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透斯侮慢神衹,巴哈杜尔可汗反驳说

这件事发生在很久以前,当时治理克什米尔的是巴哈杜尔可汗。
有一天傍晚,巴哈杜尔可汗同自己最宠信的宰相大臣在御花园里散步。除了巴哈杜尔可汗和他这位宰相以外,谁也不敢走进这座美妙的、僻静的花园。然而却发生了一件事:这天傍晚,忘记了锁上花园围墙的角门,于是有一个年老的有道行的乞丐无意中走进了这座花园。
宰相一看见这位老乞丐,马上大怒起来: “喂!奴仆们,到这儿来!
他喊道,“把这个乞丐处以死刑!”他玷污了巴哈杜尔可汗不可侵犯的御花园。”

从前有一个着名的国王,名叫耶夏哈克多,都城称为修巴婆地。都城内有一座祭祀着高丽女神
的堂皇庙堂。城南有一个名叫 “女神之池” 的池塘。每年阿夏达月
的十四天祭典日中,有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信徒在此沐浴。
有一天,有一个自称达婆拉的年轻洗衣工,从布拉夫马斯达拉村来到这个池塘沐浴。他来到这儿碰巧遇见了舒达巴达洗衣店的女孩子
———
一个名叫马达娜逊达丽的少女,她也是为了浴圣水。达婆拉和这个比月光还美的少女一见倾心,在请问过了她的名字、家世之后,就茫然若失地回家了。回家后,他对这名少女犹念念不忘,茶不思,饭不想的,整天恍恍惚惚,母亲见他这样,就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老实地把情形向母亲和盘托出。做母亲的听了,就向丈夫维马拉说起这事。维马拉看了这情形,就安慰儿子说:

