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姑娘跟着情人沿着海峡走了,吉利找机会射了啮鼠一箭

在乌胡尔日海湾的两座岛屿之间有一条叫做狡诈海峡的狭长通道,两岸的人靠捕捞海里的贝壳、螃蟹、鲑鱼为生。
姑娘们常在岸边捡贝壳。其中一个长得非常动人,长长的腿,细腰身,丰满的胸脯像春天里含苞欲放的鲜花,秀发如云似雾般笼着清秀的面庞。她捡到的贝壳总是会从手里滑落,因此只好到水里去捡。可是贝壳一次又一次地滑落得更远,她只得跟着到水中。就这样,她越走越远,水都快淹到她的腰了。
突然,她感觉到有一只有力的手抓住了她。姑娘大吃一惊。接着,从水中传来一个非常温柔动听的声音:
“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我很喜欢你。”
说完,便放开手,让她回家。后来,这样的事接二连三地发生了好几次。只要她一到水里,那双紧搂着她的手就会把她拉向大海,从水中传来绵绵的情话。这个声音告诉她,海底是个非常美丽的世界,有绿色的植物和五光十色的贝壳和鱼类,都是她在人间闻所来闻,见所未见的。这双温柔的大手总是拥抱着她的身体,说着没完没了的情话……
终于有一天,从海里来了一位英俊的小伙子。他和她拜见她的父亲,求他答应把女儿嫁给他。
可是,一位老父亲怎么舍得把自己的女儿嫁到海洋的深处呢?
小伙子拨动如簧之舌,讲了许多海底世界如何如何美妙的话,可是顽固的老头怎么会像小姑娘那么容易动情呢?老头总是无动于衷地反对这门亲事。
小伙子威胁说:“如果你不把女儿嫁给我,你会后悔的!”
但老父亲仍然没有松口。
正在争执的工夫,海滩上的贝壳不见了,鲑鱼也越来越稀少了,河流开始干涸,村子里的人又饿又渴,叫苦连天。
姑娘既痛心又伤心,她来到海边,投入水中,央求她的情人:“给他们水和食物吧。”
“除非你的父亲答应让你成为我的妻子。”海神温柔而执着地说。
为了不连累乡亲,老父亲终于忍痛割爱答应了这门亲事。他只求海神满足他一个条件:
“让我的女儿每年回家一次,让我看看她在那里过得好不好。”
海神愉快地答应了老岳父的请求。于是姑娘跟着情人沿着海峡走了。大伙们在岸上目送着她,直到她消失在海峡的水流中,他们看见她那长长的头发漂在海面上,然后消失得了无踪影。
很快,淡水又回到河流里,贝壳和鲑鱼也重返沿海。海神遵守自己的诺言,每年都让他的妻子回来一趟。每次她返乡时,河里的鱼总比往常多出许多。
在四年里,人们发现她的容貌每次都有变化。第一次,人们看到她的双手和双肩都长满了贝壳。最后一次,发现她那漂亮的脸上也长满了贝壳,而且大家都看得出来,她并不乐意从海里出来。她从村庄中间走过的时候,会刮起阵阵冷风。
她的父亲和大伙商量过以后,郑重地对她说:
“我们决定把你丈夫的诺言还给他。如果你觉得露出水面是件痛苦的事,那么就不必每年返乡一次了。”
从此,姑娘再也没有从海中露过面。但大伙都知道,她并没有忘记自己的故乡。每当海峡上潮涨潮落时,人们还能看见她那满头的长发在水中时隐时现。他们知道,女海神正在关心着他们的亲人。

古时候,有个名叫萨拉鲁马的恶魔,在尤拉卡雷人的地里点燃了一场毁灭性的大火。一切树木,牲畜都未能幸免于难。只有孤伶伶的一个人逃脱了这场大火。他在地底很深的地方给自己挖了一处藏身洞,躲在那里。在大火期间,他靠着早先储备好的充足食物,捡回了一条小命。
他在地底的洞穴里呆了很久,他想知道地面上的大火是否还在燃烧,便往上捅了一根竹竿。他把竹竿拉回来的时候,两次发现竹竿的尖端被烧黑了,第三次时发现是完好的。这样,他又等了四夭,才爬出地面。他在燃烧过的土地上四处徘徊,不知道在哪里找吃的,在何处藏身。这时,穿着水红色袍子的恶魔萨拉鲁玛出现在他的面前,对他说:
