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王就答应了藏王的求婚,特洛伊人虽然害怕阿喀琉斯

第二天清晨,皮罗斯人把他们国王的儿子安提罗科斯的尸体抬回战船,
将他安葬在赫勒持滂海湾的海岸上。年迈的涅斯托耳强忍着悲痛,但阿喀琉
斯的心情却难以平静,他对朋友的死感到悲愤。天刚破晓,他就扑向特洛伊。
特洛伊人虽然害怕阿喀琉斯,但仍渴求战斗,他们从城垣后冲了出来。不久,
双方又开始了激烈的战斗。阿喀琉斯杀死了无数的敌人,把特洛伊人一直赶
到城门前。他深信自己的力量超人,正准备推倒城门,撞断门柱,让希腊人
涌进普里阿摩斯的城门。
福玻斯·阿波罗在奥林匹斯圣山上看到特洛伊城前尸横遍野,
血流成河,十分恼怒。他猛地从神座上站起来,背上背着盛满百发百中的神
箭的箭袋,向珀琉斯的儿子走去。他用雷鸣般的声音威吓他说:“珀琉斯的
儿子!快快放掉特洛伊人!你要当心,否则一个神衹会要你的命!”
阿喀琉斯听出这是神衹的声音,但他毫不畏惧。他不顾警告,大声地
回答说:“为什么你总是保护特洛伊人,难道你要迫使我同神衹作战吗?上
一次你帮赫克托耳逃脱死亡,为此我很愤怒。现在,我劝你还是回到神衹中
去,否则,哪怕你是神衹,我的长矛也一定会刺中你!”
说着,他转身离开了阿波罗,仍去追赶敌人。愤怒的福玻斯隐身在云
雾里,拉弓搭箭,朝着珀琉斯的儿子容易伤害的脚踵射去一箭,阿喀琉斯感
到了一阵钻心的疼痛,像座塌倒的巨塔一样栽倒在地上。他愤怒地叫骂起来:
“谁敢在暗处向我卑鄙地放冷箭?如果他胆敢面对面地和我作战,我将叫他
鲜血流尽,直到他的灵魂逃到地府里去!懦夫总是在暗中杀害勇士!我可以
对他明确地说这些话,即使他是一个神衹!我想,这是阿波罗干的事。我的
母亲忒提斯曾经对我预言,我将在中央城门死于阿波罗的神箭。恐怕这话要
应验了。” 阿喀琉斯一面说,一面呻吟着从不可治愈的伤口里拔出箭矢,愤怒地
把它摔开。他看到一般污黑的血从伤口涌出来。阿波罗将箭拾起,由一片云
雾遮掩着,又回到奥林匹斯圣山。
到了山上,他钻出云雾,又混入奥林匹斯的神衹中。赫拉看到他,责
备地说:“福玻斯,这是一种罪过!你也参加了珀琉斯的婚礼,像其他神衹
一样也祝福他的未来的儿子。现在你却袒护特洛伊人,想杀死珀琉斯的唯一
的爱子。你这样做是出于嫉妒!今后你怎样去见涅柔斯的女儿呢?”
阿波罗沉默着,他坐在神衹们的一侧,低垂着头。有些神衹对他的行
为感到恼怒,有些则心里感谢他!但在下界,阿喀琉斯的肢体里热血沸腾,
他抑制不住战斗的欲望,没有一个特洛伊人敢靠近这个受伤的人。阿喀琉斯
从地上跳起来,挥舞着长矛,扑向敌人。他刺中了赫克托耳的朋友俄律塔翁,
矛尖从太阳穴一直刺入脑子。接着又刺中希波诺斯的眼睛,刺中阿尔卡托斯
的面颊,并杀死许多逃跑的特洛伊人,可是他感到肢体在逐渐变冷。阿喀琉
斯不得不停住脚步,用长矛支撑着身体。他虽然不能追击敌人,但发出了如
雷的吼声,特洛伊人听了仍吓得拼命逃跑。“你们去逃吧!即使我死了,你
们也逃不了我的投枪。复仇女神仍会惩罚你们!”
特洛伊人听到他的吼声,浑身打颤,以为他并没有负伤。突然,他的
肢体僵硬起来。他倒在其他尸体的中间。他的盔甲和武器掉在地上,大地发
出沉闷的轰响。
阿喀琉斯的死敌帕里斯第一个看见他倒了下去。他喜出望外,不由得
欢呼起来,即刻激励特洛伊人去抢夺尸体。许多原来见了阿喀琉斯的长矛都
赶快逃避的人都围拢过来,想剥取他的铠甲。但埃阿斯挥舞长矛守护着尸体,
逐退逼近的人。他还主动地朝特洛伊人进攻,吕喀亚人格劳库斯死在他的长
矛下,特洛伊的英雄埃涅阿斯也受了伤。
和埃阿斯一起战斗的还有奥德修斯和其他的丹内阿人。可是特洛伊人
也在顽强地抵抗。
帕里斯大胆地举起长矛,瞄准埃阿斯投去。但埃阿斯躲过了,顺手抓
起一块石头猛地砸了过去,打在帕里斯的头盔上,使他倒在地上,他的箭袋
里的箭散落一地。他的朋友们赶快把他抬上战车。帕里斯仍在呼吸,但很微
弱,由赫克托耳的骏马拖着战车朝特洛伊飞奔而去。埃阿斯把所有的特洛伊
人都赶进了城里,然后,踩着尸体和满地散落的武器,大步走向战船。
趁着战斗的空隙,丹内阿的王子们把阿喀琉斯的尸体抬回战船。他们
围着他,放声痛哭。
年迈的涅斯托耳终于劝他们停止了哭泣。他提醒他们为英雄的尸体洗
浴,将他放进营帐,并举行葬礼为他安葬。他们照他的吩咐行事,用温水给
珀琉斯的儿子洗浴,给他穿上他的母亲忒提斯特意送给他的出征战袍。当他
停放在营帐内准备火葬时,雅典娜从奥林匹斯圣山上俯视着他,心中充满同
情。同时她在他的额上洒落了几滴香膏,防止尸体腐烂或变形。
得到神衹的这种香膏后,阿喀琉斯的身体顿时改观,看上去像活着时
一样。亚各斯人看到大英雄面容安详,神采奕奕地躺在尸床上,好像在平静
地安睡,并且过会儿可以醒过来似的,他们都感到惊异。
希腊人哀悼他们的伟大英雄的悲哭声传到了海底,阿喀琉斯的母亲忒
提斯和涅柔斯的女儿们听到了也放声痛哭。赫勒持滂海岸回荡着她们的悲戚
的哭声。夜里,忒提斯和女儿们分开巨浪来到希腊人的战船所在的海岸上,
在在她们的后面,海怪们也同情她们,发出凄惨的吼声,她们悲戚地来到尸
体旁边。忒提斯抱住儿子,吻着他的嘴唇,眼泪扑簌簌地涌出来,一会儿就
把地面沾湿了。丹内阿人敬畏女神暂时退到外面。直到第二天凌晨,女神们

