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罗斯身后的士兵们大声欢呼,特洛伊人远远地看到珀琉斯的儿子

宙斯在奥林匹斯圣山上召集神衹集会,允许他们可以自由决定援助特
洛伊人或希腊人。
因为如果神衹不参战,阿喀琉斯就会违背神意,占领特洛伊城。神衹
们奉旨行事,随着各自的心愿选择援助的对象:万神之母赫拉,帕拉斯;
雅典娜,波塞冬,赫耳墨斯和赫淮斯托斯赶到希腊人的战船上;阿瑞斯和福
玻斯,阿耳忒弥斯和她的母亲勒托,以及被神衹称为珊托斯的河神斯卡曼德
洛斯,阿佛洛狄忒等动身到特洛伊人那儿去。
在诸神还没有加入双方的队伍之前,希腊人因有勇猛的阿喀琉斯在他
们的队伍中,都显得斗志昂扬。特洛伊人远远地看到珀琉斯的儿子,看到他
穿着闪亮的铠甲像战神一样,都吓得四肢发抖。突然间,诸神不知不觉地加
入双方的队伍中,战斗又顿时变得激烈和残酷起来,胜利属于何方,还很难
预料。雅典娜在围墙的壕沟旁和大海边来回指挥,发出如雷般的呐喊声。在
另外一方,阿瑞斯一会儿在高高的城墙上指挥特洛伊人,一会儿如暴风似的
飞奔在西莫伊斯河岸的军队中间,高声激励特洛伊人。不和女神厄里斯则奔
跑在对立的双方军队中。宙斯,这位战争的主宰,也从奥林匹斯圣山上发出
雷电。波塞冬摇撼着大地,使群山震颤,连爱达山都震动了。冥王哈得斯大
吃一惊,他担心大地开裂,神衹和凡人会发现地府的秘密。神衹们终于面对
面地动起手来:福玻斯;阿波罗援箭射击海神波塞冬;帕拉斯;
帕典娜力战战神阿瑞斯;阿耳忒弥斯搭弓瞄准万神之母赫拉;勒托和赫耳墨
斯交锋;赫淮斯托斯与河神斯卡曼德洛斯厮杀。
当神衹杀成一团,难分难解时,阿喀琉斯在人群中寻找赫克托耳交战。
阿波罗变成普里阿摩斯的儿子吕卡翁,把英雄埃涅阿斯引到阿喀琉斯的面
前。埃涅阿斯穿着闪亮的铠甲,勇猛地向前奔去。但赫拉在混乱的战场上发
现了他,她立即召集与她友好的神衹们,对他们说:“波塞冬和雅典娜!你
们考虑一下,看看这事该怎么办。在福玻斯的唆使下,埃涅阿斯朝阿喀琉斯
扑了过去。我们或者逼使他退回去,或者给阿喀琉斯增添力量,让他感觉到
伟大的神衹也在支持他。不过今天他不能发生意外,我们从奥林匹斯圣山上
飞下来的目的就是如此。以后,他必须顺从命运女神给他安排的厄运。”
“仔细思考一下这事的后果吧,赫拉,”波塞冬回答说,“我不认为我们
应该合力反对站在另一方的神衹。这实在是没有道理的,因为我们是神衹,
显然有着很大的威力。我们应该站在一旁,静静地观战。如果阿瑞斯或者阿
波罗参战,并且阻碍阿喀琉斯作战,那时我们就可以理所当然地参战了!”
同时,战场上簇拥着一群群士兵。双方的队伍迎面扑来,大地在他们
的脚下隆隆震响。
不久,两个凶猛的英雄从各自的队伍里跳到前面,一个是安喀塞斯的
儿子埃涅阿斯,另一个是珀琉斯的儿子阿喀琉斯。埃涅阿斯首先跳出来,他
头上的羽毛盔饰在硕大的头盔旁威武地飘拂,胸前护着牛皮大盾,手里威吓
似地挥着投枪;阿喀琉斯也像一头雄狮一样冲上前。等他走近埃涅阿斯时,
大声喝道:“埃涅阿斯,你怎敢离开队伍,来到我的面前?你以为杀死我就
能统治特洛伊吗?难道特洛伊人答应赐给你一大片土地,作为战胜我的报答
吗?你还记得吗,在这场战争开始时,我把你从爱达山顶上赶下来的事吗?