“是我烧毁了你的家园,但我可怜你。”
于是,萨拉鲁马给了他一把供人类维持生命用的各种作物种子,并让他耕耘播种。在他挥手的地方,一刹那间出现了一片稠密的森林。
后来,这个人很快就娶了老婆,生了几个儿女。姑娘长大了,她感到很孤单。有一次,她看到一株挺拔俊秀的乌列树。这棵树长在河边,开满紫红色鲜花。姑娘心想:“哎,如果你是个男人该多好,我一定会爱上你的!”为了把自己打扮得更漂亮,她满身涂上红色颜料,终日心绪不宁,唉声叹气地翘首等待着,总希望会有什么奇迹发生。
她的期望并没有落空,大树变成了一个小伙子,姑娘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天一黑,她就不再是孤身一人了,美男子乌列会陪伴着她。不过天一亮,乌列就不见了。姑娘非常担心自己的幸福不会长久,就把事情经过全部告诉了她的母亲。娘儿俩一起商讨对策,要把这个美郎君留住。
第二天夜里,乌列又来找姑娘,姑娘便按母亲的吩咐,用藤条把他紧紧缠住,免得他丢下她溜走。就这样乌列被缚了四天,到第五天,他才同意永远留下来,并和她结成夫妻,姑娘这时才给他松了绑。他们的日子过得很美满。
有一次,乌列和他老婆的几个兄弟去猎猴子。好几天过去了,小媳妇闷得慌,就动身去找他们还带了些甜米酒给他们喝。
半路上,她遇到了她的几个兄弟。他们告诉她,乌列被豹子给杀了。她伤心极了,很想见见他的遗骸。兄弟们领着她来到一片血迹斑斑的草地上,那里有她丈夫支离破碎的尸体。她不禁嚎啕大哭着,把狼藉的尸骨收拢到一块儿,对着死尸大声恸哭,哀悼自己最大的不幸。最后,她的爱情得到了补偿。乌列在她炽烈的眼泪的浇灌下又复活了。他说:“我睡得真香!”于是,他俩一起回家去。
半途中,他们来到一条小河边,乌列渴得想喝水。他俯身在河面上,看到自己面颊上有一块肉被揪走了。乌列觉得自己容貌被毁,不愿再回家。不管他老婆怎么求他,他还是坚持和她分手,嘱咐她沿着那条小路一直往前走。
“如果你遇到一根树核或叶子掉在你背上,”他对她说,“千万别回头,你只要说‘这是我丈夫在打猎’,就没事了。”
可怜的小媳妇又伤心又害怕地全身发着抖,一步一拐地沿着小路往前走。心里牢记着乌列叮嘱她的话。忽然,树上飘下一片树叶,她忘记了乌列的叮咛,不由自主地回头看了一眼,立刻晕头转向,不知往哪儿走了。她在林中四处彷徨,再也找不到那条她一直走的小路。她瞎蒙瞎闯地来到了美洲豹的窝。
豹妈妈热情接待了小媳妇,但她怕快要回家的几个嗜血成性的儿子对客人不恭,就把她藏了起来。但还是被她的儿子嗅出来了。他们碍着母亲的情面,不好意思毫无道理地把小媳妇撕了吃掉,便对客人说:
“你到我们头上找一找,找什么就把它吃掉!”
他们的头上尽是毒蚂蚁。无论小媳妇如何害怕美洲豹,她也不敢把这些蚂蚁送进嘴里。
豹妈妈偷偷递给小媳妇一些南瓜籽。她一边哗啪哗啪地叩着南瓜籽,一边把捉到的毒蚂蚁悄悄扔到地下。
三只美洲豹都被她蒙混过关了。到了第四只的时候,因为长着两双眼睛,一双在前,一双在后,发现了她的小动作,一气之下,扑将过去,把她给撕成了碎片。他们把她肚子里的小孩给揪了出来,交给自己的妈妈,叫她吃掉。豹妈妈很可怜这孩子,就把他放进一个大罐子里,装着要煮熟了吃,然后悄悄把小孩藏了起来,偷偷抚育成年,还给他取名叫吉利。
吉利在豹妈妈的看护下,很快就长成了大小伙儿。他十分感激自己的养母,把猎到手的一切都交给她。有一次她向他抱怨说啮鼠把她的南瓜偷吃了,让他射死它。吉利找机会射了啮鼠一箭,只把它的尾巴弄掉了。啮鼠回过头来对他说:
“为什么不射杀那些杀害你妈妈的家伙!我又没招惹你,干嘛要杀我!”
