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算把王位正式传给太子罗摩,珀耳修斯将墨杜萨的头装在革囊里

一种神谕告诉阿耳戈斯国王阿克里西俄斯说他的孙子会将他逐出王位并谋害他的生命。因此他将他的女儿达那厄和她与宙斯所生的儿子珀耳修斯都装在一只箱子里投到大海里,宙斯引导着这只箱子穿过大风浪,最后,潮水将它运送到塞里福斯岛。这岛是狄克堤斯和波吕得克忒斯两兄弟所统治的国土。当狄克堤斯正在捕鱼,这只箱子浮出水面,他将它拖到岸上。他和他的哥哥都热爱着达那厄和她的孩子。波吕得克忒斯娶她为妻并用心抚育宙斯的儿子珀耳修斯。

一、放逐森林

国王交给赫拉克勒斯的第一件任务是:赫拉克勒斯必须为他剥下尼密
阿巨狮的兽皮。这头巨兽生活在阿耳戈利斯地区的伯罗奔尼撒,尼密阿和克
雷渥纳之间的大森林里。狮子凶悍无比,人间的武器根本不能伤害它。有人
说,狮子本是巨人堤丰和半人半蛇的女怪厄喀德那所生的儿子,还有人说,
它是从月亮上掉到地上来的。赫拉克勒斯出发去捕杀狮子。他一路奔波,来
到克雷渥纳,遇见一位可怜的短工,名叫莫洛耳库斯,受到了热情的接待。
莫洛耳库斯正想宰杀一头牲口献祭宙斯。“善良的人哪,”赫拉克勒斯说,“让
你的牲口再活三十天吧!如果那时我能顺利地打猎回来,那么你就可以给救
星宙斯献祭,如果我死了,你就应当给我献祭,把我当作升入神衹的英雄。”
说完,赫拉克勒斯又继续前进。他背着箭袋,一只手拿弓,另一只手
上拿着从赫利孔山上连根拔起的橄榄树做成的木棒。走了几天后,他来到尼
密阿的大森林里。他在林间四下寻找,想在狮子看见他之前,先发现它。可
是周围看不到狮子的足迹,他没有遇到一个人。所有的人由于害怕都躲在家
里,关上门。傍晚,狮子才在一条林中小路上慢慢走来。它刚刚捕食回来,
准备回窝休息。它已吃得肚子鼓鼓的,头上、鬣毛和胸脯上还滴着点点鲜血,
舌头舔着嘴唇上的血。赫拉克勒斯看到它一步步靠近,连忙躲进茂密的树丛
里,悄悄地等它走近,并用箭头瞄准它的腰部,赫拉克勒斯拉开弓射去一箭。
可是他的箭没有射伤它,却像射在石头上一样被反弹回来,落在满是苔藓的
地上。狮子昂起浴血的头,转动着眼睛四下张望,露出可怕的巨牙。现在,
它正好把胸脯对着赫拉克勒斯。这位半神半人的英雄抓住时机,朝它的心脏
处射去第二支箭。可是这次也一样,箭伤不了它。赫拉克勒斯要射第三支箭
时,狮子已经看到了他。它暴怒地夹起长尾巴,脖颈因狂暴而膨胀,鬣毛竖
起,弓起背,瞪着血红的大眼,发出沉闷的吼叫,向它的敌人扑来。
赫拉克勒斯扔下手中的箭,丢掉披在身上的狮皮,右手挥着木棒朝狮
子头狠狠打去,击中它的脖子,狮子倒在地上。随即它跳起来,但扑了个空。
然后它四肢颤抖着站起来,赫拉克勒斯还没有等它恢复过来,立即冲上去。
他干脆把身上背的弓箭全扔在地上,腾出双手,抱住狮子的脖子,狠命地卡
住狮子的喉咙,狮子挣扎了一阵,终于断了气。赫拉克勒斯费尽周折也没有
把狮皮剥下来,因为任何铁器都无法在它身上划出一道口子。最后,他想出
一个办法,用它的利爪划破了皮,终于把狮皮剥了下来。后来,他用这张奇
异的狮皮缝制了一件盔甲,还做了一只新头盔。现在,他把带来的狮皮和武
器收拾好,把尼密阿巨狮的狮皮披在肩上,出发回泰林斯去。
赫拉克勒斯按照约定来到莫洛耳库斯那儿时,正好过去了30天。莫
洛耳库斯忙着给赫拉克勒斯的亡灵献祭,然而,这位英雄突然出现在他的面
前,他不禁惊喜交加。于是两人一起给救世主宙斯献祭供品,而后,赫拉克
勒斯亲切地同他告别,往故乡走去。
当国王欧律斯透斯看见赫拉克勒斯披着可怕的狮皮回来时,吓得双腿
发颤,他畏惧英雄的神力,从此,再也不让赫拉克勒斯走近自己,各项命令
都由珀罗普斯的儿子库泼洛宇斯为他转达。