那时你吓得没命地奔进,连头也不敢回,一直逃到吕耳纳索斯城才敢停下来。
我在雅典娜和宙斯的援助下征服了城市,把它夷为平地。由于神衹的怜悯,
我才免你一死。但是,神衹不会第二次救你了。我劝你赶快退回去,还是给
我让路为好!”埃涅阿斯反驳道:“珀琉斯的儿子,你以为我是小孩子,用几
句话就能把我吓住吗?我们都知道对方的底细。我知道你是海洋女神忒提斯
的儿子。但我是美丽的女神阿佛洛狄忒的儿子,是宙斯的外孙,我为此而感
到荣耀。让我们别在这里饶舌吧,还是试试我们的战矛!”说着他投出他的
矛,击中阿喀琉斯的盾牌,穿透两层青铜,第三层是黄金的,矛尖到此阻住
了,不能穿透后面的锡层。现在轮到珀琉斯的儿子投矛。他的矛击中了埃涅
阿斯的盾牌,矛头穿过边缘的最薄的部分落在埃涅阿斯身后的地上。他吓得
急忙执着盾牌蹲下身去。阿喀琉斯挥着宝剑冲了过来,埃涅阿斯情急之中拾
起地上一块通常两个人也难以举起的巨石,灵巧地投掷出去。如果不是波塞
冬注意到这情况,巨石一定击中对方的头盔或者盾牌,而他自己也一定死在
珀琉斯的儿子的剑下。
在一旁观战的神衹虽然反对特洛伊人,但对埃涅阿斯却产生了怜意。
“如果埃涅阿斯只是因为听从阿波罗的话而命归地府,这是令人遗憾的事。”
波塞冬说,“而且我担心宙斯会因此而生气,尽管他憎恨普里阿摩斯家族,
但他不愿意彻底毁灭这个家族,而且正是要通过埃涅阿斯,延续这个强大的
王族。”“你怎么做都行,”赫拉回答说,“至于我和帕拉斯,我们曾经郑重发
誓,决不想改变特洛伊人的不幸的命运。”
波塞冬飞到战场上。人的凡眼看不见他。他先在阿喀琉斯眼前降下一
层浓雾,然后从埃涅阿斯的盾牌上拔出长矛,放在阿喀琉斯的脚下。最后波
塞冬把埃涅阿斯抛向战场的边沿,在那里他的同盟军考科涅斯人正在束装,
准备战斗。“埃涅阿斯,”波塞冬嘲弄地责怪他说,“是哪位神衹蒙蔽了你的
眼睛,竟使你敢于同众神的宠儿作战?从此以后,你必须回避他,直到命运
之神结束了他的生命,你才可以放心大胆地在最前线作战!”
海神说完话,离开了埃涅阿斯,并驱散了阿喀琉斯眼前的浓雾。阿喀
琉斯看见他的长矛放在自己脚下,对手却已不见了,感到很奇怪。“一定是

命运并不让人长久地沉浸在悲哀之中。国王和雅典人以崇敬的目光望
着赫拉克勒斯的女儿玛卡里阿远去。她的身影刚消失,一个使者带着愉快的
神情,飞快地向神坛跑来。“伊俄拉俄斯在哪里?”他大声问道,“我给他带
来一个好消息!”伊俄拉俄斯从神坛旁站起来,一副悲伤的样子。
“你不认识我了吗?”使者问道,“我是许罗斯的老仆人!许罗斯不是赫
拉克勒斯和得伊阿尼拉所生的儿子吗?你是知道的,我的主人在逃亡途中和
你分手,去寻找同盟军。现在他回来了,带来了一支强大的军队。”
周围的人发出一阵欢呼,这消息很快传遍全城。伊俄拉俄斯不顾年老
体弱,穿上盔甲,拿起武器。他把小孩和赫拉克勒斯的老母亲留在城里,交
给雅典的老人们照顾,自己随着一支年轻人的队伍和国王得摩丰一起出发,
准备跟许罗斯的部队会合。
两支军队会合后,勇敢地迎着欧律斯透斯的军队开过去。当双方的军
队靠近时,许罗斯走下战车,站在阵前的道口上对亚各斯的国王喊道:“欧
律斯透斯国王哟!在一场流血的战争开始之前,在两支军队仅仅为了少数人
的利益拼命厮杀之前,请你听听我的建议:由我们两人单独作战来决定胜负。
如果我败在你的手里,那么你就带走我的兄弟姐妹,一切听凭你的发落;如
果你输了,那么你应该把我父亲的王权,他的王宫以及在伯罗奔尼撒的统治
权归还给我和我的亲属。”
许罗斯身后的士兵们大声欢呼,赞成这个建议。对面亚各斯的士兵们
也交头接耳,表示赞同。欧律斯透斯以前在赫拉克勒斯面前就显得胆怯,现
在他再次显得贪生怕死,他反对这个建议,不敢离开他的军队。因此许罗斯
又回到自己的队伍里。 占卜者和星象家向神衹献祭,战斗的号角吹响了。
国王得摩丰回过头去对他的士兵大声呼喊:“公民们,记住,这是为了
你们的家园而战,为了生育和抚养你们的城市而战!”
