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跟他的妻子商议如何处置这位从科尔喀斯逃来的姑娘,俄狄浦斯和安提戈涅来到大树林包围着的一个和平的小村子里

在经过乡村城市,旷野荒山的长久流亡以后,一天黄昏,俄狄浦斯和安提戈涅来到大树林包围着的一个和平的小村子里。夜莺在树林中飞动,空中飘扬着它们的悦耳的歌声。正在开花的葡萄藤放散着沁人的芳香,灰色的岩石半为桂枝和橄榄树所荫蔽。即使俄狄浦斯双目不见,他的其他的感官也使他感到这里风景的美丽和可爱,而由于他的女儿的叙述,他更知道他们必是来到了圣境。远处可以看见一座城池的城堡,经安提戈涅询问,才知道这是属于雅典的地方。因为走了一整天路,感到疲乏,俄狄浦斯就坐在石头上休息。但一个过路的村人却要他站起来,告诉他这是圣地,不能为人们的足迹所玷污。他说他们如今是在科罗诺斯,并已来到明察一切的复仇女神们的圣林,复仇女神们乃是雅典人尊敬复仇女神的另一称号。现在俄狄浦斯知道他已到达流亡的终点,他的困恼的命运即将解除。他的风采使村人转念,决定让外乡人仍然留在这里,只是将这事报告给国王去。

阿耳戈英雄们在岛上受到热情的接待,他们正想松弛一下,好好休息
休息,这时科尔喀斯人的船队又绕道而来,突然出现在海边,大批的人上了
岸。他们要求把美狄亚带回故乡,如果不答应,便要和希腊人决一死战。阿
耳戈英雄们正想迎战,善良的阿尔喀诺俄斯连忙止住他们。美狄亚抱住国王
的妻子阿瑞忒的双膝说:“女君主,我恳求你,别让他们把我送回故乡去。
我不是轻率出逃的,实在是因为我畏惧父亲,才下决心跟伊阿宋出走的。他
把我作为新妇带回家乡。请你同情我,并愿神衹保佑你长寿,多子多孙,并
赋予你的城市不朽的荣誉。”她又向各位英雄跪下恳求。每一个英雄都磨拳
擦掌,信誓旦旦地向她保证,即使国王阿尔喀诺俄斯想把她交出去,他们也
要把她救出来。
深夜,国王跟他的妻子商议如何处置这位从科尔喀斯逃来的姑娘。阿
瑞忒为她求情,并对他说,英雄伊阿宋愿意娶她为合法妻子。阿尔喀诺俄斯
是一个好心肠的人,他听了非常感动。“当然,为了这个姑娘我也愿意亲自
拿起武器,把科尔喀斯人赶出海岛。”他说,“可是,我又担心这样会违反宙
斯的以礼待人的神训。再说,得罪强大的国王埃厄忒斯也不是明智之举,因
为他虽然住得很远,但他仍然有足够的力量去攻击希腊。所以,我的决定是
这样的:如果她还是一位未婚的姑娘,那么应该把她交给她的父亲去处置;
如果她已是伊阿宋的妻子,那么我不能让她离开丈夫,破坏他们的幸福,因
为她已属于丈夫,而不是属于父亲。”
阿瑞忒听到国王的决定,吃了一惊,她连夜派出一名使者,把消息传
给伊阿宋,并劝他赶在黎明前结婚。伊阿宋征求同伴们意见,大家都赞成这
样做。他们选择一处圣洁的山洞,让美狄亚成了伊阿宋的妻子和伴侣。
第二天清晨,海岸和田野沐浴着阳光,淮阿喀亚人聚集在城里的街道
上,岛屿的另一端站着科尔喀亚人,他们手执武器,随时准备开战。阿尔喀
诺俄斯走出宫殿,手握金王杖来宣布对姑娘的裁决。他的身后站着一批贵族
和随从,妇女们也聚在一起想一睹希腊英雄的风采,还有不少人从乡下赶来,
因为赫拉把这消息传遍了四面八方。
一切都准备好了,献祭的供品的香气直飘天宇。阿耳戈英雄们等了很
久。最后国王坐在宝座上,伊阿宋走上前去,发誓埃厄忒斯国王的女儿美狄
亚是他的合法妻子。阿尔喀诺俄斯听到这话,又传参加婚礼的证人上来,他
们作证此事确实。于是国王庄严地宣判,美狄亚已是伊阿宋的妻子,因此不
能把她交给科尔喀斯人。他答应保护阿耳戈英雄。科尔喀斯人再反对也无效。
国王声明,他们可以作为和平的居民,住在岛上,或者驾船离开。科尔喀斯
人要不回美狄亚,害怕埃厄忒斯国王会动怒杀了他们,因此不敢再回去。他
们选择了前一种做法,留在岛上。过了一个星期,阿耳戈英雄们依依不舍地
告别了国王阿尔喀诺俄斯。他们带着丰盛的礼物上了船,高高兴兴地继续航 行。

