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子里坐着十二个美貌的少女,阿拉克涅在迈俄尼亚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巧姑娘

在欧洲南部地中海、亚得里亚海和第勒尼安海的环绕中,一块狭长的陆地犹如一只穿着靴子的脚,伸向浩瀚的万顷碧波。靴尖不远处的小岛,则恰似一只足球,与那靴状的陆地构成一幅绿茵场上踢球的架势,相映成趣。这便是当今威逞一时的足球强国意大利,它的首都罗马,也是欧洲文化的源头之一———古罗马帝国的首府所在地。

很久很久以前,在北美洲印第安人居住的大草原上,住着一个年轻的猎人,名叫阿尔贡。他只身一人,靠打猎为生。阿尔贡马骑得好,箭射得准,还会编网捕鱼,下夹子捉活的野兽。阿尔贡快快活活、无忧无虑地生活在蓝天绿草之间。

凯欧蒂是印第安人的好朋友,印第安人常常把他当做神和救世主。这天,凯欧蒂正在修建捕鱼阶梯,一只鱼鹰告诉他,塞尔蒙河上游出现一个怪物,把人都吃光了。凯欧蒂大吃一惊,立即决定去找怪物,拯救人类。

古代的罗马帝国,真是气派豪华,不可一世。这个曾经雄踞欧、亚、非三洲的奴隶制国家的首府,有着高大的宫殿,辉煌的庙宇。整日里宛如仙音的乐声飘浮缭绕,牛羊牺牲的香气四逸,战将忙忙碌碌,诸神自在逍遥。在巍峨耸立、与日月争辉的诸多神庙中,女战神弥涅瓦的神庙香火尤盛。剽悍的罗马帝国,因为有了这位美貌、坚强而勇敢的女战神的保佑,才如此发达兴旺,威震天下的。可是,有谁能料到,这位女神却也是个极其嫉妒而虚荣的女人呢!

一个夏日的早晨,朝阳透过淡淡的晨雾,照在青草上,露珠晶莹。阿尔贡在一片葱绿的、开着小花的草地上漫步,呼吸着令人舒畅的清新空气,寻找着猎物的踪迹。忽然,他发现一片草被踩倒了,不像是野兽的足迹,倒像是许多人围成一个圆圈,舞蹈一阵之后,留下的印迹。可是,圈子以外却看不到任何脚印,跳舞的人是怎样离开这里的呢?话又说回来,在这人迹罕至的大草原深处,有谁会到这儿来舞蹈呢?年轻的猎人迷惑不解,决心探个究竟。他在附近长得很高的草丛里藏了起来,等着那神秘的舞蹈者再次到来。

他沿着塞尔蒙河向上游走去。途中,他在河中洗了个澡。把自己冲洗得干干净净,穿好衣服。他之所以这么做,是怕自己不合怪物的口味,把他吐了出来。此刻,他已想好了惩治食人怪兽的计谋。

传说,在古罗马的迈俄尼亚地方,曾有一位心灵手巧的姑娘,名叫阿拉克涅。她出生在一个贫苦的染匠之家,父亲是位洗染高手,母亲是位纺织巧匠。从阿尔克涅刚会走路起,她便每日里听着母亲的机杼声玩耍,看母亲的织机上如何一寸寸
“长”
出美丽的织品。阿拉克涅常常忘了玩耍,眨着蔚蓝色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母亲的双手,猜测着这双修长、灵敏的手怎样织机“长”
出开满鲜花或奔跳着小鹿、小兔的挂毯。年龄稍长,母亲便教她纺织了。阿拉克涅聪明极了,她学得很快,连母亲都啧啧称奇。

晨雾渐渐散去,晴朗的天空蓝得令人神往。阿尔贡被温暖的阳光照着,不一会儿眼皮就打起架来。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阵轻微的音乐飘来,他被唤醒了。“这是什么声音?”
他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美妙的音乐。他睁开眼睛,向天空望去———

