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吠陀神中仅次于因陀罗的大神,统治这个国家的国王是着名的海曼加

洛奇:奥丁,记住那过去的日子, 我们曾是血肉相连的兄弟;
不是给我们两人共饮的蜜酒, 你决不会独自把它喝下。 —《洛奇的争辩》
亚萨神的首领之一洛奇,其双亲均是巨人,所有的兄弟姐妹也都是可怕的巨人。但是在很久以前,洛奇和众神之主奥丁有缘八拜相交,成了生死与共的结义兄弟。后来,洛奇也因为这一层关系,在亚萨园中成了众神的首领之一。
洛奇的外貌仪表堂堂,面容英俊而高贵。但是,他的性情却十分乖张,到处欺诈行骗,任意妄为。同时,他招摇撞骗的本领也非常高强,花招百出,诡计多端。他的惹事生非,经常给亚萨园带来很大的麻烦,使众神为此头痛不已。而他却又经常能够凭借他的智慧和计谋,为众神排解困难,因而屡建奇功。因此,洛奇竟是一位在亚萨园中举足轻重的人物,尽管那些生性耿直的亚萨神看到他非常讨厌。在众神中,尤以忠烈刚直的海姆道尔和战神泰尔憎恨洛奇的邪恶本性,甚至在见面时也经常形怒于色。海姆道尔则通常被称为“洛奇的敌人”。
和其他的亚萨神不同的是,洛奇显然也不是一位勇敢的战士,身上也没有任何一件可以值得称道的武器。他最大的本领便是以他的三寸之舌颠倒黑白,强词夺理。而当危险真正来临的时候,他的办法不是变成一条鲑鱼跳入江河溪流,便是拔腿逃跑。为此他有一双号称神行的千里鞋,能够日行千里并且爬山涉水如履平地。
力量之神托尔的妻子西芙女神美丽而善良,特别值得称道的是她有一头金色的长发,闪耀着比金子还要美丽的光泽。西芙女神为此感到非常的自豪,经常坐在她的花园中梳理那一头金发,这就引起了洛奇恶作剧的念头。有一天,顽劣的洛奇竟在西芙睡觉的时候,把她引以为傲的一头金发剪得一干二净。洛奇的恶作剧使得西芙非常地悲伤,也给洛奇自己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就在西芙嘤嘤地哭泣的时候,力量之神托尔回到了家中。托尔马上知道这是洛奇干的坏事,一个箭步冲出了家门,在外面抓住了洛奇,准备把他身上的那些贱骨头一根一根地拆下来。被托尔抓在手中的洛奇疼痛彻骨,只能拚命地求饶,并且发誓去找侏儒国中的能工巧匠,为西芙打造一副一模一样的金子头发,而且能够象真的头发一样生长。
为西芙的美丽考虑,托尔只能暂时饶过洛奇,让他去找他所声称的金子头发。但托尔也没有忘记提醒洛奇,如果找不到这种会生长的金子头发的话,他洛奇身上的骨头很快就会变得七零八落了。
大地下面的侏儒国里,许多侏儒居住在岩石洞穴里和黑色的泥土下面。这些小小的黑色精灵不能见到白天的光芒,如果被日光照耀到了的话,他们就会变成石头或者熔化掉。但是,这些躲在阴暗角落的侏儒们却素负能工巧匠之名,特别是善于用金子打造各种各样精巧而神奇的宝物。
