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下了那种高杆红穗的东西,奥德修斯对牧猪人说

第二天,丹内阿人一起赶来参加墨涅拉俄斯召集的会议。当大家到齐
了时,他站起来说:“高贵的王子们,请听我发表我的看法。我看到我们的
战士大批死去,我的心在淌血。
他们是为了我才投入战争的,而现在好像每个人都不能生还,不能见
到自己的家人了。其实不然,让我们离开这块不祥之地。让活着的人都乘船
回去。既然阿喀琉斯和埃阿斯都已经死了,我们再也不能指望取得战争的胜
利了。至于我,已不再关心我的那个不贤的妻子海伦了,我关心你们胜于她,
就让她留在帕里斯的身旁吧!”
墨涅拉俄斯说了这番话,其用意是想试探一下希腊人,因为在他心里
他比任何人都想消灭特洛伊人。但狄俄墨得斯没有看穿他的计谋,气冲冲地
从座位上站起身,讥笑地说:“你是个多么可耻的胆小鬼!希腊人勇敢的子
孙们是不愿跟你回去的,他们不冲上特洛伊城头是不会罢休的!”
狄俄墨得斯刚刚说完坐下,预言家卡尔卡斯站了起来,提出了一个明
智的建议,以调和这两种极端相反的意见。“你们都知道,”他说,“九年前,
当我们出发远征这座可恶的城市时,我们不得不把高贵的英雄菲罗克忒忒斯
遗弃在荒凉的雷姆诺斯海岛上。我们这样做,是因为我们忍受不了他的伤口
的恶臭和痛苦的呻吟。可是不管怎么说,我们这样做毕竟是不仁不义,而且
是不公的。现在,在我们的的俘虏中有一个预言家告诉我,我们只有依靠菲
罗克忒忒斯和他从朋友赫拉克勒斯处得到的神箭的帮助,同时还要有阿喀琉
斯的儿子皮尔荷斯亲自在场,才能攻陷特洛伊城。这个特洛伊人把这则预言
告诉我,或许是因为他确信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我的建议是,派出最勇敢
的英雄狄俄墨得斯和最雄辩的英雄奥德修斯,让他们尽速赶往斯库洛斯岛寻
找由外祖父抚育的阿喀琉斯的儿子皮尔荷斯。我们希望通过他说服菲罗克忒
忒斯,请菲罗克忒忒斯带着赫拉克勒斯的神箭到这里来。这样,我们就可能
征服特洛伊城。”
希腊人听到这个建议都欢呼起来,表示赞成。两个英雄当即乘船离去,
留下来的战士准备迎战。同时,特洛伊人也在备战,现在,忒勒福斯的儿子
欧律皮罗斯率领许多战士从密西埃前来救援,因此特洛伊人又增添了新的勇
气。而希腊人因为丧失了两个英勇善战的英雄,所以他们在战争中遭受损失,
是不可避免的。

远古的时候,食物很少,人们经常饥一顿饱一顿,身体很虚弱。有一个名叫稷的青年人决心去尝尽天下草木果实,为大家找到能做主粮的粮种。

就在这天早晨,忒勒玛科斯回到了伊塔刻。遵照雅典娜的吩咐,他叫水手们先进城去,自己则上岸去找牧猪人。他答应给水手们重赏,并在第二天设便宴招待他们。

他把他的这个决心告诉了女娲
,女娲很支持他,还让她的五个儿子稻、黍、麦、菽、麻拿着白、黄、红、绿、黑五只不同颜色的袋子,做稷的侍从,跟着稷一起去找。

“我的孩子哟,”忒俄克吕摩诺斯问忒勒玛科斯,“城里有谁会留我住下呢?我是否可以一直到你母亲的宫殿去?”“如果家里情况很正常,我会请你上宫殿去的。”忒勒玛科斯说,“可是现在求婚人会阻拦你,不让你进去。我的母亲深居内宫,也不会出来。”

渐渐地,他们找满了五袋子的粮种。一天,他们看见一座山上有一种高杆红穗的东西,就爬了上去。到了山顶,向下一看,发现下面有五条山谷,山泉涌流,土肥草绿。于是,稷让他的五个侍从各选一条山谷,播下种子,耕种起来。他自己则在山顶开了一片荒地,种下了那种高杆红穗的东西。后来,人们就以他们的名字给那几种粮食命名,又因它们是在五条山谷种成的,就把粮食总称为五谷。稷种的那个品种又被称为了高粱。

他们正说着,一只雄鹰从面前飞过,它的利爪抓住一只鸽子。预言家忒俄克吕摩诺斯把忒勒玛科斯拉到一旁,凑近他的耳朵,悄悄地说:“孩子,如果我的观察不错,这便是你们家庭的一种吉兆。别的人永远也不能统治伊塔刻。你们始终是这块土地的主人!”