他继续向前走着,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挡住了他的去路,他凭借绳子的帮助,攀援到了高山顶上。突然,一个巨大的脑袋在他眼前晃动着,这就是那食人怪兽。凯欧蒂赶紧在草丛中躲了起来,仔细观察着怪物的动静。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庞然大物,它的身躯一直从山顶拖到山下,又延伸到地平线很远很远的地方。

阿拉克涅十岁那年,母亲患病死了。她十分悲伤,更加用心纺线织布,这是她对母亲最好的纪念。父女俩相依为命,靠给人染织布料为生。父亲技艺高超,他能染出彩虹一般美丽的毛线,阿拉克涅就用父亲染好的毛线织出不同颜色、不同式样的精美的挂毯、地毯和衣料。她织出的东西又好看、又结实耐用,有一种超凡脱俗的美,挂在屋子里,能使蓬荜生辉,穿在身上,能令丑男丑女变得天使天仙般漂亮。人人都争着购买阿拉克涅的纺织品,那些衣料啊,挂毯、地毯啊,常常是还没有拿到集市上,就
被抢购一空了。阿拉克涅在迈俄尼亚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巧姑娘。
天上的仙女们得知人间有这样一位巧姑娘,纷纷下凡来,想亲眼目睹阿拉克涅的佳作。谁知这一看,竟使仙女们眼界大开,
赞叹不已:“世上竟有这般巧手的姑娘,这等精美绝伦的织品!”

广阔的、蔚蓝如洗的天空里,一朵小小的白云,正向这儿飘来。小白云飘近了,年轻的猎人惊奇地发现,那不是一朵云,而是一只精美的、用柳条编成的大篮子。篮子里坐着十二个美貌的少女,那美妙的音乐,原来是她们的歌声。

“怪物,让我们来比一比,看谁的力气大!” 凯欧蒂对着怪物大声地喊叫着。

你看那挂毯上的太阳,正在冉冉升起,似乎带来一股清新的 暖意;

大篮子轻轻飘落在草地上,少女们嬉笑着蹦出篮子,围着它尽情地跳起舞来,呀,她们的舞姿真美,歌声真甜,美丽的衣裙好像灿烂的鲜花。

怪物睁着两只巨眼向四周瞧了一遍,也没发现凯欧蒂在哪里。

你看那地毯上的草原,绿得那样沉醉,又那样蓬勃,似乎散发着野花的芬芳;

年轻的猎人惊呆了。慢慢地,他的注意力被那个最年轻的仙女吸引住了。这个娇小活泼的少女,舞姿最轻盈,歌声最动听。她粉红色的衣裙像朵跳动的蔷薇花,光滑的长发像黑色的火焰。猎人深深地爱上了她,想娶她为妻。
阿尔贡跳出草丛,去捉那个穿粉红色衣裙的仙女。可是他的手还没有碰到她的裙裾,仙女们就敏捷地跳进大篮子,大篮子又像一朵白云飞起来,飘远了。

凯欧蒂伏在草丛中,身上背着一个背包,里面有五把石刀,一块打火石和一些沥青样的东西。为了引起怪物的注意,他把身边的草丛来回摇曳,又大声地说道:“怪物,敢和我比一比谁的力气大好吗?”

你看那高山、大海、树林、众神……都多么活灵活现!

阿尔贡回到家里,想忘掉这一切,可是办不到,仙女一整夜都在他的梦里跳舞。第二天天刚亮,他就来到那片草地上,等着仙女们再出现。昨天的情形又重演了一遍,阿尔贡还是没有抓住那个仙女。