在侏儒国中,最负盛名的是老侏儒伊凡尔第和他的儿子们,他们是所有侏儒中最有才华的匠人。而老伊凡尔第的女儿是亚萨园里的青春女神伊敦,掌管着重要的神物青春苹果。所以,伊凡尔第一家的侏儒们,和亚萨园的众神有着密不可分的良好关系。因此,当洛奇急急忙忙地来到侏儒国时,伊凡尔第的儿子们非常客气地在大作坊里接待了他,并且满足了他的要求。当洛奇离开大作坊时,他不仅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会象真的头发一样生长的金子头发,而且还带上了侏儒们送给奥丁的一柄长矛和送给夫雷的那条能折叠起来的神船。
兴高彩烈的洛奇走出大作坊不远,迎面碰上了伊凡尔第的另一个儿子布洛克。他不禁得意洋洋地吹嘘起手中的三件宝物来,并且对布洛克说:“据说你们伊凡尔第的儿子里面以你的哥哥辛德里名气最大;你看看我手中的这三件宝物,铁匠辛德里再有本事,恐怕也做不出和这些宝物一样神奇的东西来吧?”
“做得出来又如何呢?”布洛克显得对他的哥哥充满信心,反问洛奇说。
洛奇于是信口开河地同布洛克打赌,如果铁匠辛德里能够打造出和这三样宝物同样神奇的东西来,洛奇就把他自己的项上之头奉送给这个侏儒。
两人随即连袂来到了辛德里的石洞作坊,和他说明了原委。辛德里是个少言寡语的侏儒,在听完他们打赌的事宜后,首肯了一下就开始工作了。他不慌不忙地拿起一块猪皮扔进锻炼炉中,然后就转身走出了石洞作坊。在出门之前,他吩咐布洛克要不断地拉动风箱,在他回来之前绝对不能中断,以让炉膛中的烈火始终熊熊燃烧。
辛德里一离开作坊,就有一只凶恶的苍蝇飞来停在布洛克正在牵动风箱的手上,并且狠狠地咬着他手上的皮肤。但是布洛克牢记着辛德里的吩咐,不管苍蝇咬得多凶也不停下拉风箱的工作,熔炼炉中始终火光熊熊。很快,辛德里回到了铁匠作坊,从炉中取出了一头山猪。山猪全身的鬃毛都是金子的,发着灿烂的金光。
接着,辛德里又往炉子里扔进去一块金子,再次转身走出岩洞,也再次嘱咐布洛克一定要在他回来之前不断地拉动风箱。
洛奇看到辛德里居然轻轻松松地把一块破猪皮炼成了一头带金鬃的神秘野猪,开始为自己的项上之头担心起来了。于是,辛德里一出门,洛奇又变成了一只苍蝇飞到了布洛克的脖子上,开始恶狠狠地咬他。布洛克一心一意地拉着风箱,虽然脖子被苍蝇咬得疼痛难忍,但还是坚持着不停下手来,一直到辛德里再次回到了岩洞作坊里。这一次,辛德里从炉中取出了一只闪闪发光的金子手镯。
最后,辛德里把一块生铁放进了烈焰之中,依然神秘地步出了作坊。洛奇为了保住自己脖子上的脑袋,这次变成了一只又大又凶的苍蝇,停在了布洛克的眉眼之间。这只苍蝇为了干扰布洛克拉风箱的工作,毫不留情地叮咬侏儒眉眼之间的皮肉。布洛克强忍着痛楚,一刻不停地拉动风箱。最后,他的眉眼被苍蝇咬得皮开肉绽,鲜血从伤口流出来,糊住了他的双眼,使他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了。无奈,布洛克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只好抬手擦了一下眼睛,驱赶走这可恶的苍蝇。就在他停止拉动风箱的那一瞬间,炉膛中的火焰骤然变得微弱下来了。正好此刻辛德里一步跨进了石洞。
尽管是在熔炼快要完成时火势才减弱了一下,侏儒国中最有名的工匠辛德里对他的弟弟还是十分不满,大声责骂布洛克不该停下拉风箱的手而去驱赶什么见鬼的苍蝇。

