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梯子也是马良用神笔画的,现在请龙王吃人头

东海洋上有个岛,岛上有个村庄叫鲁家村。很早以前,这个村子里住着十几户姓鲁的庄稼人。他们种着一些依海傍山的碗头地,在海里捉些沙蟹鱼虾,勉强过着日子。岛上天旱少雨,人们只好杀猪宰羊,到村外的龙王庙去求雨。倘若龙王高兴,赐一点雨水,种田人方能得到一点好收成。这样年年供猪献羊,也把人们闹苦了。这一年又遇大旱,人们生活不下去,便陆续离乡背井,外出谋生,最后只剩下鲁大一家。
鲁大夫妇俩有两个儿子。老婆说:
“鲁大呀!山上的草根也焦了,树皮也软了,我们还是逃命去吧!”
“不!我想想办法。”鲁大说:“马上要开春下种了,季节不能错过。”
第二天,鲁大来到龙王庙,只见庙堂坍了一个屋角。端坐在上的海龙王,头面身腰布满蜿蛛网,供桌也破了,当中有一个像头一般大的洞。鲁大走到龙王像跟前,作了个揖说:
“龙王呀!只怪你不通人情,弄得如今门庭冷落,香火全无,连个扫扫地、挥惮灰尘的人也没有。要是你能下一场大雨,让我今年秋天丰收,我许你一场大戏。你不稀罕人家用全猪全羊供你,我就供你一个活人头,你看好不好?如好,我们一言为定,今朝就降雨。”
鲁大说完就回家准备农具去了。
龙王庙内,这天当值的是蟹精。他听了鲁大一番话不敢延迟,忙回水晶宫向龙王禀告。龙王捋着龙须沉吟起来:猪羊鸡鸭,山珍海味,我样样都吃过,这新鲜的活人头,倒值得一尝。况且这几年弄得我庙宇不整,香火不续,合该趁此机会兴旺起来。于是招来风婆、雷公,带了虾兵蟹将到鲁家村来布雨。
再说鲁大回到家中整理农具。将近中午,一声惊雷,顿时大雨直泼而来。这雨势,好似东海潮涨万顷浪,天河决口水倾泻。
雨过天晴,鲁大忙着耕耘播种。龙王为了尝人头味道,也暗中帮忙,叫虾兵蟹将在鲁大田中施肥除虫。禾苗日窜夜长,到收获季节,稻谷一片金黄,如碎金铺满地。鲁大则忙着收割,整场翻晒。龙王稳稳地等着人头上供。
直到大年三十,鲁大才拿了一把扫帚来到龙王庙。龙王见他空手而来,心里正疑惑,只见鲁大作揖道:
“龙王呀!我们有约在先,我许你一场大戏,一个活人头,今天我带来了,请先看戏,再吃人头。”
说罢,便手执扫帚,在庙内手舞足蹈,前翻后滚地着实戏闹了一番,弄得庙内尘土飞扬。龙王正想发怒,转而一想:算了,可能他请不到戏班子,胡乱代替。还是等着尝人头吧!
鲁大舞毕,便丢开扫帚,笑嘻嘻来到供桌前面说道: “现在请龙王吃人头!”
说着,便趴到供桌下面,把头从供桌的破洞里钻出来。龙王见供桌上突然冒出一颗人头,好不惊奇,想吃,又不知如何下手。四面一看,连把刀子也不见,想想只有用手撕。就伸出一双枯瘦如柴、指甲三寸长的龙爪,向鲁大的头抓去。鲁大一见,忙着把头一缩,笑谜谜地从桌底下钻了出来:
“龙王啊:你戏也看了,头也尝了。我呢!愿也还了。我们互不亏欠,望来年再照顾照顾。”
说完,拿起扫帚,扬长而去。把龙王气得龙眼圆睁,龙须倒竖:
“好你个穷小子,胆敢捉弄大王,还想要我来年照顾呢?我要你颗粒无收,才解我心头之恨。”
他吩咐蟹精: “到来年,鲁大的田里只准其长根,不使其结果。”
第二年,鲁大刚巧肿了蕃薯,多亏蟹精尽力,蕃薯长得似大腿。龙王闻听鲁大又获丰收,便叫蟹精下次只准肥叶不使其壮根开花。可巧鲁大在这次种了大白菜,那蟹精又把大白菜养得像小谷箩一般。
龙王两次报复未逞反被鲁大得了许多好处,气得暴跳如雷。旁边走出龟丞相禀道:
“大王要报仇不难,只消派一个小卒前去把鲁大捉来,岂不省事。”
龙王一听,拍案叫对,忙把蟹将叫来如此这般吩咐一番,打发他起程。
再说鲁家村这一年,已是另一番景象,外出的乡亲们都已陆续回乡。鲁大家里虽不富裕,却也粗茶淡饭,过得下去。这蟹精来到鲁大门前时,鲁大夫妇正在厨房里商量家务。只听见鲁大说:
“……叫阿大提蟹去,煮熟后好当菜吃。”
鲁大的意思是明大儿子下海去捉沙蟹,蟹精听了却大吃一惊:
“不好!我还未进门,他们都已得知,作了准备。”
吓得他连窜带爬,逃回水晶宫,把经过加油添醋地向龙王禀告一番,说鲁大是个神人,未卜先知,早有准备,要不是自己逃得快,恐怕早已没命了。
龙王闻言,将信将疑。龟丞相在旁说:
“大王不必着恼,下官陪同大王亲自前去,便知分晓。”
傍晚,龙王与龟丞相出了海面,将身子隐去,来到鲁家村。龟丞相道:
“大王,我从前门进去,你从后门而入,这样鲁大就插翅难逃了。”
这时,鲁大刚耕田回来,把从田沟里捉到的一只乌龟扔给门前玩耍的孩子,自己进屋准备吃晚饭。正准备吃饭,一位邻居在门外高叫着:
“鲁大叔,你家门口的大黄跑了!”
原来是栓在后门口的大黄牛挣断牛绳跑了。鲁大一听,连忙朝门口叫道:
“阿大,把乌龟交给阿小,快拿根绳来,跟我出后门抓“大黄”去。”

