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动奥德修斯勇敢地对付求婚人,埃涅阿斯站在高高的城墙上指挥士兵投掷石块

奥德修斯躺在草地上熟睡,这时他的保护女神雅典娜正在着手为他安排。女神赶到舍利亚岛,在岛上淮阿喀亚人建了一座城市。女神走进贤明的国王阿尔喀诺俄斯的宫殿,来到国王的女儿瑙西卡的内室。瑙西卡生得美丽、端庄,如同一个漂亮的女神。她睡在宽敞而又明亮的卧室里,门外有两个侍女看守。雅典娜如清风似的走到姑娘的床前。她变形为姑娘的侍女,出现在姑娘的梦中,对她说:“你这个懒姑娘,你的母亲会笑话你的,你的美丽的衣服还放在橱里没有洗净呢,如果你明天和人订婚了,你怎么办呢?你将没有一件干净的衣服穿。起来,快去洗衣服。我陪你去,帮你一起洗,让你尽快把衣服洗完。”

这时,奥德修斯捋起破衣袖,手中握着硬弓和装满箭矢的箭袋,站到高高的门槛上。他把箭里的箭都倒在脚边,向求婚人大声地说:“第一轮比赛已经结束,现在进行第二轮比赛吧。这次由我选择目标!”说着他拉起弓,搭上箭,瞄准正在举杯喝酒的安提诺俄斯射去,正中他的咽喉,箭头从颈后穿出。他口鼻喷血,酒杯也从手上滑落。他倒下时,把桌子撞翻了,菜肴和杯盘都洒在地上。求婚人见他倒下了,都从椅子上跳起来,奔到墙边找武器,可是矛和盾都不见了。于是他们破口大骂:“该死的外乡人,你为什么瞄准我们射击!”他们这样说,是以为陌生人偶然射中了安提诺俄斯。他们不知道他们都面临着同样的命运。奥德修斯对他们声震如雷地吼道:“你们这些畜生,你们以为我永远不会从特洛伊回来了!你们挥霍我的财产,诱骗我的女仆,并在我活着时就来向我的妻子求婚。你们在神衹和凡人面前都不感到羞耻!现在你们的末日已经到了!”
求婚人听了大惊失色,各自寻找逃跑的路。只有求婚人欧律玛科斯强作镇定地说:“如果你真是奥德修斯,那么你就有权利向我们发怒,因为我们在你的宫中,在你的国内,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可是,应该承担责任的罪魁已经死在你的箭下了。安提诺俄斯唆使我们干了这些事,他其实并不是真心向你的妻子求婚。他是想当伊塔刻的国王,计划谋害你的儿子。他现在受到了应得的惩罚。我们是你的同族兄弟,请宽恕我们。请你息怒!我们每人都给你补偿二十头肥牛,并送给你所要的黄金和青铜,以求你的谅解!”
“不!欧律玛科斯,”奥德修斯严厉地回答说,“即使你们把所继承的遗产全部给我,我也不会甘休。我要你们以死来抵偿你们的罪孽,任何人也休想逃出我的手掌!”
