寿终正寝了。这也可算是出人意料了。

有关帝俊的神话相当零碎,集中保存在《山海经大荒经》以下五篇里,其他书籍并无所见。帝俊有两个妻子,一个名叫羲和,住在东方海外的甘渊,生了十个太阳;另一个名叫常羲,住在西方的荒野,生了十二个月亮。他还有一个名叫娥皇的妻子,住在南方荒野,生了三身国的先祖。这位先祖一个头三条身子,传下来的子孙也都是这般模样。帝俊时常从天上降下来,和下方一些面对着面跹舞蹈的五彩鸟交朋友;下方帝俊的两座祠坛,就是由这些五彩鸟管理的。在北方的荒野,有一座帝俊的竹林,斩下竹的一节,剖开来就可以做船。尧的时候,十日并出,帝俊曾经赐给羿红色的弓,白色的箭,叫他到下方去拯救人民的困苦。以上就是残留下来帝俊神话的片断。从中可以见到帝俊作为天帝的神性。

周穆王简介:

帝俊之后姜姓,而诸多土著东夷古国或族团姜姓,如东夷姜太公之祖伯夷,东夷战神蚩尤,莱、齐、纪、州、郚、向、纪国等均姓姜。

姬满,即周穆王,姬姓,名满,昭王之子,周王朝第五位帝王。
他是我国古代历史上最富于传奇色彩的帝王之一,世称穆天子,关于他的传说,层出不穷,最著名的则是《穆天子传》。大约1700年前,时当西晋太康年间,在河南汲县的一座战国古墓里,盗墓者意外地发现一批埋藏了五六百年的竹简,有数十车之多,计十余万言。经人整理,写定为75篇,《竹书纪年》和《穆天子传》即其中两篇,而《穆天子传》又是唯一能完整保存至今的。

在日照旸谷太阳文化源旅游风景区的天台山上有一巨型石人头像,据传说是帝俊头像,当地人称石祖像,也称老祖象。老祖像历尽风雨沧桑,底座山岩上有人工刻画的太阳图案,太阳中间为原始的祖字。传说该石像是东夷人父系社会的始祖——帝俊的化身。西侧的天台山极顶是俊台,相传为帝俊祭天之处。山下尧王城遗址中的墓葬都朝着天台山的方向,反映了大羿、太昊、少昊、伯益等建立的东夷古国对太阳神和祖先帝俊的崇拜。

《穆天子传》说的是西周兴盛时的穆王,命御者造父驾着八骏西去邀游,穿天山,登昆仑,见到了西王母,在瑶池受到了盛情款待,举觞歌诗,流连忘返。来回行程3.5
万里,历时543
日。所说有日期、方向、地名、里数,以及西域部落、语言和物产等等,所以当时人颇信其为实录。然自唐宋起,有人怀疑此传系后人伪托,并非信史。

周穆王名字叫姬满,是房太后生的,父亲是周昭王。昭王南巡时死在途中,就立了穆王为周朝的国君。当时穆王已经五十岁了,在位五十四年,活了一百零四岁。穆王年轻时就喜欢修炼成仙的道术,想学黄帝那样乘车马游遍天下的名山大川。于是他坐着八匹骏马拉的车奔赴西北戎族聚居的地方,为他驾车的是周时最有名的驭手造父。在路上,穆王得到一只白狐狸一只黑貉子,用它们祭祀了河神。他的车驶到据说连羽毛都浮不起来的弱水时,河里的鱼、龟、鳄鱼等自动为他搭起了桥让他的车通过。接着穆王登上了泰山,在天界的瑶池上会见了西王母,并和她一起畅饮。

在酒席上,西王母唱道:天上飘着悠悠白云,道路啊漫长得无穷无尽。无数的高山大河把我们阻隔,从此一别将难通音信。然而你将长生不老,相信以后还能重逢。穆王说,我回到神州故土以后,将使华夏各国都能和睦相处,使万民都过上平等富足的生活,到那时我会再来看望你。过了三年,穆王又出行于原野,到了山西的雷首山和太行山,然后又回到周朝的都城镐京。当时令尹喜已经跋涉过流沙和草地到了终南山之北,周穆王也追随着他走过的路,请来了隐士尹辄、杜冲,他俩都住在草地树上搭的屋子里,周穆王也来和他们同住,他们的住处被称为楼观。

后来祭父从郑圃赶来拜见穆王,报告说徐偃造反作乱,穆王才又回到国里平复了作乱,使社稷平安。穆王登昆仑山时,喝的是蜂山石缝中的甘泉,吃的是玉树上的果实,又登上西王母居住的群玉山,全部得到了腾云飞升的道术。他之所以还以凡人的形象在世间出现,是想现身说道,告诉人们修炼的结果。何况穆王喝的是玉石制成的膏浆,吃的昆仑山上的甜雪,还有素莲、黑枣、碧藕、白桔等仙果,怎能不延年益寿长生不老呢?传说西王母曾降临到周穆王的宫中,两个人一块驾云飞升,进入了天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