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又上船航行,因为水潭里的青蛙、神石答应给我一位漂亮的妻子

坦塔罗斯亵渎神衹,而他的儿子珀罗普斯与父亲相反,对神衹十分虔
诚。父亲被罚入地狱后,他被邻近的特洛伊国王伊洛斯赶出了国土,流亡到
希腊。这个少年下巴上还没长出胡子时,心里却早已选中了一位妻子。他的
妻子名叫希波达弥亚,是伊利斯国王俄诺玛诺斯和斯忒洛珀的女儿。这个女
子不容易娶到手,因为一个神谕曾经对父亲预言,女儿结婚时,父亲便会死
亡。父亲信以为真,因此千方百计地阻挠任何人前来向他女儿求婚。他让人
四处张贴告示,说凡愿意和他女儿结婚的人,必须跟他赛车,只有赢他的人
才能娶他的女儿。如果国王赢了,那么他的对手就得被杀死。
比赛的起点是比萨,终点是哥林多海峡的波塞冬神坛。国王规定了车
辆出发的顺序:他先给宙斯献祭一头公羊,让求婚者驾着四马战车先走,等
到献祭仪式完毕后,他就开始追赶。他的车夫叫密耳提罗斯;国王站在车上,
手执一根长矛。他如果追上竞赛者,就有权用长矛将对手刺翻在地。
爱慕希波达弥亚年轻美貌的求婚者,虽然听说了这个苛刻的条件,但
都不以为然,以为国王俄诺玛诺斯年老体弱,知道赛不过年轻人,故意让年
轻人先走一程,这样,即使输了,也可为自己找到一个体面的借口。年轻人
纷纷赶到伊利斯,向国王要求娶他的女儿为妻。国王很友好地逐个接待他们,
给他们提供一辆漂亮的马车。四匹马在前面拉动,威武雄壮。他自己则去向
宙斯献祭公羊,而且一点也不匆忙,紧张。等到献祭仪式完毕,他登上一辆
轻便车,前面由两匹骏马菲拉和哈尔彼那拉动,它们奔跑飞快,赛过强劲的
北风。他很快就赶上了前面的求婚者,残忍地用长矛刺穿他的胸膛。就这样
十二名求婚者冤死在他的长矛下。
珀罗普斯为求婚来到这座海滨半岛,这座岛后来就叫做珀罗普纳索斯。
不久他听到有关求婚者在伊利斯惨死的消息。于是他趁着黑夜来到海边,大
声地呼唤强大的守护神波塞冬。 波塞冬应声驾浪来到他的面前。
“伟大的神啊,”珀罗普斯祈求道,“如果你自己也喜欢爱情女神的礼品,
那么就请交给我,让我不会受到俄诺玛诺斯的长矛的伤害,请赐给我神车,
让我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伊利斯,祈求你保佑我取得胜利。”
珀罗普斯的祈求立即生效,水中又响起一阵哗哗声,波涛中推出了一
辆金光闪闪的神车,前面有四匹带翼的飞马拉动,速度犹如飞箭。珀罗普斯
飞身上车,一阵风似的向伊利斯驶去。俄诺玛诺斯看到了珀罗普斯来到时,
大吃一惊,因为他一眼就认出了这是波塞冬的神车。可是他并不拒绝与小伙
子按照原定的条件进行比赛。此外,他对自己骏马的神力充满信心。珀罗普
斯经过长途奔驰十分疲劳。他和骏马休息了几天,等到精力恢复后,便策马
参加比赛。快要接近终点时,依照惯例先给宙斯献祭了公羊的国王追了上来,
挥舞着长矛,正要刺向前面的求婚者的后背。但珀罗普斯的保护神波塞冬急
忙赶来救助。他弄松了国王的车轮,马车摔得粉碎。俄诺玛诺斯飞出马车,
即刻坠地而死。这时候,珀罗普斯驾着四匹飞马顺利地到达终点。他回头一
看,只见国王的宫殿里烈火熊熊,原来是雷电击中了宫殿,它烧得只剩下一
根柱子露在外面。珀罗普斯驾着飞车奔到火光冲天的宫殿里,勇敢地救出了
她的未婚妻希波达弥亚。
后来,他统治了伊利斯全国,并夺取了奥林匹亚城,创办了闻名于世
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他和妻子希波达弥亚生了很多儿子。儿子长大后,分布
在珀罗普纳索斯全境,各自建立了自己的王国。

