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洛克涅和菲罗墨拉,盎格森说 你说得很对

潘狄翁是从泥土中生出的厄里克托尼俄斯和帕茜特阿女神所生的儿
子,他后来成了雅典的国王。潘狄翁娶了漂亮的女水神策雨茜泼,她生下双
生子厄瑞克透斯和波特斯,还生下两个女儿:普洛克涅和菲罗墨拉。
有一次,底比斯的国王拉布达科斯同潘狄翁发生了争斗,率领军队侵
入阿提喀。雅典人经过激烈的抵抗,最后都退缩在城内。潘狄翁眼看兵临城
下,匆忙向英勇善战的色雷斯国王忒瑞俄斯救援。忒瑞俄斯是战神阿瑞斯的
儿子。他迅速率领军队前来解围,最后把底比斯人赶出了阿提喀。潘狄翁为
了感谢他,把女儿普洛克涅远嫁给这位声誉赫赫的英雄。不久,普洛克涅生
下儿子伊迪斯。
不知不觉过去了五年,普洛克涅远离家园,感到异常孤寂,心中顿生
对妹妹菲罗墨拉的思念之情。于是,她对丈夫说:“如果你爱我的话,就请
让我回雅典去,把我妹妹接来,或者你去那里,将她接来。你对父亲说,她
在这里逗留一段时间就会回去的。不然父亲会担心,不愿放女儿离开很长时 间。”
忒瑞俄斯马上就同意了,带着仆人,乘船驶往雅典,不久到了雅典的
海港城市拜里厄司,受到岳父的热情接待。还在进城的途中,忒瑞俄斯就转
告了妻子的愿望,并向国王保证,菲罗墨拉不会待多长时间。到了宫殿后,
菲罗墨拉亲自前来问候姐夫忒瑞俄斯,不断地向他询问姐姐的情况。忒瑞俄
斯见她光彩照人,美艳非凡,爱慕之情像烈火一样炽热,暗暗打定主意要把
菲罗墨拉骗到手。他暂时按捺住心中骚动的情绪,一本正经地说起普洛克涅
对妹妹的渴念之情。他心中在酝酿着邪恶的计划,但表面上却是一副正人君
子的样子,潘狄翁对他赞不绝口。菲罗墨拉也被他迷住了。她用双手勾住父
亲的脖子,恳求他同意她到远方看望姐姐。国王恋恋不舍地答应了女儿的请
求,女儿说不出的高兴,连忙感谢父亲。他们三人进了宫殿,国王用美酒佳
肴盛情款待宾客,直到傍晚时分才散席。
第二天清晨,年迈的潘狄翁含着热泪同女儿分别,他紧紧地握住女婿
的手说:“我可爱的儿子,因为你们一致要求,我就把心爱的小女儿托付给
你了。凭着我们的亲戚关系,对着天上的诸位神衹,我恳请你,千万要像慈
祥的父亲一样爱护妹妹,而且不久以后就将妹妹送回来。”他一边说,一边
吻着自己的孩子,然后跟他们吻别,并请他们转告对女儿普洛克涅和外孙的
问候。船开了,渐渐驶入大海。
不久他们就到了色雷斯。船稳稳地靠港了,他们一起上了岸。水手们
由于旅途疲劳,都赶回家去。忒瑞俄斯却悄悄地把菲罗墨拉带进密林深处,
把她锁在一间牧人小屋里。菲罗墨拉又惊又怕,流着泪打听姐姐的情况。忒
瑞俄斯谎称普洛克涅已经死了,为了不让潘狄翁哀伤,他故意编造了邀请菲
罗墨拉的故事。实际上他是为了娶菲罗墨拉为妻,才赶往雅典的。
他一边说,一边假惺惺地哭了起来,装作一副伤心的样子。无论菲罗
墨拉如何苦苦哀求,都无济于事,她只得流着痛苦的眼泪不情愿地成了忒瑞
俄斯的妻子。可是,没过多久她就恢复了理智,心里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和可怕的怀疑。她默默地思忖,忒瑞俄斯为什么将我锁在远离宫殿的密林深
处,像对待犯人一样?为什么他不让我像一个真正的王后一样住在他的宫殿
里呢? 有一次,她无意中听到仆人们的议论。知道普洛克涅还活着,她顿时
明白她跟忒瑞俄斯的婚姻是一场罪恶,她成了姐姐的情敌。一股怒火油然而
生,她仇视姐夫对姐姐的背叛,飞快地冲进他的房间,大声对他说,她已经
知道了真相。她狠狠地诅咒他,发誓要把他卑鄙的行径和罪恶的伎俩公布于
众,让人人都知道他是一个无耻的人。她的话激怒了忒瑞俄斯,同时,他也
感到十分害怕。为了保险起见,他决定不让任何人知道他的丑行,可是他又
不敢杀害一个无辜的女子,他想出了一个恶毒的办法。他把菲罗墨拉的双手
反绑起来,然后抽出利剑,像要杀害她似的。她心甘情愿地等着一死了之。
可是,正当她痛苦地呼喊父亲名字的时候,忒瑞俄斯却一剑割掉了她的舌头。
现在他不再担心有人暴露他的秘密了。他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似地离开了她,
严厉地命令仆人对她严加看管,不准有任何懈怠。
忒瑞俄斯回到宫殿,普洛克涅问他,怎么没有同妹妹一起回来。这时
他假惺惺地含着眼泪说,菲罗墨拉已经死了,并已埋葬了。普洛克涅听了悲
痛欲绝,她脱下金银彩服,换上一件黑纱长服,又为妹妹建了一座空墓,摆
上供品奠祭妹妹的亡灵。
一年过去了。被残暴弄哑的菲罗墨拉顽强地活了下来,她在严密的看
管下,失去了一切自由,她口不能言,无法向世人揭露忒瑞俄斯的卑鄙和可
耻的行径。可是,不幸使她变得更加聪明,她坐在织机旁,在雪白的麻纱布
上织出了紫铜色的字样,她要把她的悲惨遭遇让姐姐知晓。她菇苦含辛,费
力织成了麻布,然后做着手势哀求仆人将麻布送给王后普洛克涅。
仆人不知道其中的奥妙便答应了。普洛克涅摊开麻布,发现了上面的
字样,她知道了丈夫所干的骇人听闻的暴行。她欲哭无泪,甚至发不出一声
叹息,因为她的痛苦太深了,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报仇!向暴徒报仇!
夜幕降临,色雷斯的妇女们热情地庆祝着巴克科斯酒神节。王后也戴
上葡萄花环,手执酒神杖,匆忙跟着一群妇女来到丛林。她内心充满悲愤和
痛苦,大声呼号着,发泄满腔怒火。她躲过看守,悄悄地走近孤零零的牧人
小屋,里面关着她的妹妹菲罗墨拉。她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扑向妹妹,急
忙拉着她逃了出来,来到忒瑞俄斯的宫殿。她把妹妹藏在一间密室里,告诉
她:“眼泪救不了我们!为了报仇雪恨,我作好了一切准备。”这时,她的儿

