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萨斯是伟大的雅典英雄,而范喜良也喜欢上了孟姜女

西萨斯是伟大的雅典英雄,他有那么多的冒险事迹,以及参与许多伟大的创业行动,以致萨斯是雅典国王伊吉斯的儿子。然而,少年时期的他却是在希腊南方城中母亲的家里度过。伊吉斯在孩子出生前回到雅典,但是,他预先将一把剑和一双鞋藏在洞穴里,再用大石掩盖住洞穴。他让妻子知道这件事,并且告诉妻子,不管什么时候,当这个男孩———如果生的是男的话———长大到够强壮,而能把大石移开,拿到大石底下的东西,她就可以把他送到雅典来认他的父亲。这个孩子果然是个男的,他长得比别人都要强壮,因此,最后当母亲带他到大石旁时,他毫无困难地把大石掀开。然后,母亲告诉他,找寻父亲的时候已成熟,他的祖父已为他备妥船只。但是,西萨斯拒绝走水路,因为那太安全和平稳。他想要尽快地成为英雄,而安全平稳绝无法达成他的目标。希腊最伟大的传奇性英雄赫邱利斯,经常活现在他的脑海里,他决意要和赫邱利斯一样不凡,这是很自然的趋向,因为他们两人是表兄弟。

秦朝时候,有个善良美丽的女子,名叫孟姜女。一天,她正在自家的院子里做家务,突然发现葡萄架下藏了一个人,吓了她一大跳,正要叫喊,只见那个人连连摆手,恳求道:“别喊别喊,救救我吧!我叫范喜良,是来逃难的。”原来这时秦始皇为了造长城,正到处抓人做劳工,已经饿死、累死了不知多少人!孟姜女把范喜良救了下来,见他知书达理,眉清目秀,对他产生了爱慕之情,而范喜良也喜欢上了孟姜女。他俩儿心心相印,征得了父母的同意后,就准备结为夫妻。

阿古王阿克利西厄斯只生了一个孩子,是个女的,名叫黛尼伊。她长得非常美丽,胜过当地所有的女人,但这并不能使那没有儿子的父亲得到多少安慰。国王前往台尔菲庙里去祈求神论,问问他将来有没有希望做一个儿子的父亲。女祭司告诉他不会生了,而更糟的是,他将死在他女儿所生的儿子手里。

他坚决地拒绝,因此,母亲和祖父催促他上船时,他告诉他们,乘船是一件卑鄙地逃避危险的行为,他要由陆路前往雅典。这趟旅程是漫长而且危机四伏的,因为沿途有盗贼的骚扰。然而,他将他们赶尽杀绝,不留一个活口去骚扰后来的旅人。他那公道的判决是很单纯的,但却很管用:某人怎样对待别人,西萨斯就怎样对待他。拿雪龙来说,他曾命他的俘虏跪着给他洗脚,然后把他们一脚踢下海去,西萨斯就把他从悬崖上扔进了大海。又如西尼斯,他杀人先把他们绑在两棵弯到地面的松树上,然后让松树还原,西萨斯如法炮制,让西尼斯遭受同样的惨死。还有普罗克勒斯提斯被置于铁床上,这张铁床是他用来残害牺牲者的,把他们捆在床上,然后使他们跟床的长度齐一,比床短的就拉长,比床长的就削短,虽然故事没有说普罗克勒斯提斯的身长适用哪种方法,但是在两者之间他没有选择的余地,不管拉长削短,他是完蛋了。

成亲那天,孟家张灯结彩,宾客满堂,一派喜气洋洋的情景。眼看天快黑了,喝喜酒的人也都渐渐散了,新郎新娘正要入洞房,忽然只听见鸡飞狗叫,随后闯进来一队恶狠狠的官兵,不容分说,用铁链一锁,硬把范喜良抓到长城去做工了。好端端的喜事变成了一场空,孟姜女悲愤交加,日夜思念着丈夫。她想:我与其坐在家里干着急,还不如自己到长城去找他。对!就这么办!孟姜女立刻收拾收拾行装,上路了。

国王惟一能避免这个厄运的方法,必须马上把黛尼伊处死———除了这么做外,别无选择的余地。阿克利西厄斯不愿这么做,事实上证明,他的父爱并不强烈,他只是畏惧神,众神会以可怕的惩罚加于那些杀害亲人的人。阿克利西厄斯不敢加害女儿,便用青铜造了一间房屋,埋在地下,只留顶上一个开口,可让阳光和空气穿过。他就把女儿囚禁在这所铜屋里。