从前,有个富裕的马雅老头,他总是发现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地里捣乱,把庄稼弄得七零八落。他很想逮住他,可是自己已经年老体衰,昏花的老眼甚至连他是人是兽还是鸟都分不清楚,就更别提发现他的踪迹了。
马雅老头非常生气,他干脆立了一份遗嘱,把所有的家产留给他的三个儿子中抓住那个捣蛋鬼的任何一位,不管死活,只要抓来给他看一眼就行。
他把小儿子第一个叫到跟前,可人们对他说,碰运气应该按顺序来,先是老大老二。两位哥哥根本不把小弟看在眼里,总是觉得老三又粗又笨,根本不是捉贼的料。
老大出门时很威风,最好的马,最好的猎枪,还有上好的食物。天黑时分,盈月当空,老大便动身去地里守卫。半路上,看到一只青蛙很不自在地坐在水潭边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叭啦叭啦叫个不停。他赶路已经赶得很累了,勒住马,翻身下地,把马拴在树上,然后走近水潭,气势汹汹地对青蛙说:
“呱啦叭啦叫什么!你不累,我还嫌吵呢!” 青蛙回答说:
“如果你把我带上,我会把你家地里的偷玉米贼指给你看。”
“你知道个屁!”老大扯开嗓门骂道,想也不想,一把抓起青蛙。扔回水中,然后骑马继续赶路。他哪里知道自己遇上的是只青蛙神呢!
等他赶到地头的时候,地里已经被人捣腾得乱七八糟,可就是没见小偷的影子。老大看了一夜,小偷也没露面。天快破晓的时候,一夜未合眼的老大,火气更大。他骂骂咧咧,指天咒地,一辈子从未发过这么大的脾气,然后无可奈何地回家去了。
老头问老大看到些什么。老大说,地里已被小偷搞得一塌糊涂,害得他忙乎了一夜也没找到一根人毛。
老头说:“你不走运,老大,你不能做继承人。”
现在该轮到老二出马了,老头问他需要准备些什么,老二说只要一支猎枪和一袋吃的。
老二在途中,也看到了青蛙坐在离水潭不远的地方呱呱直叫。老二心烦意乱地对他说:
“闭上你的臭嘴,吵人睡觉!” 青蛙答道: “如果带上我,我会指点你捉住小偷。”
“哼!你算哪根蒜,捉小偷还用得着你?”老二嘀咕着睡着了。
青蛙神气得直鼓腮帮子,把他带的薄饼全拿走了,老二醒来见吃的没了,便抓起青蛙的后腿,扔到水潭,自个儿到地里去了。
他来到地里,看见一只五彩缤纷的大鸟正要从地里飞走。抬起枪就打,鸟虽没打着,却拾到了几根羽毛。他心里算计着该怎么才能骗过他的两个兄弟和老父亲,相信这是死鸟身上的羽毛。
他兴冲冲地回家,向老头报喜:
“我已经把地里的小偷打死了,看这是它的羽毛。我是继承人了。”
这时候,老三本赫明开口说话了:
“我不信你的话,你带回来的只是几根羽毛,贼鸟在哪里?看我去把它给逮回来!”
本赫明抓起枪,带了一口袋吃的就上路了。
他走近水潭,见着呱呱叫的青蛙问道:
“青蛙神!如果你能告诉我谁偷我家地里的东西,说怎么逮住它,我就把这袋吃的留给你,而且以后不管我到哪里,都会把你带在身边。”
青蛙听了很高兴,对他说:
“真是顶呱呱的好小伙儿。你的两个哥哥对我大无礼,活该不走运!你的运气不错,就在这个潭底有块神石,它会满足你的一切愿望!”
老三高兴极了: “我想娶个漂亮媳妇,可以吗?”
“这块神石,会给你一个漂亮媳妇和一幢宽阔的新房,让你们过上美满的日子。”青蛙说。
有一个漂亮媳妇,还有一间新房,老三已经觉得很满意了。更何况,他还要把自家地里的捣蛋鬼带回去交给父亲和两个哥哥看呢。
于是,老三和青蛙把带来的好吃的都吃光,然后上路。
他们来到地里,看见一只美丽的大鸟正落在他家的地里,使举枪瞄准,正准备开枪时,巨鸟抬起头,温柔地说起话来:
“别开枪,你想把你的媳妇打死吗?”