求婚人吓得心惊胆战,瑟瑟发抖。欧律玛科斯又回过头来对朋友们说:“这个人敬酒不吃,吃罚酒。大家拔出剑来,用桌子挡住他的箭。我们必须制服他,把他推下门槛,然后我们去请朋友来援助我们。”说着,他抽出宝剑。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冲上去,飞箭已射穿了他的胸部,利剑从他手中落到地上。欧律玛科斯痛苦地在地上翻滚,用头撞着地面,不一会儿便死了。现在安菲诺摩斯挥剑向奥德修斯扑去,企图夺路而逃。忒勒玛科斯持矛向他掷去,正中他的后背,他扑倒在地。忒勒玛科斯拔出长矛,站到门槛上,与他的父亲站在一起,并给父亲递上一面盾牌,两根矛和一顶铜盔。忒勒玛科斯又急忙奔进武器库,取来四块盾牌,四顶铜盔,八根矛,四顶有马鬃盔饰的头盔。他和两个忠诚的牧人都武装起来。他们把第四套盔甲交给奥德修斯。于是,四个人站在一起,并肩作战。
奥德修斯箭无虚发,求婚人一个个死在他的箭下。箭射完了,他把硬弓靠在门框上,用盾挡住身体,戴上头盔,盔饰可怕地颤动着。他握着两根粗大的长矛,四下观察着。在大厅里有一扇边门,通向内廷的过道。门很小,只容一个人通过。奥德修斯曾吩咐牧猪人欧迈俄斯看守这门,但欧迈俄斯跑去武装自己时,求婚人阿革拉俄斯看到门口无人,便对同伴们喊道:“朋友们,我们快从边门进城搬救兵。只有这样,才能尽快把这个人消灭!”
但站在一边的牧羊人墨兰透斯说:“边门很小,过道很窄,每次只能通过一人。他们四个人中只要有一个站在前面,就能把我们全杀掉。还是让我一个人悄悄地钻出去,从他武器库里把武器搬来。”说着他就这样做了。不久,他搬来十二面盾牌、十二顶头盔和十二支长矛。奥德修斯突然看到对手们武装起来,吃了一惊,回头对忒勒玛科斯说:“这一定是不忠实的女仆或者是牧羊人干的事!”
“阿,父亲,恐怕这是我的过失,”忒勒玛科斯回答说,“刚才我忙着取武器,匆忙中忘记关门。”牧猪人听到这话,急忙朝武器库奔去,准备关门。他从开着的门里看到牧羊人正在里面拿武器,便赶紧回来报告。“我是把他抓住,还是把他杀了?”他问主人。
“你同牧牛人一起去,把他抓住,把他的双手和双脚反绑起来,吊在库房中间的梁柱上。然后把门关上,立刻回来。”
两个牧人遵命而去。他们悄悄地走近牧羊人,把他抓住,按在地上,用绳子把他的手脚反捆起来,再把一根长绳套在屋顶的钩子上,捆住他的身体,然后将他拉了上去,吊在横梁边。随后,牧猪人和牧牛人关上门,仍然回到奥德修斯的身边。
这时,又有第五个人来参战。这是变为门托尔的雅典娜,奥德修斯认出了女神。求婚人看到这新来参战的人,非常愤怒。阿革拉俄斯怒冲冲地吼道:“门托尔,我警告你,不要上奥德修斯的当,来跟我们作对。否则,我们杀了你,烧掉你的房子!”雅典娜听了很生气,鼓动奥德修斯勇敢地对付求婚人。她说:“你好像不如在特洛伊战争中那样勇敢了。你用计谋征服了这座城市,可是现在,捍卫你的宫殿和财产时,你怎么迟疑不前呢?”她用这些话激励奥德修斯,是因为她不想直接参加作战。说完话,她突然像只鸟儿一样飞上去,停在满是烟灰的横梁上。“门托尔走掉了,”阿革拉俄斯对朋友们说,“现在只剩下他们四个人了。让我们好好地想个对付他们的办法。你们不要把长矛同时掷出去,先掷六根,集中瞄准奥德修斯!如果他倒下去,其他人便容易对付了!”可是,雅典娜却让他们的长矛掷偏了。
一根中在门柱上,另一根砸在门板上,其他的则掷在墙上。
奥德修斯对他的同伴们大声喊道:“注意瞄准!”四个人一起把长矛掷

