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你帮助我安排她的归宿,和第八个儿子克里须那侥幸逃生

上古时候,在印度北部的克鲁族与旁多族两大王族之间,爆发了一场大战。大叙事诗
‘摩诃婆罗多’
中载有这一段故事,因得流传下来。在这个故事中,克里须那帮助旁多族的四王子而使他们获胜,他又是耶达婆族的指导者,由此看来克里须那似乎是一个真实的人物。不过,在后来产生的毗湿奴神,化身为各种形象去救世的神话中,将英雄克里须那附会为毗湿奴的第八次化身,因而产生了有关克里须那的各种神话及传说。

太阳神的宫殿,是用华丽的圆柱支撑的,镶着闪亮的黄金和璀灿的宝
石。飞檐嵌着雪白的象牙,两扇银质的大门上雕着美丽的花纹和人像,记载
着人间无数美好而又古老的传说。
一天,太阳神福玻斯的儿子法厄同跨进宫殿,要找父亲谈话。他不敢
走得太近,因为父亲身上散发着一股炙人的热光,靠得太近他会受不了。
福玻斯穿着古铜色的衣裳。他坐在饰着耀眼的绿宝石的宝座上,在他
的左右依次站着他的文武随从。一边是日神、月神、年神、世纪神等;另一
边是四季神:春神年轻娇艳,戴着花项链;夏神目光炯炯有神,披着金黄的
麦穗衣裳;秋神仪态万千,手上捧着芬芳诱人的葡萄;冬神寒气逼人,雪花
般的白发显示了无限的智慧。有着一双慧眼的福玻斯正襟危坐,正要发话,
突然看到儿子来了。儿子看到这天地间威武的仪仗正在暗自惊讶。
“什么风把你吹到父亲的宫殿来了,我的孩子?”他亲切地问道。
“尊敬的父亲,”儿子法厄同回答说,“因为大地上有人嘲笑我,谩骂我
的母亲克吕墨涅。他们说我自称是天国的子孙,其实不是,还说我是杂种,
说我父亲是不知姓名的野男人。所以我来请求父亲给我一些凭证,让我向全
世界证明我确是你的儿子。”
他讲完话,福玻斯收敛围绕头颅的万丈光芒,吩咐年轻的儿子走近一
步。他拥抱着儿子,说:“我的孩子,你的母亲克吕墨涅已将真情告诉了你,
我永远也不会否认你是我的儿子,不管在什么地方。为了消除你的怀疑,你
向我要求一份礼物吧。 我指着冥河发誓,一定满足你的愿望!”
法厄同没有等到父亲说完,立即说:“那么请你首先满足我梦寐以求的
愿望吧,让我有一天时间,独自驾驶你的那辆带翼的太阳车!”
太阳神一阵惊恐,脸上流露出后悔莫及的神色。他一连摇了三四次头,
最后忍不住地大声说:“哦,我的孩子,我如果能够收回诺言,哪该多好啊!
你的要求远远超出了你的力量。你还年轻,而且又是人类!没有一个神敢像
你一样提出如此狂妄的要求。因为除了我以外,他们中间还没有一个人能够
站在喷射火焰的车轴上。我的车必须经过陡峻的路。即使在早晨,马匹精力
充沛,拉车行路也很艰难。旅程的中点是在高高的天上。当我站在车上到达
天之绝顶时,也感到头晕目眩。只要我俯视下面,看到辽阔的大地和海洋在
我的眼前无边无际地展开,我吓得双腿都发颤。过了中点以后,道路又急转
直下,需要牢牢地抓住缰绳,小心地驾驶。甚至在下面高兴地等待我的海洋
女神也常常担心,怕我一不注意从天上掉入万丈海底。你只要想一下,天在
不断地旋转,我必须竭力保持与它平行逆转。因此,即使我把车借给你,你
又如何能驾驭它?我可爱的儿子,趁现在还来得及,放弃你的愿望吧。你可
以重提一个要求,从天地间的一切财富中挑选一样。我指着冥河起过誓,你
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
可是这位年轻人很固执,不肯改变他的愿望,可是父亲已经立过神圣
的誓言,怎么办呢?他不得不拉着儿子的手,朝太阳车走去。车轴、车辕和
车轮都是金的。车轮上的辐条是银的,辔头上嵌着闪亮的宝石。法厄同对太
阳车精美的工艺赞叹不已。不知不觉中,天已破晓,东方露出了一抹朝霞。
星星一颗颗隐没了,新月的弯角也消失在西方的天边上。现在,福玻斯命令
时光女神赶快套马。女神们从豪华的马槽旁把喷吐火焰的马匹牵了出来,马
匹都喂饱了可以长生不老的饲料。她们忙碌地套上漂亮的辔具。然后父亲用
圣膏涂抹儿子的面颊,使他可以抵御熊熊燃烧的火焰。他把光芒万丈的太阳
帽戴到儿子的头上,不断叹息地警告儿子说:“孩子,千万不要使用鞭子,
但要紧紧地抓住缰绳。马会自己飞奔,你要控制它们,使它们跑慢些。你不
能过分地弯下腰去,否则,地面会烈焰腾腾,甚至会火光冲天。可是你也不
能站得太高,当心别把天空烧焦了。上去吧,黎明前的黑暗已经过去,抓住
缰绳吧!或者——可爱的儿子,现在还来得及重新考虑一下,抛弃你的妄想,
把车子交给我,使我把光明送给大地,而你留在这里看着吧!”
这个年轻人好像没有听到父亲的话,他嗖的一声跳上车子,兴冲冲地
抓住缰绳,朝着忧心忡忡的父亲点点头,表示由衷地感谢。
四匹有翼的马嘶鸣着,它们灼热的呼吸在空中喷出火花。马蹄踩动,
法厄同让马儿拉着车辕,即将启程了。外祖母忒提斯走上前来,她不知道外
孙法厄同的命运,亲自给他打开两扇大门。世界广阔的空间展现在她的眼前。
马匹登上路程飞速向前,奋勇地冲破了拂晓的雾霭。
马匹似乎想到今天驾驭它们的是另外一个人,因为套在颈间的辄具比
平日里轻了许多,如同一艘载重过轻、在大海中摇荡的船只,太阳车在空中
颠簸摇晃,像是一辆空车。后来马匹觉察到今天的情况异常,它们离开了平
日的故道,任性地奔突起来。
法厄同颠上颠下,感到一阵颤栗,失去了主张,不知道朝哪一边拉绳,
也找不到原来的道路,更没有办法控制撒野奔驰的马匹。当他偶尔朝下张望
时,看见一望无际的大地展现在眼前,他紧张得脸色发白,双膝也因恐惧颤
抖起来。他回过头去,看到自己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程,望望前面,路途更
长。他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是呆呆看着远方,双手抓住缰绳,
既不敢放松,也不敢过分拉紧。他想吆喝马匹,但又不知道它们的名字。惊
慌之余,他看到星星散布在空中,奇异而又可怕的形状如同魔鬼。他不禁倒
抽一口冷气,不由自主地松掉了手中的缰绳。马匹拉动太阳车越过了天空的