本赫明心里一惊,愣愣地把枪放了下来。巨鸟走到他跟前,对他说:
“我不是鸟,是位姑娘。可恶的老巫婆把我变成这模样,因为我不愿意嫁给她凶残的儿子。”
小伙子想起了他向青蛙、神石许的愿。他明白,这只巨鸟就是他梦寐以求的妻子,他心中充满了欢欣:
“如果一切都如你所说的那样,那么,我这就带你回家,在那里,你会重新变成姑娘,在那幢新房里,做我的新娘。”
姑娘同意了。
到家以后,他的父亲和两位哥哥见老三带回一只青蛙和罕见的大鸟,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当他们听完本赫明说出的一番话后,更是膛目结舌。本赫明兴奋地说:
“我给你们带回了这只偷玉米的大鸟,而不是几根羽毛。不过她不是一只鸟,而是一位美丽的姑娘,可恶的巫婆因为她不愿嫁给自己的坏儿子,把她变成了这个模样。她很快就会恢复原样了,因为水潭里的青蛙、神石答应给我一位漂亮的妻子。她就是我的妻子。”
然后,本赫明转头对青蛙说: “该是你实现诺言的时候了吧!”
青蛙高声呱呱叫了几声,大鸟不见了,变成了一个漂亮得有些晃眼的姑娘。她感谢自己的救命恩人,答应做他的媳妇,一块过日子。
翌日清晨,在本赫明和姑娘成亲的地方出现了一幢漂亮的新房。青蛙也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常常呱呱地回忆起他遇到这位好心的小伙子的那次经历。
两位贪婪的哥哥一心想使坏,但都没能如愿,因为他们得不到青蛙、神石的保佑,最后羞愧地逃走了。

他们又经过了许多海岸和岛屿,现在故乡伯罗奔尼撒的海岸已隐隐可
见。突然,船遭到一阵狂暴的北风的袭击,在海上漂泊了九天九夜,飘过了
利比亚海,最后来到非洲的瑟堤斯海湾。这里满是稠密的大叶藻,浮着一层
厚厚的泡沫,犹如平静的沼泽地。周围是伸展的沙滩,沙滩上既没有野兽,
也没有飞鸟。阿耳戈船被潮水冲上了沙滩,船身牢牢地搁浅在沙滩上。他们
大吃一惊,纷纷跳下船来。面前是无边无际的泥淖,空旷、荒凉得如同天空
一样。 没有泉水,没有道路,没有牧舍,只有死一般的寂静。
“糟了,唉,这是什么地方?风浪把我们送到哪里来了?”同伴们纷纷
抱怨,“我们宁愿在浮岩中砸碎,或者在一件壮烈的事业中牺牲!”
“是啊!”舵手安克奥斯说。“潮水把我们搁浅在这里,却不再接我们回
去。这下,继续航行或尽快回家的希望都落空了。”
他们好像在瘟疫流行的城里遇到传染的人一样,一筹莫展,只好眼睁
睁地看着病魔肆虐,等待着死神的降临。夜晚,他们饿着肚子和衣躺在沙地
上,默默地等死。国王阿尔喀诺俄斯作为赠礼送给美狄亚的几位姑娘也惊恐
地围住女主人,连连叹息。如果不是利比亚的保护者,三位半人半神的女仙
怜悯他们,那么这些人真会悲惨地死去!