我们可以想象得到,希腊人是如何地赞美这位为旅人除去这批恶汉的青年。当他抵达雅典时,他已成为家喻户晓的英雄。他被邀请参加国王的宴会,国王当然不晓得西萨斯就是他的儿子。事实上,国王惧于这位青年名气太大,心想他可能赢得人民的拥护,被推举为王,他设宴欢迎他的真正目的,是想毒死他。这个计划并非国王所出,而是寻找金羊毛的女英雄米蒂亚的主意,她透过巫术知道西萨斯的来历。米蒂亚离开哥林斯后,便坐飞车来到雅典。她的权位高过伊吉斯,她不希望因王子的出现而破坏她的权位。但是当她把毒酒递给西萨斯时,西萨斯急于向父亲显露身份,已经拔出了他的剑,国王立刻认出那把剑,于是他把酒杯打碎掉在地上。米蒂亚像过去一样地逃走,安全地来到亚细亚洲。

一路上,也不知经历了多少风霜雨雪,跋涉过多少险山恶水,孟姜女没有喊过一声苦,没有掉过一滴泪,终于,凭着顽强的毅力,凭着对丈夫深深的爱,她到达了长城。这时的长城已经是由一个个工地组成的一道很长很长的城墙了,孟姜女一个工地一个工地地找过来,却始终不见丈夫的踪影。最后,她鼓起勇气,向一队正要上工的民工询问:“你们这儿有个范喜良吗?”民工说:“有这么个人,新来的。”孟姜女一听,甭提多开心了!她连忙再问:“他在哪儿呢?”民工说:“已经死了,尸首都已经填了城脚了!”

“因此,美女黛尼伊得忍受,

伊吉斯遂即向全国宣布西萨斯是他的儿子和继承人,不久,这位新的继承人就有了机会,使他受到雅典人的爱戴。

猛地听到这个噩耗,真好似晴天霹雳一般,孟姜女只觉眼前一黑,一阵心酸,大哭起来。整整哭了三天三夜,哭得天昏地暗,连天地都感动了。天越来越阴沉,风越来越猛烈,只听“哗啦”一声,一段长城被哭倒了,露出来的正是范喜良的尸首,孟姜女的眼泪滴在了他血肉模糊的脸上。她终于见到了自己心爱的丈夫,但他却再也看不到她了,因为他已经被残暴的秦始皇害死了。

愉悦的日光换来铜墙铁壁,

在西萨斯抵达雅典的几年前,雅典城发生过一次可怕的不幸。克里特岛的统治者玛诺斯丧失他的独子安屈洛吉厄斯。当时,这位青年到雅典来访问,伊吉斯王做了一件主人不应做的事情,他请他的贵宾参加一次充满危险性的冒险———杀死一只危险的公牛,可是,公牛反而杀死了这位青年。于是,玛诺斯就进攻雅典,俘虏雅典人,然后宣称,除非每九年向他进贡七名少女和七名少年,否则将雅典夷为平地。可怕的命运等待着这群少年男女,当他们抵达克里特岛后,便被送给米诺托吞食。

在那秘密如坟墓的房间里,

米诺托是半人半牛的妖怪,它是玛诺斯的太太帕希弗伊和一头非常美丽的公牛所生的结晶。海神波西顿把这头公牛送给玛诺斯,为的是要玛诺斯用来祭献他,但是,玛诺斯不忍杀它,留在身边养着。为了惩罚玛诺斯,波西顿就让帕希弗伊疯狂地爱上这头公牛。

过着俘虏似的生活,

当米诺托呱呱落地后,玛诺斯并没有杀它。他请伟大的建筑师和发明家第特勒斯为它建造一个监牢,使它永远逃不出来。第特勒斯就造了一座举世闻名的迷园,一进到里面,人就绕着无止境的曲折小路前进,再也找不到出口。年轻的雅典人每次都被带到这里,留给米诺托,无路可逃。无论他们朝那个方向走,他们都会直走到米诺托跟前,如果站着不动,任何时刻它都可能在迷园出现。西萨斯抵达雅典后数日,如此的噩运正等待着十四名少年男女。第二次进贡的时期到了。

然而,宙斯仍然化身为金雨,

西萨斯立刻自愿成为一名牺牲者。所有的人喜爱他的善良,敬仰他的高洁而为之叹惋,却没有人想到他企图弑杀米诺托。然而,他告诉父亲,并且答应父亲说,如果他成功了,他会将载运少年男女的船上所悬的黑帆,用白帆代替,使伊吉斯能在船只到达前,老远就可知道儿子平安无事。

当黛尼伊坐在那里度着漫长的日子和时刻,除了仰望天上的浮云外别无所事时,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天上突然降下一阵金雨,充满了她的屋子。她是如何知道那是宙斯化成这种方式来造访她,我们不得而知,但她知道她所生的是宙斯的儿子。