盎格森和乔亚娜是一对年轻的夫妇 ,他们住在一座山上
。盎格森养了一群绵羊,每天到山上去放牧,乔亚娜则把羊毛剪下来,织成毛毯拿到集市上去卖。这样,小俩口的生活过得平静而安详。

太阳神的宫殿,支以发光的圆柱,镶着灿烂的黄金和火红的宝石在天上耸立着。飞檐是炫目的象牙;在宽阔的银质的门扇上浮雕着传说和神奇的故事。太阳神福玻斯的儿子法厄同来到这华丽的地方寻找他的父亲。他不敢走得太近,在离开稍远的地方站着,因为他不能忍受那煜耀的闪光。

有一年冬天,盎格森的羊突患瘟疫,全部都死光了。羊的死,使他们的生活陷入了绝境。他们没有了可以御寒的羊毛,没有了可以换回食物的羊肉、羊奶
他们开始为怎样过冬而焦虑不安。

福玻斯穿着紫袍,坐在饰以无比美丽的翡翠的宝座上。在他的左右,依指定的次序分排站立着他的扈从人员:日神,月神,年神,世纪神和四季神:年轻的春神戴着饰以鲜花的发带,夏神戴着黄金谷穗的花冠,秋神面容如醉,冬神则卷发雪白如同冰雪。慧眼的福玻斯在他们当中立刻看到正在默默惊奇于他周围的荣耀的这个青年。“你为什么要到这里来?”他询问他。“什么使你到你父亲的宫殿来呢,我的爱儿?”

