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年轻美丽的欧罗巴而神魂颠倒,幸亏你没有扔中这个外乡人

阿革诺耳国王的女儿,美丽的公主欧罗巴,在一个深夜里,天神给了她一个奇异的梦。好像两块大陆———一块是亚细亚;一块是亚细亚对面的大陆———变成了两个妇女模样。一个是当地人打扮,一个是外乡人打扮。她俩为抢夺她而互相斗争着。当地的妇女说她哺育了她;外乡妇女则用强有力的手将她抱在怀里,并将她带走,说命运女神指定她将作为宙斯的情人。

求婚人经过密谋,决定杀害忒勒玛科斯。这时他们来到大厅。宫中飘着一股烤肉的香味,仆人们在调制美酒。牧猪人欧迈俄斯传送着酒杯;牧牛人菲罗提俄斯分发篮子里的面包;牧羊人墨兰透斯给求婚人斟上美酒。于是,通常的饮宴开始了。
忒勒玛科斯故意让奥德修斯坐在大厅的门槛上,并在他的面前放上矮凳和桌子。他叫人给他端来烤肉和满满的一杯酒,对他说:“你安安静静地吃吧,我不会让任何人来打扰你的。”甚至连安提诺俄斯也警告他的朋友们,别去麻烦这个外乡人,因为他觉得外乡人好像处处受到宙斯的保护。可是雅典娜却暗中怂恿求婚人继续作恶,嘲弄他。从萨墨岛来的求婚人克忒西波斯仍然抑制不住要作弄他。“求婚人哟,请听我说,”他带着讥讽的微笑说,“这个外乡人已经得到了他的一份,吃得很有味,如果忒勒玛科斯冷落这位高贵的客人,那就不合情理了!不过我愿意赠给他一件珍贵的礼物!”说着,他从锅里捞起一只猪蹄,朝乞丐扔去。奥德修斯机灵地躲过了,蔑视地笑了笑,强忍住心中的怒火。扔来的猪蹄滚落在墙脚下,地上沾了一摊油渍。

在亚菲尔,即后来的哥林斯城,国王是葛劳克斯,他是西塞弗斯的儿子,西塞弗斯因偶尔泄漏宙斯的秘密,被罚在黑底斯永远推石上山。葛劳克斯也同样遭到天怒,他是伟大的骑士,然而他用人肉喂马,使它们在战场上更凶猛,如此的残酷行为经常使众神愤怒。最后,众神以他对马的行为来对待他。他由战车上被掷下来,他的马匹将他分尸而吞食。
城市中,有一位英勇而漂亮的青年,名叫毕莱罗方,一般地说法,都认为他是国王的儿子。然而,有一个传说,说毕莱罗方有一位更强壮的父亲,即海洋的主宰波西顿本人,而这位青年天赋的超凡的体魄,更使他的生平事迹和传说相仿佛。再者,他的母亲尤莉伦虽是凡人,但经由雅典娜的调教,使她的知识和才慧足以和众神相抗衡。就各方面而言,人们都认为毕莱罗方不像凡人而像神。伟大的冒险往往向这种人召唤,而且没有任何危险使他畏缩。然而他那极显赫的功迹,却一点也不需要勇气,甚至努力。事实上,这证明:

欧罗巴醒来,只觉面孔发烧,她不知道这梦是吉兆还是凶兆。

忒勒玛科斯随即站起来,喊道:“克忒西波斯,幸亏你没有扔中这个外乡人,否则,我的长矛将戳穿你的胸膛。那时你父亲为你举办的就不是婚礼,而是葬礼了。我在这里警告你们,不要在我的家里干这种勾当!”求婚人听了都默默无言。最后,阿革拉俄斯站起来说:“忒勒玛科斯说得对!但他和他的母亲也应该理智一点。如果奥德修斯还有回来的希望,那么让我们这些求婚人等下去,还能让人理解。可是现在已经毫无疑问,他是永远回不来了。
忒勒玛科斯,请你劝你的母亲,从我们中间挑选一位最高贵的人作她的丈夫,这样,你也可以继承父亲的遗产了!”
忒勒玛科斯从座位上站起来说:“我指着宙斯起誓,我也不想把这件事拖延下去。我早就劝母亲选定一位求婚人。可是,她不愿意这样做,我当然不能把她从宫里赶走。”求婚人听了这话大笑起来,帕拉斯;雅典娜正在使他们头脑发昏,他们傻笑着,扮着鬼脸,把半生不熟、鲜血淋漓的肥肉往嘴里塞。突然,他们的眼中充满了眼泪,顿时他们由欢乐转为悲哀。预
言家忒俄克吕摩诺斯看到这情景,惊讶地说:“你们怎么啦?你们都昏昏沉沉,眼里充满泪水,口中吐着哀声!我看到墙上沾满了鲜血!大厅和前院里游荡着地府的幽灵,天上的太阳熄灭了它的光辉!”他这样说着,但求婚人却疯狂地嘲笑他。
欧律玛科斯对他们说:“这个预言家待在我们这儿时间还不长,他不过是个傻瓜。如果他在这儿看不到光明,那就让仆人们把他赶出去吧。”
“用不着仆人们赶,欧律玛科斯,”预言家忒俄克吕摩诺斯说,“我自己离开这里。我的神智是清楚的,我已预见你们将遭到不幸和灾难,而且没有一个人能逃脱厄运。”说着,他就急速地离开了宫殿,到他先前的主人庇埃俄斯那儿去了。