忒勒玛科斯和忒俄克吕摩诺斯分别前又为他介绍自己可靠的朋友克吕蒂沃斯的儿子庇埃俄斯,在自己回城之前,由他接待这位预言家。

说完,他挥手跟大家告别,步行到乡下去。这时,奥德修斯和牧猪人正在草棚里准备早餐,别的牧人忙着把猪赶出去。他们刚坐下来用早餐,突然听到门外的脚步声和狗吠声,但不是狂吠,倒好像是在迎接它们的主人。
“一定是个朋友或熟人来看你,”奥德修斯对牧猪人说,“这些狗对陌生人不会是这样的。”

他的话刚说完,他就看见他的儿子忒勒玛科斯站在门口了。牧猪人高兴得连忙放下杯子,朝他的年轻的主人迎上去,并拥抱他,吻着他的手,眼泪也不禁淌下来,好像他的一个亲人死而复生一样。一位年老的父亲看见他的晚生的儿子在外漂流十年重回故土,也不会比牧猪人更高兴的。忒勒玛科斯没有马上进来,直到听仆人说家里没有发生什么事时,他才把长矛交给牧猪人,走进草棚。

奥德修斯正准备让坐,忒勒玛科斯连忙挥手阻止他,并说:“请坐下,外乡人,欧迈俄斯会给我准备位置的。”

这时,欧迈俄斯用树叶和树枝给年轻的主人铺了一张柔软的座位,并在上面盖了一块羊皮。忒勒玛科斯坐了下来。牧猪人端上烤肉,递上面包,并用木碗斟上酒。三个人坐着就餐时,忒勒玛科斯问迈勒俄斯,面前的外乡人是什么人。牧猪人把奥德修斯自己编造的故事简单地说了一遍。“现在,”
他结束时说,“他已从忒斯普洛托斯的船上逃了出来,来到这里,我把他交给你,随你去安排他。”

“你的话使我感到为难,”忒勒玛科斯回答说,“在目前的情况下,我怎么保护一个外乡人呢?你还是把他留在这里吧。我将送给他紧身衣和长袍,还送给他一柄长剑,足够的食品,使他不至于增加你和你的同伴的负担。但他决不能被求婚人看见,因为那些人蛮横地待在我的家里,即使一个有权势的人也对付不了他们。”

奥德修斯,这个外地来的乞丐,却十分不理解。他奇怪地问,这些求婚人怎么敢反对主人的儿子。“是不是人民仇恨你,”他接着问道,“或者你和你的兄弟正在内哄?或者你甘愿别人如此欺侮你?如果我像你一样年轻,而且是奥德修斯的儿子,或者是奥德修斯本人,顺便说一句,奥德修斯是有希望回来的,那么,我宁愿和他们拼命,死在自己的家中,也不愿屈辱地在一旁观望!”

忒勒玛科斯冷静地说:“亲爱的客人,人民并不恨我;我也没有兄弟,所以也没有兄弟间的争夺,我是家中的独子。可是有许多心怀恶意的男人,从伊塔刻和附近的岛屿涌来向我的母亲求婚。她一直回避他们,可是他们硬留下来,整日饮宴,赶也赶不走。不久,我的家产就要被他们挥霍一空了。”
然后他转身对牧猪人说:“你是我的朋友,像慈父一样,请帮助我吧,请你进城给我的母亲捎个口信,告诉她,我在这里。不过要小心,别让任何求婚人知道这件事。”

“我是不是先绕道去找你的祖父拉厄耳忒斯?”欧迈俄斯问,“自从你去了波洛斯,听说他焦急得不吃不喝,十分悲伤。”“尽管如此,”忒勒玛科斯回答说,“我也不愿你走太远的路,这太费时间。我希望让母亲尽早知道我回来的消息!”

牧猪人立即穿上鞋子,把鞋束紧,然后手执长矛,匆忙离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