天女乌婆丝自天界下凡,下嫁布鲁拉帕斯王。婚礼前,乌婆丝就与王约法三章:
“别让我看到你赤裸的身躯。”
婚后不久,乌婆丝有了身孕。另一方面,乌婆丝在天界时的同伴,乐师甘达婆们,因为乌婆丝下凡日久,甚为思念,乃设法要让乌婆丝回天界欢聚一番,他们知道她素来非常宠爱两只小羊,就觑个空在夜里把它们夺了过去。乌婆丝发现小羊被抢走,大声惊叫起来,裸睡的布鲁拉帕斯听见了,也顾不得正裸着身子,便急忙追了过去,想将小羊抢回来。甘达婆们这时见机不可失,立刻在天边打出了一道闪电来,乌婆丝在闪光下见到丈夫裸露的身子,便消逝得无影无踪了。

“你们的国王是谁呢?”俄狄浦斯询问,因他流浪了这样久,早已不知世界上的事情。

布鲁拉帕斯见爱妻遽然消失,一时悲不自胜,掉回头栖栖皇皇的到处寻找,在
徨中来到一座莲花池边,池中有天女化身的天鹅悠闲地游来游去。乌婆丝也在其中,不过她受了天女们的劝解,又恢复天女的模样,现身在丈夫面前。

“你听说过忒修斯——我们的高贵而威严的国王么?”村人回问。“他的声名已经传遍了全世界!”

布鲁拉帕斯一见,喜出望外,急忙叫道:

“假使你们的国王真的这么高贵,请将我的口信带给他,请他到这地方来。告诉他我以最大的报酬祈请他一点微末的好意!”

“爱妻啊!别那么无情,跟我说说话吧!”

“一个瞎眼睛的人有什么可以报酬国王的呢?”这农人微笑着,半可怜半嘲弄这个外乡人。“但是,”他又沉思地说,“假使你不是双目失明,你的高大的身躯和庄严的脸面还是会引起我尊敬的。所以我将如你所说地将你的要求告诉国王和我们本国人。请留在这里,听我的回信。让别人来评判你是否可以留下或必须离开。”

乌婆丝冷淡地答道:

当俄狄浦斯又独自和安提戈涅在一起时,他站起来,俯伏在地上,虔心地祈祷复仇女神,这黑暗与地母的三个女儿,她们选择了这幽静的地方作为她们的住所。他向她们祷告:“你们引起恐怖,但你们也是慈爱的,请你们实现阿波罗的神谕!请指示我生命的道路,并告我是否我还得比过去遭受更多的灾难。请怜悯我吧,啊,黑夜的女儿哟!啊,雅典城哟,请怜悯站在你前面的国王俄狄浦斯的影子,因他虽然还在呼吸,但他的肉体早已死去。”

“你不遵守我们的约定,我没有必要和你说话,你快回去吧。”

他们的寂寞并不久。当态度高贵的者瞎子坐在不许俗人停留的森林里休息的消息传遍全村时,村里的长老们都很吃惊。他们走出来,聚集在他的周围,想禁止他进一步污渎圣地。但当他们知道这盲目的老人被命运女神所驱逐时,他们更加恐慌,因为他们怕神祇也同样会降罪给他们,如果他们容许这个为神祇所厌弃的人停留在圣地。因此他们要求他即刻离开。但俄狄浦斯请求他们不要将他从他的流亡的终点赶走,这个终点已经由神祇预言过了。安提戈涅也婉言哀求他们。“如果你们不怜惘我的白发苍苍的父亲,”她说,
“那么,为了我的原故,为了我这个无辜受罪的人的原故接受他罢。给我们以我们所不敢想望的东西,给我们以你们的好意吧。”