三个仙女全身披着山羊皮,在炎热的中午,来到伊阿宋身旁,轻轻揭
开他盖在头上的斗篷。伊阿宋惊惧地跳起来,虔诚而恭敬地注视着她们。“不
幸的人啊,”她们说,“我们知道你们的苦难。可是你们不用再发愁了,当海
洋女神驾起波塞冬的马车时,你们感谢长久孕育你们的母亲吧。从此,你们
就能顺利地返回希腊。”
仙女们突然不见了,伊阿宋把这隐晦的、令人兴奋的神谕告诉同伴们。
正当他们苦苦思索时,又一个神奇的征兆出现了:一匹巨大的海马,从海里
跳上岸来,金黄的鬃毛披散在马背上,抖落了身上的水滴飞奔而去。珀琉斯
高兴地欢呼起来:“谜语般的神谕中已有一半得到了解释。海洋女神已卸下
了马车,那车子正是这匹马拉的。长久孕育我们的母亲,便是阿耳戈船。为
此我们应该感谢她。让我们把船扛在肩上,走过这块泥地,顺着地上海马的
足迹走去,它一定会指引我们到达停泊的地方。”
说了就做。英雄们果然扛起大船,在泥淖里走了整整十二天。到处都
是荒凉的沙滩,要不是神衹给了他们信心和力量,他们也许早在第一天就死
了。他们终于来到忒律托尼的海湾,大家疲倦地把船从肩膀上放下来。由于
干渴难忍,他们到处寻找水源。歌手俄耳甫斯在找水的途中碰上夜神赫斯珀
洛斯的四个女儿,她们都是善于唱歌的仙女,住在巨龙拉冬看守金苹果的圣
园。俄耳甫斯恳求她们给焦渴的人指示有泉水的地方。她们顿生同情之心。
其中最为仁慈的埃格勒,告诉她一件奇事。
“昨天,这里出现了一个勇敢的强盗。”她说,“他杀掉巨龙,抢走了金
苹果,他一定会帮助你们。他是一个极野蛮的人,他一脸愤怒的表情,眼睛
闪闪发亮,身上披着粗糙的狮子皮,手中拿着橄榄棒和射死巨龙的弓箭。他
也是从沙漠里出来的,因口渴难忍到处找不到水源,便用脚朝一块岩壁踢了
一脚。说来奇怪,岩壁如中了魔似的,隙缝中顿时流出了清凉的泉水。这个
巨人伏在地上,用双手捧着水喝,喝足后便躺在地上休息。”
埃格勒说着把岩泉指给他看。英雄们全闻声赶来。清凉的山泉救活了
他们干枯的生命,大家又变得很高兴。“真的,”一个英雄说,一面用泉水滋
润一下炽热的嘴唇,“那个人是赫拉克勒斯,他救了大家,但愿我们还能遇
上他!”说完,他们分头到处去寻找。当他们垂头丧气地走回来时,都说没
有看见他,只有锐眼林扣斯说曾见到他一眼。不过他正在远处,要追他回来
是不可能的。
不幸得很,他们又发生了意外事件,丢失了两位同伴,大家都很悲伤。
后来,他们又上船航行。他们把船开出忒律托尼海湾,进入一望无际的大海,
海面上刮起了逆风,船受阻横在港口里。他们听从歌手俄耳甫斯的建议,上
岸给当地的神衹献祭船上最大的三脚鼎。在回来的途中,他们遇到海神忒律
托尼。他扮成少年模样,从地上捡起一块泥土,交给阿耳戈英雄奥宇弗莫斯,
表示尽地主之谊。奥宇弗莫斯接过土块,将它藏在胸前。
“我父亲把这块海域赐给了我,”海神说,“我成了当地的保护神。你们
看,那里冒着黑水的地方,是海湾到大海的狭窄通道。你们往那边划,我再
给你们送上一阵顺风,使你们很快就会到达伯罗奔尼撒。”他们满心高兴地
上了船。忒律托尼扛起了三脚鼎,又消失在海浪中。
航行了几天后,阿耳戈英雄平安地来到了喀耳巴托斯岛。他们想从这
里转向克里特岛。
但岛上的守护者是可怕的巨人塔洛斯,他是青铜时代的人类留下来的
人。宙斯让他把守欧罗巴,并吩咐他每天都迈开铜腿在岛上巡视三次。塔洛
斯的身体是青铜的,因此不会受伤,只有脚踝上有一块是肉,有着筋脉和血
管。谁要是知道这一点,把它打中,就能够杀死他。因为他毕竟是凡人,不
是永生的。阿耳戈英雄朝海岛驶来。塔洛斯正站在海边的礁石上,一看见外
乡人来了,便抓起石块朝船上掷去。英雄们吃了一惊,急忙摇桨往后躲避。
为了逃脱危险,他们尽管口渴难忍,还是准备放弃登陆计划。这时美狄亚站
起身来,说:“男子汉们,你们听着:我知道怎样制服这怪物。把船靠过去,
靠在石块掷不到的地方。”说完,她提起紫金袍,登上甲板,伊阿宋跟在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