从前,有个叫马良的穷孩子,他天生聪敏,从小喜欢画画。可是由于家里穷困潦倒,他连买一支笔的钱也没有
他到山上打柴时,就折一根树枝在山坡上画;到河边割草时,就用草根蘸着河水在河边画;回到家里,就拿一块木炭在院子里画。

很久很久以前,沈家门还是个荒凉的茅草岗,只住着一家姓沈的老渔翁,带着妻子儿女,每天靠出海捕鱼勉强维持生计。
一天,老渔翁摇着小船出海去,撒了一网又一网,网网都是空的。眼着天色渐渐的黑了,风浪又大,再不回去便有危险。但想想家里老小还在挨饿,老渔翁又迟疑了。正在他为难的时候,抬头望见不远处的海面上,有群海鸥在盘旋翻飞。凭着多年捕鱼的经验,有海鸥出没的地方准有鱼群。
老渔翁连忙驶船过去,撒了一网,谁知又是空。老渔翁好不丧气,不由得皱起眉头。正想收拾网具回家,突然发现网袋里有件东西在闪闪发光。掏出来一看,原来是颗雕刻精致的玉石印章。印面刻着些弯弯曲曲的字,不知是什么意思。一条金龙盘绕在印章周围,光彩夺目,龙头从上端伸出来,嘴里含着一粒雪亮雪亮的珠子。说也奇怪,那大海经珠光一照,霎时间风也息了,浪也平了,船驶在海里平平稳稳。啊!这印章还是件宝贝哩!老渔翁把印章揣进怀里,兴冲冲回了家。
第二天一早,老渔翁在茅草岗顶上搭一座棚,把印章挂在棚里。茅草岗周围海面顿时风平浪静。渔民们发现这块好地方,纷纷来安家落户,茅草岗从此有了生气。
原来这颗玉石印章是玉皇大帝赐给海龙王敖广的镇海印章,那龙口里含着的是一颗定风珠。那天,青龙三太子私带宝印出宫游玩,不小心失落了,恰巧被老渔翁捞到。龙王不见了宝印,又惊又怕又急,担心被玉帝得知,去了王位不算,还要下狱治罪。急得他坐卧不安,茶饭无心,一边赶紧派遣虾兵蟹将四处找寻,一边喝令卫士把惹祸的青龙太子困绑起来,责打一顿,听候处置。
且说龙王手下的那些虾兵蟹将,东寻西找,把东海大洋的每个角落都找遍了,功见宝印的踪影。有个特别细心的蟹将军,他在大海里转来转去,忽然发现茅草岗周围海面有点异样。探头一着,只见茅草岗上有一颗金光四射的宝印,急忙回宫禀报。
龙王闻报,立即点召三军,带了青龙三太子,亲自前去取印。水族们踩波踏浪向茅草岗涌来,霎时间天昏地暗,恶浪滚滚,潮水哗哗地一个劲儿猛涨。
老渔翁一看情势不对,邀集众乡亲攀上岗顶,把挂着宝印的草棚团团围住。
仗着镇海宝印的神威,潮水才没有派上岗顶。龙王见此计不成,大为震怒,跳出海面来喝道:
“何方刁民,胆敢取我龙宫宝物,还不快快献上来!” 老渔翁朗声答道:
“东海龙王!你平时兴风作浪,毁我渔船,伤我乡亲,不让大家过安定日子。今日宝印落在我们手里,岂能轻易还你?”
龙王听了,气得胡须都翘起来: “好哇!你不还印,我叫你们一个个葬身大海!”
说罢,大口一张,直朝岗上喷水。老渔翁不慌不忙取宝印在手,高高举起,大声道:
“你再不讲理,我把宝印砸啦!” 这一下把敖广吓住了,连连摆手道:
“莫砸!莫砸!怪我一时鲁莽,老丈你要见怪,只要你还我宝印,水晶宫里的珍宝由你挑选。”
老渔翁冷笑一声道: “我们捕鱼人,不稀罕你龙宫珍宝!”
“那那那……那你要什么?” “还你宝印不难,需依我三件事情。”
事到如今,龙王无可奈何,只得拱着手道: “哪三件,请讲。”
“第一件,从今以后不准兴风作浪,祸害渔家。” “依得依得。”
“第二件,潮涨潮落须有定时,不能反覆无常。” “依得依得。”
“第三件,每日献出万担海鲜给我们渔家。”
“这个……一每日献万担海鲜,龙王实在心痛,但为了取印,只得点头道:
“也依得,也做得。”
龟丞相立即拟就圣旨一道,当众宣布从今以后每天在乌沙门和洋鞍海面送海鲜万担给渔家;每日早晚两潮,每月初二、十六起大潮,但潮水不得涨过老渔翁家的门槛。
龙王宣旨毕,即令龟丞相上前取印。老渔翁用手一挡,问道:
“既然如此,有何为凭?” 龙王冷笑道:
“我堂堂东海龙王,言出如山,还会失信于你吗?真是人小看我了!”
老渔翁想了想说:
“小看也好,大着也好,我看就以定风珠为凭吧!说罢,从龙嘴里取出定风珠,把印章交还给龟丞相。
龙王取印心切,只得忍痛割爱,于是就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一瞪还不要紧,可把青龙三太子吓坏了。他心惊肉跳,只怕以后的日子难过,便倏地窜上天去,吼叫一声,招来它的拜把兄弟白虎。青龙和白虎张牙舞爪地扑向老渔翁,欲要夺回定风珠。
老渔翁见他们来势凶猛,急忙拿出定风珠,狠狠地朝向青龙和白虎打去。只听得扑通一声,那青龙被定风珠打落在茅草岗东边,化作一座小山,成了如今的青龙山;那白虎打落在茅草岗西边,也化作一座小山,就是今天的白虎山。那颗定风珠,掉落在南边海中,变作一座小岛,就是现在的鲁家峙。
从此,茅草岗左有青龙,右有白虎,前面又有鲁家峙作屏障,成了天然的渔港。乌沙门和洋鞍渔场,四季鱼汛不绝,渔港变得愈来愈兴旺。为了纪念这位姓沈的老渔翁,渔民把这