这下,怪物看见了,对着晃动的草丛,怪物大声地吼道:
“嗬,凯欧蒂,是你这小子。好吧,让我们来比一比,看谁能把谁吞进去。你先开始吧!”
凯欧蒂立即使出全身的力气,发出了咝咝的响声,但对庞然大物毫无作用,怪物连动也未动一下。这时凯欧蒂对怪物说:
“现在轮到你了。你把我吃下去吧。既然你把所有的人都吃了,留下我一个人太孤独了。”着向怪物跑去。途中,他扔下了许多块根植物和杨梅,口中念道:“人类就要诞生了,他们将找到这些果子。”
凯欧蒂被吸进怪物的口中,顺着喉咙往下走去。一路上,只见到处堆满了尸骨。凯欧蒂叹道:“这不知死了多少人啊!”
他碰见了几个还活着的孩子,便问他们:“快告诉我,孩子们,怪物的心脏在哪里?”
孩子们领着凯欧蒂向前走去。一只大熊突然咆哮着向凯欧蒂扑来,凯欧蒂一脚向它的鼻子踢去,骂道:“蠢货,你只会在我面前显本事!
”走了不远,一条响尾蛇又过来张口就咬凯欧蒂www.zuowenyd.com。凯欧蒂厉声喝道:“混账东西,只有对我你才这么残忍!”
说完,对着蛇头就是一脚,把它踢得远远的。这时,许多在怪物肚子里还活着的人都纷纷跑来欢迎凯欧蒂。凯欧蒂吩咐他们快去准备一些木柴。凯欧蒂的老朋友———狐狸也跑来了,它问凯欧蒂:“这个怪物很凶残,你准备怎么对付它呢?”
凯欧蒂不耐烦地说:“别咯嗦,快去拾点木柴来!”

多么柔软洁白的衣料、绚丽多姿的衫裙啊!多么漂亮的毯子啊!

他变得闷闷不乐,丰满红润的脸瘦削憔悴了。他向神祈祷,请神帮助他。

这时,凯欧蒂已到了怪物的心脏旁,他把心脏周围的脂肪一块一块地割下来,扔给周围的人吃,“来吧,用这些脂肪油油嘴,你们的肠子怕是快要饿断了。”
凯欧蒂一面说,一面把沥青倒在柴堆上,掏出打火石,生起了一堆堆熊熊的烈火。顿时,滚滚的浓烟从怪物的眼睛、耳朵、鼻子、肛门直向外冒。

仙女们挤在一处,叽叽喳喳地议论着,评说着,羡慕不已,兴奋异常。可是当她们终于记起这些织品的创造者,转过脸去看那姑娘时———不由得张大了嘴巴,又一次惊呆了:“呀!阿拉克涅纺织的动作优美得如同舞蹈啊!

一天夜里,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站在峭壁边上,耳旁是松涛的呼啸,脚下是奔腾的大海。一位美国的天神出现在任面前,对他说:

怪物疼得咬牙切齿地说:“凯欧蒂,凯欧蒂,我就怕你这一手。看我怎么把你扔出来!”

瞧,她坐在一大堆雪白的羊毛中间,多么像一位神女乘着白云在飞翔!她左手指捻动纺锭,右手往纺车上添加白云般的羊毛,灵巧地拉线、搓线,纤纤十指上,宛如有无数个精灵在欢快地跳舞。不一会儿,大堆大堆的羊毛就纺成了毛线。手艺高超的阿拉克涅的父亲转眼之间,已把成捆的毛线染上了七彩的颜色,晾干,又堆在阿拉克涅的织机旁边。阿拉克涅开织机,沉思片刻,又飞快地把一捆捆毛线织成一件件美妙的成品了。

“年轻的猎人,我听到了你的祈祷。你看到的仙女,本是天外星国的姑娘们。她们每隔十二年,到地球上来度过一个夏天。当青草尖开始发黄的时候,她们就要飞回遥远的星国了。还是不要去想这些遥远的星姑娘吧!”

凯欧蒂说:“是吗?那么,你就扔吧。”

仙女们看着,赞美着,羡慕着,忘记了时间,当她们飞回天上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阿尔贡望着天神,黑色的大眼睛里突然溢满了泪水。他不能回答。

烈火在怪物的心脏附近越烧越旺,怪物痛苦得在地上直打滚。这时,凯欧蒂拿出石刀来,开始切割怪物的心脏。他一块块

打那以后,林中的仙女,河里的仙女,也都常常离开她们居住的葡萄园,离开自己的河流,挤在姑娘窗上,看她纺织。她们也和天上的仙女一样,流连忘返,乐此不疲。

天神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明白你的心思,可以帮助你实现你的愿望。但是,不久之后,你和你的妻儿将会变成鹰,而且永远不能再变作人。你不后悔么?”