酒神巴克科斯,又叫狄俄尼索斯,是宙斯和塞墨勒的儿子,即卡德摩
斯的外孙,他被封为果实神,又是首先种植葡萄的神。
狄俄尼索斯是在印度长大的。不久,他离开了养育和庇护自己的诸位
仙女,去各地旅行,向世人传授种植葡萄的技术,并要求人们建立神庙来供
奉他。他对待朋友宽厚大方,但是对不相信他是神衹的人却常常施以残酷的
惩罚。不久,狄俄尼索斯声名传遍了希腊,并传到他的故乡底比斯。那时候,
卡德摩斯已经把王国传给彭透斯。彭透斯是泥土所生的厄喀翁与阿高厄的儿
子。阿高厄是酒神巴克科斯母亲的妹妹。彭透斯侮慢神衹,尤其憎恨他的亲
戚狄俄尼索斯。所以,当酒神巴克科斯带着一群狂热的信徒来到那里,并准
备对底比斯的国王阐述神道时,彭透斯却顽固地不听年老的盲人占卜者提瑞
西阿斯的警告和劝说。当有人告诉他,底比斯城内的许多男人、妇女和女孩
子都追随赞美新来的神衹时,彭透斯愤怒极了。
“是什么使你们发了疯,竟成群结队地追随他?你们尽是些懦弱的傻瓜
和疯癫的女人,你们难道忘记你们的英雄的祖先了?你们难道甘愿让一个娇
生惯养的男孩征服底比斯吗?他是一位图虚荣的懦夫,头上戴着一个葡萄藤
花环,身上穿的不是铠甲,而是紫金的长袍。他不会骑马,是个逃避每场战
斗的懦夫。你们一旦清醒过来,就会看到,他实际上跟我们一样是个凡人。
我是他的堂兄弟,宙斯并不是他的父亲。他的显赫的教仪全是虚假的一套!”
他骂骂咧咧地说。接着他又转过脸来,命令仆人们把这一新教的教主给抓起
来,套上脚镣手铐。
彭透斯的亲戚和朋友们听了他傲慢的语言和命令大吃一惊,十分害怕。
他的外祖父卡德摩斯也摇着白发苍苍的头,表示反对。可是一切劝说却更加
激怒了彭透斯。 这时候,派去执行任务的仆人都头破血流地逃了回来。
“你们在什么地方遇到了巴克科斯?”彭透斯愤怒地大声问道。
“我们根本没有看到巴克科斯。我们抓了他的一个随从,他好像跟随他
的时间并不长。”仆人们据实回答。
彭透斯仇恨地瞪着抓来的人,大声同道:“该死的东西,你叫什么名字?
父母亲是谁,家住何方?为什么信奉新的教仪?”抓来的人无所畏惧,平静
地回答说:“我叫阿克忒斯,家乡在梅俄尼恩。我的父母亲都是普通人,既
没有牲口,也没有土地。父亲只教我用钓竿钓鱼,因为这套本领就是他的财
富。后来我学会开船,熟悉天象、观察风向,并且知道哪里是最好的港口,
我成了一个航海者。有一次,船在开往爱琴海提洛斯岛的时候,到了一处不
知名的沙潍。我从船上跳下来,一个人躲在岸边过了一夜。第二天,我迎着
朝霞爬上一座山地,试试风力、风向。这时候,我们船上的伙伴们也纷纷上
岸。我在回船的途中遇上他们,只是他们还牵着一个男孩,他们是在无人的
荒滩上制服这个男孩的。男孩长得很英俊,像女孩儿一样漂亮,他好像渴醉
了酒,走起路来踉踉跄跄,跟睡着了似的,很难跟上大家的步伐。
“‘哪位神隐藏在这个孩子的心里?’我问众人。
“‘不知道,我们肯定他是一位天神。’
“‘不管你是谁,’我继续说,‘我请求保佑我们一切顺利!原谅那些将你
带走的人吧!’ “‘你在嘀咕什么?’一名船员叫了起来,‘别向他作祷告吧!’
“别的人也嘲笑我,我根本无法与他们对阵。他们中间一个最年轻最壮
实的小伙子,其实是个凶狠的杀人犯,作案后逃亡出来,他抓住我的衣领,
把我朝水里扔去。我如果不是偶然抓住船上的一根绳索,肯定会淹死。这时
候,大家七手八脚地把男孩拖上大船,他躺在那里,像是睡熟了。后来,他
被大家叫醒,于是来到船员中间,大声问道:‘你们为什么大声喧哗?我怎
么会来到这里?你们要把我送到哪儿去?’
“‘你不用害怕,’有一个阴险的船员回答说,‘告诉我们你愿意去的港
口,我们将按照你的心愿,把你一直送到那里。’
“‘好吧,’男孩说,‘请你们把船开往那克索斯岛,那里是我的故乡!’
“这批骗人的水手假心假意地答应他,并且吩咐我立即扬帆,准备启程。
那克索斯岛位于我们的右边。可是当我升帆时,他们却向我眨眼低声说:‘你
这个笨蛋,你在干什么?你难道疯了吗?向左!’
“‘我不明白,那请你们换一个人来执行命令!’说完我就退到一边。
“‘好像航行真的离不开你似的!’一个粗暴的人嘲弄地说,同时走上前
来,升起船帆。就这样,那克索斯在右边,船却向着相反的方向前进。男孩
似乎这时才发现他们的骗局,他嘴角挂着一丝冷笑,在后甲板上眺望着大海。
他佯装绝望的样子,哀求着:‘呵,水手们,你们答应把我送到那克索斯,
现在行驶的方向错了!你们这批人欺骗一个孩子,那是没有道理的。’水手
们只是嘲笑般地看着他和我,手上不停地划桨,没有改变方向。突然,船抛
在海上,一动也不动了,好像搁浅似的,不管水手们如何用桨划水,都无法
前进。一会儿,葡萄藤缠住了船桨,藤蔓攀上了桅杆。
“巴克科斯——原来男孩就是他,神采奕奕地站在那里,前额束着葡萄
叶做成的发带,手中握着缠着葡萄藤的神杖,在他的周围伏着猛虎、山猫和

然而巴哈杜尔可汗阻止住奴仆们,他对有道行的老丐者说:

“你何必为这事闷闷不乐,担心得要命呢?只要我亲自去说,舒达巴达一定会把女儿嫁给你的,我们家和他们家无论家世、财产、职业都相当,彼此间也有相识的朋友,要谈此婚事有什么难呢?”

“老大爷,你年纪大见多识广,请你把自己的智慧分一点给我们,然后就请便吧!”种法术。不过要记住;这种法术对好人没害处,却能使恶人命归阴曹地府。”

说着,叫儿子吃点东西,恢复精神,第二天便和儿子一起到舒达巴达家去了。到了她家,维马拉就向舒达巴达提起小俩口的婚事,舒达巴达一口就答应了。

“陛下,别听他的话! 宰相接口说。” “不,为什么不听,
巴哈杜尔可汗反驳说,“让他说嘛!我”没有恶心。”

不久,舒达巴达就选了一个吉日良辰,把女儿马达娜逊达丽嫁给达婆拉,达婆拉终于娶得那一见钟情的美娇娘,大喜过望,急忙将新婚妻子迎娶回家。

于是有道行的丐者四面望了望,他看见御花园小路上有一只死鹦鹉,就走到它身边。他对鸟儿弯下了腰,喃喃地念起了咒
语,随即倒在地上和死人一样。而死鹦鹉突然复活,飞到树上去了。

有一天,马达娜逊达丽的哥哥来到过着幸福日子的两人家中来。妹妹兴奋地搂抱着哥哥欢迎他,其他的人也热情招待他,哥哥在略事休息后,对大家说:

巴哈杜尔可汗和宰相惊讶得目瞪口呆。

“我今天到府上来,是奉了父亲的吩咐,要招待马达娜逊达丽和新婚夫婿一起到寒舍,参加高丽女神的祭典的。

这个时候,那只鹦鹉又在花园上空飞了一阵子,然后又落在小路的沙土上死去了。在同一瞬间,智丐的身体仿佛抖了一下,接着他就睁开眼睛,站起身来,若无其事地立在巴哈杜尔可汗和宰相的面前。

家人听了都高兴地答应了,且当天以极丰盛的酒食招待这位大舅子。

宰相和巴哈杜尔可汗都惊奇得说不出话来。等到他们又恢复
了讲话的天赋才能时,巴哈杜尔可汗首先开始请求丐者教会他这种惊人的法术。宰相也开始请求和央告。于是大智大慧的老乞丐把咒语告诉了他们。

第二天一早,达婆拉偕同妻子马达娜逊达丽和大舅三人一起返婆家去,三人不久来到修巴婆地城,他们见到一座堂皇的高丽女神庙,达婆拉突然感到信心泉涌,就对妻子和大舅子说:

“有一点你们可别忘记了,
他补充说,“这种法术对好人没”有害处,却能把一切恶人送进阴曹地府!”

“怎么,我们去参拜那无上崇高的神明吧。 ”

有道行的丐者说完了这些话,鞠了一个躬,就离开了皇家花园。过了不少日子。有一天,巴哈杜尔可汗带领一些亲信出去狩猎。在森林里,巴哈杜尔可汗和宰相离开了其他的人,两个人骑着马走上了一条僻静无人的小路。突然之间,巴哈杜尔可汗的坐马止步不前。巴哈杜尔可汗弯腰一看:小路上躺着一个死鹦鹉,长得无比的好看,身上的羽毛是雪白的,头顶上有一个鲜红色的小凤头,鸟嘴和两只小爪子都是黄的。这个时候,巴哈杜尔可汗忽然想要试一试奇妙的咒语。他开始劝说宰相:

但他大舅子认为不妥,说:

“你看,多么美丽的鹦鹉啊!你来试试老智丐的咒语吧,使它复活!”

“我们也没带丰盛的供品来祭拜,空手是不能参拜的呀。”

可是宰相推三推四地拒绝说:

达婆拉见大舅子不赞成,就对他说:

“我不敢!我没记清楚那几句咒语。”

“那我一个人去参拜好了,你们在外面等我。 说着就一个人 ”进庙里去。

这个时候,巴哈杜尔可汗就说:
“好吧,你给我看着马。我亲自来试试老智丐的咒语。”

进到庙里,他朝女神礼拜,当他对着这位以十八只强健有力的手臂打击恶魔,脚底的莲座下压着阿修罗摩希夏的女神礼拜时,心中涌上许多感激之念。他想:

他从马上跳下来,对着死鹦鹉弯下腰,迅速而低声地念了咒。
一霎时,巴哈杜尔可汗停止了呼吸的身体跌倒在地上,那只极美的鹦鹉却复活了,快快乐乐地飞上了树梢。

“世上的人都用各种生物供奉在女神面前,我要是想救这些生物的话,绝不会用它们当供物,对了,我可以拿自己的身体供奉给女神呀!”

那宰相期待的正是这个。他急忙跳下马,对着巴哈杜尔可汗的身体弯下腰去,喃喃地念了咒语。宰相的身体立即像死尸一样倒在地上,而巴哈杜尔可汗的躯体却复活了。只是现在这位可汗已经不是巴哈杜尔可汗本人,而是狡诈的宰相借尸还魂。
我们现在要把这个可汗叫做宰相可汗了,他砍断了宰相的死
躯体,然后抓住弓,打算射死那只白色鹦鹉。可是那鹅鹉发出了哀怨的叫声,飞到树林深处去了。又恨又气的宰相可汗跳上马背,向其他的猎人们急驰而去。他把猎人们召唤到一起,宣布说:
“我们的宰相坠马摔死。他摔死的原因,是由于一只长着红

这样想着,他在这无人的大殿上找到一把不知是那位参拜者供献的剑,将自己的头发系在钟链上,用剑砍向自己的脖子,然后就仆倒在地。

大舅子在外面等了好久,左等右等也不见达婆拉出来,就进入庙里看看。发现妹夫身首异处地躺在地上,一时神智恍惚,竟也拿起剑来自刎了。

马达娜逊达丽只见丈夫不但未出来,连哥哥也不见踪影,大为担心,也进入庙堂一探究竟,却赫然发现丈夫和哥哥俱死的惨状,不禁哀叫着倒在地上。
“啊!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呀!
她在两人出乎意外的死而悲”不自胜之余,又想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