马良坚持不懈地画画,从没有间断过一天。但他常常想,如果自己能有一支画笔那该有多好呀
一个晚上,马良恍惚中感到窑洞里亮起了一阵五彩的光芒,这时出现了一个白胡子老人,老人送给他一支金光灿灿的神笔。马良高兴地惊醒过来,原来是个梦!可他看看自己的手,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自己手里确实有一枝笔。他马上用笔画了一只鸟,鸟竟活了过来,展开翅膀飞了起来,他又画了一条鱼,鱼也活了起来,活蹦乱跳。马良有了这支神笔,天天替村子里穷苦善良的人家画画,谁家缺什么,马良就给他们画什么。

邻村的一个贪婪、为富不仁的大财主听说这件事以后,马上派人将马良抓了过去,逼他为自己画画。无论财主如何哄他、吓他,他就是不肯画。财主把他关到了马厩里,不给他饭吃。傍晚下起了鹅毛大雪。财主见马厩的门缝里透出红色的亮光,还闻到一股香喷喷的味道,就向门里看,马良在里面烧起了一个大火炉,边烤着火,边吃着热烘烘的饼子。这火炉和饼子都是马良用神笔画出来的。财主顿时怒火中烧,打算把马良杀死,夺下他的神笔。这时马良攀上一架梯子,翻墙走了。财主急忙攀上梯子去追,刚爬了两步,就摔了下来。原来,这梯子也是马良用神笔画的。财主还没爬起来,马良已骑着一匹用神笔画的骏马飞奔而去。www.shenhuagushi.net。
财主骑着马,带着人,追了上来。眼看就要追着了,马良用神笔画了一张弓、一枝箭。马良搭弓射箭,一箭射中了财主的咽喉,财主顿时气绝身亡。皇帝知道后,派人把马良抓了去。皇帝威逼马良给他画株摇钱树,否则的话,就要将马良杀掉。马良挥起神笔,在一个无边的大海中央有一个小岛,岛上有一株又高又大的摇钱树。马良又画了一只巨大的木船,皇帝带上人上了木船。马良又画了几笔风,大木船顺风而行。马良继续不停地画风,海风卷起一层层的巨浪,船被巨浪打翻了,皇帝也沉到了海底。

马良后来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人们不得而知 。有人说
,他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和那些种地的伙伴在一起。也有人说,他到处流浪,专门给穷苦的人们画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