地割着,很快,第一把石刀砍断了,他换上了第二把。接着第二把也断了。凯欧蒂停下来对众人说:“赶快把所有的尸骨收集起来,堆放在到怪物的眼睛、耳朵、嘴和肛门附近,等怪物一死,就把它们扔出怪物的体外。”
说完,他拿起第三把石刀割起心脏来。不久,第三把、第四把石刀也断了。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把石刀了。凯欧蒂招呼大家说:
“同胞们,快准备好,怪物一死,你们就赶紧跑出去。记住,要照顾好孩子、老人们!”

“阿拉克涅的纺织技艺世界第一!”

阿尔贡笑了,感激地点点头说:“绝不后悔! ”

怪物的心脏只剩下一小块了。凯欧蒂拿起第五把石刀迅速地割着。但是第五把石刀也断了,心脏还剩一点点连着其它内脏。凯欧蒂纵身一跳,悬吊在怪物的心脏上,用手拼命地撕扯着。怪物躺在地上喘着粗气,作垂死挣扎,他敞开身上所有的孔道。这时,人们乘机把尸骨从孔道中扔了出来,然后又从孔道中逃了出来。凯欧蒂撕下了最后一块心脏后也跟着人们逃了出来。怪物终于倒在地上死了,它的肛门开始闭拢。一只麝鼠正从肛门往外钻,当肛门闭拢的一瞬间,它的尾巴被卡住了。麝鼠拼命地向外拉,结果拉出来的尾巴光秃秃的,毛全部给拉掉,一根也不剩了。凯欧蒂气得骂道:“该死的,你早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不先准备好,你干什么事都慢吞吞的。

这消息像长了翅膀,越传越远,最后传到天上的女战神弥涅瓦耳中,惹得女战神很不高兴。

天神交给他一点魔药,指点他如此这般……阿尔贡仔细听着,记在心里。突然,那天神用力一推,阿尔贡摔下悬崖,直向

凯欧蒂检查了一下,活着的人都跑出来了,便命令大家,快把所有的尸骨堆起来,按顺序放好。大家按他的指示做了。凯欧蒂又说:“现在,让我们把怪物剖开吧!”
他们剖开了怪物。凯欧蒂又手捧起怪物的血,洒在尸骨堆上,那些尸骨立即成了活人。人们把怪物剁成了许多块,凯欧蒂按照太阳升起的地方和太阳落山的地方,天气寒冷的地方和天气温暖的地方进行分配,把怪物的肉分送给周围各个部落,并给这些部落的人命名:如科尤德阿林族、卡犹斯族、彭德俄雷理斯族、克劳族、苏人,等等。

原来,这天上的神仙中,最聪慧灵巧的,就要算女战神弥涅瓦了。别看她是叱咤风云的战将,可做起纺线编织的女儿手工来,是任谁也比不上的。天上众神常常以女战神的技艺为自豪,不惜使用最美妙的词儿夸奖她,所以女战神也以为自己天下第一,无论是神人,都比不上她。现在,听到仙女们啧啧不已地赞美阿拉克涅,她的面子可受不了。她脸涨得通红,回到宫殿里,想来想去,只想出一个挽回自己荣誉的办法:派个侍女到人间去找阿拉克涅,让她承认她的手艺是向女战神学会的。对!就这样办!

大海落去。落着落着,他觉得自己飘了起来,两只强壮的胳膊变成了翅膀。他变成了鹰。

凯欧蒂把怪物的肉全部分配完了。这时,狐狸走上来说:“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把肉都送给了别人,我们自己也急需要食物,你却一点也没留下。”
凯欧蒂 “哦”
了一声,连连拍着脑袋说:“我当时太全神贯注了,把我们自己给忘了。老弟,你为什么不早提醒我呢?你应该早告诉我才是。
”然后,他回转身来对众人说:“打点水来给我洗手!”
人们给他弄来了水,他把洗过的血水洒在大地上说:“你们内兹珀斯人虽是小种人,但你们是强大的。由于我的疏忽,你们成了小种人,但你们是勇敢的人们!

