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涅拉俄斯友好地回答说,不管从缸中倒出多少酒

帕拉斯雅典娜飞到斯巴达,在国王墨涅拉俄斯的宫殿里找到了从皮洛斯和伊塔刻来的两个青年。他们已经躺下了。涅斯托耳的儿子珀西斯特拉托斯正在酣睡。忒勒玛科斯却彻夜难眠,他在想念他的父亲。突然,他看到宙斯的女儿站在自己的床前。“忒勒玛科斯,”女神对他说,“你不能再远离故乡了,要知道,求婚人正在你的宫殿里整日挥霍你的财产。你必须辞别国王墨涅拉俄斯,赶快回伊塔刻去。否则,你的母亲就会被迫和求婚人结婚了。她的父亲和她的兄弟们正在劝她嫁给欧律玛科斯。欧律玛科斯为了达到目的,不惜比别人献出更多的礼品,而且,还答应在结婚时授予妻子更多的财富。你赶紧回去吧!不过要记住:求婚人埋伏在伊塔刻和萨墨岛之间的海峡上,他们想要杀害你。你必须绕道而行,并且只在黑夜里航行,神衹会给你送上顺风。你到达伊塔刻岛时,让你的同伴们赶快进城,而你则去寻找看管猪群的牧人欧迈俄斯,并在他那儿待到天明,然后派人告诉你的母亲珀涅罗珀,说你已经平安地回来了!”

西克斯是色塞利城的国王,他是鲁雪佛神的儿子,鲁雪佛就是黎明之星,西克斯的脸上禀赋着他父亲的所有光辉。他的妻子阿尔莎奥妮的出身也很不凡,她是风神亚奥勒斯的女儿。这对夫妻恩爱非常,经常厮守在一起而不愿分离。但是,终于有一天,他决定必须离开她,渡海远行。接连几次事件发生,使他感到不安,他想前往神殿———人类困难的庇护所———去请教。当阿尔莎奥妮知道丈夫的计划时,她忧急万分,泣不成声地劝丈夫不要去冒险,她知道鲜为人知的海上飓风的威力。从小她就在父亲的宫殿中看到他们的暴风雨,以及他们召唤来的乌云和红色的闪光。“我曾看过许多次”,
她说:“被打成稀烂的船舶碎片。啊!请你不要走!如果我不能说服你,至少请你带我一块走,我能够忍受我们所遭遇的一切。”

古时候,在弗里基亚山国有两棵树,这两棵树被远近所有的农民指为是一个伟大的奇迹,也是难怪的。因为一颗菩提树和一棵橡树,却长在同一根树干上。这个故事说明了神的法力是广大无边的,同时,也说明神对于谦恭和诚敬者的报酬。

女神说完话就消失了。忒勒玛科斯立刻唤醒珀西斯特拉托斯,对他说:
“快起来,套上车,让我们出发回去吧!”“怎么了?”涅斯托耳的儿子睡眼惺忪地问,“现在深更半夜,等到天亮再出发吧。说不定国王墨涅拉俄斯在告别时会送给我们许多厚礼呢。”

西克斯深受感动,他对妻子的爱,并不亚于妻子对他的爱。但是他意志坚定,他认为他必须要由神殿得到解答,而不愿让妻子陪他在旅程中冒险。她不得不屈服,听任丈夫独自出航。当她怀着沉痛的心情和他告别时,好像已经预见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她伫立在海岸上,凝视着船只,直到消逝为止。

有时候,当丘比特在奥林匹斯山上吃腻了仙品琼浆,听烦了阿波罗的七弦琴,看厌了格拉斯三女神的燕舞,他就化成凡人,跑到人间,来找点冒险刺激。他最喜欢的旅伴是风趣机伶的默格利。丘比特在这格外特别的旅行中,他决定去看看弗里基亚的人民如何款待远客。殷勤的招待,对丘比特而言,当然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异乡的流浪汉,经常都受到他的保护。

他们正在商量出发的事,不觉天已亮了。墨涅拉俄斯起来得比两个青年更早。忒勒玛科斯看到国王正在大厅里走动,便马上穿起紧身衣,披上披风,走了过来。他请求国王允许他当天回乡。墨涅拉俄斯友好地回答说:“亲爱的客人,如果你回乡心切,我自然不便留你。