在那一边,欧律斯透斯也鼓励他的士兵们为了亚各斯和迈肯尼的光荣
奋勇作战。现在,军号吹起,盾牌撞击,战车对阵,长矛相刺,刀剑挥舞。
双方士兵杀成一团,伤者呻吟,血流成河。起初,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的同
盟军在亚各斯人的长矛的攻击下,阵脚动摇,被迫后退,紧接着,他们展开
进攻,向前推进。双方拼杀了很长时间,最后,亚各斯人的阵脚开始混乱,
步兵和战车纷纷逃跑,互相冲撞践踏,死伤惨重。
年迈的伊俄拉俄斯斗志昂扬,他看到许罗斯驾着战车追击敌人,从旁
边驶过时,便急忙伸出右手,要求跳上战车代替他的位置。许罗斯恭敬地把
位置让给了他父亲的朋友。伊俄拉俄斯上车后费力地用双手控制四马战车,
勇敢地向前冲去。到达雅典娜神庙时,他看到欧律斯透斯的战车正在他前面
逃窜。于是,他向宙斯和青春女神赫柏祈祷,祈求赐予他年轻人的力量,让
他在这一天取得战斗的胜利,为赫拉克勒斯报仇。赫柏正是赫拉克勒斯上了
奥林匹斯圣山后续娶的妻子。伊俄拉俄斯祈祷后,果然出现了奇迹:两颗晶
亮的星星缓缓降下,落在马鞍上,浓密的大雾遮住了战车。不一会儿,浓雾
消散,星星也不见了。伊俄拉俄斯年轻了许多。他精神焕发地挺立在战车上,
挥动着两支强健有力的胳膊,紧紧地抓住四马缰绳,向前飞奔过去。
欧律斯透斯逃入一座自以为很安全的山谷,他看到后面追赶的人快要
追上了。他不认识这个追来的人,于是,他站在车上,反身应战。伊俄拉俄
斯凭借神衹赐予的力量,把他的对手从车上打落到地上,然后把他捆在自己
的战车上,作为战利品送回去。
亚各斯人因欧律斯透斯被活捉,失去了统帅,顿时四散逃走。欧律斯
透斯的儿子们和数不清的士兵被打死,很快阿提喀的土地上没有一个从亚各
斯来的敌人了。

宙斯让特洛伊人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他把希腊人推进失败的灾难中。
宙斯坐在爱达山上,看了一会希腊人的战船营,又将视线移向色雷斯人的地
盘。这时,海神波塞冬也忙碌起来,他坐在树林茂密的萨莫特拉克岛的山顶
上,看着爱达山,看着眼底下的特洛伊城和丹内阿人的战船。他看到希腊人
的防线被特洛伊人突破了,大为震惊。他站起身来,离开怪石嶙峋的山顶,
迈开使山林震动的神衹的步伐,四步就来到爱琴海的岸边,汹涌澎湃的波涛
下面耸立着他那金壁辉煌的宫殿。他穿上金铠甲,套上金鬃马,然后手执金
鞭,跳上战车,驾着车冲过层层波浪。海怪们认出了他们的主人,海水自动
分开让他通过,没有一滴水沾湿车轴。波塞冬来到丹内阿人的战船附近,卸
下马匹,用金链锁住了马脚,把它们拴在忒涅多斯岛和印布洛斯岛之间的山
洞里,并用长生不老的神料喂它们。然后他飞快地来到激烈的战场,看到特
洛伊人紧紧地集结在赫克托耳的周围,并准备夺取希腊人的战船。
波塞冬变成预言家卡尔卡斯的样子,混进希腊人的中间,看到两个埃
阿斯斗志昂扬,便说,“特洛伊人在其他地方进攻,我并不担忧,我只是担
忧这里出问题,因为赫克托耳猛烈得犹如一团烈火。可是你们,英雄好汉们,
如果你们集中力量,防守这个地方,那么是能够拯救希腊人的。”他一面说,
一面用手杖点了两人一下。他们顿时觉得四肢轻捷,勇气倍增,海神突然消
失了。俄琉斯的儿子小埃阿斯最先明白了这个人是谁。“埃阿斯,”他喊了一
声和他同名的伙伴,“刚才那人不是卡尔卡斯,他是波塞冬。我现在感到心
里有团烈火在燃烧,我渴望着决定胜负的战斗!”忒拉蒙的儿子大埃阿斯回
答说:“现在我的手激动地握紧了长矛,心情轻松,腿脚灵便,我渴望着单
独与赫克托耳拼杀!”