当他长大成人,他的后父鼓舞他出去冒险,并从事一些可以使他得到荣誉的探险。这青年是很愿意的。他们决定让他去寻访墨杜萨,割下她的可怕的头,并将它带到塞里福斯的国王这里来。

古时候,在印度恒河的支流萨逻逾沿岸有一个小国,叫萨罗国,统治这个国家的国王叫十车王。

珀耳修斯出发从事于他的探险,神祇引导他达到众怪之父福耳库斯所居住的遥远的地方。在那里珀耳修斯遇到了福耳库斯的三个女儿:格赖埃。她们一生下来就长着白发,且在她们之间只有一眼一牙,三个人轮流使用着。珀耳修斯夺去她们的牙和眼。当她们要求退还她们的无价之宝时,他提出一个条件:要她们告诉他到女仙那里去的道路。

十车王在一次打猎中,偶然误射杀了一个打水的青年人,这青年人是一对瞎夫妇仙人的独生子。瞎夫妇仙人失去了惟一爱子,便诅咒这国王说:“我们为失去儿子而忧伤;有朝一日,你也会为了儿子悲痛而死。”

这些女仙是会魔术的,有着几种可赞美的宝物:一双飞鞋,一只革囊,一顶狗皮盔。无论谁佩戴它们,便可以飞到他所想去的地方,并可看见他所想见的任何人而自己不会被人看见。福耳库斯的三个女儿告诉他到女仙们那里去的路,所以他归还她们的牙和眼。到了女仙那里,珀耳修斯找到他所要求的宝物。他将革囊挂在肩膀上,将飞鞋绑扎在脚上,将狗皮盔戴在头上。赫耳墨斯并借给他青铜盾。他佩备着这些,飞到大海中福耳库斯的另外的三个女儿——戈耳工们所居住的地方。只有名叫墨杜萨的第三个女儿是肉身,所以珀耳修斯奉命来割取她的头颅。他发现戈耳工们都在熟睡。她们都没有皮肤,却有着龙的鳞甲;没有头发,头上却盘缠着许多毒蛇。她们的牙如同野猪的獠牙,她们的手全是金属的,并有着可以御风而行的金翅膀。珀耳修斯知道任何人看见她们便会立刻变为石头,所以他背向这熟睡的人们站着,只从发光的盾牌里看出她们的三个头的形象,并认出墨杜萨来。雅典娜指点他怎样下手,所以他平安无事地割下了这个怪物的头。

十车王有三位王妃,生了四个王子。四个王子个个身材魁梧,仪表堂堂,精通兵法,武艺高强。长子罗摩勇敢和道德更在众兄弟之上,尤受臣民的尊敬和父王的喜爱,他已被正式立为太子。

但这事刚刚做完,一只飞马珀伽索斯立即从她的身体里跃出。随着又跃出巨人克律萨俄耳。二者都是波塞冬的儿子。珀耳修斯将墨杜萨的头装在革囊里,仍如来时一样,往回飞奔。但如今墨杜萨的两个姊姊醒了,从床上起来。她们看见被杀死的妹妹的尸体,即刻飞到空中追逐凶犯。但女仙的狗皮盔使珀耳修斯不会被人看见,所以她们看不见他。他在空中飞行时,大风吹荡着他,使得他像浮云一样左右摇摆,也摇摆着他的革囊,所以墨杜萨的头颅渗出的血液,滴落在利比亚沙漠的荒野,遂变成各种颜色的毒蛇。从此以后,利比亚地方特多蝮蛇和毒虫之害。珀耳修斯仍然向西飞行,直达到阿特拉斯国王的国土才停下来休息。

十车王渐渐老了,精力不如以前了,便让罗摩辅助朝政。罗摩的德行和才干很快赢得了大臣们的一致称赞。十车王为有一位称职的继承人而高兴,打算把王位正式传给太子罗摩,并择一吉日登基。

这国王有一个结着金果的小树林,派了一条巨龙在上空看守着。戈耳工的征服者要求在这里住一夜,但得不到允许。阿特拉斯国王恐怕他的宝物被偷,所以将他逐出宫殿。这使珀耳修斯很愤怒,他说:“因为你拒绝了我的请求,我倒要送给你一件礼物呢!”于是他从革囊里取出墨杜萨的头颅,将它向着那国王举起来,国王即刻变成了石头,或者说得更确切一点,他的巨大身躯变成了一座山。他的须发变成广阔的森林。他的双肩,两手和骨头变成山脊,他的头变成高入云层的山峰。现在珀耳修斯又将飞鞋绑在脚上,革囊挂在身旁,狗皮盔戴在头上,飞腾到空中。
www.shenhuagushi.net