当天夜里,海上狂风骤起,浪头高耸如山,大雨倾泻而下,整个天空像要塌下海中,而大海像要掷入空中。船上人员无不恐惧战栗而惊惶失色,只有西克斯安定如常,他心里只想着阿尔莎奥妮,想到爱妻没有同来,能平安躲在家里,心里感到无比的欣慰。

于是,这两个神打扮成穷人的模样,四处
。无论是高楼大厦或蓬门荜户,他们试着敲门,乞求食物和留宿处。然而,他们总是被傲慢的主人拒绝于门外。他们试了几百家,所得到的待遇都是一样。最后,他们来到一家最破败简陋的小茅屋前。没想到,他们刚一敲门,门就开得大大的,而且有个和气的声音在招呼他们进去。他们必须弯着身子,才能走进那低矮的门口。可是一到里面,就发觉身在一个非常整洁的房间里,有一对和颜悦色的老夫妇在欢迎他们,而且忙着张罗招待。

请略等片刻,让我将送给你的礼物装上你们的马车。另外,我吩咐女仆为你们准备早餐。”

当船沉下去,海水淹没他时,他嘴里还呼唤着爱妻的名字。

老头子把一张长凳放在炉火边,请他们躺下来休息,舒活一下疲惫的筋骨。老太婆给凳上铺了一条柔软的毯子,她告诉客人,她名叫包雪丝,她先生叫斐利蒙。他俩结婚后,一直住在这间茅屋里,相亲相爱,欢乐年年。
“我们是穷苦人家”, 她说:

墨涅拉俄斯说完,命人赶紧准备早饭。然后,他和王后海伦以及儿子墨伽彭忒斯来到库房。他挑出一只金杯,又让儿子取来一把美丽的银壶。海伦从箱内找出一件她亲自织造的最漂亮的衣服。三个人带着礼物向客人走来。墨涅拉俄斯送上金杯,墨伽彭忒斯献上银壶。海伦把衣服塞在他的手里,说:“亲爱的孩子,从海伦的手里接过这份礼物吧,作个纪念。你的未婚妻将穿着它参加婚礼。在那一天到来之前,你把它保存在你的母亲的箱子里。祝愿你幸福地回到你祖祖辈辈居住的地方。”

阿尔莎奥妮在家里计数着日子,她辛勤地工作着,要赶在他回家前,为他缝制一件衣服,同时也为自己备好一件,好让他第一眼瞧着自己时,自己能更漂亮可爱。每天她不断地向神祷告,保佑丈夫平安,尤其更虔诚地向天后朱诺祈求。天后对于为早已去世者祈祷的人格外怜悯。她命令女神爱丽丝前往睡神山诺斯家中,求他托梦给阿尔莎奥妮,告诉她关于西克斯的遭遇。

“但是,贫穷并不是很坏的,只要你能够承认它,精神上的满足是很有助益的。”
当她一面谈着,一面也为他们忙着准备东西。把火炉里埋在灰烬中的炭火煽旺起来,直到火熊熊地燃着。放上一满锅的水,水刚煮开,她丈夫就从园子里带了一颗卷心菜进来,放入锅中,再加进一块挂在梁上的猪肉。当锅子正在滚时,包雪丝用她颤抖的双手把餐桌扶正,这张桌子的一只脚太短了,她用碎碟子把它垫高。然后,在桌面上摆出一些橄榄、萝卜和几个在灰堆里烤熟的鸡蛋。同时,卷心菜和猪肉已经煮好,老头子把那张摇摇欲坠的睡椅推到桌前,请两位客人就坐用饭。
他还给他们两只木碗,端上一缸酒,味道很像是醋,他在酒里兑了许多水。斐利蒙心里为能使这顿晚餐添加热闹的气氛而骄傲兴奋,他守着为见底的酒杯添酒。这对老夫妇因待客的成功而感到高兴,以致很慢地才发现奇怪的事发生。那一缸酒保持满盈的状况,不管从缸中倒出多少酒,酒缸永远是满满的一滴不少。当他们发现这个奇迹后,吓的面面相觑。他们垂下眼皮,默默地祷告。然后诚惶诚恐地以颤抖的声音求两位客人,宽恕他们以拙劣的东西待客。“我们还有一只鹅”,
老头子说:“你们本应该拿来孝敬您的。不过,如果你们能稍等一会,我这就去把它宰了。”无论如何,他们总无法捉到鹅,他们弄的精疲力竭,仍是徒劳无功。这时,丘比特和默格利看的觉得很好玩。