波塞冬又来到那些灰心丧气、疲惫地躺在战船上的英雄中间。他鼓励
他们,直到他们振作起来,又回到两个埃阿斯的身旁,沉着而坚定准备痛击
赫克托耳和特洛伊人。丹内阿人密集地排列成行,长矛林立,盾牌相连,战
盔靠着战盔,战士们肩并肩,盔上的羽饰飘动,彼此接触。士兵们密密麻麻,
人声鼎沸。特洛伊人也是群情激昂,在赫克托耳的率领下,呐喊声地动山摇。
“特洛伊人和吕喀亚人,你们要挺住!”赫克托耳回头号召他的战士,“敌人
组织的队伍是坚持不了多久的,他们必定在我的长矛打击下溃退,因为雷霆
之神在支持我们。”他这样叫喊着,激励他的士兵。普里阿摩斯的英勇善战
的儿子得伊福玻斯用盾牌掩护着,大步前进。迈里俄纳斯把他看作攻击的目
标,用他的矛朝他投去。得伊福玻斯用坚固的盾挡住了,矛尖折断了。迈里
俄纳斯很恼怒,他转身回船,去取一支更结实的长矛。
激战还在继续。在混战中,安菲玛库斯被赫克托耳打死。安菲玛库斯
是波塞冬的孙子。
原来,厄利斯的国王阿克托耳娶妻摩利奥纳,她跟波塞冬生下双生子
欧律托斯和克雷阿托尔。安菲玛库斯是克雷阿托尔的儿子。波塞冬看到自己
的孙子死了,十分愤怒。他即刻赶到营房,煽动更多的希腊人前去战斗。在
这里,他看到伊多墨纽斯背着一个受伤的朋友送到医生那里治疗,然后回营
去取另一支长矛。海神波塞冬变成托阿斯的样子走近他,对他说:“克瑞忒
人的国王啊,你知道大祸临头了吗?所有今天没有参加战斗的人,都不能从
特洛伊返回故乡!”“是这样的,托阿斯。”伊多墨纽斯对正在离开的神衹大
声说。他从营房里拿出两支长矛走了出来。迈里俄纳斯正好来到他身旁,因
为他的长矛刚才碰到得伊福玻斯的盾牌折断了,所以现在回来另找一根。“我
看出来了,你需要什么。”伊多墨纽斯对他说,“在我的帐篷里有二十支我所
缴获的长矛,就在墙边上。你去挑选一根最好的吧!”迈里俄纳斯选了一根
粗大的长矛,然后两人一起回到战场。
伊多墨纽斯虽说上了年纪,可是打仗时十分勇敢,就像年轻人一样。
伊多墨纽斯遇到的第一个对手是向卡珊德拉求婚,并因此站在特洛伊人一边
的俄特律墨纽斯。俄特律墨纽斯被一枪投中,伊多墨纽斯高兴地说:“快活
的新郎呀,现在快去娶普里阿摩斯的女儿吧!其实,你如果站在我们一边,
帮我们征服特洛伊,你也可以娶阿柔特斯的漂亮女儿为妻的!好吧,现在你
跟我一起上船取嫁妆吧!”他正在嘲讽,阿西俄斯乘着战车奔来,要为死者
报仇。阿西俄斯拉开架势刚要投抢,伊多墨纽斯的矛已刺中他的喉咙。他的
御者看到这情景惊得目瞪口呆,双手不听使唤,忘掉了驱车逃回。涅斯托耳
的儿子安提罗科斯举起长矛将他击中,把他挑翻在车下。
现在得伊福玻斯直朝伊多墨纽斯扑来,他决心为死去的朋友阿西俄斯
报仇。他看准机会,朝这个克瑞忒人掷去一枪。克瑞忒人伊多墨纽斯机智地
蹲下身去,用盾挡住身体。投枪从他头顶上飞过,击中王子许普塞诺耳的肝
部。“亲爱的朋友阿西俄斯,我终算为你报了仇,”这位特洛伊人高兴地喊了
起来,“我给你送来一位仆人侍候你!”受伤的许普塞诺耳呻吟不已,他被两
位伙伴迅速抬离混乱的战场。伊多墨纽斯继续战斗,他杀死安喀塞斯的女婿
阿尔卡托斯,然后大喝一声:“得伊福玻斯,我们的交易不是非常合算吗?
我给你三个换一个吧!来吧,我让你亲自看看,我是不是宙斯的子孙!”伊
多墨纽斯这么说,是因为他是国王弥诺斯的孙子,即宙斯的重孙。得伊福玻
斯思量了一会儿,是单独作战,还是再去找一个勇敢的帮手。他觉得还是第
二个办法比较明智,于是便和他的姻兄埃涅阿斯一起向伊多墨纽斯发起进
攻。伊多墨纽斯毫无畏惧,他看见两个对手奔来,便从容地等在一旁。但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