很久以前在印度南部有一个富裕的国家。统治这个国家的国王是着名的海曼加。
国王有一个美丽的妻子———王后安娜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图力,小儿子叫巴散塔。
岁月如流,王后安娜吉生了重病,不久死去。按照古老的风俗习惯,王后的遗体裹在白绸殓衣之内,在殡葬的篝火上焚化了,然后把她的骨灰洒在圣河恒河的水里。
国王久久地怀念着自己的爱妻,哀伤不已。然而按照这个国家的老规矩,人们认为国王是不应该独身无妻的。因此国王海曼加必须再娶一个王后。

吠陀时期的神话集中在四部吠陀本集和与此有关的梵书、森林书和奥义书中。这时期的神话还处在萌芽的阶段,它反映了古印度人的多神崇拜,虽然诸神都是自然及社会现象的人性化的神,但其拟人化还比较模糊,许多神话也不统一,缺乏完整性。《梨俱吠陀本集》是我们了解早期印度神话最全面的资料。根据这部本集,早期神祗分成三类,即天上诸神、地上诸神和空中诸神,但有些神具有两类或三类以上的职能。天上诸神有天神提奥,他通常与大地女神普利提维合称为“天地神”,是诸神的父母。太阳神苏尔耶,他是提奥和阿底提女神所生,其妻为黎明女神乌霞;道路神为帝善,他既任太阳的使者,又是死者的向导;伐楼那是宇宙的化身,他是吠陀神中仅次于因陀罗的大神,居住在天国中有千柱千门的金殿中,他也有人眼之称,他支配天地分开,日月运行,江河畅流,也维护道德秩序,惩治罪犯;与伐楼那相关的是密多罗神,他俩形如偶神,共治世界,此外还有毗湿奴神、双马童神、三个利普神和陀湿多,还有黎明女神乌霞和黑夜女神罗特利等。地上诸神有阿耆尼,火神,相传他从两块木片中为人取火,他是家庭和家族利益的保护者;婆利河斯波提是武士神,也是祭司神,他手持弓箭和金斧时,助因陀罗作战,手拿祷词时,保证祭祀顺利进行;苏摩是酒神,在吠陀神中占据很重要的位置,他是一种植物神,苏摩酒可以延年益寿,医治百病。空中神有战神、雷电神因陀罗,他是吠陀神中最重要的神,据说他皮肤
棕色,力大无比,常手持金刚杵,或身背弓箭、钩子,乘坐利普神制的马车,他常饮苏摩酒,屡建功绩被视为印度雅利安部落社会的英雄神;摩录多是一位风雨神,与因陀罗是同龄兄弟,他发出的雷鸣和狂风能震撼山川大地,被称为天国的歌手;楼陀罗是摩录多的父亲,他凶猛异常,是天国里的野猪,他既是统治世界的暴君,又是治疗百病的神医,后来在印度教中变成主神湿婆,此外还有风神伐由和伐多,雨云神波尼耶,水神阿波纳和阿波、摩多利首神。
与这三类神为敌的是妖魔,包括达娑,罗刹和阿修罗。在这些神之外,还有一个死神:阎摩,他被认为是第一个死去的神,死后仍居住天国,这也反映出印度神话少有谈及死亡的题材,因为他们让死人也居住天国,这样死就无所畏惧了。阎摩后来成为佛教神话中的地狱魔王。
在吠陀众神中,因陀罗的地位最高,他常被视为战胜敌人,扫除障碍,造福人类的神。传说人类中的水和火都是由他取得的,他还帮助雅利安人的首领战胜了达娑人。因陀罗既是天神,又是雷雨神,战神,有关他的神话很多,仅《梨俱吠陀》中就有近二百五十首诗是赞扬他或与他关系密切的,其中有关他与旱魔的斗争在印度广为流传。据说在因陀罗生下来不久他就为众神立下一大功绩。当时旱魔弗粟多巨龙把印度的七大河流截断,于是大地干枯,庄稼枯萎,弗粟多还从雅利安人那么掠夺了“云牛”,人类没有了水源,失去了供给营养的“云牛”,便无力生存,他们渴求光辉的天神们拯救他们,希望众神大慈大悲。因陀罗听到人类的祈祷,勇敢地站出来,决心为人类做些贡献。他先喝下神酒苏摩酒,然后拿起工匠陀湿多为他锻造的金刚杵,带着他的侍从、暴风雨神摩录多,一起坐金车驶往旱魔所在地。因陀罗和摩录多都头戴金镯,身上携带着弓箭,斧头及长矛,他们的车前有两匹心爱的栗色马,两头斑鹿和一只快步红鹿,无论谁听到他们的雷电声,便会非常害怕,
他们大声一吼,就会降下一阵骤雨。旱魔弗粟多一见因陀罗就大叫一声,使天国都震动起来。大地女神普利提维担心儿子遭遇不测,想找神协助。可因陀罗并不示弱,他带着暴风神勇敢地向敌人冲去,这时他想到牧师们为他唱的赞歌,人类不断给他的祭品,他又喝过天国的玉浆,于是他力量倍增。旱魔本自高自大,宣称自己刀枪不入,谁知因陀罗一箭射去,这头巨大的龙体就伸展几下断命了。巨龙一死,洪水顿时暴发出来,冲走了巨龙,冲向了海里,河里。因陀罗还摧毁了敌人的战堡,放出了关在城堡里的“云牛”,从此大地又绿草丛生,河流通畅,庄稼丰收。