忒勒玛科斯收下这些礼物,表示诚挚的感谢。他们用完送行的早餐,上了马车。墨涅拉俄斯右手端着满满一杯酒,来到马前,向神衹举行灌礼,祈祷神衹让他们平安到家。忒勒玛科斯再次表示感谢,他看到一头雄鹰从宫中飞来,鹰爪下抓着一只白鹅,一群男女叫嚷着追了过来。雄鹰一直飞到两个青年的马前。看到这个吉兆大家都很高兴。海伦还说:“朋友们,请听我的预言吧!雄鹰抓到宫中的肥鹅,这表示奥德修斯经过长久漂流后将以复仇者的身份回到家乡。也许他已经到了家乡,正准备收拾那批养得肥肥的求婚人!”

睡神住在希姆利安的黑城附近,一处阳光无法照到,万物都隐在幽暗中的阴森山谷里。那里听不见鸡鸣,也听不到狗吠;没有树枝在风中颤动,也没有口舌扰嚷打破沉寂。惟一的声音来自于忘忧河里的淙淙流水,柔和的流水声引人入睡。门前的罂粟和其它令人昏然欲睡的香草盛放着。睡神躺在柔软舒适的黑色床上。爱丽丝披着七彩外衣而来,弯曲的彩虹斜曳过苍穹,她绚烂的外衣使漆黑的屋子大放光明,但是,却无法使睡神睁开沉重的眼皮,以知道有什么事需要他去做。当爱丽丝确定他已醒来,便立即将工作交待他,然后迅速地离去,以免自己永远沉沦于梦境中。

当斐利蒙和包雪丝正精疲力尽地放弃抓鹅时,丘比特和默格利觉得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这对老夫妇真的很仁慈。“你们已做了神的东主,
他们说:“你们应该得到尝赐。这个蔑视贫穷异乡人的恶劣国家将受到严厉的惩罚,但你们可以免于劫数。”
然后,他们带着这对老夫妇走出茅屋,瞧瞧他们的四周。他们愣住了,放眼望去尽是一片汪洋。所有的土地和居民都不见了,他们被一个大湖泊包围住了。过去邻居们对待老夫妇并不好,但是,他们还是为死者哀悼哭泣。然而,突然间他们的泪水被惊人的奇迹止住了,以前一直属于他们的低矮小茅屋变成一个金碧辉煌的宫殿,有纯白的大理石柱和黄金的屋顶。

“但愿宙斯让这吉兆应验,”忒勒玛科斯说,“如果真的应验了,尊敬的王后,我将在家中像敬奉女神一样敬奉你。”

老睡神喊醒他那个善于化身成各种人的儿子摩菲尔斯,把天后朱诺的命令,交给儿子去办。摩菲尔斯悄然地振翼起身,飞过黑暗,很快地伫立在阿尔莎奥妮的床边。他已摇身变成西克斯的容貌以及他灭顶时的形状,赤着身子,湿淋淋地出现在她床头。“可怜的妻子”,
他说:“瞧吧!你的丈夫在这里,你还认得我吗?是否我的面貌已变成死色?阿尔莎奥妮!我已死了,当海水吞噬我时,我仍然呼唤着你,我已经没有生望了,为我而哭泣吧!不要让我毫无泪水地进入阴界。
沉睡中的阿尔莎妮痛苦地呻吟着,”伸出手臂想抓住他。她大声哭喊:“等等我,我要和你一块走。”她被自己的哭喊惊醒,觉悟丈夫确实已死,刚才并不是做梦,而是亡夫的形象。就在那时,我见到他,
她自言自语地说:“他”的形状多么可怜。他死了,我要立即随他去。他的尸首正随波逐流,我能独自留在这里吗?我不能离开你,亲爱的丈夫!我也不想活了。”

“善良的人”, 丘比特说:“你们想要什么请开口,你们会如愿以偿的。
老夫妇迅速低声地商量一会儿,然后斐利蒙说:“让我们做您的祭司好了,为您守护这座庙宇,———还有,哦!我们已共同活了这么久,让我们永远不单独地活着,就假定能一起死吧!”