吉利要啮鼠把话讲清楚,于是啮鼠告诉他,美洲豹是如何杀了他的父母的经过。
“他们连你也会撕碎的,”啮鼠说,“一旦他们知道你还活着的话。”
听了啮鼠的话,吉利十分震惊,暗下决定立刻替母亲雪恨。
他随时窥测动静,准备下手。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机会终于来了。等到有一天,美洲豹满载着猎物,一个一个回来的时候,吉利用箭逐一杀死了三只,第四只生着两双眼的美洲豹,看到有箭飞来,连忙躲到一棵大树后面,仰夭大叫:
“大树保护我!星星救我!月亮帮我!”
这时,月亮从天上下来把美洲豹抓到自己身边,藏了起来。
吉利异乎寻常的胆略使他获得了一种超自然的神力。他看到豹妈妈失去儿子十分悲伤,而且现在没谁帮她干活了,便划出一块丛林供她使用,永远不许别的任何有力量的飞禽猛兽去骚扰她。
吉利成了大地上一切生灵的主宰者。
不过,总不能老是孤独地生活吧,他很想找个伴。有一次,他在森林中漫步,一只脚踢着一块树根,又用手撕下一块指甲。他把指甲捡起来,扔进路边的一个小坑里,又继续往前走。没走几步,突然听到背后有声音传来,回头一看,他的指甲竟变成了一个人。他给他取名卡鲁,成了他的第一位伙伴。
吉利和卡鲁一直过得很顺畅。有一次,一只鸟喊他们去吃甜米浆。他们喝来喝去,罐子里的甜米浆总是喝不少。吉利很想知道,那里面的甜米浆什么时候才能喝完。于是,就用一根小树枝轻轻敲了罐子一下。谁知道,甜米浆竟然像泉水一样溢了出来,淹没了森林,大地和一切生灵,把卡鲁也卷走了。等地面干了,吉利动身去寻找自己的伙伴,终干扰到了他的骨头。吉利把骨头收拢起来,卡鲁又活了过来。

没有谁像马哈纳柯罗那样擅长巫术了,他是一位知名的巫师。他能像鸟一样,在地面上盘旋飞翔,在高高的森林上空疾驰。只要他需要,立刻就会长出一双翅膀。最令人神往的一招是他善变成各种各样兽类的样子。他最乐意也最经常的是变成一只鹿。
总是形只影单的一个人生活,他已经过腻味了,便又变成一只鹿,他忽发奇想地要通过这种方法来找一位女伴。只不过,这次他把自己变成了一具腐烂了的鹿的尸体——死鹿的气味顿时引起兀鹰家族的注意——它们成群结队地从四面八方向着这美味佳肴扑来。兀鹰们把他团团围住。突然飞来一只小鸟,尖气尖声地说:
“快飞走!不然就没命啦!”
兀鹰们哪里理她这一套,都扑到那死鹿尸体上。忽然,死鹿一跃而起,抖动了一下身体,兀鹰惊叫一声四下飞逃。巫师之所以来这么一手,不是没有道理的:他还没看到一只可以做他未婚妻的兀鹰呢!
这时候,有只美丽而巨大的兀鹰在高空飞旋,它是兀鹰族之王,或者准确地说,她是兀鹰家族的女王。这只华丽的大鸟徐徐降落地面,伫立在死鹿的身旁。刹那间,一跃而起的巫师捉住了她,让她成了自己的妻子。
许多年过去,他们相处得非常融洽,时常双宿双飞,相依为命,巫师还把他妻子身上的虱子给灭绝了。
有一夭马哈纳柯罗的妻子说:
“我和你共同生活了这么多年,可我的老妈还住在夭的那一边,直到如今还蒙在鼓里呢!我很想见她一面,让我到天上走一趟吧。”
巫师对她说: “好吧,我也正想和你一起看望你的妈妈呢!”