第二天清晨,希腊人离开战船来到特洛伊城下,准备攻城,他们兵分
几路,每一路攻打一座城门。但特洛伊人坚守每一座城垣和塔楼,顽强抵抗
敌人。卡帕涅斯的儿子斯忒涅罗斯和战绩卓着的狄俄墨得斯率先攻打中心城
门。但得伊福玻斯和勇猛的波吕忒斯以及别的英雄们站在高高的城门上,用
箭矢和石块抗击蜂拥而上的攻城部队。涅俄普托勒摩斯率领他的部队攻打伊
达城门。特洛伊英雄赫勒诺斯和阿革诺耳在城垛上激励士兵们奋勇抵抗。面
向大平原和希腊人战船营的城门由欧律皮罗斯和奥德修斯率军围攻。勇敢的
埃涅阿斯站在高高的城墙上指挥士兵投掷石块,使他们无法逼近。同时透克
洛斯在西莫伊斯河岸奋勇作战。
奥德修斯在战斗中突然灵机一动,想出一个主意。他命令战士们把盾
牌拼在一起,举在头上,形成一个顶盖。在顶盖下,士兵们可以聚成一群,
密集前进。就这样,丹内阿人大胆地逼近城门,他们在盾牌下听到无数石块、
飞箭和投枪从城墙上撞落的声音,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受伤。于是,他们像团
乌云一样向城门推进。大地在他们的脚下呻吟,尘土在他们的头上飞扬。阿
特柔斯的儿子们看到这坚固的队形,满心喜悦。他们鼓舞士兵们坚定向前推
进,并准备拆毁城门,或用双面斧把城门劈开。眼看奥德修斯的战术就要使
他们取得胜利了。
但奥林匹斯圣山上保护特洛伊人的神衹们给埃涅阿斯的双臂增添了神
力,他端起一块巨大的石头朝着盾牌构成的顶盖猛地砸下去,使一大批围攻
的敌人纷纷倒在盾牌下。埃涅阿斯站在城墙上,他的铠甲闪烁金光。在他的
身旁站着强大的战神阿瑞斯,他隐在云雾中,没有人看得见他。每当埃涅阿
斯投掷石块时,他就使它准确地击中敌人。希腊人死伤惨重,一片惊慌。埃
涅阿斯在城头上一直大声吼叫,激励士气。城下,涅俄普托勒摩斯也在激励
士兵们坚持进攻。血腥的战斗整整进行了一整天,没有停息过片刻。
另一路攻城的希腊人比较得手。勇敢的洛克里斯的猛将埃阿斯用矛箭
把守城的战士射落下来。他的战友和同乡阿尔喀墨冬看到城墙上有一块地方
守城的人已被扫清,便急忙架起云梯爬上去。阿尔喀墨冬把盾牌顶在头顶上,
舍身忘死为他的战友们开辟进城的道路。
埃涅阿斯从远处看见了他。当他爬完最后一级刚刚露出城墙时,就被
埃涅阿斯掷来的一块石头击中头颅,他仰面倒下,砸断了云梯,还没有着地,
就已经死了。 菲罗克忒忒斯看到安喀塞斯的儿子像一头猛兽一样沿着城头奔跑反
击,便向他射出一箭,正中目标,然而只在对方的盾牌上擦过,射中了另一
个特洛伊人墨蒙。墨蒙从城头上翻身落下。接着埃涅阿斯向菲罗克忒忒斯的
朋友托克塞克墨斯投去一块巨石,击碎了他的头颅。
菲罗克忒忒斯愤怒地抬头看着城楼上的仇敌,大声叫道:“埃涅阿斯,
你从城楼上往下扔石头,便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勇敢的人了。可是,你那样
做,完全像个虚弱的女人。如果你是英雄,就走出城门来,跟我比弓箭和长
矛。我告诉你,我就是帕阿斯的儿子!”
但这位特洛伊人没有时间回答他的话,因为城垣的另一处又在告急,
需要他去防守。他大步奔了过去。

姑娘突然醒来,急忙起了床,走到父母那里。她的母亲正和女仆们坐在炉子前纺织紫线,国王却在门口遇到了女儿。瑙西卡抓住父亲的手,撒娇地说:“亲爱的父亲,叫人给我准备一辆马车吧,让我到河边去洗衣服,我把你和我的兄弟们的衣服都带去洗。”