一开头,国王海曼加同新王后生活得十分和睦。年轻的妻子也不虐待他前妻生的两个儿子。可是后来她自己生了一个男孩

除了因陀罗和摩录多,阿耆尼和苏摩也是吠陀神中较重要的神,而伐楼那则作为人间的统治者,在早期吠陀神中占据着很高的地位,他常被称为“大王”,同因陀罗一样,他也有一个对偶神:密多罗。这种两个一起成双成对出现的神祗可以说是吠陀神话的一个显着特点。伐楼那也是最早的“法官”,他是秩序的守护神。

子,情况就变了,王后不再喜爱国王前妻生的两个儿子了。

《梨俱吠陀》虽包含了丰富的神话故事和神话因素,但它不是真正的神话集,其中的神话多反映战天斗地的过程,而少有开天辟地的遐想,加之吠陀文学本是为宗教祭司服务的所有神的故事也不过是为祭司阶层颂扬的工具。除《梨俱吠陀》外的其它三部吠陀本集则完全是祭司用的颂歌,祷词,咒语等。
吠陀时代的梵书、森林书和奥义书也记载了不少神话传说,但主要以梵书神话为主。梵书是解释吠陀颂诗的书,而古印度念诵吠陀颂诗的只有婆罗门,所以他们把祭祀看成是最高目的,认为一切力量都源自祭祀。在梵书出现的时期,婆罗门的祭司已被抬高到神的地位,《百道梵书》中称:“众神是天上的神,有学问的婆罗门是人间的神。”婆罗门祭司为独揽祭祀大权,想尽办法把祭祀仪式繁琐化,神秘化,同时为婆罗门教创造理论依据。梵书即是这样一种祭祀介绍书,婆罗门祭司在解释这些仪式起源和意义时,运用了许多神话传说,从这个角度看,它又是吠陀神话的补充。

“只要他们俩还活着,她暗自思忖”,“我的儿子就不可能继承王位。必须把他们两个除掉!”
这一天她把御医召进宫里,对他说:

梵书有十几种,分属三部吠陀,其中《爱达雷耶梵书》、《百道梵书》

“我要假装生了重病。国王召唤你,询问我的病情,你就对他说,我要死了,只有一个办法能救我的命,那就是用图力和巴散塔的血给我洗澡。你记住,办成了这件事,我会重赏你的。

紧接着王后就不进饮食了。她整天整夜卧床不起,大声呻吟不已。惊惶不安的国王海曼加命令召唤御医。医生来到,在装病的王后卧榻旁边坐了片刻,随后对国王说:

“陛下,王后的病很重,不久即将与世长辞了。”

“如何可以拯救她呢?” 国王问,“我发誓,为了救她我不惜一切!”

“要拯救王后的性命,只有一种办法:用陛下两位王子图力

和巴散塔的血洗涤她的全身。 ”

“你怎么提出来这种行不通的办法呢! 国王海曼加惊叫着,”

“你必须找到另一种方法来治好王后的病!”

“没有别的办法,而且两天以后王后就会病故的。请陛下火速下令吧!陛下不是发过誓,为了拯救王后不惜一切吗?!”

于是惊惶万状的国王下了命令:杀死图力和巴散塔,用他们的血给王后洗身。

侍从们来到老保姆的家,图力和巴散塔都在那里。侍从们说,国王有令要杀死他们。图力痛哭起来,可是,小巴散塔还什

么也不懂,继续玩耍。图力就说:

“你们可怜可怜我们吧!放我们逃命去吧!你们看,巴散塔甚至还不明白就要被杀死了。要么,你们就杀死我一个人吧!”

侍从们都可怜这两个孩子,把他们带到森林深处放了。他们嘱咐两个男孩子赶快逃到别的国家去。

于是图力和巴散塔慌乱地逃跑了。侍从们杀了一条大狗,把狗血装在一个高大的水桶里,运进了王宫。

恶毒的王后用狗血洗了一个澡,立刻高兴起来。她的阴谋得逞,她觉得十分满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