“人们的誓言决无法兑现———

清晨,阳光灿烂,欧罗巴暂时忘掉了她的梦,和女伴们一起来到海边开放着许多花朵的草地。女伴们兴高采烈地分散在草地四周,采撷着美丽的鲜花。欧罗巴也挎着一只金花篮,在草地上跑着,采摘她心爱的花朵。她采到了一枝特大的火焰一般的红玫瑰。

不需要祈待———上苍伟大的力量,

众神之父宙斯被爱神阿佛洛狄忒的金箭射中,为年轻美丽的欧罗巴而神魂颠倒。他隐去神的真形,化成了一条牡牛。这样,既可骗取年轻姑娘的柔情,也可能躲避神后赫拉愤怒的妒火。

将以平易的统治权,传到他手中。”

牡牛来到欧罗巴的面前。它长得是那样美丽,像人工雕琢的双角,金黄色的身体,前额中闪烁着一个新月形的银色标记,亮蓝的眼睛里闪耀着柔和的光,显得十分温驯。欧罗巴很喜爱这条牛,她温柔地抚摸着它的背,给它拭去嘴上的泡沫,然后吻了一下它的前额。这是牡牛快乐地鸣叫一声,在欧罗巴的脚边卧了下来,昂着头,望着她,向她展示它那宽大的脊背。

毕莱罗方需要派盖速斯超过对世上的一切需求,派盖速斯是当柏萨厮杀死蛇发妖女葛贡时,由她血中跳出的一匹马。它是:

欧罗巴喊着她的伙伴们:“快过来呀,姑娘们!让我们骑到这只美丽牡牛的背上玩吧。我保证,我们都可以坐得下。看,这牛是多么温顺,多么可爱呀!我相信它和人类一样有颗善良的心,只是不会说话罢了。”

“一只飞马,永远不疲于飞驰,

说着她灵巧地跨上了牛背,她的同伴们则踌躇害怕,不敢上前。
牡牛得到了它的意中人,立即从地上跃起,起初是缓缓地走着,当到了大海边的时候,立即跃身向大海奔去。欧罗巴吓得大声喊叫,向她的伙伴们伸出手来,但她的同伴们已够不着她了。
牡牛四蹄轻巧地踏在海面上,不沾一滴水,像骏马在柔软的草原上奔驰。欧罗巴害怕得双手紧握着它的角,怯怯地说道:“神牛啊,你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大海是鱼类的运动场,不是牛行的航道。你用脚在上面走,你一定是一位神明,因为你的行事,只有神才能做到。”
那牡牛答道:“不要害怕,姑娘。我是奥林匹斯山众神之王。出于对你的爱,我才变成了牛身,在海中这样奔波。不久,将有一块新的陆地收容你。我们的新房也将安在那里。”

掠过天空时,快如狂飙。”

不久,欧罗巴故乡的陆地渐渐消失,太阳开始西沉,天黑下来。夜晚,只有星光和浪花与她作伴。

奇迹伴随着它。在妙西丝女神居住的海利肯山上,被诗人所喜爱的希伯克里尼泉水,当马蹄触及地面时喷出水来。谁能捉住和驱策如此的动物?毕莱罗方由于无望的祈求而痛苦。

第二天,牡牛还在海上游行。晚上,他们到达了一块远方的新陆地。牡牛爬上岸,让姑娘从它的背上滑下来。突然间,牡牛消失,出现了一位美如天神的青年男子。

毕莱罗方向亚菲尔
的先知波里易达士诉说他的绝望,先知告诉他前往雅与娜的庙宇,然后睡在那里,众神经常在人们梦里跟他们说话。因此,毕莱罗方来到圣地,当他在祭坛旁熟睡时,他仿佛看到女神来到了面前,手里持着金光闪闪的东西。雅典娜告诉他:“睡着了吗?不,醒醒吧!这样东西可以迷住你梦寐以求的那匹飞马。”
他马上跳起身来,女神已经不见了,但却有个神奇的东西搁在那里,这是他从未见过的金色马鞍。最后,他满怀希望地提着马鞍,奔到野外去寻找派盖速斯,他看到它正在远近驰名的哥林斯的毕里尼泉饮水,他便悄悄地跑过去。马儿安祥地看着他,既不惊讶也不害怕,任由他把马鞍套在头上不抗拒。雅典娜的符咒生效了,毕莱罗方成为这头绚烂的动物的主人。

从此,欧罗巴成了宙斯的人间妻子,这块陆地也因欧罗巴公主而得名叫
“欧洲大陆。”

他穿上全副盔甲,跳上马背,然后试一试它的步子,这只马好像和他一样酷爱运动。此刻,他成为天空的主宰,想到哪里就到哪里,所有的人都羡慕他。当事情来时,派盖速斯不仅仅是个玩物,更能在需要时及时帮助,化险为夷,而毕莱罗方的前途,正有灾难等着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