后来,我们来到希波忒斯的儿子埃洛斯居住的海岛。他是神衹的好友。这座岛像是浮在海上一样,周围铜墙环绕,砌在陆地边缘的陡峭的山岩上。埃洛斯在岛上建造了一座宫殿。

唐朝时候,藏王松赞干布为了加深藏汉人民的友谊,派人向唐王求婚,希望迎娶文成公主。他派去求婚的使臣名叫嘎瓦,忠心耿耿而又足智多谋。

他有六个儿子,六个女儿,每天和妻子儿女饮宴作乐。这位好心的国王招待我们在岛上住了足足一个月。他饶有兴趣地向我们打听关于特洛伊城、希腊英雄和他们返乡的情况。我详细地回答了他的问题。最后,我恳请他帮助我们回国,他也一口答应了,并赠给我鼓鼓的皮袋。这是用九岁老牛皮制成的,里面装着各种各样的风,都是可以吹遍世界的大风,因为宙斯让他掌管各类风,他有权叫风儿吹起,或停息。他亲自用银绳把风袋捆在我们的船上,把袋口扎紧,不让一点儿风漏出来。但是他没有把所有的风都装进去,当我们出发时,西风轻轻吹起船帆,送我们回乡。如果不是我们的冒失和愚蠢,我们本可平安地回家的。

唐王十分热情地接待了嘎瓦,但却不愿轻易地答应他的请求,给他出了一道难题:唐王派人牵过来100匹马驹和100匹母马,让他给小马驹找到自己的妈妈。如果你认为小黄马的妈妈就一定是大黄马,小黑马的妈妈就一定是大黑马,那你就上当了!嘎瓦才没那么笨呢。他先把马驹同母马分开关起来,到第二天早晨才把母马一匹匹放到马驹当中去。小马驹饿了一夜,看见妈妈来了,别提多开心了!赶紧奔上去找到自己的妈妈吃起奶来。就这样,嘎瓦给每一匹小马驹都找到了妈妈。

我们在海上航行了九天九夜。到了第十天的晚上,我们已经来到家乡伊塔刻岛的附近,连岛上燃烧着的烽火也看得清清楚楚。偏偏在这时,我由于连日劳累,不禁睡着了。乘我睡着时,我的同伴们纷纷猜测埃洛斯国王送给我的皮袋内装着什么礼物。他们一致认为袋里一定是金银珠宝。一个心怀妒嫉的人自言自语地说:“这个奥德修斯无论到哪里都受到重视和尊敬!看看他一个人从特洛伊带回多少战利品啊!可我们呢,我们一样冒险和吃苦,却落得两手空空。埃洛斯这次又送给他满满一口袋金银财宝。怎么样,让我们看看里面到底有多少?”其他人听了他的建议都赞成。他们刚解开袋口,所有的风都呼啸而出,将我们的船又吹进波浪汹涌的大海上。