一天,乔亚娜对盎格森说
哎,现在是播种的季节,我们家房前屋后有的是空地,为什么不刨一刨种点庄稼呢

“啊,父亲”法厄同回答,“因为大地上的人们都嘲弄我,并诽谤我的母亲克吕墨涅。他们说我自称是天国的子孙,而实际不过是一个十分平凡的不知名的人类的儿子而已。所以我来请求你给我一些表征足以向人间证明我的确是你的儿子。”

盎格森说 你说得很对。 于是,他就开始动手忙了起来。有一天,他正在刨地
,忽然镢头碰到了一个很硬的东西
。盎格森俯身一看,是一个很大的铜壶。他十分仔细地把铜壶刨了出来。在他俯下身子去看的时候,装在裤腰里的烟荷包掉进了铜壶里,荷包里还装着她妻子当手镯剩下的十个卢比。

他停一会,福玻斯收敛围绕着头颅的神光,吩咐他向前走近。于是他亲爱地拥抱着他并和他说:“我的儿子,你的母亲克吕墨涅已将真情告诉你,我永远不会在世人面前否认你是我的儿子。为了要永远消除你的怀疑,你向我要求一件礼物罢。我指着斯堤克斯河发誓,你的愿望将得到满足,无论那是什么。”

盎格森扛着大铜壶回到家里 ,他妻子非常高兴地说
很好!以后烧水和煮饭就用得着。

法厄同好容易等他父亲说完,立刻喊道:“那末让我的最狂妄的梦想实现罢,让我有一整天驾驶着太阳车吧!”

乔亚娜正准备烧水时,一不小心,手指上的戒指也掉进了铜壶里。当她伸出手去捡时
,却从壶里捡出了两个烟荷包和两只戒指
。两个荷包里各有十个卢比,连烟丝也是一点不多一点不少。这下令夫妇俩兴奋不已。

太阳神的发光的脸突然因忧惧而阴暗。三次四次他摇着他的闪着金光的头。“啊,儿子哟,你诱致我说了轻率的话。但愿我能收回我的诺言罢!因为你要求的东西是超过你的力量的。你很年轻,你是人类,但你所要求的却是神祇的事,且不是全体神抵所能做的事。因为只有我能做你那么热心地想尝试的事。只有我能站立在从空中驶过便喷射着火花的灼热的车轮上。我的车必须经过陡峻的路。即使是在清晨,在它们精力旺盛的时候,马匹都难攀登,路程的中点在天之绝顶。我告诉你,在这样的高处,我站立在车子上,我也常常因恐怖而震动。我的头发晕,当我俯视在我下面的这么遥远的海洋和陆地。最后路程又陡转而下,需要准确的手紧握着缰绳。甚至于在平静的海面上等待着我的海的女神忒提斯也十分恐惧,怕我会从天
L
摔下来。还有别的危险要想到,你必须记住天在不停地转动,这种驾驶须得抗得住它的大回转的速度。即使我给你我的车,你如何能克服这些困难呢?不,我的亲爱的儿子哟,不要固执着我对于你的诺言。趁时间还来得及,你可改正你的愿望。你当可以从我的脸上看出我的焦虑。你只须从我的眼光就可以看到我的心情,做父亲的忧虑是多么沉重啊!挑选天上地下所能给与的任何东西,我指着斯堤克斯发誓,它将是你的!——怎么你伸出你的手臂拥抱着我呢?唉,还是不要要求这最危险的事吧!”

盎格森兴奋地说 这一定是只神奇的铜壶。

这青年恳求又恳求,且福玻斯·阿波罗毕竟已经说出神圣的誓言,所以只得牵引着儿子的手,领他走到赫淮斯托斯所制作的太阳车那里。车辕,车轴和轮边全是金的;辐条是银的;辔头闪射着橄榄石和别的宝石的光辉。当法厄同正在惊叹着这完美的工艺,东方的黎明女神已醒来,并敞开直通到她的紫色寝宫的大门。星星已经很稀疏,在天上的岗位上残留得最久的晨星也已雕落,同时新月的弯角也在发光的天边变得惨白。现在福玻斯命令有翼的时光神祇套上马匹。他们都遵命,将身上闪着光辉的喂饱了仙草的马匹从华丽的马厩牵出来,套上发光的鞍鞴。然后父亲用一种神异的膏油涂抹儿子的脸,使他可以抵抗炎热的火焰。他给他戴上日光的金冠,不断叹息并警告他说:“孩子,别用鞭子,但要紧握缰绳,因为马匹们会自已飞驰,你要做的是让它们跑得慢些。——走一条宽阔而微弯的弧线。不要靠近南极和北极。你将从遗留下的车辙发现道路。不要驶得太慢,恐怕地上着火;也不要太高,恐你烧毁天堂。现在去罢,假使你非去不可!黑夜快要过去了。两手紧握着缰绳,或者——可爱的儿子哟,现在还来得及放弃这种妄想!把车子让给我,使我发光于大地,你在旁边看着罢!”