当这群年轻的牺牲者抵达克里特岛后,在到迷园的途上游街示众。玛诺斯的女儿亚莉雅妮夹杂在观众之间,西萨斯经过她面前时,她对他一见钟情。于是她找来第特勒斯,要他说出走出迷园的方法。然后她通消息给西萨斯,表示她愿意教他逃出的方法,只要西萨斯答应带她回到雅典去,娶她做妻子。可以想像得到,西萨斯毫不犹豫地答允。于是,她就把得自第特勒斯的诀窍告诉他,叫他带一团线在身上,进入迷园时,把线的一端系在门上,当他前进时,线就一路松开来。西萨斯照着去做,相信这样一定能够循着原路逃出来,因此,他放大胆子,深入迷阵去找米诺托。他发现米诺托正在睡觉,便袭击它,把它按倒在地上;然后用拳头———他别无其它的武器———将怪物打死。

她暂时将生产的事隐瞒父亲,但是,在这范围狭窄的铜屋里,想隐瞒是愈来愈难。最后,有一天,这个小孩———名叫柏萨斯———被他祖父发现了。“你的孩子!”
阿克利西厄斯非常生气地问道:“谁是这孩子的父亲? 但是当黛尼伊骄傲地回答:
“宙斯”。
他却不相信女儿。他惟一相信的是,这个孩子对他有可怕的危险。他不敢杀这个孩子,原因和阻止他杀死女儿的理由相同,畏于宙斯和追踪凶手的复仇三女神富丽丝。但是如果他不能直接杀他们,他仍可使他们踏上必死之路。他造了一个木箱子,把母子两个关在里面,然后带到海上,投入水里。

黛尼伊和她的小孩坐在奇异的船里,日光渐渐黯淡,她独自在海上漂泊。

“在雕刻的箱子里,

当狂风和巨浪袭击时,

恐惧跑进她的心灵,

她泪流满烦,温柔地拥抱着柏萨斯,

她说:“啊!儿子,我的心里是多么伤心,

但是你柔和地睡着了,小宝贝,

在这个仅仅是钉成的箱子里熟睡吧!

翻腾的风浪多么像你柔软的卷发,

不要理会刺耳的波浪,

静静地躺在你的红斗篷上吧,可爱的小脸儿!”

她澈夜在起伏的箱里倾听水声,海水似乎永远想淹没他们。天已破晓,因为不能见到,她并没有感到宽慰。她也无法看到许许多多的岛屿,高耸出海面。她所知道的,是不久有个海浪似乎卷起他们,轻轻地把他们带上来,然后退走,留他们在一个坚硬和静止的东西上。他们已经登陆,由海上脱险。但是却仍旧在箱子里,没有办法出来。

命运之神———或者是宙斯,到现在才为他的爱人和儿子尽了点力———使他们被一位名叫狄克提斯的善良渔夫发现,渔夫发现大箱子,把它破开,将可怜的船货带回给和他一样仁慈的太太。他们没有孩子,他们照顾黛尼伊和柏萨斯,视如己出。他们母子在那里住了好几年,黛尼伊情愿让儿子跟着渔夫做低微的买卖,以避免危险。但最后,更大的麻烦来了。小岛的统治者波力戴克第斯是狄克提斯的兄弟,但他生性残忍冷酷。有一段漫长的时间,他并未注意到这对母子,但后来黛尼伊引起他的注意。虽然此时柏萨斯已经发育成人,她还是美得如花似玉,波力戴克第斯爱上她,想要得到她,却不要她的孩子,他就想了个除去柏萨斯的方法。

在某个岛上有一些叫做高更的可怕怪物,它们以致人于死的魔力声名远播。波力戴克第斯明显地告诉柏萨斯关于高更的事。他大概是告诉柏萨斯,他宁愿得到高更的一个头,而不愿有世界上其他任何东西。这些实际上似乎是他为了杀柏萨斯而计划的。他宣布他将要结婚,于是大会亲友以资庆祝,包括柏萨斯在内。每一位来宾依照传统,都带了送给未来的新娘的礼物。只有柏萨斯空手而来,他没有东西可送。他年轻又高傲,因此觉得羞辱,于是他站了起来,照着国王想要他做的方法做了。他宣布要送给国王一份比所有东西更好的礼物。他要前地去杀死密图莎,带她的头回来作为贺礼。没有比这个更适合国王的心意,没有一个精神正常的人会提出如此的建议。密图莎是那群高更之一。

每一个都长着翅膀和蛇发,

他们是凡人所见最可怕的怪物。

没有一个能再生存。”

因为无论什么人,一看见他们,就会变成石头。柏萨斯因恼怒而激起的傲气,好像使他作了一次徒然无功的夸耀。任何孤立无援的人,绝不能杀死密图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