于是,他们双双飞到天上。
兀鹰王族的老妈妈名叫阿卡达。她备受众鸟的尊崇,但无论是谁都未见过她的尊容:她总是不分昼夜地躺在吊床上,从未向任何人露面。
阿卡达见到女儿有这么个地位优越的丈夫,十分高兴,她很想考验一下他的本领。
阿卡达把马哈纳柯罗叫来,让他做一条和她的头一模一样的小板凳。马哈纳柯罗怎么才能完成这个任务呢?要知道,阿卡达可是从没有从吊床上下来过,也从未在他面前露过面呐!
这时候,马哈纳柯罗役使各种动物的本领便派上用场了。
他把红蚂蚁找来助他一臂之力。蚂蚁爬到吊床上叮了阿卡达一口,她疼痛不已,便翻身跳下吊床,而巫师正好出奇不意地躲在她的床下,看见她的面孔。哇,原来她有那么多头,足足有一打之多。对此,马哈纳柯罗对谁都未透露过一星半点,就开始制作板凳。这条板凳让兀鹰王族的老母亲十分满意,赞叹不已:
“不错,我看,你的确是个名副其实的巫师。”
但仅此一次还是不够,她还得考验考验马哈纳柯罗,对他说:
“拿个渔竿到湖边,给我钓条鱼来。”
这有何难?巫师来到湖边一气捉了几条大鱼,匆匆往回走。不过半路上,他把大鱼变成小鱼,卷在树叶里,带去给他丈母娘。
“你居然胆敢用这小玩意来骗我?”阿卡达尖叫着,把鱼丢了回去。
就在这一瞬间,小鱼全都变成了水灵灵的大活鱼。于是,阿卡达又欢呼起来:
“不错,的确名不虚传。” 阿卡达岂肯就此作罢?她对女婿说:
“拿着这个竹篮给我打点水来,我渴了,想喝点水。”
巫师知道,如果不想出点办法,竹篮子是不可能装水的。他绞尽脑汁,仍然一筹莫展,一路上都在琢磨着:竹篮子怎么才能打到水呢?此时,正好一只蚂蚁走过,他问巫师为何直挠脑壳。
“你这是干什么?” 马哈纳柯罗便把事情的原委跟蚂蚁说了。
“别着急,小事一桩!”蚂蚁说,“我来帮你。”
于是,蚂蚁用唾液把所有的篮子孔抹得严严密密,水再也不会漏出来了。马哈纳柯罗就用它装了满满一篮子水,交给阿卡达说:
“水打来了。” 阿卡达惊讶非常,她再次夸道:
“嗯,你是所有巫师中最有本领的一个。”
接着,阿卡达把她的儿女们叫来,让他们为这位巫师建造一座最漂亮的大花园。
“这么有本领的巫师,得永远和我们住在一起。”她说,其实嘴上如此,心却对巫师感到莫名的恐惧。她秘密地吩咐兀鹰:
“当他在花园中休息的时候,把他格杀勿论。”
然而,她的一个儿子却把这个阴谋偷偷透露给了巫师:“她准备把你除掉。”说罢,匆匆离去。
不过马哈纳柯罗并没有听从这只好心的兀鹰的劝告。
“我并不打算在这里长住,”他对他的妻子说,“不过,你的老妈也太阴毒了,在回家之前,我一定尽我所能斗斗这位老太婆。”
翌日清晨,花园完工了,围了高高的围墙。阿卡达以为,巫师说什么逃不出这个花园的。可是,马哈纳柯罗又赢了。这次帮他度过难关的正是他随身携带的最爱吹的笛子,笛子上有许多小孔。巫师在围墙中找到一条窄小的缝隙,把笛子穿了过去,把笛子的三个孔留在外面,然后把自己变成一只小苍蝇,钻进笛子,从小孔里飞走了。阿卡达来到花园想杀巫师,发现他已消失了。只有他的笛子还在墙洞里奏出悦耳的音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