这下好办了。去把我们的那床破毯子拿来,我们只有这床毯子,要是能变成两床的话,冬天就不会挨冻了。
毯子在里面一放,果真变成了两床。随后,他们又把家里全部的旧衣服、旧棉被,所有的东西都放进壶里,取出来时都变成两件了。

这孩子几乎没有听见父亲的话,一跳就跳上了车子,很高兴自己的两手已握住缰绳。他只是点头和微笑感谢忧虑的福玻斯。四只有翼的马匹嘶鸣着,空气因它们的灼热的呼吸而燃烧。同时忒提斯,并不知道她的孙儿的冒险,她敞开她的大门。世界的广阔空间躺在法厄同的眼底,马匹们登上路程并冲破新晓的雾蔼。

盎格 森有 些惋惜 地说
可惜我们这里都是些破东西,要是我们有很多好东西,那就好了。

但不久它们感到它们的负重比往常轻,如同没有载够重量在大海中摇荡着的船舶,车子在空中摇摆乱动,无目的地奔突,就好像是空的一样。当马匹觉到这,它们离开天上的故道奔驰,并在野性的急躁中互相冲撞。法厄同开始战栗。他不知道朝哪一边拉他的缰绳,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也不能控制狠命奔驰着的马匹。当他从天顶向下观望,看见陆地这么遥远地展开在下面。他的面颊惨白,他的两膝因恐惧而颤抖。他向后回顾,已经走了这么远;望望前面,又更觉辽阔。他心中算计着前方和后方的广阔距离,呆呆地看着天空,不知如何是好。他的无助的双手既不敢放松也不敢拉紧缰绳。他要叫唤马匹,但又不知道它们的名字。他看见许多星座散布在天上,它们的奇异的形状如同许多魔鬼,他的心情因恐怖而麻木。他在绝望中发冷,失落了缰绳,即刻,马匹们脱离轨道,跳到空中的陌生的地方。有时它们飞跑向上,有时它们奔突而下。有时它们向固定的星星冲过去,有时又向着地面倾斜。它们掠过云层,云层就着火并开始冒烟。车子更低更低地向下飞奔,直到车轮触到地上的高山。大地因灼热而震动开袭。生物的液汁都被烧干。突然,一切都开始颤动。草丛枯槁,树叶枯菱而起火。大火也蔓延到平原并烧毁谷物。整个的城市冒着黑烟,整个整个国家和所有的人民都烧成灰烬。山和树林,都被烧毁。据说就在此时埃塞俄比亚人的皮肤变成了黑色。河川都干涸或者倒流。大海凝缩,本来有水的地方现在全成了沙砾。

乔亚娜想了一想说
有了,你把装有卢比的烟荷包反复往铜壶里面放,里面的卢比不就会成倍地增加了吗
?那样 ,我们就可以到集市上买回成批的高档物品了。
盎格森马上照办了。不久以后,他家里的烟荷包就堆成了山。每个烟荷包里面都有十个卢比。聪明的妻子把所有烟荷包里的卢比都集中到一个大布袋里,然后,把大布袋放进壶里。不久,房间里就堆满了钱币。

第二天一早,盎格森和乔亚娜很早就起床。盎格森带上许多钱币,到集市上选购物品去了。当盎格森背着一捆颜色鲜艳的高档布料跨进家门,乔亚娜回头去看的时候,一不小心,从钱币堆上跌进了大铜壶里。盎格森急忙跑上前去把她拉出来。这时,他转头一看,壶里还有一个乔亚娜正在挣扎着爬出来,盎格森又急忙把她拉出壶外。

这样一来,乔亚娜可不高兴了,她可不希望家里再来一个女人!她忘了这个女人就是自己从壶里变出来的。她大声地喊叫起来:
这个女人是你从哪里带来的
我不准她在咱家里呆着。你干吗要把她从壶里拉出来?你现在再把她按进壶里去!

乔亚娜气冲斗牛,盎格森上前劝慰她,她用手把盎格森使劲一推,盎格森毫无防备,结果
一下子也跌到大铜壶里去了。两位乔亚娜一齐上前去拽他。可这回她俩都傻了眼壶里还有一个盎格森在向外挣扎呢。三个人只好一齐把他也拽出来。

这时,怒不可遏的乔亚娜转怒为喜了,说道
现在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你们这新的一对去安自己的家去。我们来帮助你们,一切家当给你们配备齐全

就这样,两家紧挨在一起,两家的东西都一样,还是十分要好的邻居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