后来,唐王又给嘎瓦出了几道题,嘎瓦凭着自己的智慧把它们一一解决了。唐王心里暗暗称赞,他想:一个使臣都这么聪明,不用说,藏王一定更加聪明能干了。于是,唐王就答应了藏王的求婚,把文成公主嫁到了西藏。

我被风声惊醒。当我看到我们遭到的不幸时,恨不得跳进海里,让波浪把我埋葬。可是我平静下来,决定逆来顺受。肆虐的大风又把我们送回埃洛斯的海岛。我让同伴们留在船上,只带了一个朋友和一个使者去国王的宫殿。国王和妻子儿女们正在用午餐。他们看到我们又回来了,感到很惊异。当他听说了我们转回来的原因时,管理风的埃洛斯生气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大声说:“真是可恶的人,神衹会惩罚你的!滚出去!”他把我赶了出去。我们悲伤地回到船上继续航行。我们在海上漂泊了七天,仍然没有看见陆地的影子,都感到绝望了。

最后,我们看到一处海岸,岸上有一座碉楼众多的城堡。后来听说,它叫忒勒菲罗斯城,是莱斯特律戈涅斯人居住的地方。我们当时还不知道,而且也看不清城里有什么古怪之处。我们驶进山岩包围的港口。港内海水平静如镜。船停泊后,我登上山岩,放眼四望,看不到一块耕地,也看不到牛羊。我只看见城头青烟升上天空。我派出两个朋友和一名使者前去侦察。他们沿着一条林间小道向冒烟的地方走去,来到城墙附近,遇到一位年轻的妇女。

她是莱斯特律戈涅斯国王安提法忒斯的女儿,正要到阿尔塔奇亚的泉水那儿去汲水。姑娘高大得使他们吃惊。她友好地给他们指点去父亲宫殿的路,并满足了他们的愿望,介绍了关于城市和居民的情况。他们真的进了城,并走进宫殿,看见莱斯特律戈涅斯人的王后,高大得如同一座山峰站在他们面前时,都惊得目瞪口呆。看来莱斯特律戈涅斯人也是吃人的巨人。

王后急忙叫出丈夫,他立即抓起使者,国王下令将他洗净,烹煮,当作他的晚餐。其余两人吓得拼命逃跑。国王下令追击。一千多全副武装的莱斯特律戈涅斯巨人追了上来,用巨石朝我们的船砸来,四周响起船板破碎和垂死者的呻吟声。我早已把自己的船停在一块岩石的后面,可怕的巨石砸不到这儿。其它的船都被砸沉了。后来我带着幸存下来的少数伙伴,驾船逃离了港口。海面上漂浮着死尸,惨不忍睹。

我们挤在一只船上,继续航行。过了几天,来到埃埃厄海岛。这里住着美丽的女仙喀耳刻。她是太阳神和海神女儿珀耳塞所生的孩子,是国王埃厄忒斯的妹妹。喀耳刻在岛上有一座漂亮的宫殿。当我们驶进港湾时,还不知道谁住在这儿。我们停泊后,因过分疲劳和悲哀,就躺在岸边的草地上睡着了,一直睡了两天两夜。第三天清晨,我佩着剑,执着长矛,出发去探询情况。不久,我发现了一楼青烟从宫中升起,不禁想起不久前发生的可怕的事情,因此决定还是回到朋友们的身边。当时我们快要断粮了,一定是神衹可怜我们,在我回来的途中突然发现一头高大的雄鹿。我用长矛掷去,击中它的背部,枪尖从肚子上透出来。

雄鹿尖叫一声倒在地上死了,我拔出长矛,用柳条编成绳索,捆住鹿脚,然后将它背在背上,朝船走来。

同伴们看到我肩上扛回了一头漂亮的猎物非常高兴。我们将鹿肉烤得喷香,又找出剩下的一点点面包和酒,坐下来大吃。我给他们讲起宫中冒出青烟的事,可是他们都没有勇气去侦察,因为他们还记得库克普罗斯人的山洞和莱斯特律戈涅斯国王的海港。只有我一个人还没有丧失勇气。于是我把同伴们分为两队。我率领一队,欧律罗科斯率领另一队。然后我们在战盔里抽签,结果欧律罗科斯中签,于是他带着二十二名伙伴出发。他们心惊胆战地朝着我所看见有烟冒出的地方走去。

不久,他们到了一座华丽的宫殿,这宫殿坐落在绿荫遮蔽的山谷里,四周绕着漂亮的围墙。这儿就是女仙喀耳刻居住的地方。他们走近宫门,突然看见宫院里有许多野狼和猛狮在奔跑。野狼露出尖尖的牙齿,狮子抖动着蓬乱的鬣毛,他们怕得正想逃跑时,那群野兽已将他们团团围住。奇怪的是那些野兽很温和,只是慢慢地走过来,像向主人摇尾乞怜的狗一样。我们后来才知道,它们原来都是人,是被喀耳刻用魔法变成了野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