正当举国上下为新王即将登基而高兴的时候,十车王第三个妃子吉迦伊的后宫里却刮出了一股冷风。

在他的旅途中,他来到刻南斯在执掌权力的埃塞俄比亚的海岸。这里他看见一个女子被锁在突出于大海中的悬岩上。假使人是在空中飘拂着她的头发,在眼中滴着她的眼泪,他会以为她是一尊大理石的雕像呢。他为她的美丽所陶醉,几乎忘记扇动他的翅膀。“告诉我,”他请求她,“你这应以灿烂的珠宝来装饰的美人,为什么被锁在这里呢?告诉我你的家乡。告诉我你的名字。”

吉迦伊的老乳母不断在她耳边聒噪:“罗魔王子就要当国王啦,他一当国王,他的母亲就是王太后,你和二王子婆罗多在这个朝廷可就什么也没有啦。罗摩会把婆罗多杀死,你也会被赶出宫外,眼看着你们娘儿俩要遭难,快想个法子吧!”

起初她沉默而羞涩,害怕同一个陌生人说话。假使她能移动,她一定会用双手遮蒙着脸。但为了使这青年不要以为她有着必须隐瞒的罪过,所以最后她回答说,“我是安德洛墨达,埃塞俄比亚的国王刻甫斯的女儿。我的母亲向海洋的女仙,即涅柔斯的女儿们夸耀,说她比她们更美丽。这触怒了涅柔斯的女儿们。她们的朋友海神,涌起一片洪流,泛滥大地。随着洪水,来了一个逢物便吞的妖怪。神谕宣示:如果将我——国王的女儿掷给恶怪作食品,这灾患就能避免。我的父亲被人民逼迫着要拯救他们,在悲痛中将我锁在这悬岩上。”

吉迦伊对立罗摩为太子早就不满,她一心想让自己的儿子婆罗多继承王位,她当王太后,现在老乳母这一说,又急又恨,又无可奈何。她说:“罗摩是长子,国王已做了让他即日登基的决定,我现在还有什么办法呢?”
这时老乳母凑近吉迦伊说:
“我的好王后,您曾对我说过,国王亲口许给你两个恩典,你怎么忘了呢?现在可以请求他实现这两个恩典了。”
吉迦伊想起来了。那还是十车王在一次战斗中负了重伤回来,吉迦伊彻夜不眠,为他上药包扎,精心护理。伤好后,国王许给她两个恩典,她当时说等到需要时间再向他提出来。

她刚刚说完,波涛就哗的一声分开,从海洋深处出来一个妖怪,宽宽的胸膛平铺在水面上。这女郎吓得尖声喊叫,她的父母也忙着走来,满怀着悲痛,她的母亲感觉到这是由于她的过错,更加倍的痛苦。他们拥抱着他们的女儿,但除了哭泣和悲痛以外还有什么法子呢。

于是,当这天晚上十车王到吉迦伊寝宫的时候,十车王是非常爱他这个王后的,吉迦伊便向国王提出请他履行自己的诺言,实现已许给她的两个恩典。十车王说:“你说吧,我一定满足你的要求。”
吉迦伊毫不羞耻地提出:“我的第一个愿望是让婆罗多代替罗摩登上王位;我的第二个愿望是把罗摩放逐到森林里住十四年。”

于是珀耳修斯说:“要哭总是有时间的。但行动的机会却很快就消逝了!我是珀耳修斯,宙斯和达那厄的儿子。神的翅膀使我能在空中飞行,墨杜萨已死在我的宝剑下。假使这个女郎是自由的,并可以在许多人之中选择她的配偶,我也并不是配不上她的。但像她现在这个样子,我却要向她求婚。并愿意搭救她。”这时,欣幸的父母不仅把女儿许给他,并以他们自己的王国作为她的妆奁。

十车王惊呆了。天哪,这都是一些什么样的要求呀!比要了他的命、摘了他的心肝还可怕,还狠毒呀!可是他不能不同意她的要求,他已掉进吉迦伊设的陷阱不能自拔了。

罗摩王子被吉迦伊派人叫了来。吉迦伊当着十车王的面对王子说:“你父亲已决定把王位让给婆罗多,让你到森林里去住十四年。”

罗摩见十车王眼含泪水,满面忧伤痛苦的样子,知道这并非是父亲的本意,而是吉迦伊王后的主张。但他是个孝敬的孩子,不愿为难父亲,就谦恭地说:“遵从父王的旨意是我的天职,就让婆罗多继承王位,我马上就到森林里去。”

罗摩说完这话就出去了。十车王泪流如雨,心如刀割,昏倒在地。

罗摩被放逐了,全国上下一片不满声,都为罗摩抱屈。罗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