从前在克什米尔有一个狡猾的和尚,他收了二批徒弟在自己身边,徒弟们总是聚集在他的院子里,千方百计地颂扬他。他们说,他们的师父是一个圣人,是一个大智大慧的人,是一个公平正直的人。
许多人都相信徒弟们讲的话,于是常常来找和尚讨教。然而和尚出的每一个主意,穷百姓都必须送给他各种各样的礼物。于是这个骗子一天比一天地富起来。
有一次,一个穷农民来找和尚。他对着和尚弯下了腰,眼含热泪开始请求:

耶达婆族的都城摩多拉城,是由恶王甘沙所统治,众神商量的结果,决定由毗湿奴神化身为甘沙王妹
迪婆基的儿子,来惩罚这个恶王。有一天,迪婆基和丈夫婆斯得巴乘坐马车,甘沙王也由他的御者为他驾车,正朝都城行去时,不知何处传来:“迪婆基的第八子会杀甘沙王”
这样的话,声音非常大。

“有道的高僧,帮助帮助我吧!我的女儿长成了一个美人儿,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没有人肯娶她,什么人会要一个穷人的闺女呢!请你帮助我安排她的归宿。请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甘沙王听到这话,悚然心惊,就把婆斯得巴和迪婆基关入牢中,将他们所生的六个儿子,一个个都杀了,只有第七个儿子巴拉拉摩,和第八个儿子克里须那侥幸逃生。原来当克里须那生下来时,立刻就被他的父亲婆斯得巴把他和一个同日出生,住在耶母那河边的牧牛女交换过来,就因为如此,克里须那和哥哥巴拉拉摩后来一起逃到科克拉城,并在那里长大。