姑娘羞于说到自己订婚的事,所以只好这么说。她的父亲知道女儿的心事,微笑着说:“去吧,我的孩子,我命仆人为你套车!”瑙西卡从房里取出衣服,放在马车上。母亲把甜酒给她装在皮袋内,又给她送上面包和别的食品。她还给女儿一瓶香膏,让女儿和女仆们沐浴后可以搽抹身体。瑙西卡亲自执缰挥鞭,架着马车来到河边。她们卸下马,让马儿在草地上吃草,然后拿起衣服在专供洗衣的小沟里洗濯。沟里注满了河水。姑娘们将衣服搓洗并捶击干净,在清水里过了一下,然后把衣服一件件晾在被河水冲刷得干干净净的河岸上。洗完衣服,她们在清水里沐浴,涂上香膏,愉快地吃着带来的食品。大家在草地上尽情地戏耍,等待衣服在阳光下晒干。

姑娘们快乐地抛着球,享受着美好的时光。瑙西卡一边抛球,一边唱歌,大家跟着她一起唱了起来。这时,瑙西卡向她的女伴掷去一球。隐身在一旁的女神雅典娜把球引向河水的急流中。姑娘们一阵喧闹,把睡在橄榄树下的奥德修斯惊醒了。他欠起身,心想:我在什么地方?我刚才确确实实听到了姑娘们欢乐的笑闹声。

他一边想,一边拉断一根树叶浓密的树枝,遮盖自己光着的身体,然后从树丛里走出来。他的身上仍然沾着海草和海水的泡沫,看上去像个野人。姑娘们以为遇上了海怪,吓得四处逃窜。只有阿尔喀诺俄斯的女儿站立原地,因为雅典娜给了她勇气。

奥德修斯寻思是上去抱住姑娘的双膝,还是虔诚地站在远处,恳求她赐给一件衣服,并指点他去寻找人们居住的地方。想来想去,他觉得还是后一种做法比较合适,于是他在远处对她大声说:“喂,我不知道你是女神还是人间女郎,但无论你是谁,我都要向你恳求援助!如果你是女神,那么你一定是阿耳忒弥斯,因为你像她一样端庄美丽。如果你是人间女郎,那么我要赞美你的父母和兄弟们,因为他们有你这样可爱的女儿和姐妹,一定很满意。

能够娶你为妻的人该有多么幸福啊!请你怜悯我吧,我受尽了人间少有的折磨。二十天前我离开了俄奇吉亚岛,我被海浪卷入大海。最后我这个可怜的落难人被冲上了这儿的海岸,我在这里没有一个认识的人。请给我一件遮身的衣服吧!告诉我,你住在哪座城里?愿神衹保佑你万事如意,使你有一位好丈夫,一个美满的家庭,过上幸福的生活!”

瑙西卡回答说:“外乡人哪,看上去你像个高尚的人。你既然来到我们的国家,来到我的面前,那么你就不会缺少衣食。我愿意告诉你我们住在哪里,告诉你关于我们民族的事。

居住在这里的是淮阿喀亚人,我是国王阿尔喀诺俄斯的女儿。”说完,她唤来逃散的女仆们,并安慰她们,告诉她们不要害怕这个外乡人。女仆们仍然惊恐地站在那里。当奥德修斯在隐蔽的小河里冲洗干净后,她们才听从女主人的吩咐,给他送上长袍和紧身衣。他穿上衣服,正合身。奥德修斯的保护神雅典娜使他显得更加健美,威武,气宇轩昂,神采奕奕。他从树丛里走出来,坐在略略离开姑娘们的地方。

瑙西卡惊讶地打量着眼前这个俊美的男子,对身边的女伴们说:“一定有个神衹在保护他,并把他带到淮阿喀亚人居住的地方。刚才他又脏又丑,现在却像自天而降的神衹一样。

如果我们民族有这样一个出色的人,而且命运之神选他作我的丈夫,那我多么幸福啊!好了,姑娘们,去吧,给外乡人送上美酒和食品吧!”女伴们立即照她吩咐的做了。奥德修斯又吃又喝,在忍受了长久的饥渴后,他第一次愉快地享用了一顿美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