“既然如此,我干脆去上吊自杀,让尸体成为野狼的大餐好了!
布鲁拉帕斯绝望的说。”

村人们还在踌躇着究竟怜惘外乡人还是敬畏复仇女神,这时安提戈涅看见一个女子向他们走来,她骑着一匹小马,脸面半为旅行帽遮盖着。一个仆人骑着马跟随在后面。“这是我的妹妹伊斯墨涅!”她惊喜地叫着。“她正带给我们家里的消息!”这真的是国王俄狄浦斯的小女儿,她下了马,在他们的面前站着。她和一个忠实可靠的人离开忒拜来告诉他的父亲国内的情形。好像他的两个儿子都面临着自己招惹来的灾难。起初由于他们家庭的厄运威胁着他们,他们想将王位让给他们的舅父克瑞翁。后来他们对于父亲的记忆逐渐消失了,他们就悔恨过去的冲动,并要求权力和国王的荣耀和威严,同时两人互相嫉妒起来。波吕尼刻斯以长兄的权利首先做国王,年幼的厄忒俄克勒斯不满意他所建议的轮流办法,乃怂恿人民叛乱,夺取王位并驱逐他的哥哥。据说波吕尼刻斯已逃亡到珀罗奔尼撒的阿耳戈斯。他在那里娶了国王阿得刺斯托斯的公主,得到朋友和盟国援助,正要兴兵报复,以武力威胁本国。同时一个新的神谕宣示:国王俄狄浦斯的儿子们如无父亲即毫无作为。假使他们要求幸福,他们必须找回他们的父亲,无论他已死去或者还活着。

乌婆丝听了,不禁动了怜悯之心地说:

这便是伊斯墨涅所带给她父亲的消息。科罗诺斯的人民都愕然地听着。俄狄浦斯也站立起来。“原来是这样!”他说,他的瞎眼的脸面上放射着国王的威严的光辉。“他们要求一个流亡者一个乞丐的援助!现在,当我已成为废物时,我会是他们所请命的人么!”

“从今天起,一年之后,你来这里和我共度一宵吧,到时候你的孩子也将生下来了。”

“是的,”伊斯墨涅继续说着。“因为神谕如此,我的舅父克瑞翁会即刻到这里来。我是赶在他的先头来的。因他将尽力说服你,或者挟持你到忒拜的边地,以便由于你的出现满足神谕的要求,因而对他自己和厄忒俄克勒斯有利,但又不致亵渎忒拜城。

一年后的某夜,布鲁拉帕斯如约前往,只见旧地耸立着一座巍峨的黄金宫殿,他如愿以偿地见到乌婆丝。乌婆丝对他说:

“这是谁告诉你的?”他父亲向她。

“明天早上,乐师甘达婆们也许会给你带来好消息。你可以乘机向他们说出心中所希望的事。”

“在得尔福路上的巡礼的人们。”

布鲁拉帕斯问:“怎样说才好呢?”

“假使我死在忒拜附近,他们会将我葬在忒拜的土地上么?”

“你可以说你想加入我们这一群。”

“否,”女儿回答。“你的血腥的罪恶使他们不会这么做。”

第二天早上,布鲁帕斯依言提出请求,甘达婆们说:

“那末,他们永远得不到我了!”国王悲愤地说。“假使我的两个孩子贪求政权更甚于爱我,神祇便会使他们永久成为死敌。假使他们要我裁判他们的争端,那末,现在执持王杖的人便应让出王位,被逐出的人也不应当回归故土。只有我的两个女儿是我的忠实的孩子。让我的罪过不要连累她们罢!我为她们,祈请神祇降福,我为她们请求你们的保护。给我和她们以援助,你们的城也将得到报酬和光荣!”

“祭起圣火时,你就可以成为我们这一群了。”

布鲁拉帕斯于回家的途中,在一个森林里将圣火燃起,然后带孩子回村子里。当他再赶回来时,圣火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只见原来燃火之处长着一棵菩提树。布鲁拉帕斯将这情景向甘达婆们报告,他们就教他钻菩提树取圣火的方法。布鲁拉帕斯依言取圣火,并举行祭礼,终于如愿地加入甘达婆他们这一群,成为天上的乐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