两个青年告别后驾车出发了。第二天,他们平安地到达皮洛斯城。忒勒玛科斯请珀西斯特拉托斯驾车绕城而行,直接把他送到海边的大船那儿,因为他怕朋友的父亲又会盛情挽留。他们到了海边,珀西斯特拉托斯跟朋友依依惜别,对他说:“快上船出发吧!如果我的父亲知道你在这里,他一定会来挽留你在他的宫里住一夜。”忒勒玛科斯的同伴们上了船,在船桨旁坐了下来。忒勒玛科斯则在船尾向保护自己的女神雅典娜献祭,并祈祷。

天色一亮,她就来到海岸上,站在当初目送丈夫帆影远去的地点。就在她向大海凝视的当时,突然发现远处有样飘浮的东西,正是涨潮的时候,那东西愈飘愈近,她终于看出是具尸体。她带着怜悯和恐惧的心情,注视着缓缓飘来的浮尸。最后,尸体飘到她所站的岸下,几乎就在她身旁。正是她丈夫西克斯。她立刻跃身下海,高呼着:
“亲爱的丈夫!”
———然后,哦!太奇怪了,她没有沉入波浪之中,反而在水面上飞翔起来。她身上长了翅膀,全身覆满了羽毛,变成一只鸟。神们是仁慈的,他们同样地对待西克斯。当她飞向尸体去的时候,尸体已经不见,他变成一只跟她类似的鸟,和她比翼而飞。他们的爱情是始终不变的,从此以来,人们常见到他俩在海面上比翼双飞,嬉逐翱翔。

两位神礻氏答应了,宾主尽欢而散。这对老夫妇在大庙宇里服务了很久。故事里没有提及他们是否失去火炉熊熊燃烧而温暖的小屋子。有一天,他们站在大理石和金子装饰的庙堂前,谈谈往昔的生活,回忆无数的艰辛和愉快的往事。如今,他们岁数已相当高了。当他们正叙旧时,突然发现对方的身上长出树叶来,环身被树皮遮掩住。他们只来得及说声:“亲爱的,永别了。
话刚出口,他们就变成了树木,但是他们仍旧在一起,菩提树和橡树长在同一根树干上。遥远的人们前来崇拜这个奇迹,他们经常将花环套在树枝上,以向这对忠诚的夫妇致敬。

突然,一个人急急地朝他奔来,并伸出双手,大声呼喊着:“年轻人哟,凭着这些祭品,凭着神衹,凭着你全家的幸福,我请求得到你的庇护,让我登上你的大船吧。我是预言家忒俄克吕摩诺斯,我的家在皮洛斯,从前生活在亚各斯。我在那里由于一时气愤打死了一个人。死者的亲戚权势大,他们发誓要我偿命。我不得不到处流浪,现在他们追踪到这里,恳求你让我上船吧。”

每年年终前,海上总有七天风平浪静,没有风激起波涛。那正是阿尔莎奥妮在海上的巢中孵蛋的日子。直到她孵出小鸟,这静谧才被打破。每年冬天,当这段完全宁静的日子来临时,人们便以她的名字阿尔莎奥妮命名,或更通俗地称为
“海的息恩日”。

忒勒玛科斯非常同情他,便让他上船同行,并答应他,到了伊塔刻也会照顾他的生活。

这时,安祥的鸟儿便在静止地海浪上孵蛋。

忒勒玛科斯从他手里接过长矛,跟他一起坐在船尾。水手解开缆绳,竖起桅杆,挂上白帆。

顺风吹满船帆,船只飞快地航行在大海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