和尚假装在思考,然后神气十足地说道:

克里须那小时非常淘气,有一次他打破牛奶瓶,被继母雅秀达斥骂,并被绑在一个石臼上,谁知他却拖着这个石臼,一步步地走到两棵大树之间,把大树撞倒还连根拔起。

“你回去吧,我的儿子。一切都会安排好的。我替你女儿祷告一番,明天亲自到你家去。你要准备好好地迎接我。”

耶母那河中,住着一只有五个头的龙王卡里耶,它所喷出的毒,令附近居民无法忍受,克里须那大战这五头龙,还把它击败。又有一次,克里须那偷了在河里洗澡的牧牛女的衣服,还把这些衣服藏在树上,直到女孩子们光着身子上岸找不到衣服,求他归还时,才丢还给她们,他就是这样地爱恶作剧。

第二天早晨,农民刚刚睡醒,向门外一瞧,和尚已经走近门口。家里的人立刻开始跑来跑去地张罗起来,人人都想好好地接待贵客。那还用说,和尚亲自光临他们的家里,对于一个穷人来说,这简直是前所未闻的荣誉!

又有一次,牧牛人在准备祭祀掌管降雨的因陀罗神时,克里须那连家畜及山岳也一并祭祀,因陀罗神大怒,降下大雨来。牧牛人受困于大雨,只好向克里须那求助,克里须那力大无穷,拔起科婆达山,用一根手指顶着,遮住天空,让牧牛人不再受大雨为患的威胁。
克里须那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牧牛人,当然成为牧牛女们思慕的对象,他身体黝黑健壮,常穿一件黄色的衣服,手执横笛,在

农民的老婆赶紧拍掉一张小地毯上的灰尘,铺在屋旁阴凉之处。农民的几个小儿子从果园子里摘下来最好的果子给和尚吃。美女法奇玛亲手做好了又凉又甜的果汁,给客人解渴。和尚坐在阴凉地方的地毯上又吃又喝的时候,法奇玛像一只鸟儿一样,在屋子和果园之间穿梭往返,竭力十分周到地伺候和尚。

和尚吃饱了,喝足了,他非常喜欢法奇玛又会做吃的,又会服侍人,于是他打算让她成为自己家中的奴婢。
“让她伺候我

吧! 他肯定地说,“对于穷人家的闺女来说,还能有什么别的归”宿呢?”

然而和尚刚一提到这件事,农民立刻伸出两只手对他摇着说:

“不行,不行!我的法奇玛虽然穷,当奴婢可不成!我不愿意,她自己也不会同意。不行,不行!”

和尚憋着一肚子气:“好吧! 他心里想,“反正我会骗你们”上钩的。”

这时候,他装出来一个祷告的样子,然后对农民说:

“听着,我的儿子!我做了一个预见的梦,在梦中我看清了你女儿的归宿。你必须钉一只又大又牢的箱子,把你女儿放进箱

子里,再把箱子放进河里。圣河的波浪自会把你女儿带到幸福面前。哪一个人发现了你的法奇玛,那个人就是她命运的主宰,就是她的主人。”

农民信以为真,先说了些感谢的话,随后又送给和尚一些礼品报答他出的主意,最后恭恭敬敬地送他回去了。

“谢谢你,有道的高僧!
他说,“明天傍晚以前,我一定按”照你吩咐的,把什么事都办妥。 ”

和尚回来了以后,拍了拍巴掌,把自己的徒弟们召集在一起:

“我的孩子们,
和尚说,“我做了一个预言之梦。明日傍晚”沿河漂来一只大木箱,其中有一恶鬼。必须捞到这只箱子,送到我这里来。我把自己和恶鬼都锁在房子里,我将用咒语、祷告和鞭打使鬼变成为顺从的女婢,使之服侍于我,而不再害人。尔等必须站在房屋四周,敲锣击鼓,并且高声朗诵经文。而不管恶鬼如何喊叫,如何挣扎,均可不必理睬。尔等只须朗诵经文和敲圣锣与击圣鼓。”

与此同时,缺少心眼儿的农民,根本没想到这里边有什么坏主意,他照着和尚的话把一切都弄妥当了。他同法奇玛道了别,把她放在又大又牢的箱子里,盖上盖子,锁好锁头,然后把箱子故推进河里。箱子顺流而下,在波浪上摆动着……
就在这太阳下山的时刻,和尚对自己的徒弟们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