弥涅瓦的侍女来到人间,找到阿拉克涅,对她说:“你这非凡的手艺是女战神弥涅瓦教会的!她比你织得美,你算什么?不过是个穷染匠的女儿罢了!”

阿尔贡醒来,大汗淋漓,心跳不止。梦里坠落、飞翔的奇妙感觉包围着他,他很久才平静下来,看见枕边有一小撮黑色的粉末,记起天神的魔药和嘱咐。

阿拉克涅毫不退让。她瞪大蔚蓝的眼睛,直盯着女战神的侍女,大声说:“不,我这手艺是从我的父母那里学到的,别人谁也没有教过我!既然女战神能织布,我们不妨比试一下,看看究竟谁的手艺高。”

又一个明媚的早晨降临了。阿尔贡来到星姑娘们跳舞的地方,看到那儿果然如天神说的那样,出现了一颗空心的大树,树

女战神听了侍女的汇报,更生气了:“哼!阿拉克涅,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洞口有许多小老鼠进进出出。阿尔贡吞下魔药,变成了一只小老鼠,混在其中。当大篮子飘落下来,星姑娘们又快活地跳起舞来的时候,他跑到最年轻的仙女身边,一把扯住她的裙裾,变成了本来的模样。

于是,弥涅瓦变成一个满脸皱纹、头发灰白的老太婆,拄着

星姑娘们看到机灵的小老鼠突然变成了一个高大英俊的猎人,都惊呆了。很快,她们明白过来:这年轻人是来找她们的妹妹的。于是,她们匆忙地跳进大篮子,飞走了。草地上只留下兴高采烈的阿尔贡和垂头丧气的仙女妹妹。

阿尔贡把星姑娘带回家,娶她为妻。星姑娘慢慢地爱上了勤劳勇敢的阿尔贡,和他生活得很美满。白天,阿尔贡去打猎,星姑娘在家里织布、煮饭;晚上,他们并肩坐在草屋门外,仰望满天闪烁的星星,听星姑娘讲遥远的星国里的故事。过了几年,他们生下一个胖儿子,小小的草屋里便不断传出大人、孩子的欢声笑语。

日子飞一般过去了。虽然地上的生活幸福美满,星姑娘还是十分怀念故乡的家园。她渴望回星国去看望父母和兄弟姐妹,渴望在璀灿的星空里飘飞、漫游,享受太空微风的吹拂。于是,在她来到地球上第十二年的夏天,她悄悄拉起刚满六岁的儿子,坐进又来到地球上度夏天的姐姐们的大篮子,飞回星国去了。

阿尔贡狩猎回来,不见了妻子和儿子,焦急万分。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啊!他母子去草原上采野花了?去森林里采蘑菇了?还是到河边逮鱼去了?阿尔贡找遍了森林,找遍了河岸,最后,来到他遇见星姑娘的那片草场。他又看到了仙女舞蹈踏出的圆圈,在这圆圈之外,有一些小草被踏倒了,凭着他有经验的猎人的眼睛,他看出来,那隐约是一双妇女的脚和一双孩子的小小的脚踏出的痕迹。他明白了:妻子带着他们的儿子,悄悄离开了草原,飞回星国去了。
阿尔贡悲痛欲绝。他每天去星姑娘跳舞的地方,面对那奇异的舞蹈印迹,向上天祈祷,请求天神让他的妻儿归来。可是,星姑娘的大篮子再也没有露面,天神也无能为力了。
又一个十二年过去了。星姑娘在星国的亲人身边,生活得很愉快。地球上的丈夫和过去的生活,变成了遥远而模糊的回忆,她很少去想草原、茅屋和阿尔贡了。

相关文章